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五章 母子谈心(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夜半三更时,京城朱雨晴家所在的小区中已是灯火昏暗,显然很多人都已进入酣睡中,然而却有一个人躺在床上,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人正是朱雨晴,想起中午在膳食坊那顿饭,严格来说应该是萧家搞的家宴,这又不仅让朱雨晴心思百转了,萧伯伦的心思她是早就了然于心,只是她自己却犹豫不决,萧伯伦二十年如一曰始终如一地守候,朱雨晴说不感动,那都是假的,在没有找到儿子之前,她或许还可以找借口寻求安慰,可如今儿子已回到身边,她又该如何自处呢,但若是自己与萧伯伦真的成其好事,那么她又将怎么面对儿子呢,一想到刘凡,她便更无法下定决心。

    中午的那顿饭在萧家人刻意的营造下,却也是宾主尽欢,直到最后萧家父子都被刘凡灌趴到桌底下,而刘凡却是毛事没有,甚至连一丝脸红气涨都无有,这倒是吓坏了萧家父子,尤其是萧家老爷子,他可是自诩酒中仙,酒量可见有多大,可却败在了刘凡的手下,同时也是让身为母亲的朱雨晴小小的震了一把。

    这时朱雨晴一个辗转翻身,既而又坐起身来,心里却是暗想着:“要不?问问小凡的态度?”这念头一出现,朱雨晴却又否定了,其实也难怪她会这样想,她与刘凡才刚刚相认,若是这样时侯跟儿子说给他找个后爹,换做一般人都会无法接受的,可惜朱雨晴却不知道自己儿子并不是一般人,或都说他已超越了凡人的范畴。

    无心睡眠之下,朱雨晴却又感觉有些口渴,于是起身下了床,几步快走后,摸索着走出了卧室,没走几步便经过刘凡的房门口,却又停下了脚步,目光顺着昏暗的月光,停留在那扇门上,伸手想去敲开刘凡的房门,却又犹豫不决,而正当她踌躇不前之际,那房门却是被打开了,朱雨晴一看之下,便见到穿着睡衣的刘凡从房里走了出来,惺忪的双眸,好似刚刚睡醒一般,不过这其实是刘凡故意表现出来的。

    其实早在朱雨晴走到门外的时侯,刘凡便发现了她,同时透过神识,刘凡也见到了犹豫不前的样子,他便知道母亲定是找自己有什么事,于是起身开了门。

    “咦?妈啊,你怎么还没睡啊?你这是……来找我吗?”刘凡佯装才看到朱雨晴,说话间更是揉了揉有些朦胧地双眼。

    “啊?哦!哦!没什么,就是有点睡不着,又感觉口渴了,起来喝点水,刚走到一房门前,就想看看你睡了没有。”此时朱雨晴心里藏着事,被刘凡这么一问,倒也显得有些慌张,就连平曰里那个睿智而稳健的商界女王形象都不知道丢到那里去了,然其实说到底朱雨晴也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

    “还没呢!可能中午跟萧爷爷他们拼酒拼得太凶了吧,感觉头有点难受,而且喝太多酒,憋得难受,就想起来上个厕所。”刘凡这可是撒谎都不带眨眼的,他这分明就是在睁眼说瞎话,上坟烧报纸,完全就是糊弄鬼嘛,谁见过仙人喝酒会难受的,又有谁见过仙人还要排泄多余水份的啊,只可惜朱雨晴不知道儿子的底细,经刘凡这么一说,也没有半点怀疑。

    “唉!你看你这孩子,中午让你别喝那么多,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难受了吧。”朱雨晴一听到刘凡说难受,立马就紧张起来了,如今儿子已经她的全部,自然对刘凡无比紧张了,旋即朱雨晴又急忙说道:“要不……妈妈下去给你弄碗醒酒汤喝吧,你要知道宿醉的人最难受,喝完酒一觉醒来,都会头疼欲裂的。”

    “哎哟!妈啊,我没事的,你就别忙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练武之人,这点酒都是小意思啦!酒气一下肚,我早就用内力蒸发掉了,那有那么容易醉啊。”刘凡眼见自己的“西洋镜”被母亲拆穿,立马又想了一个小慌来圆刚才的慌,刘凡这一身武力他也只告诉朱家人说自己是修炼内功,因此他这么说也算是合情合情,但心里却又腹诽着:“再说中午也没喝多少啊!就这么点,还不过瘾呢!”

    “哦?是这样嘛?”朱雨晴显然不是很相信刘凡的话,不过倒也没有放在心上,然而转念间,朱雨晴的面色却又为难起来,张了张嘴回眸望了刘凡一眼,却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凡眼见母亲这副样子,心思微微一动,似乎想到了点什么,于是轻声询问道:“妈!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呢,咱是母子俩,有什么不好说的话,要不……先到客厅坐坐?”

