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六十六章 欧阳哲(下)(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欧阳哲一脉并不能代表整个欧阳世家,欧阳世家祖籍漠西,京城一脉只不过是分支而已,不过这欧阳哲却是欧阳世家现任家主的嫡亲弟弟,因其在家族中排行第五,武林中人都尊称他为五爷,虽然现今欧阳哲已民废人一个,但是他年轻时创下的威名也不容小觑,再加上欧阳世家乃武林五大世家之一,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人敢于挑衅欧阳家的虎威了。

    至于欧阳哲膝下有三子一女,大儿子欧阳拓现为京城欧阳家的家主,要身也实力便是先天高手,虽年已过半百,但却保养得不错,而且掌控着京城欧阳家的庞大经济帝国,次子欧阳诚并没有习武,而是弃武从政,年仅四十多便已是江浙省副省长了,虽没有入常,但有欧阳世家这样强力的大家族作后盾,那也是迟早的事,同时他还是欧阳胜男的父亲,这也就是为什么欧阳胜男会是临杭当警察的原因了,上面有个做官的老子,她在底下更好做事,只不过欧阳胜男姓格跟他老子一样的倔强,当初就是因为不肯听从家里的安排,而被从市局刑警队调去当交警压马路的,虽然现在已经官复原职了,可父女俩的关系却不怎么样。

    三子欧阳忠,名字看似忠厚老实,其实是个笑面虎,表面和和气气的,可背后玩阴的却有一套,同样拥有着天阶初期的实力,一般都是协助欧阳家老大处理武林与黑道上的事情,自古以来地下势既是江湖所在,江湖之上便是武林,不都说黑道小江湖,武林大江湖嘛,两者之间都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且很多地下势力都有武林势力在背后撑腰,如今虽然武林隐现,但确实存在,只是不为普通人所知道罢了,依然是那么的腥风血雨,刀光剑影的。

    而唯一的女儿欧阳蓉嫁入了京城水家,也就是刘凡初到京城见过的水心蕊的母亲,此女亦是不凡,一身功力直追她大哥欧阳拓,也正因为如此,当年水家老大才执意要娶欧阳蓉的,水家是半官商世家,自然知道背靠武力的重要姓,这年头看似平静,其实暗地里却是暗流汹涌,若是没有自保的能力,你就是拥有再多的钱和权势也没有用,人家高手给你来个潜行暗杀,估计你连人家一跟毛都找不着。

    另外欧阳哲除了欧阳胜男一个孙女之外,还有四个孙子,两个孙女,不过这些第三代与欧阳胜男关系不是很好,盖因她与其父亲一样都无法习武,确切地说是无法修练欧阳家的《大漠烈阳心诀》,因而被其他兄弟姐妹所看不起,就如同她父亲欧阳诚当年一般,可能是她遗传了父亲的基因吧,而欧阳胜男的名字也是因此得名的,他父亲是希望他能胜过男子,有一翻作为。

    今天陪同欧阳哲一同在家中的只有欧阳拓与他三个儿子中的两个,还有欧阳诚父女,欧阳家老三一家并不在京城,而当刘凡的车子开过欧阳家门口时,欧阳哲原本浑浑噩噩的神情却是为之一振,能够再次见到自己结义大哥的孙子,他的内心极不平静,但当正是为了此子才让三兄弟一死一伤一逃的,而今事隔十几年后,大哥有孙子寻找上门来,欧阳哲怎能压抑得住内心的激动。

    是以欧阳哲在二儿子欧阳诚的搀扶下走出了门口,而紧随身后的欧阳拓父子三人却是一脸的不耐,好似对于刘凡这个“乡巴佬儿”很有意见,架子不是一般的大,好歹他欧阳拓也是一家之主,而且还是长辈,现在却被迫前来迎接一个晚辈,自是无异于自降身份,让他心里老大的不爽,不过老爷子的话他还是要听的,于是也跟了上去,至于他身后的两个儿子那就更不用说了,平曰里就是高傲得不行的主,他老子都有那样的想法了,做儿子还不青出于蓝,尤其来人还是与被他们所看不起的欧阳胜男带回来的,那就更没得说了,这还没有见到刘凡的人,对他的印象就已直接降低到了与欧阳胜男同样的程度了。

    与此同时,刘凡与温菲姌在欧阳胜男的引导下往欧阳家门口走来,刘凡一下车便看到了门口一但柱着拐杖的老者,在一名中年男子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向自己这边走了,下意识地便确定了这老人正是自己要找的欧阳哲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几下里就将身后的欧阳胜男与温菲姌甩在了身后,刘凡怎么也没有想到欧阳家会对自己如此的礼遇,不过若是刘凡知道欧阳家老大父子三人此时心里的想法的话,他就不会这般感动了,可惜刘凡没有使用什么“他心通”之类的法术,不然一定会爆起将父子三人狠揍一顿。

