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七十章 黑巫术(下)(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蛊毒其实就是黑巫术的一种,同时也是一门邪术,在上古时期苗疆本来就是穷山恶水,多毒虫蛇蚁,而当时巫术多为治病救人之术,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某些利欲熏心的邪恶之徒利用巫术为非作歹,为了一己私欲而滥杀无辜,后来巫术便演变成了现今的白巫师与黑巫师两派,也就是一正一邪,而今所说的巫医正是白巫师,而您儿子现在中的正是黑巫术中的血狂咒。”

    这时刘凡絮絮叨叨地将自己对黑巫术的认知和盘托出,巫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很神秘,但是对于刘凡来说却不值得一提,别忘了三皇可是生活在上古时代,那时侯各族种群都有,巫术就是从巫族传承下来的,再经由巫人发扬光大,才形成了完整的修炼体系,只不过现今的巫术已经没落了,根本能发挥不出应有的威能。

    “原来黑巫术还有这么一段渊源啊,难怪我不知道呢。”听完刘凡的讲述,欧阳哲这才恍然大悟过来,但是黑巫术越是神秘,欧阳哲心里就越是不安,于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向刘凡询问道:“那不知道这血狂咒应该如何解救,小凡呐,你是神医来着,你可要救救阿拓,你总不想欧阳爷爷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做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对吗?”

    看着愁眉不展的欧阳哲,刘凡心里没由来一软,既而安慰地说道:“这一点请欧阳爷爷放心,我既然能看出血狂咒,就自然有解救的方法”说着,刘凡话锋一转,面色一寒,紧接着厉声说道:“而且施咒之人也与我有过一段恩怨,我正想找他,他却自动找上门来了,那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哼……”末了刘凡更是包含杀机地一声冷哼。

    你道刘凡为什么会心情突变,盖因刘凡从这一次的血狂咒中嗅到了熟悉的能量波动,话说刘凡也曾经为同宿舍好兄弟张毅的父亲治疗过噬心蛊,当时刘凡还将蛊虫血蚕冰封了,本来是想找个时间研究一下的,可是后来因为诸事繁忙,也就将这事忘却了,现在又出现了血狂咒,而且两者的能量都是如出一辙,这让刘凡又重新将两起事件串连起来,似乎发现这其中有什么大阴谋,只不过如今线索太少,刘凡还无法得知猜出什么端倪来。

    “那就好那就好……”欧阳哲听到刘凡肯定的回答,不由得放心了不少,可接着来刘凡的话却让他面色突变,既而面色一寒,接着询问道:“哦!那小凡知道是什么人要对我欧阳家下毒手吗?”此时欧阳哲眼中寒光一闪,隐隐透露出冰冷的杀机,假如今天不是刘凡在的话,恐怕京城欧阳家将被魔化后的欧阳拓杀尽屠绝,这当真是杀人不用刀的绝户毒计啊,也难怪欧阳哲会如此愤怒。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很快就可以知道,咱们现在最要紧的是先将救欧阳先生,其他的事情以后再从长计议。”刘凡闻言亦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刘凡也并没有说谎,他是知道有人施法对付欧阳家,却不知道是谁,不过刘凡可以通过欧阳拓体内的血狂咒寻找到那人的位置。

    “嗯!那行,就有劳小凡出手救治阿拓了……”欧阳哲没有从刘凡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但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大儿子能恢复原样,因此也就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刘凡身上了,不过从眼黯然的神色中却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担忧,以他如此老谋深算之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这是一起针对于欧阳家的阴谋呢。

    就在两人说话间,去而复返的欧阳诚身后带着好几个武士打扮的人,而且还将一张担架床推了出来,几人的速度很快便来到了刘凡等人身边,随后将躺在地上的欧阳拓抬了起来,而后一行十几人都进入了欧阳家中。

    然而正当众人进入欧阳家时,远在几里外的某栋别墅里的某个诡异房间内,却出现在诡异的一幕,但见房间内昏暗无比,客厅之中摆着一个神坛,神坛之上还有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几个小棺材,棺材才上还有一个小草人,身上贴着一张黄符纸,几个狰狞的骷髅头骨,还有一小竹笼子,笼子里面还盘踞着几条毒蛇,猩红的信子不时地冲着站于一旁的一名身穿笔直蓝西装的男子吞吐一翻。

    而在神坛的正前方则是放着三个黄蒲团,中间的蒲团之上盘坐着一名骨瘦如柴的男子,但见那男子身穿着奇装异服,右边肩膀完全赤果果着,手上掐着不知各的法印,口中振振有词地胡乱念叨着什么。

    “噗……咳咳……”恰在这时,那神秘男子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后狂咳不已,面色更是惨白如金箔,精神显得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身子也是摇摇晃晃的,好似下一刻就会倒下一般。

    而这身旁的西装男子见此,禁不住上前搀扶一把,既而紧张地询问道:“乌大师,你要不要紧啊,没事吧?怎么会这样呢!要不要现在送你去医院。”

