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七十一章 血魔教初现(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的突然消失给欧阳哲与欧阳胜男祖孙俩留下了巨大的震撼,然而与之有相同感觉的还不止俩人,远在几里外的乌大师的内心内样不平静,无轮他如何施为,神坛上浸泡着鲜血的小草人始终没有半点动静,这让乌大师焦急不已。

    “@##@$#!#@$$#@……起……”就在这时,乌大师将一碗鲜血倒在小草人的身上,而后又是一连串不知名的咒语,紧接着竖起两指,指向小草人,而后又是颤抖着身躯,好似发羊癫疯一般地乱颤个不停,最后一声爆喝声起。

    “啵……”随着一气爆身响起,乌大师并没有看到他所想要的结果,反而是被强大的气流击得倒飞而出,直接横飞撞到了墙壁之上,顿时狂吐一口鲜血,而后“咳咳……”地咳嗽不止。

    “乌大师……”与此同时,房间内的西装男子看到乌大师竟然无缘无故的倒飞出去,而且看起来伤得不轻,惊骇之余,却又不得不上前询问道:“乌大师,你没事吧,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之间被反弹回来了呢?”

    “咳咳……看来我……我们这一次是遇到高手了,对方可能用了什么法器将欧阳拓给封印起来了,居然能将我的血煞气与欧阳拓隔绝,以至功亏一篑,唉!”此时乌大师的气息很不稳定,说句话都起气喘吁吁的,口中还不时地流着鲜血,本来他是自信满满的,可现在他身负重伤,对于欧阳家请来的高手更是忌惮不已。

    “那……那大师现在怎么办啊,我……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我与欧阳家有不共戴天之仇,若是错过了这一次机会,今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铲除他们了,我……我好不甘心啊!”这时西装男子的一搀扶着乌大师,满脸悲愤地说道,似呼他与欧阳家有什么仇恨一般,然而刘凡的出现却打乱了他的计划。

    “现在只能这样的,对方请来了高手,必定会找到咱们这里的,咱们得先走,不然一会被发现了就麻烦了。”这时乌大师挣扎着站起身来,面容却很焦急,内心更是有些惶恐不安,紧接着又说道:“周先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就不信欧阳家请来的高手天天都首在那里,而且若是不行的话,我还可以回教中请教主派遣高手前来助阵,到时还怕他欧阳家不灭吗?”

    “唉!虽然很不甘心,但也只能是这样了,留得青山在,总有卷土重来的一天的,我们赶紧走吧!”周先生深深地不甘心,一个拳头狠狠地打在地面上,紧接着又将乌大师搀扶起,随后两人正想离开来着,却出现了令两人意思不到了事情。

    “现在才想走,是不是太晚了一点了……还是留下来吧!”突然间空荡荡的房间之内竟然出现在了别一个人的声音,这让刚想离开的两人顿时全身僵住了,尤其是刚刚迈出去的步伐竟然也停了下来。

    “谁……谁在说话,装神弄鬼的,快出来……”这时周姓男子惊疑地从身上掏出一柄手枪来,恐惧地瞄了瞄四周,却并没有看到人出现,还以为刚才是自己的幻听呢,正想松一口气,可是却不料那声音又再次响起来了……

    “哈哈……我是谁,你们不需要知道,但是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们是谁……”声音中带着赤果果的轻蔑,看似很狂妄,却又是那么的让人不容置疑。

    “是那位高人在跟晚辈开玩笑,还请现身一见。”这是乌大师神情凝重地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来人任何的气息,便自以为一定是什么前辈高人,这才出语即将,他可不是周姓男子那样没有见识的人,身为血魔教第三代杰出的弟子,什么样的情况没有见识过啊,而且他练的又是邪功,可以说再恐怖的事情他都见到过,因而虽然心里紧张,但却还没有到方寸大乱的时侯。

    “哼!既然你们那么想见老子,那么你们就要有死的觉悟……哒哒……”就在这时,从房间内的某个阴暗处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影子,随着脚步身的临近,便见一个身穿白色休闲装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那嘴角挂着的邪笑,给两人一股不寒而栗的恐惧感,此时两人都屏住了呼吸,双眼瞪得老大,很不可思议的看到那年轻人。

    没错,来正是瞬移而来的刘凡,其实他早就已经潜入这栋别墅了,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探听到什么有价值信息,不过刘凡见两人想逃离,也就不再隐匿,大大方方地从藏身处走了出来。

    两人看到来人只是一个小青年而已,也都不由自住地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周姓男子却也嚣张了起来,举起手中的枪,便对阴森森地刘凡说道:“小子,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在本大爷面前装神弄鬼,而你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那你就死吧……”说罢,周姓男子也不等刘凡开口说话,便向刘凡抠动了扳机,顿时“砰砰……”地几声枪声响起,然而令他惊恐的是,刘凡却跟没事人一般地站在那里,身上别说是血洞了,就连一点枪痕都没有,而在刘凡的手上却抓着几颗明晃晃的子弹头。

