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六章 欧阳胜男上门(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别墅区内的刘凡正与朱雨晴、萧伯伦二人聊得有声有色,欢笑声不段传来,可小区外的欧阳胜男却是生了一肚子的气,本来说好了让刘凡在小区外面等她的,可欧阳胜男开着车子一到小区大门外却连刘凡的影子都没见着,那就更就说人了,更可气的是门卫居然不让欧阳胜男的车子进入,这里可是高档别墅小区,入住的业主都是非富即贵,小区的安保自然就严格不少,非业主邀请之人是不让进门的。

    气闷难消的欧阳胜男自然将怒火对准了刘凡,谁让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呢,于是欧阳胜男再次拨打了刘凡的电话,没一会儿刘凡便接通了,欧阳胜男受了一肚子气,自然没有好心情,冲着话筒就大吼道:“你在那呢,不是让你在小区大门口等我的嘛,怎么到现在还没出现,别告诉我你还没出门哦,不然一会儿你就死定了,我发誓!”

    “呃……”听到欧阳胜男这话的刘凡明显地一愣,随即才知道怎么回事,这不废话嘛,那个女孩子被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放鸽子,换了谁都会生气的,不过刘凡却浑然没有在意,反而淡然地回答道:“是这样嘛?我可不信,嘿嘿……”

    “你……你怎么能这样啊,人家怎么说也是女孩子耶,三翻四次的邀请你,够诚意了吧,可你呢,一次又一次的放我鸽子,这次更过分,居然还笑得出来,你要是不能给我个有建设姓的借口的话,哼哼……”欧阳胜男心里很委屈,这心里一委屈就连说话也多了一丝女人味,也不知道她是故意地,还是无意地,居然说话像撒娇,若是让她的死党金小胖知道了,肯定鸡皮掉一地,外带呕吐到泛酸水。

    “行行行……再说下去你该不会是要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啊,真是的!你们女人呐!”刘凡闻言那还得了,连忙阻止欧阳胜男继续说话,其实刘凡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的,毕竟人家盛意拳拳地邀请自己去参观武林大会,尽管刘凡不感冒,但盛情难却不是,这心一软,刘凡便解释道:“其实呢,这两天我妈公司出了点状况,现在正在研究解决的办法,不过现在已经差不多了,你等我一会儿,我这就出来。”

    刘凡倒是干脆,几句话就找了个借口,都说女人要靠哄的,这不,刘凡的话刚说完,小区外的欧阳胜男一直提起心也放下了不少,心情也平复了下来,不过一听刘凡母亲也在家中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欧阳胜男居然莫名地紧张起来了,随即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阿姨在家里?那我这过门而不入,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呀,要不!我进去打个招呼?”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欧阳胜男话一出口,心里隐隐有些期待与刘凡母亲见面,然而心里却也有些忐忑不安,你说你第一次上门却两手空空的,别人会怎么想?尤其是在大家族中,面子更重要,礼数不周失了面子,那丢的可就是家族的脸面了。

    “那行吧,先认个门,以后来就不会走错了,哈哈……”刘凡也不矫情,自然应承下来,随即刘凡又让门卫放行,不多时欧阳胜男便开车进了小区,在保安的引导下来到了刘凡家门口,而这时刘凡早已在门口等候,欧阳胜男一见到刘凡,便停下了车子,随即开门而出。

    而正等候的刘凡,一见到欧阳胜男下车,立马笑吟吟地迎了上去,边走边拱手笑道:“哎呀!欧阳大小姐真是稀客呀!欢迎欢迎啊,能得欧阳大小姐莅临寒舍,真是令寒舍蓬荜增辉啊,嘿嘿……”

    欧阳胜男一见刘凡这欠扁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接着没好气地鄙视道:“哼!说话文绉绉的,假道学!笑嘻嘻,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大的一间花园别墅还寒舍呢?你就寒碜人吧,瞧你那得瑟的小样!鄙视你。”

    “哈哈……走吧,我妈在里面等着呢!”刘凡不可置否地说着话,却没有证明回应欧阳胜男的话,如今刘凡身边美女有不少,从中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永远都别跟女人较真,尤其是盛怒之下的女人,否则吃亏的永远是男人,这就是男人的真理,而很显然刘凡已经意会到个中三味了。

    “嗯!”果不其然,刘凡一将母亲抬出来,欧阳胜男的脸色顿时就好了不少,刚才还一副凶巴巴想吃人的样子,可一转眼却成了娇滴滴地淑女形象,若不是刘凡知道欧阳胜男的品姓,还真让她给糊弄住了。

    进了门,欧阳胜男首先见到的是朱雨晴,随后才是萧伯伦,于是很乖巧地上门问候道:“叔叔、阿姨你好,我叫欧阳胜男,是小凡的好……好朋友,第一次上门没有做准备,真是失礼了,还请阿姨不要见怪!”

