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五章 开个夫妻档(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亏你还笑得出来,你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来着,怎么一整天都找不着人呢,电话通了十几次了都没有接,真快要把我给急疯了。”

    那边欧阳胜男的声音几近咆哮,言语中还略带了一点委屈,但刘凡却听得一头雾水,愣在当场,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此时刘凡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一接电话就被人劈头盖脸地狂喷,不过考虑对方是个女孩子,刘凡也并没有计较什么。

    而是深吸一口气,平心静气地回答道:“我说胜男,你到底找我什么事呀,你一大早的吵吵嚷嚷个啥玩意儿啊!”

    “还早呢?现在都大中午了,你别告诉我说你才刚起床啊!”欧阳胜男闻言就是一愣,旋即好似想到了什么,秀手一拍脑门,惊呼道:“哦!我的天啦,我真是受不了你了,你居然把我们的约定给忘记了。”

    刘凡起初听到欧阳胜男前面的话时,不由自住地看了看窗外,大太阳正当空呢,可不就是中午了嘛,自己在空间界里面一待就是几十年,还真没想到现实世界都到中午了,但当听到后面的话,刘凡这才猛然想起,自己确实跟欧阳胜男有一个约定,算算曰子恰是今天,于是刘凡不好意思地笑道:“嘿嘿……约定怎么会忘记呢,这不是早上出门办事,这才刚回来,你的电话就来了。”

    “什么啊?我可是从早上到中午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耶,别跟我说你一个没接到啊!”欧阳胜男一听之下,差就没气得跺脚,虎着脸就冲刘凡大声嚷嚷,若是刚认识刘凡那会儿,估计她是不敢冲刘凡这么大声说话的,可现在不同了,欧阳家与刘凡有着莫大的渊源,两家是至交,欧阳胜男比刘凡大了好几岁,自然就以姐姐自居了,说话也没有了之前的顾忌,但这样却显得两人的关系更加亲密。

    “有……有吗?”刘凡顿时心虚不已,连说话也开始结巴起来了,但怎么说自己也是大仙人,面子问题自然要保住了,于是刘凡佯装若无其事地说道:“哦!今天一早将手机忘在卧房里了,没看到,这不才会来,就马上接了,算够朋友了吧。”

    “哼!谁知道呢?我不管,你现在小区门口等我,我一会儿开车来接你,然后我再带你去大比现场。”欧阳胜男娇哼一声,旋即不可置否地冲刘凡一阵牢搔,末了却又郑重其事地说道:“记住了,别关键时刻给姐掉链子,等我哦!”

    “嗯嗯……”刘凡无奈地点着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本来就是欧阳胜男邀请刘凡去参加武林世家大比的,本来刘凡是懒得去的,以他现在的实力,武林人士在他眼中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你说谁会有兴致去看一群小孩子打架呢,不过那时欧阳家一翻好意,刘凡也不好拒绝,盛情难却啊。

    “喂喂……嘟嘟……”刘凡刚刚应承下来,另一边的欧阳胜男也不给刘凡反应的时间,直接就将电话挂断了,话筒里只剩下一阵忙音,顿时让刘凡即无奈又好笑地摇摇头。

    挂完电话,刘凡整理一下衣服后,便出了卧房,门一打开刘凡就注意到客厅坐着两人,一看之下才知道是母亲朱雨晴以及萧伯伦两人,此时朱雨晴平躺在沙发上,小嘴中不时地发出舒爽嘤咛声,听得让人欲血喷张,禁不住想入非非,而萧伯伦则蹲坐在沙发边上的矮凳子上,一双魔手不时地在朱雨晴背上揉揉捏捏,看起来很专注的模样。

    “咔嚓……”可当两人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时,头不自觉地寻声扭了过来,一看之下顿时将两人吓了一大跳,尤其是朱雨晴噌地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身来,旋即整理了一下衣服,正经微坐起来,倒是萧伯伦显然脸皮够厚,在人家儿子面前跟人家老妈玩亲昵动作,被发现了却仅仅只是尴尬了一下,旋即便又是笑脸相迎,若不是知道他是商人,刘凡还真以为他是名演员呢。

    “你们……继续!继续!我只是路过打酱油而已,你们当我不存在就可以了,嘿嘿……”刘凡佯装若无其事地从两人身边飘了过去,虽然嘴上说是打酱油的,但朱雨晴与萧伯伦可不敢这么想,尤其是萧伯伦,他自然知道刘凡在朱雨晴心中的地位,若是刘凡说半句他的坏话的话,估计自己苦守二十年的一翻心思全得毁了。

    因此萧伯伦一见刘凡走过来,立马从凳子上蹿起身来,旋即有些尴尬地解释道:“这个……那个……小凡,其实我们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不是……你妈妈中午从公司回来,就一直喊着很累来着,所以……所以我就帮你妈妈按摩按摩,松弛一下筋骨。”

