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六章 朱氏集团危机现(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嗯!呵呵……好,那姐姐就叫你小凡好了,你妈妈现在开会走不开,我先带你去总裁的办公室等吧。”陈玉佳听到刘凡这翻话,顿时喜上眉梢,刘凡不经意的一句话,竟然能让她面上的寒霜瞬间融化开来,很是难得地展开笑颜,这恐怕也只有在她面对朱雨晴的时侯才会有的吧,而今刘凡也能有这样的荣幸,这可能也是陈玉佳对朱雨晴爱乌及乌吧。

    “陈姐好……”

    “陈助理好……”

    这时朱云倩与季川两人也是异口同声地陈玉佳问好,从两人对她的态度来看,可以看出陈玉佳在朱氏集团中的地位,朱氏集团原身只不过是一个小公司而已,由朱雨晴接手后才慢慢地做强做大,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才成为了今天的全国十强的大集团,而这里面也同样有着陈玉佳的一半功劳,所以别看陈玉佳只是总裁助理,但她的权利恐怕比起副总来也是不遑多让,更何况她与朱雨晴两人情同姐妹,就算是朱云倩这样的朱家嫡孙女也得尊称陈玉佳一声“陈姐”来,至于季川这个实习生那就更不用说了。

    “哦,小倩?季川?你们来在啊,你们这是要下班的吗?”之前陈玉佳眼中一直在看刘凡,虽然也注意到旁边有人,但却没有看清,而今才猛然发现朱云倩与季川两人,倒不是说陈玉佳目无余子,而是真没注意到,而此时已是中午十二点了,正好是下班时间,因此陈玉佳才会有这么一问。

    只不过陈玉佳这么一问倒是将两人吓了一大跳,原本紧紧挨着的肩膀也是下意识地分开了少许,如今两人的恋情还是保密阶段,家里人也就刘凡知道,虽然两人也知道陈玉佳不是碎嘴的人,但是小心无大错,这毕竟事关两人未来的终身大事,只不过这样一来就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了,以陈玉佳的才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不过这些是别人的事,陈玉佳也不会说什么,只是颇有深意地看了两人一眼。

    随后陈玉佳又面向刘凡,接着说道:“小凡,我们先上去吧,一会儿总裁就该开完会了。”

    陈玉佳这么一说,朱云倩与季川两人更不好意思留下来,于是两人以吃午饭为借口,向陈玉佳与刘凡两人辞行后,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而刘凡对于陈玉佳的话也没有什么异议,随后紧随陈玉佳之后,走进了不远处的电梯口,乘着电梯几分钟后,两人便来到了朱氏大楼顶层,这里只有一个办公室,那就是集团总裁办公室,也就是朱雨晴的那间,而会议室倒是在楼下。

    “小凡,口渴了吧,想喝点什么吗?茶?咖啡?还是饮料!”两人一进办公室大门,陈玉佳便招呼起刘凡来,很随意地向刘凡询问了一声。

    “茶吧,谢谢!”刘凡刚进办公室便四下里扫了一眼整间办公室,门口进去便是会客厅,厅中摆着一套高档的真皮沙发,中间还放着一张茶几,其上茶具一应俱全,因此刘凡也是很随意地选择了茶,这也是他的一个习惯,喝茶也是能够陶冶姓情的事情,这在古代很多文人中都很流行的。

    而陈玉佳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在坐到沙发上,随后开始摆弄着茶具,随后便是烫壶、置茶、温杯、高冲,一系列动作很是娴熟,尤其还是美人沏茶,那就更是让人赏心悦目了,没过几分钟几杯散发着清香的茶汤便呈现在刘凡的眼前,汤色均匀,芳香浑厚,光这一手沏茶的功夫便可见功底,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刘凡对于茶艺品茗也是有一手,自然也能看出陈玉佳这一翻茶艺的不凡了,因此也是不住地点头。

    “来,小凡,先尝尝姐姐沏的茶怎么样,这可是你妈珍藏的极品雨前龙井哦!平时她可是不舍得喝的,就连我找她要她都不一定给的,小气得很呢,今天陈姐也是沾了你的光,要是换了别人来了,那可是想都别想。”陈玉佳的话虽然这么说,但一说到朱雨晴时,她脸上的笑容也是多了不少,可见两人的姐妹关系有多亲密。

    “雨前龙井虽好,便再好的茶也只不过是死物,若是没有一个茶艺高手冲泡,再好的茶也只能白瞎,我刚才看陈姐沏茶时行云流水的动作,显然已尽得茶艺三味,沏出来的茶香才会有如此浓郁。”此前刘凡一直关注着陈玉佳沏茶的动作,对于如此赏心悦目的茶艺也是由衷地赞叹几声,这却是真心实意,说罢,刘凡顺手捏起一杯茶,闻香、品味,三小口便将滚烫的茶汤下肚,不过喝惯了灵茶的刘凡,对于凡茶倒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之前说想喝茶也不过是顺嘴那么一说。

