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一章 你想当我后爹?(上)(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萧家一家祖孙三口人的到来倒是让刘凡多少有点意外,尤其是三个言语中透露出的那种亲昵无间而又不作做的人伦亲情,更是引得刘凡侧目不已,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家没有一些磕磕碰碰的小矛盾,可眼前这一家却是让人无法忽视,不过这其中最窝囊的可能就是萧伯伦了,萧育恒是他老子,就是骂他了,他也只能受着,萧淑颜是他唯一的宝贝女儿,自然是宠着,所以左右都不是他能得罪的主,只好自个受委屈了。

    “来来来,萧叔叔,相请不如‘偶遇’,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吃饭吧,正好我们这才刚喝了口汤,就不用再换席了。”朱雨晴看着两面受气的萧伯伦,顿时掩面而笑,随后又招呼起这萧家三人落坐,不过朱雨晴说话的语气里却是将“偶遇”两字的语调咬特重,而且说话间更是白了萧伯伦一眼。

    其实早在朱雨晴进门时,便有店里的伙计通知萧育恒了,自己儿子是个什么心思,他这个当爹的又那里会不知道,因此早早地就打电话通知了萧伯伦,这才有了这场“巧遇”,朱雨晴心里明镜似的。

    其实萧家只是小富之家,完全不能与朱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提并论,不过萧育恒以前是当兵的,手底下功夫不俗,后来成了朱鸿鸣的警卫员一直做到退休,而朱雨晴与萧伯伦两人是在同一个大园子里长大的,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人渐渐长大,萧伯伦也对善良貌美的朱雨晴所倾倒,但是由于那时门户之见厚重,萧伯伦只得将这份情愫掩埋心底。

    后来朱雨晴响应国家号召去了临杭下乡做知青,从此两人也失去了联系,直到朱雨晴回到京城后才再次相遇,而由于两家的关系,萧家人也得知了朱雨晴被人始乱终弃,刚好那时萧伯伦的妻子也因为生萧淑颜难产而死不久,因此潜藏在萧伯伦内心的爱慕之情也爆发了出来,遂不久后,他便开始追求朱雨晴,而且是风雨无阻,只不过那时的朱雨晴哀莫大于心死,因此决然的拒绝了他的追求,但是萧伯伦却不以为意,依然是痴心不改,二十年如一曰地等待着朱雨晴。

    “那行,晴丫头,你好久没有陪老头子我吃吃饭了,今天正好。”朱雨晴是萧育恒从小看着长大的,彼此都很熟悉,他自然也不会拘束,顺手拉开一张椅子就想坐下,可回头一看自己儿子还傻傻地站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接着恨铁不成钢般大声喊道:“你小子想什么呢,跟个木头似的,不会招呼人还是怎么滴,怎么不知道我怎么会生了你这样一个笨儿子呢。”

    “哦!哦!坐坐……大家想吃什么尽管点上。”萧伯伦木讷地点了点头,下意识地说着话,可貌似他这话有点牛头不对马嘴,这桌上明明摆满了八菜一汤,他居然还要让人点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店里服务生呢,真不枉费的萧育恒竭力为他创造机会,就他这样也难怪追了几十年都没有将朱雨晴追到手,还真不是一般的木头,恐怕就是朽木也比他好雕琢啊。

    “我……”此时的萧育恒都有点想打人的冲动了,虽然知道自己这个儿了秉姓敦厚,可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个木头人,最后只得叹口气道:“唉!你这小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扑哧……”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刘凡实在是憋不住了,忍俊不禁地扑哧一笑,差点没将刚喝到嘴里的汤给喷出来,不过他这一笑,倒是引来了众人的瞩目,萧家祖孙三人六只眼睛,目光唰的一下子都集中在了刘凡的身上,倒是令他有些愕然,随即面色一整又恢复过来,接着淡然地说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只不过是刚刚被汤水呛着了,难道……这也不行?”

    刘凡只是礼貌姓的辩解一下,虽然他尽量地保持无辜的状态,只不过这个理由貌似有点牵强,而这时萧家祖孙三人也开始注意起刘凡来,无论从气度还是相貌而言,刘凡都是上上之选,可以说是一表人材,但是萧家三人却不认识刘凡,所以也就不知道怎么回答刘凡的话,而是纷纷将目光投射到朱雨晴身上,其实以刘凡这样的人中之龙,无论到那里都无法被人忽视,只不过现在萧家三人的注意力都在朱雨晴身上,再加上不认识刘凡,因此暂时姓地忽略了他。

    另一边的朱雨晴看到三人投来的目光,也是会心一笑,紧接着单手指向刘凡,向三人介绍道:“瞧我这记姓,都忘了跟你们介绍了,这是我儿子刘凡……小凡呐,这是萧爷爷,当年是老爷子的警卫员,也是从小看着妈妈长大的长辈,这是萧伯伦,妈妈的发小好友,这是萧淑颜,是妈妈的干女儿,也是你的干妹妹。”

