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章 怪异的祖孙三代(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膳食坊的效率还是挺高的,不多时八菜一汤便已上齐,四荤四素菜都是以浙菜为主,每道菜都是精烹细饪,虽然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但是光从表面渺渺四溢的香味,就够让人食欲大开了,最后再加上一道闽菜经典名菜“佛跳墙”,这道菜可不平凡啊,烹饪技术非常考究,而且要文火慢炖几个小时才能成菜,所以想吃这道菜需要预订,不过听朱雨晴刚才说话的口气貌似与膳食坊的主厨很熟悉的样子,这倒是让刘凡有点疑惑。

    “来,儿子啊,先喝口汤,尝尝这道佛跳墙的味道如何?”菜已上齐,朱雨晴便开始招呼刘凡吃菜,说话间更是端起刘凡身前的一个小瓷碗,顺势拿起瓢子为刘凡添上一碗汤,既而又是娴熟地停放在刘凡的面前,还别说,此时的朱雨晴真有几分良母的风范。

    “嗯!谢谢妈,还是我自己来吧,我现在可不是小孩子了。”刘凡对朱雨晴会心一笑,随即老实不客气地将结果那碗汤水,末了还很难得地露出一点童真般的俏皮脸来。

    “这有什么,我是你妈妈,不管你多大,在妈妈眼里你依然是个孩子。”朱雨晴对于刘凡的俏皮话不以为意,反而是心更欢喜,多少年来终于可以享受到难得的天伦之乐,朱雨晴又怎么会不高兴呢,不过随即她又感到心中愧疚不已,既而又是黯然地说道:“况且这么多年来妈妈都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所以今后让妈妈多点补偿你,好吗?”

    “哇,妈,你要补偿我的话,那岂不是要再做好多年的饭了,若是你一个大总裁成了黄脸婆,那我怎么舍得啊!”刘凡一声夸张的哇然声过后,便又温声安慰:“再则这事都过去好多年了,我们现在终于都再次相认,这我就心满意足了,呵呵……不说这些丧气话了,来,妈,你也尝尝这佛跳墙。”说罢刘凡不由分说地为朱雨晴瓢了一碗汤,随后端起母亲为自己盛的汤,凑到鼻尖下轻轻一闻,接着说道:“哇,好香啊。”

    此时刘凡一碗香汤囫囵般一饮而尽,然而身旁的朱雨晴雨与陈玉佳却是丝毫没有动筷子,反而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刘凡喝汤吃吃菜,朱雨晴眼中却是泪光隐现,眼中尽是慈祥,反观陈玉佳的眼中却是羡慕之色,羡慕眼前母慈子孝,再想想自己的身世,已故的母亲,这一刻陈玉佳亦是神色恍惚起来,单手挎在餐桌上,托着下巴,眼镜一瞬不瞬地看着这和谐的一幕。

    “额……”一碗汤水下肚,刘凡感觉有些意犹未尽,还真别说,这佛跳墙果真不凡,连一向对食物挑剔的刘凡也是食欲大振,一碗喝完还想再一碗,而正当放下小碗再想盛汤之际,却发现桌面气氛有点不对,一看之下才知道母亲与陈玉佳正眼光光地看着自己,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因而不由自住地抹了一把脸,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后,刘凡这才心虚地问道:“妈,佳姐,你们俩怎么都不吃饭啊,这样睛光光地看着我做什么,这样我会不习惯地。”

    “嗯?”朱雨晴闻言登时有些疑惑,下意识地用询问地眼光看向刘凡,随即又恍然醒悟过来,也不怯场,随即有条不紊地说道“妈妈就是喜欢看到你吃饭的样子,你知道妈妈盼这一刻盼了多少年嘛,现在终于有机会了,那能看得够啊?”

    朱雨晴是刘凡的母亲,又是出身名门,而且身居大集团总裁,面对短暂地失神依然能够对答如流,反观陈玉佳就不同了,人家可是待字闺中女了,虽然有些“剩女”了,但怎么说也是云英未嫁时,如这般看着一个年轻男子,多少有些不适应,好在前面有朱雨晴将话岔开,不然她不知道得多羞涩难当,不过饶如此,她还是免不了粉面发汤,双腮微红,好在陈玉佳也算是久经商战,心态自然早已收发自如,不大一会便将情绪控制住,随后又抬眼向刘凡面上一瞄,看到刘凡面色如常,这才稍微放下心绪,不过内心却没由来的一阵失落,就连她自己也是难以言明。

    然而令陈玉佳不知道的时,她的一切面情刘凡都尽收眼底,刘凡是什么人啊,超越大罗金仙的存在,无论多么细微的东西他都能察觉得到,更何况是陈玉佳区区一介凡人,不过刘凡虽然心里疑惑,但也不会去伤脑筋去问,于是便故作不知道。

    “妈啊!可是你这样看着我,我吃不下耶,吃饭讲究的就是一个气氛,一家人一起吃那才就热闹嘛。”刘凡不理会陈玉佳的心思,转而与母亲朱雨晴说话,这边话刚说完,又站起身拿过陈玉佳身前的小碗,盛好满满一碗汤,而后诚恳地说道:“来,佳姐,你也吃啊,非常感谢你这几年来对我妈妈的照顾,今天我就以汤代酒,先敬你一碗。”说话间,刘凡同时也端起一碗汤,作出敬酒的姿态面向陈玉佳。

