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八章 来势汹汹(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呵……呵……你这丫头啊!”端木鸿眼见欧阳胜男调皮的俏模样,忍俊不禁展颜呵笑道,旋即目光落在了旁边的刘凡身上,一见之下端木鸿心神不由得一震,盖因刘凡给人的感觉太过平凡了,这样的人无非两种人,一是普通人,其二便是实力通天的大人物,这样的人往往都已修炼到了返璞归真的至高境界,但是见眼这个俊朗少年是后者嘛,显然端木鸿心里也没底,但这不妨碍他对刘凡的好奇,于是转移目光,向欧阳胜男询问道:“丫头,这位小哥是……”

    “哎呀!你瞧我!都忘了给你们介绍了……”欧阳胜男这才猛然想起身边还有刘凡,俏皮地眨巴眼睛,顺手一指,介绍道:“鸿爷爷,这是我朋友——刘凡,他爷爷跟我爷爷是生死兄弟,今天我是带他过来见识见识的……”话语未落,欧阳胜男又向刘凡介绍道:“小凡,这位是名剑山庄老家主端木鸿爷爷,这是山庄庄主端木鹰叔叔,至于这个小子是鹰叔叔的小儿子端木阳,你叫他小阳子就可以了,你说是不是啊小……阳……子。”

    欧阳胜男话末竟然还不忘揶揄一下端木阳,而端木阳被这么一调侃倒是腼腆得腮帮子微微一红,真是罪过啊,居然挑逗人家小男人,本以为端木阳一脸严肃地站在那里,给人一种不怒自傲的感觉,怎么滴多少有点傲气,却没想到被欧阳胜男这么一逗,竟然会这么腼腆,这一下子却将他威严的形象破坏个干净,不过这倒更附和年轻人的心态,年轻人自然是朝气蓬勃,若是整天板着个脸,说话老气横秋的,那就不美了。

    “咯咯……哎哟!没想到小阳子都快二十岁了,怎么还这么害羞呢。”欧阳胜男一见端木阳的窘样,顿时乐不可支,又再次忍不住调侃一翻。

    “胜男姐,你……”这下子端木阳更是大窘,半天也憋不出一句话来反驳欧阳胜男,如此纯情的男生还是刘凡还是第一次见到,令他忍俊不禁扑哧一笑,不过刘凡却也能端木阳留了点面子,并没有笑得得意忘形。

    旋即刘凡也不再关注端木阳,侧身上前一步,拱手朗笑道:“你好,端木老先生,小子刘凡,临杭人士,今天是过来凑凑热闹,不请自来,还望端木老爷子不要见怪!”

    刘凡这翻言词不卑不亢,说话间更是从容自若,颇有大将之风,顿时让端木鸿心生好感,细细打量了刘凡一翻,旋即同样拱手执礼笑道:“呵呵……小友过虑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都是江湖儿女那有那么矫情,来者是客,一会儿大比开始,请小友观摩一翻就是了。”

    “嘿嘿……那就多谢老爷子了。”刘凡眼见人家那么客气,自己也不能摆架子不是,于是顺手还了一礼,随后刘凡又于端木鹰父子一一见礼,就这样算是互相认识了,不过端木阳好像对刘凡不是很感冒,与刘凡说话也是异常冷淡,而眼神中也隐隐闪现一丝傲气,还有对刘凡的不屑,这与刚刚他对欧阳胜男可以说是判若两人,虽然刘凡对此有些不解,但却也没放在心上,不过面上的热情却也冷却了下来。

    “那鸿爷爷,你们先忙你们的,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爷爷他们还在里面等我们呢。”几人一翻寒碜下来,也算是混个脸熟,眼看刘凡面露不悦,欧阳胜男又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找了个借口便欲离开。

    “嗯!好吧,那你们就先进去吧,鸿爷爷就不招呼你了,反正这里你也熟悉,也不怕你迷路,你带这位小友自顾先进去吧。”端木鸿一听之下,自然不会反对,略一沉吟后,便也放两人离开。

    “好的,你们先忙,刘凡,我们走吧!”欧阳胜男回应一声后,便一个人率先走进名剑山庄,而刘凡自然没有异议,与端木家爷孙仨人礼貌地打个招呼后,便紧跟着欧阳胜男之后。

    而恰在这时,端木鸿目送两人进山庄,眼中却是精光一闪,而后又没头没脑地向身边儿子、孙子问道:“鹰儿,阳儿,你们觉得这个刘凡怎么样?”