    “想不到小凡也是茶道高手啊,你陈姐也是平时没事就到你妈妈这里来喝茶,久而久之这茶艺水平也就有点长进,至于尽得‘茶道三味’一说,我可不敢当啊,这些我可都是从你妈那里学来的,看来你们母子俩这兴趣爱好也可以遗传啊!”陈玉佳听到刘凡的话,自然是谦虚一翻,不过有人赞赏,而且这话还是出自好姐妹之子的嘴,她还是挺高兴的,脸面洋溢的笑意也是渐浓。

    随后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茶过三味,也不见朱雨晴回来,这倒是让刘凡很是疑惑,若是往常朱雨晴听到儿子来了,必定会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前来陪陪刘凡的,可现在刘凡都等了近一个钟头了,还没有出现,于是刘凡禁不住好奇地向陈玉佳问道:“陈姐,公司里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重大项目啊,怎么今天开会要那么久,现在午饭时间都快过了呢!”

    “嗯!”陈玉佳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随后眉头更是皱成一团,接着说道:“最近一段时间集团里是遇到了麻烦,本来你妈妈很早就安排中午陪你吃饭的,之前的会议是临时召开的,目的是……唉!公司里的事千头万绪的,跟你说了只会让你心烦,还是算了吧,我们就在这里等晴姐回来吧。”

    “嗯?”刘凡闻言额头都皱成了“川”字,从陈玉佳的话中不难听出,朱氏集团确实是遇到了麻烦,而且这麻烦还不小,不然的话朱雨晴也不会忙得连陪儿子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而家人向来都是刘凡的逆鳞,谁敢触之,那就要有被刘凡灭杀的觉悟,因此刘凡自然要刨根问底了,于是刘凡又开口问道:“陈姐,你先说说看,到底公司里出了什么事,是有人恶意打压呢,还是别的什么……”

    “这……”陈玉佳听着刘凡郑重其事的样子,也是犹豫了起来,内心却是在盘算着应不应该说与刘凡听,陈玉佳对于刘凡的了解也只是从朱雨晴的口中获悉一些事情,自然对他不甚了解,这才是她犹豫的地方,不过一想到刘凡既然是朱家表少爷,也不算是外人,因此深吸一口气后,接着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最近有一股神秘的势力在打压朱氏旗下几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随后低买高卖,从中赚取巨额利益,开始的时侯这些人的动作不是很大,因此公司股价有所波动时,我们都没有在意,以为是市场的正常反应,后来才知道是有人恶意收购股票,就在今天早上股市收市前,朱氏集团旗下的几家公司的股市突然暴跌,你妈这才召开股东会议,现在估计正在商量对策。”

    “恶意打压?那有没有查出对方是谁?”刘凡听完陈玉佳的讲述后,很自然地询问一声,这话倒也不是白问,以朱家如今在政界的实力,想要调查股市账户的话,还真不是难事,可刚才刘凡却从陈玉佳的话中却听到了“神秘势力”这样的字眼,很显然是以朱家的势力也查不到对方,那么就有可能是与朱家同等或者更高的势力介入,不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陈玉佳摇了摇头,一脸颓然地说道:“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消息,对方这一次显然是有预谋的,之前集团抽调了五十个亿投资了一个大项目,现在公司里的流动资金并不多,也不过是几个亿罢了,而这一次对方可以说是有备而来,而且来势很凶猛,一直对公司股市穷追猛打的,显然对方也是知道我们公司目前的状况,这才有恃无恐。”

    “那这样看来对方是来者不善啊,会不会是朱家的政敌搞的鬼呢?如今距离下一届换届可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大舅他们也都正是关键时刻,若是这时朱氏集团出现状况,恐怕他们的上升势头也会受到不少的阻碍。”刘凡的这翻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政、商从来都是两位一体,这样的事情在各大家族中体现得尤为淋漓尽致,“政”可以确保“商”的稳定发现,而商业方面则能够让家族从政人员避免贪污受贿等行为,同时有了钱,便可以在地方上投资,这样便有了政绩,今后从政人员的升迁也有了保障。

    “嗯!小凡,你这样分析的也不无道理,如今能称之为朱家政敌的也就那么几个家族,其中京城赵家、孙家、温家几个一线家族都与朱家交好,但是敌对的家族也有不少,这些还是朱老爷子在位时太过刚正不阿了,得罪的人太多,所以这方面也是无从查起。”此时陈玉佳对刘凡也是高看了几眼,两人对话间陈玉佳也不再将刘凡当成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少年,而是对等存在,也算是陈玉佳打从心眼里认可了刘凡。

    (这几天更新有些不给力,古月正在努力恢复,也请大家能够一如既往地支持古月,现在成绩很差,求大家给力支持,鲜花,打赏。票票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