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二章 太监是怎么练成的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加更,再次感谢“孤寥残梦”对本书的打赏和支持,请继续期待往后内容,更精彩,本书上架后更新更快,也请书友们多多支持本书。

    ~~~~~~~~~~~~~~~~~~~~~~~~~~~~~~~~~~~~~~~~~~~~~~~~~~~~~~~~~~~~~~~~~~~~~~~~~~~~~~~~~~~~~~~~~~~~~~~~~~~~~~~~~~~~~~~~~~~~~~~~~~~~~~~~~~~~~~~~~~~~~~~~~。看到眼前这个表情猥琐的胖子,和几名冷酷无情的保镖,刚刚走出包厢的赵婉仪和孙筠瑶,都有些害怕地躲到了刘凡身边,因为不知为什么只要靠在他身边,就能让她们的内心感到温暖和平静,其实这也是刘凡体内泄漏出来的灵气在作祟。

    “有我在,没人能伤害得了你们。”刘凡温柔而不失霸气地说道,这一刻他就是藐视苍生的君王一般,让人不可质否地信任他的话,而三女更是美目微转,秋波涟漪。

    “未来姐夫,这个小鬼子,太坏了,一直用那种眼神看着人家,讨厌死了,你帮我揍他一顿好不好?”孙筠瑶这时俏皮地说道。

    “嗯,等下我帮你打得他变猪头,你乖乖地在一边看着。”说完很是怜爱地摸了一下孙筠瑶的头。

    “未来姐夫,妈妈说女孩子的头是不可以让男生乱摸的,除非是自己的老公才可以,难道你想娶我吗?”被刘凡这么一抚摸,孙筠瑶还是很享受的,不过还是很俏皮地撅着可爱的俏鼻说道。

    “呃。”对于这个古灵精怪,敢想敢说的小女生,刘凡真的很是无语,一句话就噎得他说不上话来,而却还是一副天真无瑕的笑脸,这话让他怎么回答呢。

    还好有人帮忙化解了他的尴尬,这不,就在他们说话间,四名黑衣保镖已经将刘凡围住,由于走廊狭窄,所以只是半围而已。

    见四人上前来,刘凡连忙让三女退后,免得误伤到三人,随后很是随意地摆出一个姿势,很是轻蔑地讥笑着,等待几名保镖的进攻。

    而这四人看到刘凡跟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顿时怒了,齐齐出手,速度很快,招式狠毒,无一不是攻向刘凡的要害部位。

    但刘凡却显得那么的淡定自若,完会不将这几人放在眼里,这四人一进入他的视线,刘凡就看出了四人都有相当于地阶下品的实力,这样的人在武林中也算是高手,可是比起他来,那就是个渣。

    正当人们以为刘凡就要血溅当场,已经准备为他默哀时,却见刘凡的身形一动,快如闪电一般,从四人的身边穿过,随后又回到了原地。便见四名保镖的身体如脱离地心引力一般,飞退而去,撞击在走廊的墙壁了,只听得四声“嘭嘭”巨响,身体滑落时,又是哀嚎一片,随后都晕了过去,生死不知,只留下了墙上凹陷而入的大坑。

    “嘶”看到这一切人们又一次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禁为刘凡的强悍武力感到震惊,都是心思百转,丫的,这得多大的力气,才有这么恐怖的破坏力啊,在这个未武时代,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穿得再叼,一枪撂倒,但亲眼见识了刘凡强悍的战力后,可想而知这话是多么的可笑。

    “耶!未来姐夫你好棒哦。”看到刘凡轻而易举地就将四人击败,孙筠瑶开心地跳到了刘凡的怀里,像个长不大的小女生一样,大呼小叫着,混然不觉她那硕大的峰峦正挤压在刘凡的胸膛里,让他心中荡起了点点涟漪,冷酷的表情也变得尴尬无比,而且脸上还难得地涨红起来。

    于是求助似的看着赵婉仪,后者也是会意,但嘴里却是酸酸地说道:“好啦,瑶瑶,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还不快从小凡身上下来。”说完还幽怨地撇了刘凡一眼。而刘凡只能讪讪地嘿笑着。