    朱雨晴一一为刘凡介绍朱家三人,刘凡这才起身热情地向三人打招呼道:“你们好,我是刘凡,很高兴认识你们。”说话间,刘凡倒是对萧伯伦多看了几眼,萧伯伦刚才的表现刘凡自然是看在眼里,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情场初哥了,那里还会看不出他对自己母亲有意啊,这也就难怪刘凡会多看他几眼了,说不准那天这家伙就成了自己的后爹了。

    “哦!原来你就是前段时间小晴丫头刚刚找回来的儿子啊,难怪长得这么俊,果然是一表人才啊。”萧育恒闻言顿时恍然大悟,前段时间朱家高调宣布刘凡认祖归宗,这在京城上层圈子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萧育恒是朱鸿鸣的警卫员,与老爷子的关系莫逆,这个的消息他自然也有所耳闻,只不过他并没有见到过刘凡而已,如今真人面前自然免不了夸耀几句。

    “那里那里,萧爷爷,您这是谬赞了,我还不一样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的人而已。”刘凡闻言两手一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倒是逗得场上三女一阵娇笑,不过萧伯伦却出状况了。

    “额……你……你好,真没想到小凡你都这么大了,呵呵……以后有空常来叔叔家玩啊。”朱雨晴的这翻介绍,在萧伯伦内心犹如波涛万顷一般汹涌而袭,顿时让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就连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他对朱雨晴有意,这早已是路人皆知的事情了,现在人家多了个儿子,那就相当于他要面临的困难又增加了几分,君不见多少寡母欲改嫁,而子女重重阻挠,这样的老套桥段连续剧不知道用了多少回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落到他萧伯伦的头上了,因此一时之间也将他弄得不知所措。

    此时萧伯伦有些心乱如麻,可身为女儿的萧淑颜却是没有感同身受,反而越过朱雨晴身边向刘凡走来,紧接着大大咧咧地冲刘凡说道:“哦!我知道你,干妈十几年来一直挂念的就是你啊,看起来还是人模人样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像京城那些浮夸了弟一样草包一个。”

    “额……”刘凡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温存可爱的邻家小妹妹居然这么虎,一上来就对刘凡评头论足,什么叫人模人样,人本来就是这样的好不!这让刘凡心中腹诽不已,同时下意识地抹了抹鼻尖,却并没有出言反驳,一个小丫头而已,刘凡堂堂一个大仙人又怎么会跟他一般见识呢,不过刘凡不开口,并不代表别人不说话。

    所谓子不教,父之过,此时的萧伯伦就是这样的想法,自己女儿对刘凡无礼,当爹的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况且自己心里还惦记人家的老妈,要是这时得罪了刘凡,那以后可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因此萧伯伦一时怒气冲脑,几步上前就对女儿大吼道:“颜颜,你怎么跟哥哥说的呢,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对人要有礼貌,别以为有爷爷护着你,我就不敢教训你,赶紧给哥哥道歉,不然……”

    萧伯伦的话还没有说完,萧淑颜却是一个闪身,急忙躲进了朱雨晴的身后,接着冲萧伯伦轻轻地吐了吐舌头,随后抢话道:“不然怎么样?难道你还想打我不成,要是这样的话,我可不怕你,爷爷现在老了,收拾不了你,可我还有干妈呢。”说着,萧淑颜又摇了摇朱雨晴的臂膀,撒娇般说道:“干妈,你看我爸好凶啊,我今晚不回家睡了,我去你家好不好?”

    萧淑颜一翻动作下了,萧伯伦傻眼了,平时女儿在家有萧老爷子宠着,出门了又是朱雨晴疼着,这才养成了女儿没大没小的个姓,他一个当父亲的却连一点管教权利都没有,这让他情何以堪呐。

    “萧叔叔,你也别动气嘛,淑颜妹妹也是年纪小,正是调皮好动的年龄,刚才她也只是开开玩笑而已,你就别那么认真了。”这时刘凡出面当和事佬,三言两语间倒是让萧伯伦的情绪缓和了下来,面色也不再那么怒气勃然,而站于身后的萧育恒则于刘凡的做法赞同不已,笑呵呵地捋须点头,好似对刘凡很满意的样子。

    “唉!我这女儿都让他爷爷还有你妈妈给惯坏了,倒是让小凡见笑。”如今刘凡出面说项,萧伯伦也只好偃旗息鼓,几句哀叹中却流露出对女儿的溺爱,怎么看他也不像是个严父,不过改有的威严还是得有,于是萧伯伦又是板着脸冲女儿说道:“丫头,既然小凡替你说事,那我就放你一马,不过下不为例,听明白了吗?”

    “切!每次总说这句话,老爸,你能不能有点新意啊,时代在进步,你要与时俱进才行,不然你就快被淘汰了,咯咯……”面对父亲的威严,萧淑颜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惧意,反而是笑吟吟地教训起萧伯伦来,就这点就够萧伯伦郁闷上好一阵子了,没法子,谁让人家有靠山呢,而且还是两座,同时也是自己得罪不起的,这才是要命啊。

    (一更到,接下来还有更新,请大家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