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二章 你想当我后爹?(中)(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经萧家父女这么一闹,众人的关系也更加深了一层,萧淑颜的率姓小脾气,还有萧伯伦无奈的苦笑,都是让众人忍俊不禁地欢笑起来,一时间倒是将场面的气氛整得热闹了不少,随后这一桌六人各坐其位,津津有味地品尝着萧育恒做的美味佳肴。

    俗话说得好,无酒不成宴,再加上眼前美食美色在前,怎能无酒助兴呢,于是萧伯伦提议道:“嗯!爹的厨艺又精进了不少,这道‘佛跳墙’的味道比之往昔更胜三分啊,不过如此美味佳肴岂能无酒。”一碗汤水下肚,给了萧伯伦无尽的回味,随即萧伯伦又向朱雨晴询问道:“小晴,要不……来点酒吧?你看如何?”

    在场这么多人,萧伯伦没有询问自己的老爹,也没有询问女儿,单单就问朱雨晴一个人,这是什么意思?那自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刘凡倒没什么,依然是面不改色,低调地吃着食物,恍若没有听到一般。

    至于此时的朱雨晴手拿筷子夹着菜,却悬在半空中,尴尬得有点不知所措,而目光更是不由自主地向刘凡那边瞟了一眼,眼他面色如常,旋即出言拒绝道:“还是不了吧,下午还要上班,这两天公司挺忙的,我怕一会喝多了误事!若是……若是你跟萧叔想喝的话,那你们就多喝点,我们女士就不用吧。”

    “好吧,那你们就喝点饮料或者果汁吧。”萧伯伦很尊重朱雨晴的意见,见其不愿意,也就不再劝,不过这里可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存在,萧伯伦自然也不会冷落了,于是萧伯伦又向刘凡询问道:“小凡呐,你是男生,喝点酒应该没事吧?”

    “问我吗?我是无所谓……”刘凡一边夹着菜,另一边却是无所谓地耸耸肩,这不是开玩笑吗,刘凡可是超越大罗金仙的存在,凡间的烈酒他又怎么会放在心上呢,就是喝再多也没关系。

    “我也要喝,我也要喝……”还没等萧伯伦回答刘凡的话,坐在朱雨晴身边的萧淑颜却是大吵着要喝酒,看她急切的眼神,好似对这酒很向往一样,估计她是年纪小,没有喝过,这才会这般热切。

    女儿要喝酒,萧伯伦自然不会答应,于是板着个脸,低声喝斥道:“不行,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啊,一会儿要是喝醉了,失了体面怎么办,还有女孩子就要懂得矜持,别一整天就知道疯玩,多跟你小凡哥哥学习一下,你看看人家才大你一岁,却比你懂事多了。”

    “切!不就是喝酒嘛,还分什么男女啊,老爸你这是在找借口。”萧淑颜对父亲的话根本就不在意,反而是大大地鄙视的一翻,转而又嘟嘟着小嘴,向萧育恒老爷子撒娇道:“爷爷,你就让人家喝一点嘛……在家里的时侯,你可不是这样子的,最……最多我以后再不拔你的胡子就是了。”

    汗……大汗……瀑布汗……那有这样跟人讨价还价的,这分明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嘛,什么叫最多不拔胡子啊,那要是不让她喝酒的话,她岂不是要将自己爷爷下台仅剩下不多的胡子拔光了,也无怪呼萧育恒听到孙女这话,心里直哆嗦了好几下,最后只好无奈地点头说道:“好吧,不过不能喝多,只准喝一杯,怎么样?”

    “五杯行不行啊,一杯那里喝得过瘾啊。”这时萧淑颜撇过头来,冲着萧育恒伸出五指来,态度又很是坚决,不过她的眼中却闪烁着狡黠的神彩,显然这是漫天要价,五杯高纯的白酒可就小半斤了,一般女孩子那里受得了啊,更别说萧淑颜一个平时滴酒不沾的女孩子了,她现在就等着自己老子落地还钱了。

    “不行,只准一杯,就算你喊爷爷也没有用。”萧伯伦是什么人啊,那是萧淑颜的老子,所谓知女莫若父,女儿的那点小心思他又怎么可以看不出来,于是直截了当地否决了萧淑颜的“价码”。

    “那……那要不四杯怎么样,老爹同志,我可是做出让步了哦,你可别得寸进尺。”萧淑颜佯装虎着个脸,眉梢一挑,言语间便是毫不掩饰的挑衅萧伯伦,然而令她失望的是,萧伯伦始终不为所动,甚至干脆捌过脸去,不再与女儿对视,现在他是想将沉默进行到底了。

    “老萧同志,你看你儿子多不乖啊,尽然欺负你孙女,你也不管管他。”萧淑颜眼见父亲是铁了心不让自己多喝酒,便又故伎重演,来个曲线救国,直接就将萧育恒老爷子给搬了出来,这点倒是正中萧伯伦死穴,他是个孝子,自然要听从他老子的话,不过对女儿教导更是责无旁贷,所以萧伯伦不停地向萧老爷子使眼色,就是不想让父亲插手。

    可是萧老爷子最疼爱这个唯一的孙女,见孙女央求自已,心下顿时一软,于是开口说道:“儿子啊,你就让颜颜喝吧,反正又不碍事,现在还是假期,她又不用上课,现在天气渐冷,喝点小酒暖暖身子也是不错的嘛,你看呢!”

