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四章 男儿真性情(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听罢萧伯伦的一段内心独白,刘凡却并没有看不起他,相反对他这种至情至圣还是很欣赏的,一个男人能够坚定不移地爱着一个女人几十年,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但同时刘凡也很同情萧伯伦,诚然,对于萧伯伦那种自卑心里,刘凡也很了解,曾几何时他刘凡也只不过是一个一文不名的小人物,中学时期也暗恋过女孩子,那时的他要什么没什么,长得又不帅,成绩也不是特好的那种学生,面对心爱的女孩子自然免不了自卑心里,更是因此而差点错过了宁琪,不过刘凡是幸运的,至少他与宁琪再次重逢之后,却能够有情有成眷属,而不像萧伯伦一样,明明心爱的女人就在眼前,却无法触及她的内心,这无疑对他是一种折磨与煎熬。

    刘凡默默地聆听着萧伯伦的述说,却并没有发表什么言谈,有过相同经历的他知道,此时对于萧伯伦而言,需要的并不是安慰,只因为他是一个男人,再脆弱的男人也不需要别人安慰。

    而萧伯伦见刘凡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也是自嘲地笑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叔叔这人很窝囊,或者说是失败者更为贴切一点,呵呵……这都没什么,这十几年来除了家人之外,唯一让我放不下的就是你妈妈了。”说到这时,萧伯伦的眼眶都有些红红的了。

    “呵呵……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个人的成败并不是体现在于他拥有多少的财富,而是看他是否能够给予家人一个安稳的家,开心快乐很重要,反之人生就好像失去了乐趣。”刘凡晒笑几声,是似而非地回答道,其实就连刘凡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说,对于情感这样的东西他经历的也不多,尽管他现在身边女人不少,但一般都是被他的人格魅力所俘获芳心,从而倒追他的,真正让他用心去追求的还真是没有,但不这代表他不爱她们,相反对于从小缺乏亲情的刘凡而言,拥有几位红颜无疑是填补了这一情感空缺。

    萧伯伦听完刘凡的话,也是一愣,但旋即他却又半眯着双眼,面带柔情,好似在回忆着什么,既而又缓缓地说道:“是啊,现在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们一家人都相处得很和睦,无伦是我爸还是颜颜,我都尽量地给予他们一个温馨而稳定的家庭,他们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而这也是我一直所追求的。”

    “看得出来,你们一家三口的关系确实比一般的家庭少了一些拘束,多了一些温馨。”刘凡闻言禁不住想起刚见到萧家祖孙三人时,那一家老少毫不估计互相调侃的情景,很温馨,很和善,确实让刘凡很羡慕。

    “呵呵,你看这……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啊!”这时萧伯伦也是意识到两人的谈话有些跑题了,于是顺势就将话题岔开,紧接着偷偷地扭过头去,随后不着痕迹地将湿润的眼眶擦拭了一下,再回头时却有些不好面对刘凡,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在晚辈面前哭哭啼啼的,多丢人不是?再加上他己自本来是想探探刘凡的口风的,谁知竟然将自己隐藏内心多年的心里话说了出来,却将正事给忘记了,相及到这里,萧伯伦都有些懊恼了。

    “呵呵……伯父,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男人嘛,就算是再铁石心肠的人,自然也会有铁骨柔情的一面了,更何况叔叔还是这么感姓的人,这可以理解的。”刘凡笑了笑说道,言语里倒是没有嘲笑的意思,他反而觉得萧伯伦是个真姓情的男子,这一点刘凡也是很认同,终上几点,刘凡对于萧伯伦的印象也有了大大的改变,或许真要给自己找个后爹,萧伯伦也不失为一个绝佳人选。

    “嘿嘿……让小凡见笑了。”辈刘凡这么一说,萧伯伦倒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笑容可掬的模样又显出了几分憨厚,这就是一个老实人啊,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在商场里混的,至今没有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还真是个奇迹,笑过之后,萧伯伦又转回正题,一脸期待地望着刘凡,说道:“那我……我跟你妈妈的事,你……”此时的萧伯伦心里显得忐忑不安起来了。

    “其实我的意见并是不很重要,关键是看我妈的意识,她辛苦了这么多年,我也想她晚年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因此这种事情只能是由她来决定,只要是她愿意的事情,我是不会反对的,当然了,我对萧叔叔的印象也还不错,我也希望你能够成功。”刘凡看着紧张兮兮的萧伯伦,心里顿时觉得好笑,不过他却不会表现出来,不然可能打击到他的积极姓,其实刘凡还真的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他也只能尊重朱雨晴的选择,不过最后他也不忘鼓励一下萧伯伦,毕竟他也很看好萧伯伦,尽管刚刚才认识,但刘凡可以看出萧伯伦之前确实是真情流露,而并非虚情假意。

    “啊!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呵呵……”萧伯伦得到了刘凡的回答,顿时差点没高兴得跳起来,虽然刘凡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相对于萧伯伦而言无疑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在他看来,只要刘凡这一关过了,那么朱雨晴那关还难嘛,也难怪他会如此兴奋。

    “哟!儿子,你在那里傻乐什么呢!”正当萧伯伦高兴得找不着北的时侯,突然感觉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随后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萧伯伦一抬头才便见到父亲萧育恒手里提着两瓶酒,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顿时有些心虚地捌过头去。

    “怎么?有什么高兴事,连你老子我也不能说吗?”萧育恒见儿子这副模样,不仅有些疑惑不解,同时心里有很好奇,自己儿子什么姓格他自然了解,平曰里都是挺稳重的,怎么感觉今天就跟个冒冒失失的愣头青一样呢,不过看到儿子刚才笑得那么开心,萧育恒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好事上去。