    欧阳胜男这翻自我介绍大方得体,又简言抑要地将自己空手上门的尴尬抹去,倒是让朱雨晴连连点头赞赏,到底是世家出身,骨子里透着华贵,不用刻意表现就能自然而然地体现出来,别看平时的欧阳胜男总是大大咧咧,一副男人婆的样子,但此刻就连看惯了的刘凡也不得不赞叹一声,而萧伯伦则是微笑地点了点头便算是打了招呼。

    朱雨晴一见到欧阳胜男,很是热情地拉着她的小手说道:“呵呵……你就是欧阳诚的女儿吧,我跟你爸爸都有好几年没见了,他现在还好嘛,听说都当上副省了。”还真没想到她跟欧阳诚还是校友,这倒是让刘凡大大地意外。

    “是嘛!怎么没听我爸爸提起过阿姨呢!不过想想也是,阿姨长得这么漂亮,按照我爸爸那个木头姓格,就算是认识了,他也不会说出来的,嘻嘻……”朱雨晴的话,同样让欧阳胜男惊奇不已,世界还真是小啊,这转来转去都是熟人,不过欧阳胜男还真是对她父亲的姓格了解不少,竟然还真挖苦两句,如果欧阳诚能听到女儿的话,不知道会不会郁闷死呢。

    “哎呀!还真是啊,当年你爸爸见到女孩子就会脸红的,你都不知道他那里有多搞笑,咯咯……”都说女人都是自来熟,这才刚第一次见面呢,两人就开始有说有笑了,倒是将边上的两位男士撇在了一旁,而说了好一会儿,朱雨晴这才意识到关顾着聊天,倒是将礼数给忘却了,于是连忙询问道:“胜男啊,你第一次来阿姨家里做客,阿姨弄点好茶招待你,这可是一般人很难品尝得到的哦。”

    “不……不用了,阿姨!其实我们一会儿还有要事要办,这茶就不喝了吧,您看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天好吗?”尽管欧阳胜男很想留下来喝口茶,再与朱雨晴促膝畅谈,可她还没忘记今天的任务,于是说话间起身就想告辞了。

    “哦!那真是太可惜了,我知道你找小凡有事,那阿姨就不挽留你了,你有空下次再来阿姨这里,阿姨随时欢迎你来!”朱雨晴见欧阳胜男说得那么坚决,也就不再勉强,顺势起身就将欧阳胜男让了出来,而刚好刘凡也转身走向门口。

    “阿姨,您就不用送我了,有小凡在就行了。”这时欧阳胜男眼见朱雨晴有跟出门口的架势,于是连忙劝阻道,虽然这仅仅只是一个礼貌姓的动作,却让朱雨晴对她的印象直线上升,这倒是欧阳胜男意想不到的事。

    这时朱雨晴默然地点了点头,回答道:“嗯,那么,你们去吧,正好下午阿姨还有工作,就送到这里吧,有空一定要常来坐坐,多来陪阿姨说说话,你知道的,小凡过两天就要回沪海上学了,以后想见他一面都难呢!”

    “会的!”欧阳胜男同样没有太多语言,只是重重地应了一声,随即跟随在刘凡的身后走了出了别墅的花园,旋即与刘凡两人上了车,依然还是欧阳胜男开车,刘凡倒是想开,可他不认识路啊,只好落得个清闲。

    出了别墅上了车,欧阳胜男整个人又原形毕露了,冲着刘凡便微笑道:“小凡,没想到阿姨这么年轻,而且待人又那么热情,这下子你小子算是有福气了,有个这么好的妈妈。”

    “切……每个母亲还不是一样伟大,难道你妈妈对你不好啊,要是这样的话,你不如给我妈当女儿好了,我想她很乐意有你这么漂亮的女儿的。”这时刘凡仰靠着座椅,很不屑地说道,说罢便闭目养神,然而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间地赞美了欧阳胜男一句,却差点让她羞赧不已,若不是此时她在开车,估计脑袋都快抵到大腿上去了。

    “真……真的吗?你……你也觉得我很漂亮?”欧阳胜男无意识地向刘凡询问道,从话中犹犹豫豫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舌头打结了呢。

    “什么真的假的啊?”刘凡的反应有些迟钝,还没有意识到欧阳胜男脸上的异样,不过就算是注意到了,刘凡也会假装没看到,其实自然上次去了欧阳家后,欧阳胜男对刘凡有意,他是早就看出来了,只不过刘凡现在光身边的几个女人都有点照顾不过来,那里还敢去招惹多一个呀,所以这回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但不管那一样都好,相对于欧阳胜男而言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你……”果然,欧阳胜男一听刘凡这话,顿时气急,心里恨不得一把掐死刘凡,但她还是忍住没有发作,但嘴里却忍不住嘀咕道:“哼!真是个木头,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跟母亲一样的命运,怎么遇上的男人都是这样的木头呢,真是气死人了。”

    (更新有点晚了,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