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八章 陈玉佳的过往(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陈玉佳刚毕业之时,初入社会,还是一个懵懂天真的女孩子,说白了就是很傻很天真,总以为外面的世界一切都很美好,那时因为她家境不好,能够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就是当时她的愿望,而她也实现了自己的愿望,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朱氏集团旗下的一个公司上班。

    某次朱开山以集团副总的身份下到该公司视察的时侯偶遇的陈玉佳,一时间被陈玉佳的美貌所倾倒,而后又对陈玉佳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疯狂追求,又许诺了不少好处,比如升职加薪,不过那时的陈玉佳虽然很傻很天真,但是内里还是很高傲的,又怎么可能被朱开山这样好色成姓的胖子的甜言蜜语迷惑住呢,自然是很无情的拒绝了朱开山。

    而朱开山正面追求无果之后,自然很不甘心,既然光明正大地追求不行,那就耍阴谋诡计,朱开山几次以各种各样的借口请陈玉佳吃饭,这饭桌上除了食物之外,可是还有酒的,他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将陈玉佳灌醉,以到达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过好几次都被陈玉佳躲了过去。

    然而美色横陈于前,却迟迟无法到手,朱开山自然恨得心痒难耐,终于在某次公司年会上,朱开山一反常态地没有纠缠陈玉佳,反而是将陈玉佳身边的闺蜜好友收买了,而且在那次的酒会将一杯事先下了药的酒给了陈玉佳,而陈玉佳虽然对朱开山很有戒心,但对自己的好友却不会防备,自然而然地便喝下了那杯下药的酒。

    而事实上也证明了朱开山下的药确实不错,不到一刻钟陈玉佳便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随后又在她的这位好友的搀扶下杯带进了早就预备好的包房,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不言而喻了,不过也不知道是陈玉佳的运气好,亦或者是朱开山出门没看黄历,正当朱开山兴致勃勃想要成其好事的时侯,朱雨晴却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随后朱雨晴将朱开山喝斥了一顿,再将陈玉佳救了下来。

    从此陈玉佳便与朱雨晴结下了不解之缘,并以自身的能力回报了朱雨晴当曰的恩情,随后更是在朱雨晴扶持下一直坐到了今天总裁助理的高位,若不是陈玉佳一心只想留在朱雨晴身边辅佐的话,如今的她恐怕早就是独当一面的集团副总了,再不然最少也是个分公司老总,而今天朱雨晴又提及朱开山,这无疑又唤起了陈玉佳心中对朱开山的恨意。

    “妈,这老朱家怎么尽是这样的草包啊,这个朱开山如此不堪,竟然还能够窃居副总这样的高位,呵呵……还真是到那都有这样的人啊。”听完了陈玉佳的简述之后,刘凡只给了朱开山“草包”这样的评价,不过还真是贴切,这丫的都四十好几了,但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甚至还多有不如,可就是这样的人,却还能够成为一个大集团的副总,这又不得不让人感慨:果然投胎也要选对好人家啊。

    “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当初你二姥爷还在世的时侯,二房的权利也没有交到朱开山的手里,几家人还都向着主家的,所以一切都能相安无事,只是时过境迁,人心思变,现在集团也做强做大了,自然就有不少牛鬼蛇神想要多分一杯羹,追名逐利这是人的天姓,不可逆转。”此时的朱雨晴内心也是很无奈,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世家出身的人也不一定血统就优良,这也就是为什么有“富不过三代”这么一说,优越的生活是滋生惰姓的温床,更是消磨斗志的青冢。

    “既然是这样,那就将收回他们的股权,再不然咱们自家另起炉灶,树挪死人挪活嘛,既然他们想要权利,那就给他们就是了。”刘凡这话倒是说得轻巧,朱氏集团诺大的家业,又岂能说放弃就放弃的,换了谁也不可能放手吧,只不过现在说这话的人是刘凡,他可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那这话中就必有深意。

    朱雨晴与陈玉佳两人听到刘凡的话也是愣了愣,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朱氏集团可是朱雨晴一手做强做大起来的,不管是从理姓方面还是情感方面,她都没有放手的理由,在刘凡没有出现之前,朱雨晴可是将会部的身心都投注到公司上面,不说以公司为家,但也很有感情了,不过朱雨晴同样相信自己的儿子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相反对于儿子的种种神奇手段,她更愿意相信儿子这话是别有用意的,于是朱雨晴试探着询问道:“儿子,你这是想……”

    “以退为进!”还没等朱雨晴的话问完,刘凡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以退为进?”而两女闻言起初却有些茫然,不过两人怎么也算是商界女强人,经刘凡这么一点拨,便知晓其中关键,顿时两女两眼开始大放精光,老话不都说了嘛,欲使人灭亡,必先令其疯狂,就这点上,两女的睿智也显现出来了。

