笔趣阁

第四百六十三章 朱泽武惊天一击(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喀咔吧……喀咔吧……”此时盘膝而坐的朱泽武全身骨骼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阵阵骨头重组的脆响声鼓荡不绝于耳,而旁边的刘凡却是看得连连点头,真没有想到朱泽武还真是一个练武奇才,虽然有了刘凡的醍醐灌顶,但自身的资质也是不凡,竟然能凭借自身洗髓锻骨,原本按照刘凡的想法,朱泽武能够成就地阶就不错了,却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能一下子突破到地阶后期,虽然只是内力达到,真正实力还要靠经后不断地将武技磨练才行。

    “嘿哈……”

    “轰隆……”

    “嘭……”

    就在这时,朱泽武陡然间虎目一睁,顿时眼中精光闪现,随后口中大喝一声,便见其飞身而起,身躯直达一丈多高空中,随后凝神屏气挥手向前一拍,顿时一道气劲从他的手中迸射而除,最后落入小池塘中的假山上,随着而来的便是一声轰鸣巨响,顿时假山迸裂开来,一时间飞石四溅,整座假山被他的掌力炸开了一半有余。

    “哈哈……我终于练成绝世神功了,嗷……”此时的朱泽武已是欣喜若狂,末了的这一声长啸更是显示出此时他的心情是多么的愉悦,而后看着被自己打成粉碎的假山时,脸上的表情却又焉了下来,口中更是嘟囔道:“惨了,这下子完了,我……我竟然将爷爷最喜欢的假山给轰没……”既而,朱泽武又转头尴尬地对刘凡说道:“表弟,你说咋办呀!这次爷爷非把我的腿打折了不可。”

    朱泽武的心中的喜悦刘凡是看在眼里,而难得的是他并没有因为武功大进而得意忘形,反而是为了眼前的假山发愁,竟然憨厚如斯,不禁刘凡感觉有些好笑道:“呵呵……放心吧,你现在拥有了地阶古武者的实力,姥爷非但不会打你,还会高兴得合不拢嘴呢,不信一会姥爷来了,你看看他怎么说。”

    “真的?”朱泽武听到刘凡的话后,却是有些意动,可转念一想,脸色却又变回去,接着一脸苦涩地说道:“可……可这是奶奶生前最喜欢的假山,老爷子一怀念奶奶就会到这里来走走,缅怀一下奶奶的,等一会儿爷爷要是来了,你可得帮我说说好话啊,现在爷爷最疼的就是你了,拜托了啊。”

    “这你大可以入一百二十个心,有事我帮你扛着就是了,姥爷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并不是那般不讲人情的人。”刘凡虽然与朱鸿鸣刚刚相认,还不是很熟悉,但对于他的作风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尤其是昨晚四人一夜促膝长谈,刘凡对于这个姥爷也是佩服不已,无轮从学识还是见地都是非同凡响,因而刘凡也有自己的把握才会这般替朱泽武将事情揽下来。

    果不其然,正如刘凡所料,朱泽武的这一翻大动作已是将朱家人惊动了,都纷纷出来察看一翻,没过多久,以朱鸿鸣朱开宏父子俩为首的一行人便寻声找到了小池塘边,朱家人也都看到了老爷子最喜欢的那座假山已被破坏得不成样子了,而此时朱鸿鸣的脸色也是有些阴沉,可以看出他是很在意那座假山的,否则以他如此好的修养也不会色变。

    不过朱老爷子还没有发火,倒是朱开宏率先发难了,几步上前便冲着儿子朱泽武怒喝道:“兔崽子,这到底是谁干的,一大清早就整出这么大的动静,你们不知道这是你爷爷静养的方吗?还有这假山是怎么回来啊!”

    “爸……那个是我干的,不过我也不是故意要把假山弄坏的,这不是一时没收住力气,一拳打过去,结果你也看到了。”朱泽武见到她老子怒气冲冲的样子,内里不由一阵发虚,说话也是有点结结巴巴的,好像很怕他老子,几下里就将前因后果讲了出来,而后又是忐忑不安地站在一旁,等待着他老子的审判。

    只不过令朱泽武没有想到的是,迎接自己的并不是他老子的怒骂,反而是见到朱开宏瞪大了双眼,惊疑地问道:“什……什么?你是说这半座假山是你一拳打出来的,你……你没有骗你老子我吧?”

    “你那么凶,我那敢啊!”这是朱泽武此时的心里话,不过他却不敢说出来,只好唯唯诺诺地回答道:“是啊,就是一击‘虎啸苍穹’打出去,结果那假山也不知道是年久失修还是怎么滴,就那么倒了一半了,你信你问问小凡,他当时也在场。”

    “你小子就吹吧,还一拳呢,我记得那假山还是去年刚修缮过的,坚固得很……”朱开宏初一听到儿子的话,下意识地不相信,若说是刘凡弄出来的,他肯定相信,毕竟刘凡实力摆在那里,可他这大儿子有几斤几两,做老子的再清楚不过了,但转念一想却好似抓到了儿子话中的疑点,于是继续询问道:“等等,你刚才说什么‘虎啸苍穹’来着,你好似只会一些军体拳吧,没听说你小子学过古武啊,还不老实交代!”