    “咳咳……我没事,只是刚才被咒术反噬才会这样的,看来是有高人破了我的血狂咒,不过请先生起放心,一会我再作法,一定会帮你将欧阳家整得鸡犬不宁,家破人亡的,你就瞧好吧,哼!我倒要看看欧阳家这一次到底请了什么高人。”这位被称呼为乌大师的神秘男子虽然吐了一口血,但看起来也没有受多大的伤,而且看到有人破了自己的咒术竟然不怒反喜,眼中更是流露出兴奋狂热之色,看来是个偏执狂,只不对如果他知道自己将面对的是仙人的话,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这个勇气呢。

    与此同时,在欧阳家中,欧阳拓已以被送到了一间静室之内,房间内除了刘凡之外,就只有欧阳哲与欧阳胜男祖孙两人了,其他人都被刘凡留在了门外,本来愠菲姌也要跟进来的,不过刘凡考虑到接下来的场面可能会很血腥恐怖,她一个女孩子在场有些不合适,所以就没让她跟进来。

    此时已是刘凡关上门,而后对身旁的祖孙两人说道:“一会你们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惊讶,更不要打扰到我,这很重要,今天我非要将那么施咒之人揪出来不可,哼!敢在京城兴风作浪,简直当我不存在。”刘凡这一次是动了真怒了,能够练就这样邪术的人,本身就是一个大歼大恶之人,盖因修炼黑巫术的方法很是残忍,有人更是用刚刚出世不久的所谓童男童女的鲜血来炼,这也是刘凡之所以如此愤怒的原因。

    “嗯,我们都记住了。”欧阳哲祖孙俩人默然地点点头回应着,虽然两人不知道刘凡为什么会这么气愤,但是事关自己亲人,两人不得不慎重,因而话刚说完,两人便开始收敛心神,屏住呼吸,还大气都不敢大声喘,生怕打扰到刘凡。

    “嗯!那我就开始了。”刘凡看到两人的表现,也是满意地点点头,既而又是笑着安慰道:“你们也不用那么紧张,对方只不过是懂一点小小的巫术罢了,在我面前根本就上不了什么台面。”

    果然,刘凡信心满满的表现也是感染到了祖孙两人,都不由自住地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刘凡安抚完两人,便不再关注两人,既而将目光投向了平躺于地面上的欧阳拓,然而刘凡却没有动手,只是凝神静静地站在跟前,其实刘凡想要解除欧阳拓身上的血狂咒很简单,但刘凡这一次是要将施咒之人揪出来,因此他现在是在等,等对放接下来的动作,这样刘凡就可以锁定对方的位置,从而找到对方。

    “呜……呜……”刘凡没过等多久,一阵阵的阴风便从窗口狂袭而入,这时刘凡便已知道对方已经有所行动了,于是刘凡倏然地向身后两人说道:“对方已经开始行动了,从现在开始禁声……”说罢刘凡便不再理会两人,开始很随意地站在原地,但神识却是已悄然开启。

    这时刘凡从空气中感受到了一丝微弱而又阴邪的能量波动,而这些能量也正在不断地向地上的欧阳拓靠拢,这时刘凡却是冷冷一笑,心中暗道:哼!就这么一点道行也敢出来卖弄,简直是不知死活。

    “咻咻……”此时那阴邪能量正试图从欧阳拓的天灵百会穴位侵入,不过却碰到了刘凡留在欧阳拓天灵盖上的土灵针,淡淡的赤黄色光芒闪现,一次又一次地将其挡了下来,土灵气属姓厚重主防御,又那里是那么容易突破的,因此刘凡也是站在一旁看好戏,不过他的神识却没有闲着,顺着那股阴邪能量便追踪了过去。

    不几时,刘凡透过神识便在几里之外的一栋别墅中找到了施法之人,却只见阴暗的房间之内一个奇异的神坛,神坛前方有两人,盘坐于蒲团之上的人就是施法子人,这时刘凡终于露出了胜利的笑意。

    紧接着刘凡转身向身后的欧阳哲与欧阳胜男说道:“我已经找到施法的人了,正在距离这里不到两三里的一栋别墅里,我现在过去灭了他,你们两就好好待在房内,千万别让任务人进来。”

    “嗯!小凡,你去吧,这里有欧阳爷爷在,绝对不会有什么事的。”欧阳老爷子虽然不知道刘凡怎么知道的,但却很自觉地没有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也不好探究。

    刘凡见此,也不再迟疑,竖起剑指虚空画了几下,顿时一道光圈将欧阳拓整个人圈了起来,刘凡这样是为了保护欧阳拓肉体不被邪气损伤,最后刘凡竟然毫不顾忌地在欧阳哲欧阳胜男祖孙两人面前施展了瞬移,看得祖孙两人面面相窥,心中骇然不已。

    (过年走亲戚,更新没法保证,还望大家见谅,有时间古月会加快更新的,希望大家多支持,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