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七十二章 欧阳家事毕(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刘凡一掌打死乌大师之后,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灵魂,而是利用搜魂手对他的灵魂进行了一翻搜索,这才知道原来这位乌大师是血神教中的一员中层头目,血神教是武林邪恶教派,被正道人士称为血魔教,百多年前的中原武林大战中消失后,从此销声匿迹,现今又重现人间,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当然这些刘凡是不知道的,他也不会去考虑太多。

    而这一次这位乌大师则是应周天成之邀前来对付欧阳拓一家的,而且之前对张毅的父亲下蛊毒的也是他,只不过那时他是受到当时斧头帮帮主金大奎的邀请才对张家下手的,当时斧头帮正在与沪海张氏集团旗下房地产公司争夺一块地皮,两家都是那块地皮的有力争夺者,金大奎是黑道出身,自然手段毒辣,因此便请了乌大师整垮张毅的父亲,好让张氏集团陷入困境,从而夺得那块地皮,却没有想到被刘凡给破坏了,最后金大奎自己甚至落得个帮毁人亡的结局。

    而当时刘凡冰封了血蚕蛊之后,因为某些事情而也无暇顾及对付乌大师,这才让其逍遥至今,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今天总算是让刘凡逮着机会了,总算是将这位乌大师消灭了。

    至于周天成则是被刘凡带回了欧阳家,让欧阳家人自己处理,这也就没刘凡什么事了,事后刘凡才从欧阳哲那里得知,原来这周天成本是京城世家周家之后,当年也确实是欧阳拓带队将周家屠杀了个干净,而这周天成当时还在国外没有回来,这才躲过一劫,而今有了一些实力了,这才想着找欧阳家报仇来了,而且他的复仇行动才刚开始,手段也很犀利,只不过碰到了刘凡罢了,假如今天没有刘凡在这里的话,恐怕欧阳家一家老少都会被魔化后的欧阳拓疯狂的屠杀,一如当年欧阳拓屠杀周家的那一幕。

    其实当年的事也怪不到欧阳家的头上,在那个年代里,时局势不稳定,可以说是华夏最动荡的时侯,怪只能怪当时周家站错了队,最后被当局下令抹杀,欧阳拓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

    那乌大师死后,欧阳拓身上的血狂咒也就自动解除了,只不地由于过度地开发了身体的潜能,而留下了不少后遗症,短时间内虚弱无力,只能躺在床上,其他的倒也没有大碍,其实刘凡完全可以马上令他生龙话虎起来的,只不过刘凡对于欧阳拓的为人不怎么感冒,所以也不打算出手相助,让他多受点罪也是好的。

    而自从刘凡显露了一些超乎常人的神通之后,欧阳家人对于刘凡那是毕恭毕敬的,尤其是以欧阳拓父子三人更是如此,这倒是让刘凡很不自在,好在欧阳胜男父女对刘凡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只不过欧阳胜男多了一些崇拜,而欧阳诚则是多了一些难以言明的敬畏之心。

    解决完了欧阳家中的事情后,刘凡与温菲姌两人便离开了欧阳家,这一次刘凡并没有直接回朱家去,反而是回中南海温首长家中,其一是想送温菲姌回家,其二是刘凡已经完成了两位首长交代的任务,今天就是去交任务的。

    不过回到温家的时侯天色已经很晚了,在欧阳家耽搁了很长时间,到了温家已是深夜时分,好在温首长没有早睡的习惯,要不然两人还得另找地方休息呢,刘凡是仙人根本不需要休息,可温菲姌是凡人一个,不可能跟刘凡一样,今天她在门外担心了一天,也很累了,坐在刘凡车上就那么睡着了,就连刘凡的车子停下来了都没有感觉。

    “到家了,姌姌,快点醒醒啊!”此时刘凡的车子已在温家别苑门口停了下来,刘凡看着坐在副驾驶位上呢喃酣睡的温菲姌,禁不住用手对她的娇躯摇晃了几下。

    这时温菲姌身躯挪动了几下,试图找一个舒适点的位置,口中却是呢喃着说道:“嗯呢!小凡哥哥,让人家睡多会儿嘛,人家好困啊……”说完,惺忪着迷离的双眸,竟然就又睡了下去,此时若是刘凡想做点什么的话,恐怕温菲姌这只可爱的小绵羊就就羊入狼口了。

    “唉!真是的……”刘凡看着温菲姌竟然对自己一点都不设防,不觉有些无奈地摇了摇了,尽管知道温菲姌对自己有情,但是心里还是有点小感动的。这时刘凡一手搭着温菲姌小脸蛋,轻轻地拍了拍,随后温声说道:“起来啦,小懒虫!要不一会儿你妈妈出来了,又该说了你。”

    “人家好困嘛,要不你抱着我回家好了!”这时温菲姌一双俏眉轻颤几下,接着睁开双眸,扑闪着看着刘凡,目光中却是闪过一抹娇嗔,好似在小女孩在撒娇一般。

    “这怎么行呢!这都到你家里了,万一你妈妈出来看到了,那岂不是又要说我拐带她女儿了。”此时刘凡还记挂着当初与程凤初次见面时的程凤对他的态度,貌似有点小鸡肚肠,不过刘凡最是讨厌被别人看不起的。