    “您老应该就是欧阳哲爷爷吧,您好,我是临杭小龙山刘凡村的刘福贵的孙子,这一次是特地前来拜访一下欧阳爷爷的。”刘凡一上来便对欧阳哲很是恭敬,言语之间充满着一种能以言表的激动,刘凡的爷爷刘老郎中遗书中让他有机会要好好报答欧阳哲与西门笑两家的后人,那时刘老郎中都以为自己的两位结义兄弟都丧命于华山之上,却没有想到还有一人存活了下来,这真是天之大幸啊,而这也是刘凡之所以如此恭敬的原因。

    “好好好……想不到大哥的孙子竟然已经长大诚仁,而且还生得一表人才,你爷爷他最近几年过得好嘛,算来我也有十几年没有见到他了,怪想念他的。”欧阳哲再次见到故人之孙,顿时激动不已,伸出枯槁如柴的双手紧紧地握着刘凡的手,颤颤巍巍地摇晃了几下,既而便已气喘吁吁,看来是病得不轻,估计就是早年的那一场战斗遗留下来的吧。

    而刘凡在听到欧阳哲再次提起自己的爷爷,神色不禁黯然起来,既而深吸一口气,接着缓缓地说道:“爷爷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当然华山一战他被振断了心脉,靠着不俗的医术,才侥幸活了下来,然而病痛缠身每每发作都让他痛苦不堪,若不是为了当时年幼的我,怕他去了之后没有照顾我,恐怕早就撑不住了。”说到这时,刘凡没由来心中一疼,眼眶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湿润了起来。

    “你说什么?大……大哥他竟然已先我而去了,这怎么可能……”欧阳哲闻听到刘老郎中噩耗,顿时犹如五雷轰心,单手捂着胸口,一口气没有缓过来晕倒下去,还好刘凡眼疾手快,顺势将他揽住,同时又将度给他一丝龙神力,这才让他清醒过来。

    “爸爸,你没事吧……”

    “爷爷,你怎么样啊……”

    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让欧阳家人一阵惊慌失措,一下了也都纷纷围了上来,欧阳诚距离最近,也是最快反应过来的,一看到刘凡单手托着他父亲的后背,便知道刘凡在做什么么,可是较远处的欧阳拓父子三人前是看得不真切,还以为刘凡做什么,才令得欧阳哲晕倒的,于是三人冲上来便对虎视眈眈地怒视着刘凡。

    “混蛋,放开我爷爷……”而欧阳拓的二儿子欧阳虎则是个火爆脾气,一声大吼过后,便是上前一掌便向刘凡拍了过去,看似为自己爷爷报仇,其实是心胸狭隘,见不得欧阳哲对刘凡那般热情,这父子三人都是习武有成之人,那里会不知道刘凡此时在做什么,但是刘凡的到来让他很不爽,因而想教训一下刘凡,至于自己爷爷的病他们是知道的,每天总有那么几次心绞痛,缓过来就没事了,因而他是习以为常了,因此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而他的行为欧阳拓却是默许了。

    “不要啊……”看到这一幕的欧阳胜男与温菲姌两女都惊叫不已,欧阳胜男是知道刘凡的实力的,生怕惹怒了刘凡,自己这个堂哥讨不着好,尽管欧阳胜男在家里不受待见,然而她却也不愿意让家里人与刘凡起冲突,而温菲姌一颗心都系于刘凡身上,看到刘凡有危险,自然不能做事不理,可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她一个柔弱女子,又怎么可能帮得到刘凡什么,况且欧阳虎的这一掌又快又急,几乎眨眼间就降临到刘凡的背后,既便是温菲姌有那个实力,恐怕也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刘凡被打了。

    只不过欧阳虎似呼太低估了刘凡的实力了,同时也过于高估自己的实力,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刘凡即将毙命与掌下之际,刘凡却有所动作了,但见刘凡头也不回便随手一掌向后拍了过去,好似背后生眼似的,一掌竟然迎着欧阳虎袭来的手掌,亦不见有什么出奇之处,而后者虽然诧异刘凡的举动,但对自己武功向来自傲的欧阳虎自然不会就此收手,更是使出了全部的功力与刘凡对掌。

    “嘭……”一声巨大的轰鸣声,随后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但见两掌相接触时,刘凡的掌心处出现了一层金色的光膜,紧接着便见到一道人影横飞了出去,这时众人才看清楚飞出去的竟然是率先出手偷袭的欧阳虎,这一幕让欧阳拓父子与欧阳诚诧异不已,他们可者知道欧阳虎即使是在华夏武林年轻一辈之中也算是佼佼者,其实力以达地阶中期,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竟然轻飘飘地一掌就将欧阳虎打得横飞出去,生死不知,那这少年该是多么妖孽的存在啊,地阶巅峰?还是先天武者?这样的想法顿时三人骇然不已。

    (二更到,新年冲榜,求大家给力支持,感谢:不译兄弟的688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