    “萧叔,你说我想什么啦,我可是什么都没想,也什么都没看到哦!”刘凡很狡猾地冲萧伯伦眨巴眨巴眼睛,随即回头向朱雨晴说道:“妈,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下,就先走了,你就在家里陪萧叔叔……那个……按摩,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拜了你们!”说罢,刘凡便迈步向门口走去。

    “哎!小凡呐,你这是要去那呢,先别着急着走啊,妈妈还有好多话要问你呢。”朱雨晴眼看着儿子转身就走,连忙跳下沙发,一把抓住了刘凡的胳膊,确实,朱雨晴之所以中午回家就是想找刘凡商量公司的事,毕竟另立门户可是大事情,而且这其中儿子也投入了很多,虽说两人是母子,但朱雨晴也不会独断专行,而刘凡也确实有这个能力,这也是朱雨晴回来找刘凡商量的原因之一。

    “嗯?”被母亲这么一拽,刘凡身形不由得顿了一下,旋即回头疑惑地问道:“什么事啊,妈!这么着急,那你就长话短说吧,一会儿还有朋友来接我呢!”

    “朋友?什么朋友啊,男姓朋友,还是女姓朋友啊?”朱雨晴一听有人找儿子,连正事都抛诸脑后了,居然问起刘凡朋友的姓别来了,看着架势是非知不可了啊,其实也难怪朱雨晴会如此敏感,只能怪自己儿子太优秀了,身边女孩子一个接一个地来,光她自己见过面的就有好几个了,而且还个个都是美若天仙,虽然作为母亲自然希望儿媳妇越多越好,这样她将来就享受到群孙绕膝的天伦之乐了,但女人多了也不一定就是好事,都说女人天姓善嫉,这点朱雨晴再清楚不过了,她是怕刘凡身边女人一多,万一一个驾驭不了后院起火了怎么办。

    “你儿子长得这么帅,那找上门的自然是美女的啦,不过你可别想歪了哦,这一次还真不是你儿媳妇。”刘凡小小地臭美了一把,旋即又说道:“女孩子是欧阳家的孙女,欧阳家的老爷子跟爷爷是生死之交,女孩子是在沪海认识的,这次说是带我去什么武林大会上见识一下,她一会儿就上门来了,要不你看看?”

    “嗯!那就去吧,不过你要懂得节制一点,不要把身子给弄垮喽!”朱雨晴冲刘凡白了白眼,又不忘记揶揄一下,旋即又是一脸凝重地说道:“今天早上在董事会上朱开元出手了,他联合了其他几家的股东向我施加压力,想*我让出总裁的位置,我一抛出你教我的釜底抽薪,他们就不得不掂量掂量了,不过按照我对朱开元的了解,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下午恐怕还会有进一步的行动,本来我是想让你出席下午的董事会的,不过既然你有事在身,那就由我去应付吧。”

    “妈啊,看来你是下定决心了?”刘凡一听母亲的话,便知道她心里早有定计,不由得高兴地说道:“你早就该如此了,你这么多年这朱氏集团拼死拼活,到头来还不是落得个被人挤兑出局下场,与其给别人赚钱,还不如自己真正掌权呢,到那时看谁敢咋呼”说到此处,刘凡猛然拍着胸脯,豪气干云地接着说道:“你放心,有儿子给你撑腰,若是那个敢冒头,我第一个灭了他。”

    “呵呵……那有你说得那么严重,不过你这话妈妈听了心里舒服,到底还是儿子心疼娘。”朱雨晴听到儿子这翻话,顿时笑呵呵起来,心里美滋滋的,早上郁结的心情也是一扫而空,心情好了,自然做什么事都愉悦,看什么都顺眼。

    “妈啊,可不只是我心疼你哦!”刘凡突然间来了这么一句,话中却是意有所指,尤其刘凡还将目光朝边上一脸聆听状的萧伯伦瞥了瞥,那这个“另有其人”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嘿嘿……”混商场的就没有笨蛋,萧伯伦自然也听出刘凡的弦外之音了,嘿嘿地轻笑两声,眼中精光忽闪而逝,旋即又隐秘地冲刘凡点头示好,心里却对刘凡感激不已,刘凡都为他在朱雨晴面前说了这么多好话了,如果他还像木头一样的话,那就真得撸了。

    朱雨晴被儿子这么一调侃,顿时脸上挂不住了,除了不知觉间浮现的朝红外,还有那么一点点羞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个将近四十岁的中年妇女身上,可不多见哦,不过这朱雨晴经过刘凡的灵丹中滋养,如今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罢了,尤其是皮肤比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还水嫩呢,说不得还真让萧伯伦捡着大便宜了。

    刘凡一见母亲尴尬的模样,几乎想都不用想便转移话题道:“咦!对了!萧叔,上次你不是说你也有家公司嘛,我妈这边要另起炉灶,不如你将公司也并入算了,这样你们可就是夫妻档了……嗯嗯……”末了,刘凡又冲着萧伯伦挤眉弄眼的,那意味谁都看得出来,萧伯伦自然不是傻子,脸上也是颇为意动。

    (更新,更新,接下来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