    “那个年轻人?”沉默寡言的端木鹰闻言不由得一愣,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刘凡远去的背影,须臾后才缓缓说道:“说实在的,让人看不透,表面上看来并没有真气波动,似乎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但是细看之下却又有些神秘,但却又无法探知,这点我也无法解释,或者说这人的气度不凡,尤其是他对面父亲的时侯也能做到不卑不亢,光这一点,武林中没有几个后辈能够做得到,或许这就是他的不凡之处吧。”

    “什么嘛,照我看他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浮夸少爷,只不过是跟欧阳家攀上点关系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这时端木阳听到父亲这么推崇刘凡,顿时不服气地嘟囔两句,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如此,明明他跟刘凡是初次见面,但是一见到欧阳胜男对刘凡那么亲昵,他心里就没由来的一阵不舒服,甚至有想将刘凡从欧阳胜男身边挤开,然后取而代之的冲动,很莫名其妙。

    “阳儿,平时我是怎么教你的!”先天高手的五感何其敏锐,尽管端木阳嘟囔的声音很细微,但还是让端木鹰听了个真,而且一听之下顿时暴怒,也不给端木阳反应的时间,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呵斥,随后更是指着端木阳的面教训道:“我让你要懂得谦逊为人,凡事不能只看表面,不然迟早会吃大亏的,别看你现在是地阶后期高手,可武林中年轻一代比你高的人大有人在,别的不说,你胜男姐就比你胜一筹,还有跟他一起来的那刘凡,也不是简单的人物,所以最好收起你那点小骄傲,哼!”

    此时端木鹰俨然就是一个严父,崇尚的是“严师出高徒,棒下出孝子”,这也附和他固执守旧的为人,要不然见到欧阳胜男也不会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死样了。

    “知……知道了父亲,孩儿今后会多加注意的。”端木阳显在是习惯了父亲的严厉,被端木鹰一顿呵斥后,居然条件反射一般地打了几个哆嗦,既而又是唯唯诺诺地小心回答,好似怕一个不小心又惹父亲生气一般,看来端木鹰在儿子身上已是积威曰久啊,这都快将儿子整出心里阴影了。

    “好了,你就别再说阳儿了,教育孩子不是这么教的,唉!算了,都去接待其他几大世家来人吧。”端木鸿摆了摆手,便将盛怒的端木鹰的怒火平复下来,其实他内心也不赞同儿子对孙子那么严厉,不过他也不好驳了儿子的面子,所以只好出言平息怒火,顺便给端木鹰一个台阶下,看眼前这情形也算是圆满,是以爷孙三人便继续接待前来参加大比的各世家子弟,但是三人却将刘凡抛在了脑后,对于他的看法也就不了了之。

    且不说端木爷孙三人,但说刘凡与欧阳胜男两人一路如游园散步一样,在名剑山庄内四处乱逛,沿途多碰到一些世家子弟,无论男女都会或多或少的讨论刘凡与欧阳胜男这一对组合,男的俊俏,女的靓丽,这样的一对组合去到那里,都是别人瞩目的焦点,当然这指的是不认识两人的人,同为武林大家族的子弟却对欧阳胜男很不屑。

    欧阳胜男是什么人啊,欧阳世家的废材,想当初欧阳胜男在沪海当交警压马路的时侯,实力甚至连气感都算不上,只因为欧阳胜男是个不能练武的绝脉者,这事虽然不是武林尽知,但是很多武林世家都知道这一点,为此欧阳胜男自打懂事以来,一直生活在别人的嘲笑身中,这也是她之所以离开京城,远走沪海的原因所在。

    但如今却大不相同了,有道是士别三曰,当刮目相看,自从遇上刘凡之后,欧阳胜男似乎一下子霉运一扫而空,先是刘凡赠送一枚培元丹,让她一下子有了地阶巅峰的内力,回到京城的这段时间又修习了家传武技,如今的实力在年轻一代中也是排进前十的存在,所以这一路逛下来,面对别人异样的眼光,欧阳胜男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若不是身边有刘凡在,说不定她会放下所有的矜持,将那些人暴揍一顿。

    都说江湖就是一个是非场,不是说你不惹别人,别人与你相安无事,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就是这个道理,所是欧阳胜男的麻烦来了。

    此时欧阳胜男正在为刘凡当时了临时导游,不时地为刘凡讲解一下名剑山庄内的各个景致,而且一路上兴致很高的样子,尤其是欧阳胜男说到高兴处更是旁若无人地娇笑不断,银铃娇笑声声乱人心,引得过往的年轻人侧目驻足,然而令两人不知道的是,在身后不十几米远处,正有一人悄悄地跟在两人身后,待看清人后,却又匆忙地离开,刘凡虽然一早就发现这人,但是才方意图不明,再则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就是人家意图不轨,那也是主人家的事,根本就论不到刘凡越俎代庖,所以刘凡也就没去理会,继续跟着欧阳胜男游园散步。

    但是不久后,之前跟踪欧阳胜男的人又回来了,而且身后还带着一大班人,气势汹汹地朝着刘凡这个方向走来,为首者却是一个长相阴柔的年轻男子,而与之并肩而行的恰恰就是被刘凡赢了一百个亿的西门豪,这两人所过之处,前方的人都犹如遇见瘟神一样,纷纷急忙闪开,可见两人的“威名”早已深入人心。

    (成绩很不理想,订阅更不给力,求大家多点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