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七章 疑似内鬼(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陈玉佳与刘凡两人讨论正酣的时侯,同楼里的另一层的朱雨晴却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一步一颠地返回自己的办公室,今天的朱雨晴可以说是身心具疲,她是掌握着一个大集团的女强人,手底下数万员工等指望着她,如今公司即将面临困境,一些个元老股东却一个个只知道扯皮,都到了这个时侯了还在那里争权夺利,这些年她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叮……”不一会儿,通往顶层的电梯停了下来,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电梯的金属拉门自动打开了,而此时出门而来的朱雨晴却好似容光焕发一般,原本有些褶皱的衣服也被整理过,这却是朱雨晴知道刘凡正在办公室等自己,不想让自己颓废的样子让儿子看到,从而惹来刘凡的担忧,不过朱雨晴却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的眼神中却透露出淡淡的隐忧。

    “哒哒哒……”空荡荡的走廊里传来一声声鞋踩地板的轻响,久久地回荡着,仿佛有如回音一般,而这恰恰承托着朱雨晴此时落寞的心情,也使得她更加的压抑。

    “咔嚓……”这时朱雨晴已经来到了自己办公室门前,顺手轻轻一推,门便被开启,映入朱雨晴眼帘的却是正在谈论中的刘凡与陈玉佳,一见到儿子,朱雨晴郁闷的心情也是一扫而空,紧接着快走几步,来到两人跟前,随即欢声笑道:“咦?你们两人在聊些什么呢,聊得这么投机?”说着,朱雨晴又是一脸溺爱地对刘凡说道:“儿子,几天不见,想妈妈的没有?”

    “晴姐,你回来啦……”

    “妈,我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

    刘凡与陈玉佳两人一见来人是朱雨晴,便纷纷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而后又是异口同声地打招呼,虽然朱雨晴的笑颜很真诚,但她眼中淡淡的忧虑却逃不过刘凡的眼睛,而刘凡也从陈玉佳的口中得知了如今朱氏集团的现状,自然也就明白了此时母亲的隐忧,如今对于刘凡来说,只要是钱能够摆平的事情,那就不是难事,如今的刘凡可是典型的“不差钱”。

    “还怎么啦,无论你有多大,在妈妈的眼里你就是我的宝贝。”朱雨晴看着刘凡欲言又止的委屈样,不禁心情大好,自从两母女相认之后,刘凡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对她撒娇,而今刘凡的举动,这才让朱雨睛感觉与儿子又近了一步。

    “咯咯……”这两母子间如此亲昵,倒是令得边上旁观的陈玉佳娇笑不已,同时她的心里又在为朱雨晴感到开心,近二十年的寻找,终于找回了儿子,这其中的辛酸也只有如陈玉佳这样的闺房密友才能够体会到几分,当然感同身受却是不可能,毕竟陈平佳还是待字闺中未嫁时,更不曾为人母,其中很多都体会不到,但这不妨碍她心情的愉悦。

    “来……小凡,你先坐一会儿,妈妈先整理一下文件,完事之后咱们再去吃饭,好吗?”这时朱雨晴一把牵住刘凡的手,随后陪着刘凡坐到沙发上,既而向刘凡征求地询问一声,话刚说完便端起一旁的茶水,一口气吞咽了下去,这才感觉心里面好受了许多,而这一幕自然也落在了刘凡的眼中。

    刘凡自然知道母亲为什么会这般气苦,想来之前结束的会议并没有对公司有什么大的帮助,因此刘凡侧过身来,面向朱雨晴,既而柔声询问道:“妈,这次开会是不是讨论这一次公司股票被恶意打压的事情?讨论的结果怎么样了?公司的其他股东又是什么反应?”

    刘凡一上来就是好几个问号打了出去,这倒是让朱雨晴没有想到的,随即朱雨晴又看了一眼坐在边上的陈玉佳,又想起自己进门时两人还在谈论着什么,这下子才恍然大悟,恐怕也只有陈玉佳这个总裁助理才能对公司那么了解,其实本来这是自家公司的事,朱雨晴是不愿意让刘凡插手,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愿望也落空了。

    既是是刘凡已经知道事情的始末,朱雨晴也就不打算隐瞒下去,于是朱雨晴深听一口气,而后缓缓开口说道:“是的,这一次的事件是有人恶意找压,对方的来历很神秘,恐怕这一次朱氏集团很难度过这一次难关了。”

    说罢,朱雨晴两手套过脸颊,而后顺势抹了一把脸,整个人看起来很疲惫,眼睛里也有不少血丝,看来精神压力很大,而恰在这时,陈玉佳适时地递上一杯茶水,随即说道:“晴姐,办法总比困难多,之前的大风大浪我们都这来了,如今只不过是一点点小挫折而已嘛,难道这就能将我们的‘铁血女王’打倒了吗?这可不是我以前认识晴姐哦!”