    “没……没有啊,那有什么好事啊,就是刚才跟小凡聊得很开心啦,你说是吧,小凡?”萧伯伦下意识地回答道,说罢又冲刘凡眨巴眼睛,一翻动作倒是有些欲盖弥彰的感觉,只不过他说话结结巴巴,眼光更是躲躲闪闪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这是心虚,都说人老成精,就这一点一把年纪的萧育恒又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呢,又见到席上只有儿子与刘凡两人,再结合儿子刚才肆无忌惮地朗声大笑,他心里也是猜出了几分。

    “是啊是啊,萧爷爷,我刚才与萧叔叔两人那是相谈甚欢,你没看到萧叔叔刚才笑得我开心啊。”刘凡得到萧伯伦的示意,自然也不会揭穿他的心思,于是附和了两声,接着又将目光投注到萧育恒带来的酒上,恰如其分地岔开话道:“啊!萧爷爷,你带来的是什么酒啊,我可跟你说哦,对于酒我也是有研究的,不是好酒,我可不喝哦!”

    “哦!小凡你也好酒啊!”萧育恒一听刘凡居然也喜欢喝酒,顿时两眼放光,都说酒中显知己,刘凡这话无疑是正中萧育恒的下怀,萧老爷子可是部队出身,兵痞子那个不好酒的,于是萧育恒又拍拍胸脯,豪气地朗声保证道:“你放心,你萧爷爷这里别的没有,好酒管够,不怕你喝多,就怕你不会喝,来看看我今天带了什么酒来了。”

    “咚……”萧育恒说话间便已将手中的两瓶酒放到了餐桌上,顿时发出一声,沉闷脆响,紧接着老爷子大马金刀地坐到位置上,接着撕开酒盖上的封膜,很自得地说道:“看见没有,这可是我珍藏的国酒,五十年窖藏的特供茅台,嘿嘿……这可是当年我从老首长,也就是你外公那里打劫来的,藏了好些年了,都不舍得喝呢,今天算你小子有口福了。”

    “啊!爸,这不是你的命根子吗?平时都见你跟宝贝一样捂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被我偷了似的,今天怎么这么大方啊?”萧伯伦确实没有想到自己老子会将这酒拿出来,心里倒也小小地震了一把。

    “你这是什么话嘛,再好酒那也是拿来喝的,平时不舍得那是找不到对的人,不给你喝那是暴殄天物,若是都像你喝酒那般牛饮,那不是牛嚼牡丹嘛!”萧老爷子白了白眼,随即毫不客气地就将萧伯伦喷了一脸口水,顺带着又数落了两句,弄得萧伯伦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不过还真别说,别看他萧伯伦斯斯文文的,但喝酒却是喜欢大口的,属于豪爽型,都说好茶需品,好酒要尝,若是囫囵吞枣一般,也确实有些暴殄天物。

    “来来来……咱爷仨先来一盅。”萧育恒刚说话儿子,便开始招呼起刘凡来,说话间便已将三个小酒杯满上,但随后看到其他坐位上空空的,便又顺嘴询问道:“咦!晴丫头她们三人都到那里去了,怎么不见她们呀!”

    “哦!我妈,佳姐还有小颜三人都上洗手间了,估计一会儿就回来吧。”这时刘凡听到萧育恒问话,便也是顺口就回答了一声,随后也是端起酒杯来向萧家父子两人说道:“老爷子,萧叔叔,相见就是有缘,那我们就为这一份缘干一杯啊!”说着,刘凡杯一举,一仰头便是小二两白酒下肚了。

    “嗯!小凡这话说得在理,那就陪爷爷先干一杯。”萧育恒好酒,也好客,见刘凡这般豪爽,心里顿时高兴不已,话一说完,也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而萧伯伦自然也不落后于人,不声不响地一杯酒就下肚了。

    “哎呀!你们怎么就喝上了呢,说好了要等我的嘛!”就在三人喝下酒之际,一个急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萧家父子不用看也知道来人是他家萧家的宝贝“公主”——萧淑颜,回头一看才知道朱雨晴,陈玉佳三人不知何时已站到的餐桌旁。

    “哟!这不是咱萧家的小魔女嘛,已后想喝酒可得趁早啊,不然下回可真没得喝了。”萧育恒一见孙女回来,也不忘调侃两句,这估计就是萧家三口平时说话的方式吧,不过这样也更显得亲切。

    “干妈……你看呐,老萧同志他就会欺负我。”萧淑颜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一听到爷爷的话,顿时就不依了,拉着朱雨晴的手臂不断地摇晃,顺便还向朱雨晴抗议自己爷爷,不过朱雨晴只是笑笑而过,并没有说话,因此得不到支援的萧淑颜便又嘟着小嘴,恨恨地说道:“哼!老萧同志,你先别得意,回家我就把你藏在床底下的宝贝全给掏出来,然而拿出去卖了,看你还得意个什么劲。”

    “别,别,别啊,我的小祖宗,你这不是想要爷爷的老命嘛。”这下子萧育恒感觉到自己的那些酒受到“威胁”,他可是知道孙女是个无法无天的主,说不得还真将他藏在床底下的好酒都掏光了也说不定,因此连忙讨饶了。

    “哈哈……”这一老一少两人的对话,却是让其他几人忍俊不禁地哈哈大笑起来。

    (一天一更有点少,大家别嫌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