    “这个……”此时朱泽武的心里却又些踌躇起来,犹犹豫豫了半天,却还是没有说出话来,既而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刘凡那里,而其他人也是顺着他的目光,最后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注视着刘凡,本来刘凡之前有教过朱泽武怎么跟朱家人说来着,可没有想到这个看似高大威猛的大老爷们,竟然这般腼腆,而且见着他老子就跟老鼠见着猫似的,让刘凡禁不住地窃笑。

    “大舅,你们也都别怪表哥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早上我在这里打拳锻炼,遇见了大表哥,我看他有学武之心,就随意地传了他一套《虎啸诀》的古武功法,再用醍醐灌顶的秘法提升他的功力,等他完全领悟了之后,全身起劲鼓荡,一时发泄多余的真元,于是隔空一拳打到假山上,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刘凡的这一翻解说虽看似轻描淡写,但是人都知道没有那简单,别的不说,光是“醍醐灌顶”就种事情就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得到了,朱家人虽然都不会武功,但是朱老爷子与大儿子朱开宏可都是到了一定位置的人,古武界的很多辛秘多少都知道一些,因而这才是他们所震惊的。

    “那现在武儿到了什么境界了!”这时朱开宏才清醒过来,既而又是非常迫切地向刘凡问道,其实也难怪他会这般热切,相对于普通人而言,古武相对于他们而言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即使你拥有再大的权势也是一个,自古武人都很少受到朝廷的约束,而朝廷对于武人也同样无法管束,盖因这些人都是高来高去的,行踪又很是诡秘,虽然如今古武没落,但也依然很强大,政斧也都只是用怀柔的手段安抚这些人,单看那些武林世家在华夏获取的利益就见一斑了。

    “表哥现在的境界应该在地阶后期,不过若是真正打起来,还不是地阶后期武者的对手,武技与对战经验同样也很重要,这需要靠他自己的不断磨砺,至于能够到达什么样的程度,就只能看他今后的成长,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就是这个道理。”这时刘凡晒笑地说道,其实他很理解他大舅的心情,华夏枪支管制极为严格,因此有一身好武功傍身总是好的,因此刘凡想也没想便将这翻话说了出来,同时也是说给朱泽武听的。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如今我老朱家也出了一个武者,哈哈……”这边朱开宏听到刘凡的话顿时开心不已,随即又上前紧紧地握着刘凡的肩膀,激动地说道:“小凡,大舅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能将武功传授于武儿,我很开心,但你自身没事吧,我听说这醍醐灌顶之方非常之凶险,没有一定的武学修为的人,是使用不出来的,而且事后传功的人也是修为倒退,你这样帮武儿,会不会……”说到这里,朱开宏已是心有不忍,却又欲言又止的。

    而恰在此时,朱鸿鸣亦是一脸关心地看着刘凡,如今刘凡可是老朱家崛起的中流砥柱,他绝对不容许刘凡有所闪失,此时他都已将被毁了的假山抛诸脑后了,于是上前亦是询问道:“小凡呐,你自己没事吧,你大舅说得对,别为了武儿,伤及自身的根本,你还有很多大事要做,此时绝对不容许有事啊,不然这没法向小温交代啊。”

    “姥爷、大舅舅,你们大可放心,我真的没事”朱家父子两人的关心让刘凡倍感温暖,轻描淡写地摆摆手,紧接着又是豪气干云般接着说道:“别说是为表哥一个人提升功力了,就是再来上百人也没问题,想当初我可是曾经同时为野狼团一千多号人提升功力的,这点算不了什么的。”

    “嗯嗯!没事就好,就事就好,呵呵……”这时朱鸿鸣听到刘凡的话后,也将提起的心放了下来,随即却是哈哈大笑道:“想不到我老朱家竟能得老天如此眷顾,看来上天待我朱鸿鸣不薄啊!”

    “嗯!呵呵……”其他人看到老爷子这翻感慨,也是应和着点着头,但刘凡却从朱老爷子身上看出一些端倪,想来这与他一生的经历有关吧,既是感慨,又是唏嘘,却又有几分释怀,当然老爷子何等的意气风发,一心匡扶社稷,整顿官场,政绩亦是斐然,只可惜倒头来落了个黯然退场的结果,这一直都是老子引以为憾之事,而如今刘凡的出现确实给了他无限的惊喜,而今难得的豪气了一把。

    (今天更新又到了,冲榜有望,需要大家鲜花砸起哦,请大家再给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