    果不其然,刘凡一说到“妈妈”两个字,温菲姌身子便犹如上了发条一般,噌的一下子就弹了起来,不过随后她看看四周,并没有发现程凤的身影,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随后又是一只小手勾住刘凡的脖子,怯生生地说道:“小……小凡哥哥,你抱我回家好不好,人家好困了嘛!”一句话说话勾人心魄,魅影丛生般。

    “呃……”刘凡似乎也被温菲姌这一魅声吓了一跳,若是按照往常的温菲姌可不会这么主动的,但是今天的她却是有些反常,或许正是因为她与刘凡表明心迹之后,心态上有了些许转变了吧,随即刘凡却是忍不住回答道:“这样子好像不太好吧,若是你妈……”

    刘凡这话还没说话,温菲姌的一只小手却将他的嘴给堵上了,紧接着却又说道:“睛阿姨都说了我是你的未婚妻了,你就别再提我妈那事了,好吗?难道你想耍赖不成?”说罢,温菲姌又佯装很受委屈的样子,一副楚楚可人的样子,令人忍不住心生怜惜之情,倒是让刘凡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话说刘凡对于这样的娃娃亲很无语的,他也不知道自己那位便宜老妈是怎么弄出这么一庄娃娃亲来的,现在倒好,自己本来不想惹太多的情债,可架不住人家女孩子有心思啊,原本他便已经将温菲姌稳定住了,现在看来她的心底又是浮躁起来了,真是让刘凡大感头疼啊。

    不过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就得放得下,怎么也不会被一个小姑娘难倒吧,既然人家小姑娘都不怕了,那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再收一个不就行了。心有定计,刘凡也就不再有顾虑,下了车子,打开车门,一把将温菲姌抱入怀中,之后两人一起步入了温家大苑中。

    而温菲姌此时的心里也被这一份难得的幸福所包裹住,果然还是那句话,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而不是等待别人的施舍,这句话就是当初程凤教给女儿温菲姌的,也正是有了与母亲的一翻谈话,才让她变得主动起来,这才有了现在温菲姌的转变。

    “哎吱……”就在刘凡抱着温菲姌来到温家门口时,恰好门被打开了,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温家人早有准备,居然就那么好恰不恰地在两人到达门口时,温家大门居然被打开了,出门来的正是温菲姌的母亲程凤。

    “小凡……怎么会是你呢?”程凤一开门出来,见到门口的刘凡,分外诧异,甚至脸上都有些不自然起来了,其实她也是听到了外面有汽车的声音,这才出来看看的,这两天女儿住在朱家她是知道的,也是默许的,再加上温老爷子也是同意的,她就更没有意见了,而且她在得知刘凡竟然是自己好姐妹朱雨睛失散的儿子后,对于刘凡的态度也早就改观了不少,就差找个切入点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只不过之前她可将刘凡当作来温家骗钱的人一样赶走的,所以再次遇见刘凡,尴尬是在所难免的。

    刘凡一见程凤此时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不过刘凡却不是很在意,尽管之前程凤的无礼让他很恼火,但事情都过去一两天了,刘凡也不好总是揪着不放吧,而且自己现在可是将人家女儿抱在怀里耶,于是刘凡看了看怀里的温菲姌,面色平静地说道:“程姨,我把菲姌送回家来了。”

    “哎!那就先进门来吧。”听到刘凡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程凤倒也放心了不少,说话间就将刘凡让进家门,但一瞥见刘凡身前的女儿,却是似笑非笑地看了刘凡一眼,紧接着又说道:“小姌这两天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这孩子从小到大都不跟我亲呢!呵呵!”

    此时躲在刘凡怀中的温菲姌那里还会不知道母亲在说什么呢,一时之间俏脸竟也是憋得滚烫滚烫的,红扑扑的霎是可爱,只不过此时她刻意将脸埋到刘凡的怀里,佯装睡着了,就是不肯起身,说实在的,在刘凡的怀里还是蛮舒服的,她都有些不愿意起来了的。

    刘凡听到程凤这翻话,顿时眼角冒冷汗啊,还真有点拐骗人家女儿被抓现形的感觉,因而又是心虚地说道:“那个……这个……程姨,小姌今天很累,所以我才抱着她回来的,你可千万别误会啊!”

    程凤也不听刘凡的话,反而是笑盈盈地点头说道:“嗯嗯!你们年轻人的事,阿姨不会干涉,但是小姌还小,所以你们俩要多注意一点就行了,呵呵……先不说这些了,进来吧,老爷子还在等着你呢!”

    刘凡知道自己的一翻解释无果,也不再掩饰,大大方方地抱着温菲姌走进了门口,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那就干脆不说算了。

    (这两天家中有事耽搁了,今后恢复更新,谢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古月也不想再让大家失望,谢谢大家的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