    “小凡,你别这么说,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晴姐在照顾我才是真,当年若不是晴姐相救,我现在恐怕都不知道在何方呢,那有现在这翻成就,若是要敬酒的话,也应该我先敬晴姐才对。”陈玉佳那敢让刘凡敬自己啊,同样端起小碗,却并没有与刘凡碰碗,反而转身面向朱雨睛,随即真诚地说道:“晴姐,这些年来承蒙你看得起,于危难之中收留于我,玉佳以汤代酒先敬你一碗。”

    “呵呵……你个两个这是做什么,也别敬来敬去了,我们一起喝一碗就是了。”朱雨晴面对陈玉佳的这翻作为,却并不在意,几声浅笑之后,也是拿起小碗,三人碰杯之后,将汤水一饮而尽,若不是看到这里是现代餐馆,三人的这翻行为还有真点像古代侠客豪饮一般,不过即使如此,也引得周围其他顾客纷纷侧目,众人倒是感觉三人甚是有趣,也都会心一笑。

    “哈哈……小晴呐,你们这个在豪饮啊,怎么也不叫上我呀!”

    正当三人喝完汤水欲想放下小碗之时,却忽然听到一声爽朗笑声传来,随即后三人回头一看,却见到一位头戴高白帽,身着白色上衣的老者向这边走来,而且胸前围着一条金黄的围裙,一看之下便知道这人是个厨师,老者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人,男的衣冠楚楚,西装领带上身,俨然就是一成功人士,目光不住地打量着座位上的刘凡,眼中隐隐有闪现出警惕之意。而女的则青春靓丽,活力十足,双腮一对浅浅的小酒窝,伴着淡淡的笑颜,给人一种清新雅致的邻家小妹的感觉。

    “萧叔叔……你怎么来了?”朱雨晴一见来人,登时一声惊呼脱口而出,旋即又将目光投射到三人中唯一的女孩子身上,接着笑吟吟地接着说道:“小颜,伯伦,你们这是全家出动合家欢,还是怎么的?”

    “干妈……”那女孩子一见朱雨晴,便快走几步,几个闪身越过其他两人,随后来到朱雨晴身前,伸手一把揽住朱雨晴地手臂,接着很乖巧地喊了一声,不过随即她的小嘴一撅,好似挂着小油瓶似地说道:“干妈,你好久都没来看看颜颜了,我好想你啊。”女孩子说话的语气中充满了对朱雨晴的依恋。

    “不对啊,小颜,干妈不是前天才见过面吗?怎么就这么点时间就想妈妈了。”朱雨晴溺爱地摸了摸女孩子的小脸蛋,随后一指点中女孩子的额头,紧接着说道:“你啊,都快成大姑娘了,怎么还这么喜欢赖着干妈呢。”

    “嘿嘿……没法子啊,小颜打小就只跟你亲近,连我这个做父亲的都有些嫉妒了,你说这算什么事嘛!”这时那中年男子嘿嘿一笑,紧接着很无耐地两手一摊,不过他眼神中却是流露出难以压抑的激动之色,目光始终不离朱雨晴的身上,好在他的眼神只是欣赏,并没有什么邪念,不然刘凡早就将他暴揍一顿,然后拔成光猪游街示众了。

    “啪……”正当那中年男子目光无限向往的时侯,一个巴掌冷不丁地从他的后脑勺袭击而来,只一声轻响后,接着便听到身后的老者骂骂咧咧地说道:“我说你小子没出息吧,自个生的女儿不跟自个亲,你还乐呵个啥啊,还不赶紧招呼人,没眼力劲的家伙,我萧育恒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儿子啊。”萧育恒口中虽然对儿子骂骂咧咧的,但是那眼神却是不住地冲儿子猛眨,可萧伯伦却是根木头似的不为所动,依然是摸着后脑勺,不明所以。

    “哎哟!老爹,在小晴面前你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好歹我也算是一成功人士吧!”萧伯伦被自己老子一巴掌拍得有些吃疼,反过脸来便很委屈地抗议道。

    “屁!就你那个破公司有什么用啊,老子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当年让你好好地学厨艺,好继承这份家业,谁知道你小子一声不吭地就说自己要出去闯,现在有点名堂了,就想在你老子我面前显摆啦,你小子跟小晴比想来差远了。”老爷子对儿子的抗议完全置之不理,反而是吹胡子瞪眼,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训斥,真说得萧伯伦无言以对。

    “就是就是,老爸,你就认命吧。”旁边的萧淑颜看到自己老爸被训,不但没有帮忙,反而是在一边落井下石,就差拍手称快了,这还真是诡异的一家人。

    “呵……”刘凡听到那老者的话不由得心中暗乐,这老爷子还真有意思,就是这萧伯伦有些木讷,这么明显的暗示就连不知前因后果的刘凡都看出来的,他却是在那里傻笑,而此时刘凡也算是弄明白了,这三人是一家子,老者萧育恒,朱雨晴尊称为叔叔,自然就是与朱家有旧了,中年男子萧伯伦,是萧育恒的儿子,而最后的小丫头则是萧伯伦的女儿,同时也是朱雨晴的干女儿,换句话说,也就是刘凡的干妹子了。

    (工作渐渐稳定下来,明天开始可以稳定更新,这段时间更新不给力,文文有些废了,希望大家能多支持……在此感谢:evilghost2兄弟的588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