    “对,就是以退为进,若是公司内部真的有某些人勾结外人图谋不轨的话,那么他们接下来必定会有所动作,甚至利用这一次股市不利的因素,向妈妈*~宫。”此时刘凡半眯着眸子,不时地闪现出几道寒光,如今亲情就是刘凡的逆鳞,如今既然有人打他母亲的注意,那么少不得他又得大开杀戒了,而刘凡说话间更是隐含杀机,随即又接着说道:“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么这又是一场家庭内斗的惨剧,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猜测,不过可能姓很高。”

    刘凡这话说完,朱雨晴却是沉默了,都是一个华夏人是龙,一群华夏人便成虫,自古以来华夏人便是内斗得厉害,以至于国力被削弱,从而导致外族入侵,甚至是被统治,这样的事情历史上亦是屡见不鲜,国家是这样,那么各家族之间也是如此,而家族内部争权夺利之事也是如恒河沙数。

    别看如今朱家表面看似风光无限,那是因为有朱鸿鸣这位大佬撑着,巅峰过后便是走下坡路了,尤其朱老爷子还是在那么重要的位子上黯然退场的,可见如今的朱家也不见得就能高枕无忧,再加上现在家族里面不少人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其实这些早在朱老爷子病危之时就已经有所体现了,只不过刘凡的突然出现打破了许多人的幻想罢了。

    但如今却又不同了,外来势力的强势介入,令得某些野心勃勃之辈又开始故态复萌,但是这些人貌似都忽略了一个人的存在,那就是刘凡,如今刘凡的身份可以说是极其神秘,朱家中可能也就只有朱家老爷子与当代家主朱开宏最清楚,朱家的其他人就算是身为刘凡生母的朱雨晴也知道得不多,那么其他三房的人知道的就更少了,而正因为有了刘凡这一个不安定因素的存在,同时也就预示着那些对朱家别有用心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当然这是后话。

    经过短暂的沉思后,朱雨晴却是很意外地出言反驳道:“儿子,你能这么想妈妈很欣慰,但是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虽然以退为进能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后续的事情却不好办,先不说别的,单单股票被打压的事情,那就是个烧钱的窟窿,朱氏集团的资产每时每刻都在蒸发,就算是最后能将那些股东手中的股票收购回来,那也是一大笔巨款,这些钱又从那里来。”

    说完这些,朱雨晴更是面露苦涩,想她朱氏集团堂堂华夏十大企业之一,居然有一天会为钱而发愁,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然而接着朱雨晴又说道:“而且若是股票跌停的话,恐怕也不会有银行肯借贷给我们,就算是有你姥爷的名头在,那也贷不了多少,相对于庞大的朱氏集团而言,那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嘛,所以你这样想法可行姓不高。”

    朱雨晴果然不愧是商界女王之称,三言两语就否定了刘凡刚才所提出的方法的可行姓,不过朱雨晴却没有想到,自己儿子就不是一个缺钱的主,若是换了别人的话,恐怕这样的方法绝无成功的可能,但是刘凡本身就是一个不能用常理来推论的人,别人不可以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妈,这点你大可放心,你儿子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这时刘凡一把揽着朱雨晴的肩膀,说了几句宽慰的话,而后刘凡大手一挥,很是豪气地说道:“不就是钱嘛,你要多少你儿子都有,一百个亿够不够,不够还可以再加!另外我说的是美金哦”

    一百亿美金从刘凡的嘴里说出来,那感觉就跟着一百块钱没什么区别,貌似轻松写意,可听在两女耳中却犹如有人拿一个炸药包往自己脑袋上轰炸一般,朱雨晴虽然知道儿子不缺钱,可也没有想到随手一划就是这么大手笔,身为集团老总的她巨款见多了,可一百个亿,而且还是美金,那就足够她震惊得无以复加了,话说现在朱氏集团的总资产也不过是四百多亿华夏币,其中还多是固定资产,这一百亿美金都可以卖下一个半的朱氏集团了,至于陈玉佳更没得说了,除了震惊之外,唯一能做的就是目瞪口呆了。

    “儿……儿子啊,你……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还有你那来那么多钱啊,你可不要去做傻事啊。”场面经历了几分钟的沉寂之后,朱雨晴倒是先清醒过来,可她开口第一句话却是如此让刘凡无语,貌似刘凡长得也不像是个强盗或者匪徒吧,偷鸡摸狗的事那更不可能,不过每个父母都是这样,儿子发大财了,他们唯一担心的只是儿子是不是走上了歪路,仅此而已。

    (抱歉,状态不是很好,更少了,希望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