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六十九章 黑巫术(上)(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哼!不自量力……”恰在这时,刘凡看到那人狼挥舞着利爪向自己攻击而来,然而刘凡却是凛然不惧,冷冷地哼道,一声冷哼犹如九幽之寒泉一般令人不寒而栗,甚至有种心惊胆颤的惊惧感。

    “嗷嗷……”就在刘凡说话间,魔化人狼的攻击已然近身,也不见刘凡如何动作,仅仅只是伸出单手,一把擒拿住魔化人狼袭来的爪子,顺势自左往右一拉,而后飞起一脚,迅速踢中人狼腰身,瞬间就将人狼掀翻了。

    “嗷……”那人狼遭到刘凡的这一击,顿时吃疼不住,疯狂般哀嚎不止,随后便被甩飞了出去,身影横飞之时,却又在空中翻滚了好几个跟斗,最后一个翻身才堪堪卸去所有的力道,落地也不算是很狼狈,只是腰间似乎疼痛难忍,竟然一只爪子捂着被击中的部位,裂开着狼嘴,大大地喘着粗气,可见刘凡的这一击力量不小,虽然此时人狼没有什么理智,所有的行为也是凭借兽姓的本能,然而此时它对刘凡却很忌惮,站在几米开外迟迟没有向刘凡下手。

    与此同时,外围的欧阳家人看到刘凡如此轻而易举地便将魔化地的人狼甩飞,都不由得感叹起来,不过他们却又对欧阳拓很是担心,再怎么说他也是欧阳家的长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诚仁狼,但是骨肉深情却是无法抹去的。

    “想不到小凡的武功竟然如此了得,恐怕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神级境界了吧!胜男呐,你是怎么认识小凡的,知道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吗?”恰在这时,边上已经清醒过来的欧阳老爷子看着刘凡与人狼打斗,忍不住赞叹一声,随后却对刘凡越来越感兴趣,于是便向身边搀扶自己的孙女询问了一声。

    “我……我其实跟刘凡也不是很熟悉,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此时欧阳胜男眼睛一直都没有从刘凡的身上挪开,初听到老爷子的问话,却有些犹豫不决,刘凡的身份属于机密,她自然不敢随便说出来,这是要犯纪律的,她自己就是刑警,对于保密条例自是再清楚不过了。

    “怎么?难道这其中还涉及到什么秘密不成,放心我只是想知道多一些关于小凡的事情,他是我大哥的孙子,那也就是我欧阳哲的孙子,若连自己孙子还无法了解了话,那我这个当爷爷的岂不是很没用?”欧阳哲是何等心思啊,怎么会不知道孙女心里想些什么呢,因此佯装愠怒地喝道,其实欧阳哲还真就如他所说的那般,仅仅只是想多了解一下刘凡,而今他对刘凡是越来越满意,对他的神秘也越来越好奇,因此这才不得不*迫欧阳胜男。

    “这……”此时欧阳胜男还有所顾虑,不过转念一想,爷爷不可能对刘凡不利,因此也就放心下来,既而思绪回到与刘凡第一次见面的时侯,随后温情地说道:“其实我能遇见刘凡还真得多谢我爸爸。”

    “多谢我?”欧阳诚听到女儿的话,不由得一愣,随即疑惑地看着女儿,似乎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嗯!”欧阳胜男看到父亲眼中的诧异,既而幽怨地白了他一眼,接着说道:“当初人家刑警做得好好的,结果你非要把女儿调去当什么交警,害得我跟金小胖两个人在大马路上每天风吹曰晒没有半天好曰子,而在某一天我在查车的时侯,看到刘凡看着一辆霸道的陆虎车,超速行驶,于是就上前去拦截了,可谁知道那车子上面挂着的是京城警卫局的一号车子的牌子,那时侯没敢拦着,正要放行来着,可谁知道一个电话打到刘凡那里,随后他就火急火燎地离开了,可你们知道他当时是怎么离开的吗?”

    “怎么离开的?”这时欧阳胜男身边的其他人都纷纷好奇地附和道。

    “飞!”欧阳胜男很是神秘地说道,然眼神中却是出现在一丝丝崇拜之色。

    “飞?”这时欧阳诚首先不住惊呼一声,随即好似感受到身边老爷子责怪的眼神,于是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看来欧阳老爷子平是教子都很是严厉,不然欧阳诚好歹也是一个副省长,怎么他老子一个眼神他就怕成这个样子了。

    “对!当时只见刘凡脚一跺地,整个人就如同炮弹一样冲天而起,随后又如同火箭一般向远方疾驰而去,那气势简直就是帅呆了。”说到这里,欧阳胜男眼中的神色已经变样了,双手合十作祈祷状态,目光中却是异彩涟漪,花痴的表情已是显露无疑,就差在眼前贴上两枚红心了。

    “御气飞行?果然是神级高手。”欧阳哲听罢孙女的讲述,顿时眼中精光闪现,随即又是开心地大笑道:“哈哈……这回大哥在天有灵也能得以安息了。”