    “嗯!”朱雨晴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向客厅,然而其实她心里却是暗自思量着该怎么向儿子说出难以启齿的话语,而此时刘凡看到母亲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隐隐也是猜到了点什么,因此也是默默地紧跟在母亲身后。

    母子两人来到客厅,各自找个沙发位坐了下来,却是谁也没有率先开口,一时之间倒是陷入僵局,再配上这深幽的夜晚,更添了几分紧迫感,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心态也在逐渐转变,刘凡由原来的疑惑到如今的坦然自若,其实他心里早就猜到母亲想说什么,尤其是今天又刚刚碰到萧家人,由不得他不联想到萧伯伦的身上,对于此刘凡同样也是保持着乐见其成的态度,这其中一大部分也是为母亲找想,人到中年,尤其是女人最需要有个伴,这样才不至于寂寞空虚老。

    然而与刘凡的心境截然不同的是,朱雨晴却是越来越忐忑不安,她不知道儿子心里的想法,怕万一自己将事情说出来,儿子会有抵触心里,但面对萧伯伦的二十年如一曰的真爱,朱雨晴却同样无法忽视,二十年前她曾经在情感上受过伤害,但时间却是最好的疗伤药,二十年过去了,一切也都淡化了,再加上如今儿子也找到了,她再也没有理由拒绝萧伯伦的这份感情,此时的朱雨晴就是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不过显然是她想太多了。

    “妈,你是不是想跟我说萧叔叔对你的感情的事情呢?”刘凡看着母亲阴晴不定的面色,就知道她此时正是天人交战的时刻,好不容易找到的血肉至亲,刘凡自然不愿意看到母亲痛苦的样子,于是接着又是温声说道:“其实我觉得萧叔叔这人还不错的,中午的时侯他有跟我聊过你们以前的过往,从他的话语中可以感觉到他是真心对你的,如果妈若是自己感觉两人合适,那就在一起呗,至于我的看法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妈妈能过得幸福,得到真正的快乐,那我就最开心了。”

    朱雨晴起初听到儿子的话,顿时惊讶不已,旋即又有些惊慌失措,不过短暂的慌忙后又听到刘凡后面的话,却又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她又为儿子担忧起来,于是又紧张地说道:“小……小凡,你……你真是这么想的?可是……可是那样的话,你不是就……”

    朱雨晴话还没有说完,却见到刘凡再次开口抢白道:“妈啊,你不需要顾虑我的,这么多年来我还不是一个人走过来了,况且我现在也找大诚仁了,并不需要母亲的庇护,只要能时常见到母亲就行了。”说着刘凡话语顿了一下,随即又说道:“再则说,妈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我总不能看着的孤老一生吧。”

    “哼!你现在嫌弃妈妈老啦,就想将妈妈推给别人啦,你个小没良心的,老娘我可是怀胎十月,不知受了多少苦才把你生下来的,哦……你现在翅膀硬了,会飞了,就想将妈妈抬过墙扔到外面去啦。”都说女人的脸色就像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刚才还一直担惊受怕的朱雨晴,没想到一转眼间却是来了个大变脸,从一个温良贤惠的母亲变成了一个言词犀利的辣妈。

    “呃……”一时之间倒是令刘凡一阵错愕,打从刘凡见到朱雨晴的第一眼起,朱雨晴就是一个居家端庄大方的良母,高高在上的商界女王,还从来没有见到朱雨晴泼辣的一面,不过转念一想,刘凡便知道母亲的心结已解开,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难得的转变,这倒是令刘凡欣慰不已。

    “扑哧……”朱雨晴也看到儿子一脸错愕的傻样,忍俊不禁得嫣然一笑,随即拍拍刘凡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说道:“好啦,儿子,跟你这么一谈,我心里知道该怎么选择,不过不管怎么样都好,你是我儿子这一点那是永远都变不了的,你说是吧儿子?”

    “妈耶,我的妈妈耶!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呢,我不是你儿子,那是谁啊!”刘凡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然而刘凡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很开心,同时也为母亲感到高兴,只不过倒是便宜了萧伯伦那个傻鸟。

    没错就是傻鸟,这是刘凡在心里给萧伯伦的评价,你说好好的这么一大美人与他朝夕相处,可他年轻时愣是没有用气追求,直到被人捷足先登,而却还有了孩子,他这才后悔莫及,你说他要是当初先下手为强的话,朱雨晴的命运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波折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若是萧伯伦当年早点下手的话,估计现在也没有刘凡的存在了,当然“猪脚”都还没有轮回,本书还怎么写得下去啊。

    (暂时一更,明天三更,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