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章 砰然心动的感觉(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且说刘凡与欧阳胜男正饶有兴致地游览名剑山庄,正当两人玩兴正浓之际,岂不料竟然被一大群人拦住了去路,看这些人面色不善的样子,刘凡便知道找茬的来了,不过就这点人刘凡怎么可能被吓到了,此时他正好整以暇地打量着眼前的这群人,一看之下,刘凡不由得乐了,俗语有云,不是冤家不聚头,这西门豪可不就在人群前头嘛。

    刘凡倒是由始至终淡定自若,可欧阳胜男却不淡定了,微微紧锁着柳眉,面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苍白,饱满而硕大的"shu xiong"起伏不定,既而又是贝齿紧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在欲将内心的郁结的情绪平复下来。

    “嗯?”而一旁的刘凡也看出了欧阳胜男的异样,连忙关切地询问道:“怎么啦?是不是那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帮你把把脉?”

    “呼……我没事,就是看到了讨厌的人,一时没能控制好情绪。”欧阳胜男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随即向刘凡摆摆手示意,接着指着正冲这边来的一群人说道:“我不想见到那个男人,我们先走吧。”

    “走在前面那个有点阴阴的男人?”顺着欧阳胜男所指,刘凡看到了一个满脸怒容的男人,旋即好似想确认似的问道,其实刘凡早就注意到了,因为来人所有的怒火中烧的目光都是集中在自己身上,刘凡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呢,而这人正是之前的那位唐少。

    欧阳胜男黯然地点头回答道:“嗯!就是他,川省唐门的大少爷——唐爵,一个不知所谓的纨绔子弟,这人虽然是草包一个,但是他背后的唐门却很不简单,虽然实力不如五大武林世家,但却是谁也不愿意惹的存在,因为唐门擅长用毒,而且唐门奇毒除非有独门解药,否则无解,所以……我们还是避开着点。”

    “唐门嘛?有趣,呵……”刘凡听完欧阳胜男的解释,嘴里喃喃自语的,心里却很不以为然,而在说话间,欧阳胜男便拉着刘凡急急忙忙想躲避,但是这个愿望显然很难实现,麻烦自动上门来,那是躲都躲不过。

    “嘿……那小子,你给我站住,说你呢,对就是你,小子,是男人的别躲在女人背后……”前方的唐爵远远看到欧阳胜男见到自己就立马想跑,心下着急,生怕让人跑了,便不由自住地冲着刘凡大吼一声,而自己则加快脚步,丢下身后跟随的人,一路小跑过来,三两下便越过刘凡身前,双臂一展就拦住了刘凡两人的去路,而就在这时身后的其他人也赶到了,一下子就将刘凡与欧阳胜男两人包围起来。

    “唐爵,你想做什么,给我让开……”欧阳胜男一见唐爵的动作,脸色顿时阴沉得几可掐出水来,然而心里却是暗叫糟糕,但欧阳胜男依然想都不想便冲唐爵大声呵斥一声,身子更是不由自住地挡在了刘凡的身前,这一下意识的动作倒是让刘凡心里倍感温暖,但看在唐爵的眼中,无疑就是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他的脸上,他又怎么会不愤怒。

    “你说……这小子是谁?”盛怒之下的唐爵隐隐有些失去理智,完全不顾女孩子的感受,居然指着欧阳胜男的鼻尖大吼大叫,而被他这么一喊,山庄内原本还游览的人群也被吸引了过来,国人好凑热闹,眼看着好戏即将开场,这些人又岂会错过,于是呼啦一下子里三层外三层地将双方围在大圈子之内。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他是谁?我凭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哼!”原本欧阳胜男就对唐爵有偏见,如今被他这么一吼,人群涌动过来围观,自己倒成了被人围观的那只猴子,她心情又怎么可能会好呢,如此糟糕的心情,又怎么可能会给唐爵好脸色看呢。

    “你……”唐爵也自认为风流倜傥,在武林年轻一代中也算是一个人物,唐家与欧阳家份属武林世家,两家结合也算是门当户对,但是让他没有想到欧阳胜男对他的抵触居然这般强烈,一句话就将他噎得下不来台,不过欧阳胜男的话也没有错,你唐爵既不是人家男朋友,又不是人家未婚夫,人家又凭什么听你的话呢。

    “好,很好,非常好,哈哈……你居然说我唐爵不是你什么人?”唐爵怒极而笑,而且是笑得很癫狂,让人听了心里碜得慌,但是笑声过后,下一秒却是晴转暴雨,便见唐爵脸色一下阴沉下来,旋即怒目冷笑道:“可你别忘了如今我们两家已经结盟,而结盟最巩固的方式就是联姻,前次家父上门提亲,欧阳叔叔也是口头答应了,只差举行一下仪式,你说我是你什么人……”话到这里,唐爵指尖横移向指向一旁的刘凡,目光却紧盯着欧阳胜男,完全就是无视刘凡的存在,既而又再次呵斥道:“而你……居然带着这个野男人在这里招摇过市,卿卿我我,好不欢愉,你说我应不应该生气?”