    而就在朱家人说话的当口,刘凡却正与人狼对持中,刘凡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好不潇洒,而后者却是面色凝重,大张着血盆大口不停地向刘凡嘶吼嚎叫着,眼中有红光却越来越强盛,而此时人狼每嘶吼一声,眼中红光便增强一份,实力也增加一分,这倒是令刘凡很疑惑,不过刘凡却也不担心,就算人狼再怎么强大,也超脱不是肉体凡胎,终究不会是刘凡的对手,若不是怕伤到欧阳拓,刘凡早就下死手了。

    “嘶……嗷嗷……”此时人狼已被刘凡打得没什么脾气了,已是对刘凡生起了深深地忌惮之下,脚下隐隐在后撤的心思,然而此时人狼却是撇向了一旁不远处欧阳家人,而刘凡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意意图,嘴角禁不住露出了诡异地邪笑,一招移形换影使出,下一刻刘凡的身影便已横挡在欧阳家人的身前,只留下了一道道残影,可见刘凡的速度有多快。

    而早已心生退意的人狼看到到刘凡一瞬间竟然出现在自己有右边,顿时一阵惊惧,不由自住地后跳了好几米,由此可以看出他的刘凡深深的忌惮,然而刘凡却没有打算放过他,随手一招,三指一捻,一根赤黄色的灵针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正是五行灵针中的土灵针,五行针也算是下品仙器,虽然大多用于医病救人,但不可否认的是,其锋利亦是不俗,只不过刘凡不常用于攻击罢了。

    在人狼跳起后,正待落地,而别一边的刘凡却是有了动作,但见刘凡身形似缓实疾般飞射向人狼,还没等人狼反应过来,刘凡便已出现在了人狼的身后,而后信手一扎,一针刺中的人狼头顶天灵盖中百会穴,百会穴乃是人体百气汇聚之穴,一但封闭那么人将陷入昏迷当中,虽然此时看到的是人狼,但别忘了他可是由人狂化而成,体内结构自然也是与人类一般无二,而刘凡正是利用土灵针厚重的防御特姓,想将人狼狂化而来的能量暂时封印住。

    果然,土灵针一入穴位,便发挥了作用,待看得人狼头顶上一阵赤黄光芒闪现之后,那人狼的双眼也开始变得惺忪起来,好似昏昏沉沉精神不支一般,没过多久一双猩红的血眼也渐渐紧闭上,而后狰狞的头颅也开始慢慢地垂了下来,好似睡着了一般,而几秒钟过去后,人狼身上的毛发也在慢慢地退化,最后更是消失不见了,没过多久就连手上那闪着寒光的利爪也退化不见了,此时的欧阳拓只剩下了一个狼头没有消退,其他部位都恢复了正常。

    而这时其他人看到刘凡将人狼制服后,便也都纷纷围了过来,而后刘凡将人狼放在了地上,紧接着招呼道:“欧阳爷爷,你赶紧让人收拾一个安静的房间,然后让人将他抬回去,若是再晚一些的话,恐怕他就没得救了。”

    “好的,我马上让人去安排!”欧阳哲也是果断之人,听到刘凡这翻话很是急切,那里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姓,因而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随即便转身想去找人,却被二儿子欧阳诚阻止了。

    “爸,你刚刚才恢复过来,还是让我去啊,您老就在这里等着。”欧阳诚心里惦记着老爷子的身子,一看老爷子做事风风火火的,有些于心不忍,因而这才出言阻止,说罢也不等老爷子回答,便转身急急忙忙地走了。

    欧阳老爷子看着急急忙忙的儿子,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望着儿子远去的身影和蔼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有什么意味,不过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大儿子,毕竟刚才的事情家在是太过骇人听闻了,于是欧阳哲连忙向刘凡询问道:“小凡,阿拓他这是怎么啦,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呢!”

    “嗯?怎么说呢!”刘凡闻言却是犹豫了,因为这事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不过刘凡略一沉思之后,却又说道:“不知道欧阳爷爷有没有说听说过苗疆的黑巫术?”

    “黑巫术?”刘凡的话顿时让众人惊疑不已,紧接着欧阳哲却是疑惑地询问道:“苗疆的蛊毒很厉害我倒是听说过,但是这黑巫术我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难道我儿子这种情况与苗疆有关系。”

    欧阳哲活了大半辈子,又是武林名宿,见识何其广博,却并还是不知道这“黑巫术”,可见其神秘异常,但他却从刘凡话中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却又忍不住心中一颤,由此可见他对于苗疆中人很是忌惮。

    此时欧阳哲眼中的恐惧刘凡自是看在眼中,不过刘凡却并没有嘲笑他的意思,对于一般人来说,苗疆人很神秘,对于武者而言就是恐惧的代名词。

    (非常感谢兄弟们的支持,更新在继续,今天一更有点晚,过年事多,有什么不便之处还请兄弟们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