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四章 欧阳来电(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吱……”时值正午时分,朱雨晴家中一片空空,渺无人影,恰在这时门外传一声急促的刹车声,一辆黑色奥迪轿车出猛停在门口处,透过车窗,车内正好有一男一女,男的一脸焦急地询问着什么,而女的却是满脸的颓废与沮丧,车门被推开,两人走下车来,这不正是刘凡的母亲朱雨晴嘛,而男的刘凡也认识,正是那个想当他后爹的萧伯伦。

    两人一下车,一前一后地步入别墅大门口,走在身后的萧伯伦显得很急,边在身后追,口中还急切地追问道:“小晴,你这是怎么啦,怎么一见面到现在,脸色都不好看呢,是不是我那里做错了?”其实萧伯伦此时心情很忐忑,自己等待了二十年,眼看就要抱得美人归了,可不想在关键时刻出现什么差错。

    “我……我没事,只是心情有点糟糕,这事跟你没关系!”朱雨晴闻言,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萧伯伦关切的目光,心中还是不自觉地一阵温暖,犹豫了一下后,却并没有说出什么原因。

    萧伯伦眼见朱雨晴停下来,心里暗喜,连忙快走几步赶上前来,随即和颜悦色地说道:“小晴,虽然我不知道你心情为什么变得那么糟糕,但我只希望能为你分担一些,你知道的,我答应小凡要好好照顾你的,如果你有什么心事,千万别憋在心里,这样容易憋出病来的,告诉我好吗?”

    “呼……走吧,我们进屋里再说!”朱雨晴微微叹了口气,旋即才松口道,她又何尝不知道萧伯伦对自己的关心呢,自从与儿子一翻谈心之后,朱雨晴的郁结多年心结也总算解开,打从心里她也认可萧伯伦,原本今天一大早高高兴兴的地公司上班来着,谁知道中午却是败兴而归。

    朱晴雨说完话,只顾埋头走路,而萧伯伦也看出她心情不好,很有默契的没有再开口询问,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并肩而行,大门口与别墅距离不算远,两人走多几步就到了门口,朱雨晴一看房门紧紧锁上,自已为刘凡不在家,也没有在意,顺手掏出钥匙,随意地捣鼓几下,门便开了。

    一进到房内,朱雨晴好似身体内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顺势倒在沙发上,懒懒地靠上去,不愿意起身来,可见此时她有多疲惫,不过这可吓坏了萧伯伦,还以为朱雨晴出了什么事,心下顿时大惊,急忙跑了过来,关切地询问道:“小晴,你没事吧?要不要紧紧,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不……不用了,我没事,就是感觉有点累了,是心累啊!”朱雨晴摆了摆手,委婉地拒绝道,旋即顺手捋了捋额前的刘海,感觉有些难受,又不由自主地将大拇指轻轻地压了压太阳穴。

    “你看你都难受成这样了,还说没事,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萧伯伦看着朱雨晴一脸的苦涩,那里还不知道她的难受呢,说话间便起身来到朱雨晴的身后,随即接过朱雨晴的手,轻轻地揉着朱雨晴的太阳穴,随即又说道:“现在小凡也回来了,你也就没有必要那么辛苦地工作了嘛,要多注意身体,若是你伤了身子,谁心疼你啊,还不是只有我!”

    “扑哧……尽瞎说!”被萧伯伦这么一按,朱雨晴的心情也缓和了不少,而当听到萧伯伦关怀的话语,虽然心中暖意倍增,但还是丢给了他一个白眼,女人就么口是心非,萧伯伦那是过来人,一见朱雨晴笑了,那里还不知道她心情好了不少。

    “我说的可是大实话,你知道我的……”美人一笑,无疑给予了萧伯伦无比的信心,手下按摩得更加卖力,尽管两人彼此早已心照不宣,可毕竟还没有捅破最后一层纸,像这样近距离的亲昵动作,还是萧伯伦近二十年来头一遭,怎么能不让他心花怒放呢。

    朱雨晴自然明白萧伯伦的为人,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对他有好感,于是朱雨晴稍微整理一下思绪后,缓缓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这两天公司出现在大状况,这事你应该多少知道一点,有外来的势力在股市上兴风作浪,本来这也没什么,顶多就是明刀明枪的拼一场,可……唉!这些说了你也帮不上忙。”话刚说到一半,朱雨晴却是犹豫不决起来。

    “嗯?”萧伯伦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老油条,那里会听不出朱雨晴话中有话呢,正常的商业竞争那是不可避免的,而让他疑惑的是朱雨晴还没有说完的话,于是小心地询问道:“中午一见到你,面色其差,是不是公司里有人内通外敌,又是朱开山在捣鬼?”