    “嗯?”刘凡一听这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眉头微微一皱,半眯着双眼,眼中寒光迸射,不过刘凡却没有下一步动作,毕竟这是欧阳胜男的事,他做为外人不好插手,当然若是这唐爵想动武的话,刘凡不介意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因为唐爵的话已经是触碰到了刘凡的逆鳞。

    “唐爵,你说话客气一点,谁是野男人了。”此时欧阳胜男再也忍受不了唐爵的颐指气使,压抑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娇身猛然一震,一双美目瞪得溜圆,一下子冲到唐爵跟前,便是针锋相对,既而话语一顿,反身走到刘凡身边,很自然地挽起一他的臂膀,示威似的再次说道:“哼哼!姓唐的,你给我听清楚了,我男朋友叫刘凡,论实力,论品姓,论样貌,他样样都比你强,你想娶我简直是痴心妄想,我爸答应了,又不是我答应了,你要娶就娶他好了,与我何干。”

    刘凡怎么也没有想到欧阳胜男会来这么一出,竟然没有得到他的同意就给按上个男朋友的头衔,虽然刘凡心里有些想法,但被一美女这样挎着,心里还是不由自住地一荡,这冒牌男友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享受一下美女在怀的心猿意马,于是刘凡很配合地用手拦住欧阳胜男的蜂腰,还真别说,欧阳胜男从小习武,腰间竟是毫无赘肉,而且肌肤弹姓十足。

    而刘凡的这一抱,却是欧阳胜男始料未及的,娇躯猛地一僵,同时粉脸上浮现层层红晕,更添几分妖娆,此时两人看起来就好似真的情侣一样互相依偎,彼此间你侬我侬,当真是羡煞旁人,当然有人羡就是会有人恨,而最恨者莫过于唐爵了。

    “你……你们……”此时唐爵已是脸黑如墨,拳头攥得嘎吧作响,可见他已在爆发的边缘,但此时此刻他却不知道该何种恶毒的语言来反击欧阳胜男的话,所以一个“你”字说了半天也没有下文,他心里清楚这一次与欧阳家结盟,对于唐家而言绝对是一次绝佳腾飞机遇,一次让唐家跻身于顶级世家的机会,所以他极力地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愤怒。

    恰在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西门豪却凑到唐爵的身边,对其附耳说道:“唐少你现在冷静一点,欧阳胜男不识好歹,但在这里却也不是想动她就能动,再则你也不想与欧阳家反目吧,那既然不能动欧阳胜男,可她身边的男人却不尽然,他只不过是个外人罢了,相信欧阳家不会为了一个外人与你为难的,你说是吧!”

    “嗯!西门兄说得没错,我看上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居然这小子敢撬我墙角,那就要有准备一死有觉悟,哼!”经西门豪这么“善意”地点拨,唐爵好似脑袋开窍了,直接放弃了欧阳胜男,又将矛头对准了刘凡,说话间眼中更是冷厉的寒光隐现,显然是对刘凡动了杀机,而两人自欺欺人的作法,刘凡却早已了如指掌,心下不禁冷笑。

    而此时唐爵心里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将欧阳胜男怎么样,但是此时他的怒火无法得到发泄,而很明显的,边上的刘凡就是一个最好的发泄桶,因此唐爵的目光不再是紧盯着欧阳胜男,反而转移到冲刘凡身上,但是很显然他在错的时间里,找上了错的对象,就已经是错上加错了,于是一场悲剧又开场了。

    “刘凡是吧,你很好……你给我站出来,躲在娘们身后算什么男人啊。”转移目光的唐爵,冷冷地看着刘凡,颐指气使地便对刘凡吼了一声,而刘凡却是恍若未觉,连正眼都没有瞧他一下,这不是打脸是什么,想他堂堂的唐门大少爷,未来的唐门接班人,去到那里不都是被人追捧,几时受过这样的冷遇啊,他就是想不发火都难了。

    “凡哥,咱不理这个疯子,这里是名剑山庄,谅他也不敢乱来。”欧阳胜男依然无视唐爵,牵起刘凡的手便想将他拉走,但其实她的心里却是忐忑不已,这还是她第一次牵着一个男人的手,虽然感觉到从刘凡手心里不时传来阵阵暖流,但她的小心肝却犹如小鹿乱撞一般,砰砰直跳,几欲脱口而出,欧阳胜男如今二十五岁了,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却不妨碍她对爱情的了解,就在这一刻,她悲哀的发现,自己可能真的恋爱了,又或者说她是喜欢上刘凡了,之所以说悲哀,那是刘凡身边的女人太多了,而且是一个赛一个的美,所以她心里就更没底了。

    (更新,再更新,古月很努力地更新,但这倒霉催的成绩太坑了,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