    朱雨晴听到这翻满是鼓励的话语,心里顿感温暖,就连心情也好上许多,不过朱雨晴转念一想到刚才在会议室中,那几个墙头草的股东,还有少部分不安分的人,心中却又是火气上涌,想她朱雨晴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将一个小公司发展成为如今朱氏集团这样的庞然大物,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而现在大难临头了,这家族里的那些股东居然不自知,整天想着争权夺利。

    话说朱家么一个大家族,除了朱鸿鸣嫡系一房,另外还有好几房,这些都是属于堂亲,而当初朱氏集团的前身就是一个家族氏的小公司,这些人也都持有股份,只不过是朱家嫡系一脉掌握着控股权罢了,人的欲望是无穷尽的,当初公司小股份不值钱,那时没有在意,而今朱氏集团已成长为华夏十强企业,真正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庞然大物,如今公司股票大跌,切身利益受损,这些人自然不会对朱雨晴这个集团总裁客气,甚至其中还有让朱雨晴下台的声音,这也是令她最为气愤的事情。

    “呵呵……还是小佳了解姐姐,管他什么集团元老,家族长辈,若是再敢撒野的话,那就别怪我心狠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朱雨晴的心情总算有了些好转,至少恢复了几分女强人的强势,说话间眼中更是闪现出几许寒光,这还是刘凡第一次看到自己母亲强势的一面,这一刻的朱雨晴才是那个驰骋商界的女王。

    “妈!是不是公司里的其他股东也在蠢蠢欲动了?若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一次的事件估计跟内部的某些人脱不了干系,没有理由公司刚投资一个大项目,而就在资金不足之时,就有人想打公司的注意,若是这里面没有内鬼,打死我都不信。”听着朱雨晴这话,刘凡的心思也开始活泛起来了,略一沉思后,刘凡便有了一些想法,随即将之说与两人听,这但不是刘凡危言耸听,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再坚实的碉堡只要打通内部,自然就不攻自破。

    “嗯?”刘凡话一出口,其他两女都禁不住眉头一皱,显然是刘凡的话触动了两人的心弦,既而两人都相继陷入沉思中,不过此时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确实!如若不幸被刘凡言中的话,有人背叛公司甚至勾结外人图谋不轨的话,那就实在太让朱家人伤心了。

    “小佳,你对我堂兄这人怎么看?”这时朱雨晴没由来这么一问,倒是将正沉思中的陈玉佳听得一愣,随后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的,但最终还是没有将话说出来,其实朱雨晴问这话倒是有些为难陈玉佳,一笔写不出两个“朱”字,朱雨晴的这位堂——朱开山,朱家二房长子,同时也是朱氏集团第二大股东,手里掌握着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而朱家嫡系则掌握着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别外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则是由朱家其他两房掌握,以及百分之五做为市场流通的股份。

    也就是说朱家嫡系与其他三房所掌握的股权相当,就算三家联合起来,朱雨晴也不怕,不过现在有了外来势力的加入,那么一切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了,就连朱雨晴自己也没底。

    “怎么?小佳,你是不好说?还是你不想说?”朱雨晴久久没有听到陈玉佳的回话,不禁疑惑地转过头去,又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知道陈玉佳在担心什么了,于是又接着说道:“小佳,有什么你就说什么,这里又都不是外人,而且我们姐妹这么多年了,难道我还信不过你嘛!”

    “呼……”陈玉佳闻言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之前她确实有所顾虑,朱开山再怎么说也是朱家人,而她陈玉佳虽然与朱雨晴情同姐妹,但终究是姓陈,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介外人,不过朱雨晴随后的话却是让陈玉佳倍感舒心,既而又调整了一下心态,随后说道:“晴姐,朱副总的为人就算是我不说,他平曰里的所作所为我相信你也应该看在眼里,他这个不仅好高骛远而且权利心又特别重,公司里什么事情他都想插一脚,什么有利益的好事总想往自己身上捞,但他却彻头彻尾的不学无术之徒,上次公司有一个两千万的投资,可却被他给搞砸了,还有前一次居然挪用公款去赌,而且一输就是三千万,这事若不是晴姐你压下来,恐怕他不死也得脱层皮,还有……”

    陈玉佳说话间便已将朱开山过往的一些丑事抖落了出来,而且越说情绪越不对劲,激动得说话的声音都禁不住加大几分,而从她的话中隐隐透露出淡淡的恨意,显然陈玉佳对于朱开山没有什么好感,有的只是不屑与恨意,其实陈玉佳还真的与朱开山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当然这里指的不是男女间的情爱,而是纠葛。

    (昨天真对不起大家了,朋友请喝酒,盛情难却啊,结果被人灌得一塌糊涂,可想而知昨天的更新就萎了,在这古月向大家道歉,我有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