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三章 你想当我后爹?(下)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呃……”

    萧淑颜一句无心的话语,顿时让原本气氛热烈的场面陷入了尴尬当中,诚然如同她说的那样,这也是萧伯伦一直以来所期望的那样,因此此时最为紧张的莫过于他了,其次最为尴尬的就是朱雨晴了,对于萧伯伦的想法她并不是不知道,而是在没有找到刘凡之前,她都将全副身心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大有化悲痛为力量的趋势,因此根本就没有想过个人问题,再则有过一次深深的情感伤痛之后的朱雨晴对于感情问题都是抱有敬畏之心,潜意识里都是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

    再有一方面就是如今已经找回儿子了,朱雨晴现在已不是孤身一人,她更多的是考虑刘凡的感受,因此朱雨晴几乎是想都不想地便看向刘凡,不过刘凡却依然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似呼他而对任何事情都能够这般风轻云淡。

    其实女人并不没有男人就一定活不下去,当然这是直没办法的情况下,老总会有老去的一天,能否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有个伴在身边也是很好的,彼此相濡以沫,偕老一生,这就是年老者最大的愿望了。

    “咳咳……”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陈玉佳,眼见气氛沉闷异常,于是轻咳几声,随即又轻声地冲朱雨晴说道:“晴姐,我想去下洗手间,你需不需要?要不……咱俩一起去?”

    “啊……什么?”朱雨晴恍惚间听到陈玉佳的话,开始时有些茫然,但转念间她便回过神来,此时她才意会到陈玉佳这翻话的用意,于是连忙开口说道:“好啊,正好我也感觉有点那个意思。”说着,朱雨晴又回过头来,冲其他人礼貌一笑,既而再次笑道:“抱歉,你们先慢慢吃,我跟小佳先去离开一会儿。”

    “哦哦哦!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们就去吧。”萧伯伦眼见朱雨晴并没有表态,心中顿时涌现出淡淡的失落,然而转念却又想到朱雨晴也没有出言反驳,心里顿时又热乎了许多,旋即又将目光投向一旁正悠闲地吃着肉的刘凡,心里就在想着,或许朱雨晴的突破口就落在这个看似沉稳帅气的少年身上,是以双眸流转之间,萧伯伦已是计上心头。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这萧淑颜一看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一见朱雨晴与陈玉佳有事上洗手间,居然嚷嚷着也要跟过去,真不知道这么个疯癫丫头,今后怎么嫁得出去啊。

    “去吧,去吧……”萧伯伦摆了摆手很随意地回应一声,然而别看他此时看似随意,然而心里却是无比欢喜,自己正琢磨着怎么与刘凡单独聊聊,却没有想到几个都这般识趣地离开,这真是打瞌睡都有人送枕头,不过转念萧伯伦又强自将心头的悸动压了下去,毕竟边上还有刘凡坐着呢,他总不能表露得太达急切,否则事得其反却是不应该了。

    “耶!太好了,干妈我们走吧?”萧淑颜得到父亲的许可,连忙挽起朱雨晴的手臂,开心得又蹦又跳的,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乐呵什么,不过就在三女走去不远时,萧淑颜恰恰回来,冲着刘凡的背影努了努嘴,而又向她父亲萧伯伦狡黠地眨眨眼睛,倒是萧伯伦被弄得茫然不解,但是一见女儿向刘凡努嘴,顿时又恍然大悟,此时他那里还不知道女儿的心思呢,因此也是会心一笑。

    而刘凡的目光从终至于都是盯着桌上的菜看,就好似这菜有多美味一般,然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萧家父女的那点小动作他是早已心收眼底,不过他却不会去拆穿,其一是他对萧伯伦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这也是萧伯伦面相正派为自己添加了不少印象分,其二便是他主要是考虑到母亲的感受,只要朱雨晴愿意,他自然也不是反对,俗话说得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挡不住啊,当然这也要看是对什么人,假如对方是一个歼邪之徒,那么刘凡会毫不犹豫地将之轰杀成渣。

    三女是离开了,可萧伯伦却是如坐毛毡,盖因他不知道该怎么向刘凡开口,更不知道刘凡的姓格如何,而且从之前的接触中,刘凡那遇事冷静,坐在那里就好似泰山压顶一般的气势就让萧伯伦内心有些乏术。

    萧伯伦没有开口说话,刘凡自然也不是先开中,只是一个劲地品尝着桌上的菜,两人就这样耗着,场面也陷入了沉寂当中,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可萧伯伦的内心却是焦急如焚,若是等朱雨晴等人回来了,那就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了,如果失去这个机会,那他又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侯。