    “呀,未来姐夫,你占我便谊?”一时兴奋忘情的孙筠瑶听了赵婉仪的话才醒悟过来,此时还挂在刘凡身上,心里发虚,俏脸红霞迎面,不过小魔女就是小魔女,死不承认不说,还倒打一耙,诬赖刘凡,直教他心中苦笑连连,这怎么又成了我的错呢,可他也不能跟人家小姑娘计较不是,这样显得太没肚量了。

    于是刘凡就将一腔的委屈发泄在了对面的山本一郎身上了,也合该他倒霉,碰上这么一个不讲道理的仙人,在此也只能为他默哀三秒钟。

    “你你你,你别过来,我可告诉你,我是曰本山口组的大少爷,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就将遭到无尽的追杀。”起初山本一郎也是让刘凡强悍的武力震住了,心里就有些害怕了,不过一想起自己身后可是山口组,认为在华夏没人敢将他如何,再加上对三女的美貌垂涎三尺,邪念战胜了理智,于是说出了令他悔恨三生的话来:“怎么样,是不是怕了,如果你将身后的三位花姑娘留下,供我享用,那么本少爷可以考虑放你一马。”此时山本一郎还不知死活的贱笑着,真是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正当他得意洋洋的时候,一道黑紫色的倩影从他身边闪过,只听“嗷”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就见山本一郎跳起后,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裆下,不停地哀嚎着,听得令人毛骨悚然地。

    待众人看定,却原来那道倩影便是陈雅芝,从出包厢后她就一直没说话,许是刘凡临出门时说的话,让她姓格也变得乖巧起来了,可当听到山本一郎的污言秽语时,而且说的对像还是她们三个女生,让她顿时爆起,一招绝户撩阴腿就向山本一郎的裆下一击。

    而山本一郎也就光荣地悲催了,虽然这一下不致命,但他的卵蛋碎裂,小弟弟也是肿得跟猪蹄似的,估计以后也没法用了,于是本世纪第一个太监就这样练成了。

    没有最彪悍,只有更彪悍,陈雅芝这一击让在场所有男人都不由得夹紧裤裆,就连刘凡也是一脸愕然地看着她。

    感受到刘凡那惊愕的眼神,陈雅芝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回了他身边,然后像做错事的小女生一般,羞答答地轻声说道:“其实…其实人家平时不是这样的,只是那个小鬼子太气人了,所以…”一边说着还一边扭扭捏捏地用秀手摆弄着衣角。

    陈雅芝的声音随小,但同行的几个人都能听见,话一出口可把几人擂得外焦里嫩的,嘴吧张大,如同被人卸了下巴一样,合不拢嘴。而深知表姐姓格的张毅更是瞬间擂倒在地,就差口吐白沫了。

    “呃,明白明白,这不是你真实的一面,嘿嘿。”这时刘凡也是用手抹了抹额头,干笑道,可回应他的却是陈雅芝幽怨的白眼,随后又走回来刘凡身后。

    “怎么样,赵堂主,现在可以跪下道歉了吧。”没一会儿刘凡又恢复了之前的冷酷,玩味地对赵七斤说道。这时的他已经让刘凡的武力震惊得差点肝胆惧裂,那还敢说不呢,正当他想下跪道歉时,从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刚刚是谁报的警啊,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从人群里走出了几名警察,为首的是一个肥肠大耳的中年男子,挺着一个[***]的啤酒肚,走起路来一步一摇,脸色通红,一身酒气,显然是刚从酒席上下来的。

    “钱局长,是我报的警。”这时一直躲在包厢里的朱光明看到警察来了,连忙上前说道。原来这位局长名叫钱华富,是扬浦区警察分局的副局长,今天来到附近吃饭,刚吃到一半就听到总台呼叫,说凤海大酒店有人闹事,以为又有好处可捞,于是便姗姗而来。

    “哦!原来是朱经理啊,这到底是怎么会事,麻烦你给说说。”钱局长打着官腔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刚才地上的这些人来吃饭,因为没有包厢了,所以想强行借用这几名大学生的包厢,而后看到几名女大学生,见色起义,想留下作陪,后来……”朱光明也就把刚刚所发生的事跟这位钱局长如实地叙述了一扁,说话间也没什么偏颇,不过还是多少有偏向刘凡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