    “嗯!”朱雨晴闻言点了点头,脸色微微有些怒气,然而眼神却不怎么坚定,好像在犹豫什么,其实朱雨晴早就有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朱开山这人志大才疏,却又好大喜功,尤其权利欲望极强,这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若不是他继承了他老父亲的股权,朱雨晴早就将他赶出朱氏集团了。

    萧伯伦闻言一拳重重地打在沙发上,很是气愤的说道:“果然是他,这家伙打小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居然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简直是混账。”

    萧家老爷子以前虽然只是朱鸿鸣的警卫员,可以说萧家就是朱家的附庸,但与朱家第二代打小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谁的品行如何,萧伯伦自然再清楚不过了,而如今朱开元胳膊往外拐,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气愤。

    接下来朱雨晴又断断续续地将早上在公司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萧伯伦,却原来正如刘凡之前所料一样,今天早上,朱雨晴一如往常地到公司上班,随后却被通知召开董事会议,本来集团会议一般只能由集团总裁,也就是朱雨晴来主持召开,但朱开元以为胜券在握,根本没有将朱雨晴这个总裁放在眼里,越权召开会议,会议一开始,朱开元就先声夺人,联合一帮手握重股的董事对朱雨晴进行*宫,欲将利用这次集团股市动荡来*迫朱雨晴让出集团总裁的位置,这就已经是图穷匕见。

    不过还好朱雨晴早有防备,三两下就识破了他的阴谋,更是按照事先与刘凡早就商量好的计谋行事,给朱开元来个釜底抽薪,扬言要脱离朱氏集团,自己另起炉灶,其中更是包括了将一些高效益的全资公司从中剥离出来,此言一出顿时将朱开元等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你想以朱开元那个草包样,能有什么办法呀,最后还不是将会议议程压后再议。

    本来朱雨晴不是很赞同刘凡的这个提议的,但在看清了朱开元的狼子野心以及今早那咄咄*人的态势后,朱雨晴这才毅然下定决心,与其继续留下来处处受肘制,还不会自立门户来得逍遥自在,至少今后公司什么决策都由自己说了算。

    “嗯!你这样做非常对,这些年来这些人从老朱家得到了足够几辈子衣食无忧的财富,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欲望这个东西一旦产生了,那么这人心就容易变质了。”萧伯伦听完朱雨晴的讲述后,虽然心里很是气愤,但还是不得不感叹几句,不过他倒是对刘凡越来越感兴趣,从朱雨晴的讲述中随处都有刘凡的影子,恰在这时萧伯伦看了看空荡荡的客厅,这才问道:“小凡呢,怎么没见到他呢,你不是说他今天没事在家里的吗?”

    “哦!早上有他的几个朋友来找他,估计可能是出门了吧。”朱雨晴猛然想起早上雷鸣五人一起来找刘凡,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能让五名龙组成员找上门的,肯定不是什么小事,说起来朱雨晴对于这个儿子还是很放心的,本事大得出奇,人也很沉稳,基本上都不用她太过*心,说起来她这个做母亲的还真没有成就感,没法子,谁让自己儿子太优秀了,有时朱雨晴都感到很无耐,这都什么事啊,从来只见为人父母子望子成龙,曾几何时见过像朱雨晴这样的,这还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至于刘凡如今在那呢!此时却已不在河图洛书空间界内,反倒是出现在自己的卧房里,却原来刘凡将五头战甲*给五人后,便让五人在所谓的亚魔界森林里历练,说好听点叫历练,说难听点就是让五人去找虐,这森林里面的是什么,那可都是妖兽,又怎么可能是五个修真菜鸟对付得了的,而且还要在森林里面生活十年才能出来,当然这是空间界内的时间,十年也就相当于现实世界的几个小时罢了。

    “嗡嗡……”而就在刘凡回到现实空间时,被他遗忘在床头边上的手机却是振动个不停,于是刘凡连忙将手机抄了起来,一看之下才知道短短一个早上的时间居然有十几个未接来电,而且还都是同一个号码打来的,而此时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正是“欧阳胜男”,这倒是让刘凡纳闷不已,但刘凡还是顺手按下接听键。

    “哎哟!我的大哥啊,你总算是接电话了,你要再不接,我可真要报警了呢!”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女声,说话的语气多少有些责备的意思,看起来也很着急。

    而刘凡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欧阳胜男,于是连忙回答道:“找什么警察啊,你不知是了嘛,哈哈……”

    “亏你还笑得出来,你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来着,怎么一整天都找不着人呢,电话通了十几次了都没有接,真快要把我给急疯了。”那边的欧阳胜男听到刘凡的笑声,没好气的说道。

    (月初求支持,求鲜花,求票票,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