    “啊……砰砰……”周姓男子好似不信邪,虽然诡异的一幕让他惊惧,但他还是依然地举枪向刘凡射击,一声声枪响不绝于耳,直到手枪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这时他才知道枪里已经没有了子弹,然而刘凡却依然似笑非笑地杵在那里,完然没有受伤,而随着刘凡的手一摊开,一颗颗子弹“丁丁当当”地掉落在地上。

    “你……”周姓男子此时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恐惧了,面对一个能空手接子弹的高手,他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刚才刘凡的话更是清晰地在他的脑海中回荡,刘凡可以要他死的,这一刻他都感受到了死亡正在向他*~近,就连乌大师也有同样的感觉。

    “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阻止我们,我们往曰无仇,近曰无冤的,即不认识,阁下是否放我们过去?”这时乌大师一手捂着胸口,喘着粗气,很勉强地说道,不过他的伤势其实并不是很重,此时他是想迷惑刘凡,他自以为刘凡年轻,肯定是某个门派刚出来历练的后辈,江湖经验必定不多,这样的事情老江湖的乌大师见得多了,而且还有不少人栽在他的手里。

    “哈哈……好一个‘往曰无仇,近曰无冤’,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明明刚才还在害人,却说得那么大义凛然的,你不觉得羞耻吗?”刘凡一声大笑后,便对乌大师鄙视了一翻,紧接着又厉声喝道:“那我问你,你现在用巫术对欧阳拓下咒,那又怎么算,欧阳家与我的渊源我就不说了,单单你所修炼的邪术,今天我就不能容你,哼……你今天别妄想能够逃得出去,我看你们两还是束手就擒吧,别*~我用非常手段。”此时刘凡的态度已是毋庸置疑,今天他是非杀乌大师不可,这样修炼邪功的人,留着总的一个祸害。

    “哼!原来又是一个自诩正义的小辈,我念你修行不易,才对你这般忍让的,你别以为自己有两下子就自以为可以胜得了我,而且就算今天你给杀得了我,那么你将永无宁曰,我血魔教中高手如云,别说是天阶高手了,就算是神级高手也有好几个,而我师傅乃是堂堂血魔教教主,你若真杀了我,那么你……还有你的家人,将会为我陪葬,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此时一提到血魔教,乌大师更是变得有持无恐起来,好似“血魔教”的威名真的那么可怕一般,只可惜他碰上了刘凡这个怪咖,别说什么“血魔教”他不认识,就算是听说过,那他也不会放在眼里,该杀的还是照杀不误。

    “哼!神马血魔教、狗血教的,老子听都没听说过。”这时刘凡很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紧接着话锋一转,目光犀利地喝道:“老子今天就是来取你的狗命的,你就乖乖地认命吧,看招……”说罢刘凡也不给两人反应的机会,一掌轻飘飘地打了过去,这正是刘凡领悟太极奥义之后的一掌,看似缓慢,其实不然。

    “呵呵……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呢,原来只不过是世俗中的太极门派而已,若是武当太极,我或许还会忌惮一二,只可惜不是,那你今你就只能死在这里了,哈哈……”转眼间,原本奄奄一息一副快要死去的模样,却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了,看着刘凡软绵绵的一掌,竟然起了轻视之心,其实也难怪他会如此大意,刘凡以仙人的境界施展出来的太极拳已经无限接近自然,在这样无迹可寻的拳法下,谁人能够抵挡得了呢。

    “嘎……”随着刘凡的掌心越来越临近,乌大师这才发觉刘凡这一掌看似普通,然而却携带着无匹的威势,竟然一下子将他全身禁锢住了,这时乌大师这才感觉到了刘凡的恐怖,霎时间,乌大师刚才还嚣张的话嘎然而止,目光惊惧地看着渐渐临身的一掌,自己的身子却无法避开,更是让他的瞳孔放大到无数倍。

    “嘭……”一声闷响声响起,空中一道人影瞬间掠过,随后又是“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起,之后便见墙上被撞得陷进了一个大坑,而墙角下面的人可不正是刚才的乌大师嘛,只见他全身不停地抽搐着,胸口同样塌陷下去,伸长着舌头,双目瞪得老大,眼角更不时地流出鲜血来,却是被刘凡一掌震得七窍流血,此时已然没有了气息,死得不能再死了。

    (真的很对不起大家,这一章是发错了,今天一天不在家里,到现在才知道,现在改正过来,请大家订阅了的兄弟刷新一下,古月在此向大家道歉了,过年走亲戚太忙,无法定量更新,一有时间古月会补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