    “爹……你就这么宠着她吧,就她这无法无天的姓子,尽早得捅破天了,倒时我看你怎么帮她补祸。”萧老爷子一开口,萧伯伦便有些丧气了,转而将火气撒在了萧老爷子头上,不过萧伯伦这话也并不是危言耸听,现如今的九零后大多都是独身子女,在家里都被宠成小数点皇帝了,这样也就造成了很多孩子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局面,而且一个个都是自我为中心,别人稍微逆了她的意,便不乐意,这是一个极端的习惯,要不得的,因此萧伯伦这也是为女儿好,可惜萧淑颜年少不知愁情,又怎么能够体会到父亲的一翻良苦用心呢。

    “呵呵……好好好,我不说,不说行了吧,我这就去把酒拿来。”萧育恒讪讪晒笑一声,随后起身又在刘凡的肩膀上拍了拍,随即说道:“小子,今天你可算是有口福了,一会儿让你见识一下老头子我的五十年极品窖藏。”说罢萧育恒也不等刘凡回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倒是萧育恒的一翻话让刘凡心里腹诽不已,神马五十年窖藏,还不是都是凡酒,哥连仙酒都喝过了,又怎么会对这凡酒感兴趣呢,不过刘凡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礼貌还是要有的。

    萧育恒走了,但是剩下的萧家父女却依然僵持着,两人眼中寒光隐现,都有种大战一触即发的感觉了,只不过在刘凡看来这对父女却是在大眼瞪小眼,直看到刘凡愕然不已,倒是朱雨晴与陈玉佳两人早已见怪不怪了,依然是休闲地吃着菜。

    “你真要让我出绝招?”就在这时,萧淑颜突然冷冷地开口说道。

    “我是你爹,我不怕你……”萧伯伦眉头一挑,淡淡的回应一句,。

    “真不后悔?”萧淑颜陡然间眼中寒光凛然,气势更是高涨几分,当然只是几分而已,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绝不后悔!”这下子萧伯伦也禁不住面脸动容了,不过本着输阵不输人的原则,他还是决定硬到底,死扛着就是不松口。

    这两父女的对话却是上刘凡很是无语,这什么跟什么啊,整得跟武林高手决斗一样,若是此时的场地换到紫禁城皇宫房顶的话,那感觉还真有点叶孤城跟西门吹雪大战紫禁之颠了。

    “干妈……我告诉你哦,我爸爸他……”两人对视几秒钟后,萧淑颜一声清脆而已让人发蔫的话语响起,顿时让在座几人一阵愕然,尤其是萧伯伦,如果说萧育恒是萧伯伦的死穴的话,那么朱雨晴无疑就是对付他的必杀技,没法子谁让他苦苦追求人家十几年,用情至深呢,唉!世间痴情多者不知凡几,可偏偏他萧伯伦就是其中一个。

    “别啊……”萧伯伦一见女儿扯开嗓子,顿时脸上躁得慌,此时他那里还不知道女儿想暴他的糗料啊,于是连忙阻止,不过末了却又不甘心道:“那最多只能三杯,多了没有,你自己看着办吧!”

    “好!成交!咯咯……”此时的萧淑颜就好似打了胜丈一样,高昴着头,雄赳赳,气昴昴地冲萧伯伦得意地笑了笑,不过她这个样子说是小狐狸更为贴切,而与之开成鲜明对比有萧伯伦却是垂头丧气的,完全被女儿吃得死死的,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窝囊啊,不过这对父女倒也是有趣得紧,不过接下来一个声音却又让他紧张得不行。

    却见朱雨晴笑吟吟地询问道:“颜颜,你刚才想跟干妈说什么呢!你爸爸他怎么啦?”说着,朱雨晴又是意味深长地看了萧伯伦一眼,那知萧伯伦一心虚,对朱雨晴投射而来的目光畏惧如虎,眼神却是佯装若无其事地四下里茫无目的地乱瞄一通。

    “扑哧……”而此时的陈玉佳却是掩面窃笑不已,她跟随朱雨晴也有好几年了,对于朱雨晴身边的亲朋好友自然多有了解,而萧伯伦的那点心思她也是早就看明白了,这点朱雨晴也是知道的,而她笑的则是萧伯伦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没有谈过恋爱的初哥一样,岂有不笑之理。

    “没有啊!哦!我是想说我爸爸其实真的很好。”这时萧淑颜开始有点茫然,刚才只不过是想吓唬她老爸而已,现在她自然不是真的要将他爸爸的糗事暴出来,随即又是扑闪着纯真的大眼睛说道:“要是干妈能成为我的后妈,那就更好了,这样我就不会担心以后被后妈欺负了哦!”

    (白天上班,晚上码字,更新有点慢,请大家见谅,有时间古月会加快码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