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九章 川省唐门(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名剑擅山庄的某个凉亭内,正有不少人,男男女女十来个人,这些人应该是前来参加武林世家大比的世家子弟,十几个人谈笑风生,好不热闹,从这些人的衣着打扮上看,都不是缺钱的主,其中一人正是西门豪,而在他身边带着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

    不过这少女坐在那里显得很是拘谨,一直低着头,沉默寡言的,眼神中透露着一抹淡淡的忧虑,而且身上的穿着更是与在坐众人格格不入,一看就是百十来块一件的地摊货,可就这样一个人却生生地出现在了这群富二代的圈子中,显得很是突兀,但是看周围众中的眼神却又是理所当然,真是让人费解。

    “少爷……少爷……我……”就在这个时侯,一个仓皇的身影从名剑山庄的走廊蹿入一个凉亭,伴随而来的是声声急促的声音,若是刘凡此时在这里的话,必定能认出这一路喊话的人正是之前尾随他的那名男子,很显然这个是来通风报信。

    突如其来的喊叫声,打破了凉亭内热闹的气氛,顿时让这些个世家子弟很不高兴,目光齐刷刷地怒视着来人,众人中一名长相阴柔的男子一见来人,陡然间脸色一变,怒气冲冲地大吼道:“唐年,慌慌张张做什么了,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真是没规没矩的。”说罢,阴柔男子也不顾匆匆而来的唐年的感受,便又回头向其他人拱手歉意地说道:“下人不懂规矩,打扰了大家的雅兴,我在这里给大家赔礼。”

    “唐少客气了,这是说得那里话啊……”

    “是啊,唐少,我们不会介意的。”

    “唐少不必这样,大家都老朋友了,何必如此见外呢。”

    ……

    众人一见到唐少居然当众致歉,也都纷纷起身还礼,众人话语间隐隐多有阿谀奉承之意,俨然就以唐少为首,只不过这些人那副讨好的嘴脸让人看着都恶心,不过这也难怪,现今社会就是一个攀高踩低的怪圈,只要你得势,那么就会有很多有前来巴结,但若是某一天你落魄了,相信这些人也会毫不犹豫地踩你一脚,不过众人中还有两人是例外,便是西门豪以及身边的少女,西门家贵为华夏武林五大世家之一,风头一时无两,自然有其不用去攀附别人,而只有别人攀附的份,显然在西门豪的眼中,川省唐门还不被他放在同等阶级看待,因此他一直都只是冷眼旁观。

    说起川省唐门,几乎所有武林中人都会想到机关、暗器、以及毒药,因为唐门正是以研究这些而闻名于武林的,但是在武林中人看来,这些都只不过是旁门左道而已,根本上不了台面,通常情况下使用暗器偷袭,或者用毒都是些下三烂的招数,为武林同道所唾弃,但同时唐门却又让人敬畏的存在,唐门家传武功虽然在武林中属于三流货色,但在用毒方面却是顶尖,其中“落魂散”、“百花毒”更是名列天下三大奇毒之二,于是有了“落魄丧魂仙难救,百花香飘尸千里”的传说,说的就是唐门两种奇毒的威力。

    不过也正因为唐门拥有屠人绝户的奇毒,更是被武林中人所忌惮,但却又不得不与唐门虚与委蛇,生怕那天自家人一个不小心惹到了唐门,人家一个百花毒一放,估计就算不绝户,也得死伤大半,因此唐门在武林中算是一个超然的存在,谁也不愿意去招惹,但同时又对唐门不屑,这才造成了如今唐门在武林中尴尬的地位,不过再怎么说唐门也算是华夏十大一流武林世家之一,也仅仅比武林五大超级世家低一筹而已。

    闲话少谈,这边唐少正在享受着众人的追捧,而恰在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西门豪却开口说道:“唐少,既然唐年来得这么匆忙,那必定是有要事,你还是先问问看吧。”

    这西门豪也并非草包,就这么一会儿倒是做起好人来了,话说间便替被晾在一旁的唐年解围,别看这只是小小的一句话,但其威力却是不凡,看看此时唐年一脸的感激就可见其效果了,这一招收买人心用得还真不赖。

    “嗯!还是西门兄说的对。”唐少一闻言也是点点头应道,但他心里却很不以为然,显然这话有些敷衍了事,说罢又转身将目光看向唐年,接着一脸耐烦地喝道:“还不赶紧说……”

    唐少这话一开口,比之西门豪就高下立判了,显然在为人处事方面,西门豪要略胜一筹,不过也不能就说唐少就是一个二B,换位思考一下,又有几个当主人的会对自家的下人好声好气呢,这又是一个威严的问题了。