    “咳咳……”就在这时萧伯伦已经按捺不住了,轻咳几声稳定一下心态,接着扯开嗓子温声说道:“嗯!那个……小凡呐!你今年是十八岁对吗?听说这些年你在乡下过得很苦,倒是难不你这么小小的年纪了。”说着,萧伯伦眼神又黯淡了下来,既而又说道:“你们现在能母子相认,说真的!叔叔这心里也是很高兴,你不知道这些年来你妈为了找你,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时侯都偷偷地躲起来伤心哭泣,看着她一天天的憔悴下去,叔叔这里心别提多难受了。”

    “嗯?”刘凡闻言猛然抬起头来看了萧伯伦一眼,虽然刘凡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这些,不过看萧伯伦的神情不似做假,刘凡这才笑笑地说道:“萧叔叔,我今年虚岁十九了,至于苦不苦那只有自己心里知道,我从小跟着爷爷一起来,爷爷是医生,生活倒也算过得去,吃得饱,穿得暖,不用忍饥挨饿,这就算很不错了。”话说着,刘凡声音又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同时我也知道母亲这么多年为了找寻我而受尽苦难,今后我也会加倍孝顺她的,同时这一点也是我之所以与她相认的原因。”

    “好,好,你真是个好孩子。”萧伯伦闻言顿时喜形于色,这三个好字足以证明他对刘凡的好感又增加几份,只不过他最后这句“好孩子”貌似有点太那个了,怎么说刘凡也是成年人,却被似作小孩子,若果说萧伯伦是上了年纪的老人,那这句话倒也没错,关键是萧伯伦才四十出头,说这话就显得有急于求成了,原因自然就是在朱雨晴身上了,然而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已经暴露出了自己的意图,却依然笑呵呵地说道:“呵呵……你能这么想,我真的替小晴感到高兴。”

    “呵……”此时刘凡心中暗乐,他那能还听不出萧伯伦话中透露出来的意识呢,萧伯伦话中虽然并不露骨,但他却将刘凡视若孩子,又当着刘凡的面替他母亲高兴,这就是再明显不过的意图了,于是刘凡也是停下了嘴,放下手中筷子,转而面向萧伯伦,接着似笑非笑地说道:“萧叔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说,若是有的话,你就开诚布公地说出来,不然你这样绕来绕去的,我怕一会我妈她们回来了,你就不好说了,你这是想当我后爹?”

    “呃……”萧伯伦闻言便是一怔,既而又看到刘凡眼中玩味的目光,瞬间脸色发烫涨红不已,萧伯伦又不是笨蛋,此时那里还不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人家看穿了呢,不过他虽然心里憋得难受,然而却又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仿佛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唉!被你看出来啦,呵呵……”既然心思已被看穿,萧伯伦索姓也不再掩饰,一脸落寞地晒笑,随即又是坦诚地说道:“小凡,不瞒你说,我确实一直对你妈妈有想法,我跟你妈妈是从小青梅竹马的玩伴,很小的时侯我就开始喜欢上你妈妈,只不过你也只到我们家……”说到这里,萧伯伦却是犹豫了一下,既而又再次说道:“你知道的,我爸是朱老爷子的警卫员,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保镖而已,尽管老爷子待我爸如亲人,可两家的地位差距就如同一道巨大的鸿沟一般横在我的面前,因此我从来不敢将心事透露出来,也许是我大男子主义而又可悲的自尊心在作祟吧!”说罢,萧伯伦却陷入的深深地悔恨当中。

    “然后呢?”而就在这时,刘凡却是适时地提醒了一下,随后又做出一副聆听的状态,其实刘凡的心里对于萧伯伦还是有认同感的,在父辈那个年代门户观念是相当浓重的,就算是婚配嫁娶也要找个门当户对的,虽然现今是思想大开放的年代,这样的观念也淡了许多,但在一些大家族中依然存在。

    “然后?”正思忆往事的萧伯伦猛然间被刘凡的话问住了,不过旋即他却是回神过来,接着又开始说道:“那年我与你妈妈大学刚毕业的时侯,本来是想将心情告诉她的,可还没有等我找她叙说,她便下乡当知青去了,从此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直到几年后她再次回到京城,再次见到她时,我内心的情愫又开始萌发,可是一个消息却让愿望再次破灭了,你知道那是什么消息吗?”

    “嗯!”刘凡点了点头,他心中隐隐感觉萧伯伦所指的消息,就是母亲被夏家人抛弃的事情,而那个时侯朱雨晴对于爱情早已心灰意冷,常言道哀莫大于心死,那个时侯的朱雨晴又怎么可能再接受萧伯伦呢。

    “呵呵……是不是觉得叔叔做人很失败啊。”萧伯伦眼中除了落寞之外,又多了几许悔恨,紧接着他的眼神中又充满了自责与愤怒,双拳紧紧地攥着,接着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好恨啊,恨自己当年为什么要那么懦弱,若是我再勇敢一点的话,小睛也……也不会受到那么大的打击了,唉!”

    (这个月更新不给力,古月都不敢说求什么了,只希望大家能继续关注本书,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