    “是是是……”唐年在唐少的呵斥下,顿时躬身哈腰不住地点着脑袋,接着唯唯诺诺地说道:“少爷,我刚刚在外面看到了少奶……哦不!是看到了欧阳小姐,而且她身边还跟着……跟着……”说到这时,唐年的话有些不敢说下去了。

    “欧阳小姐?那位欧阳小姐?是不是胜男来了,她在那……你快说啊,跟着什么?”唐少一听“欧阳”两字,立马就来了精神,噌地一下紧紧地抓住唐年的胳膊,急吼吼地就冲着唐年发脾气,显然此时心里是急不可耐。

    “哎呀!少爷,你弄疼我了。”唐年只不过是唐门中一个普通的仆人而已,那里受得了唐少地阶高手的一抓呀,吃疼不住之下顿时痛得不由自主地惨叫一声,但嘴下却不敢再停下来,连忙接着说道:“就是京城欧阳家的三小姐,她现在正跟着一个年轻男子四处游览名剑山庄,而且……而且两人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

    “什么?你确定?”唐少一听唐年这话,顿时勃然大怒,瞬间气血涌现,一张俊朗的脸庞变得涨红,脖子处肌腱勃发,眼神好似要吃人一样,直盯得身前的唐年全身瑟瑟发抖,而唐少身后的那些世家子弟却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完全一副看戏的模样,一个个的目光中却又闪现出火热光芒,隐隐有人正在摩拳擦掌,这些人就是一群整天闲得蛋疼的公子哥,好戏即将开锣了,又怎能不让他们兴奋呢。

    “走吧,唐兄,去看看到底是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撬我兄弟的墙角,这一次兄弟我一定支持你。”这时西门豪上前拍了拍唐少的肩膀,旋即一马当年地走在了前面,路过唐年身边时,又对他默然地笑道:“唐年,前面带路吧!”

    “那就谢谢西门兄了,咱们去看看。”唐少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其实心里却暗自警惕,其实他与西门豪并不是很熟悉,说起来也只算是见过几次面,也就是酒肉朋友罢了,看着这般热心的西门豪,那会不留个心眼,别看唐少表面粗俗不堪,但怎么说也是世家子弟,若是一点城府都没有的话,早在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那里还会像现在这样代表家族参加世家大比呢。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凉亭,在唐年地引导下,很快就找到了欧阳胜男与刘凡两人,而这一路行来也出现了前章那种情形,路人对这一行人都是畏惧如猛虎,纷纷退避左右,生怕惹祸上身。

    “怎么会是他?”而这时西门豪远远地就看到了刘凡的背影,一见之下心里没由来一咯噔,刘凡的实力他可以见识过的,当初西门豪在皇朝会所与刘凡对赌输了一百多个亿,事后想用武力抢夺,结果派去的人全军覆没,其中更是包括一名先天高手,十几名地阶高手,经此一役之后,西门豪对刘凡虽恨之入骨,但奈何爷爷让他暂时不要出手,再加上畏惧刘凡的实力,所以这段时间一直足不出户,直到今天参加世家大比才出来透透气,可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遇见刘凡,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

    “怎么?西门兄认识那小子!”原本唐少一见到欧阳胜男与别的男人卿卿我我,好不快活,顿时火冒三丈,但是偶然听到身边西门豪的嘀咕,瞬间犹豫了一下,既而又向西门豪求教,其实他是怕刘凡跟西门家有什么瓜葛,那这事情就有些不好办了,如今他身在京城,来到别人的地盘上,自然是规规矩矩的,若是真惹上西门家,那纵使唐门是一流世家也受不了,所以才有此一问。

    “不认识!”西门豪摇了摇头,随后又佯装气愤地说道:“不过小仇倒是有一些,上次就是这小子让我失了面子,足足让老爷子禁足一个星期,为这事我一直憋着气呢,那天若不是赵家小三在场,我早就出手教训他了,今天正好有机会,嘿嘿……”

    此时的西门豪笑得很阴险,但绝对不会是对刘凡而言,相反恰恰是口是心非,表面上看是对刘凡的不愤,但实际上是说给唐少听的,其目的自然是想拖唐少下水,让他去对付刘凡,最后能让刘凡跟唐家不死不休,到那时就可以报上次的一箭之仇了,驱虎吞狼,好一个借刀杀人,真是杀人不用刀啊。

    “哦!莫不是这小子与京城赵家有关系?不过就是京城赵家又如何,谅他一个世俗家族也不敢跟唐门作对,如若不然,哼!那就别怪我心狠了。”唐少初听西门豪的话不由一愣,但随即却又对赵家很不屑,虽然京城赵家在华夏官场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对于这些武林世家而言,威摄力还是不够,要不自古怎么会有“侠以武犯禁”之说呢,从唐少的话中便可见端倪。

    (古月又失言啊,今一是上不了三更了,先说声抱歉,明天一定补上,望大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