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一章 约战(上)(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不能走……”唐爵一见欧阳胜男转身欲走,不由得急了,伸手就想将她留下,在他想来,欧阳胜男一个不能练武的娘们,自己一出手还不手到擒来,可是下一刻唐爵才意识到自己错得离谱,但也晚了,也不见欧阳胜男回头,后脑好似长了眼睛一样,反手便将唐爵擒拿住,随后顺手一个反制,就将唐爵的手腕反扭过来,唐爵顿时吃疼不住,咧嘴哀嚎一声,之后便感觉身子如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不过唐爵好歹也是地阶高手,短暂的失神后,半空中一个燕子翻身,身形稳稳当当地落到了地上,这才没有当众出糗,不过手腕疼是一定的。

    “哼!也不看看你这德姓,连我都打不过,还想娶我,真是不自量力。”欧阳胜男没有在意唐爵此时的狼狈,反而是转头瞥了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眼神中却满是不屑,如今的欧阳胜男可谓是今非昔比,地阶巅峰实力,当然看不起唐爵这个地阶中期了。

    “哇……”围观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却看到那之前被他们认为是武学废材的欧阳胜男居然以胜者的姿态,俯瞰一个地阶中期高手,这是什么样的实力啊,地阶后期,巅峰,还是先天境界,众人都不敢再想下去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片哇然,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尽相同,但内心却同样的震撼,来自一个被他们瞧不起的废材的震撼,那还是武学废材嘛,当今武林年轻一代中又能有几个人达到这样的境界,恐怕屈指可数吧。

    “欧阳胜男……今天算我看走眼了,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隐忍,甚至将所有人都欺骗了,好,好得很呐!今天我便不与你计较,但是……我跟他之前的恩怨是我们的事,你别插手,否则别怪我下狠心。”面对欧阳胜男冰冷而又不屑的眼神,唐爵心里犹如针刺一般的痛,就刚才那一下,唐爵便隐隐感觉到欧阳胜男的修为不比自己差,若是真的争斗起来,自己肯定讨不着好,甚至有可能惹来一身搔,这点自知之明唐爵还是有的,别看他在人前人五人六,俨然草包一样,但是这人懂得审时度势,眼见形势不对,便果断放弃欧阳胜男,可他却又话锋一转,对准了刘凡。

    说罢,唐爵不再理会欧阳胜男,反而冲着刘凡大声地叫骂道:“小子,你若是承认自己是个"biao zi"生的贱种的话,那你就可以躲在娘们身后不出来,哼哼!”

    刘凡一听这话,登时脸色阴沉得可怕,眼眸中透露出淡淡的杀机,此刻唐爵在刘凡的眼中早已如同死物一般,本来他是不想与唐爵一般见识的,但是唐爵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辱及至亲,对刘凡而言这是不可原谅的,刘凡生平最在意的就是他身边的人,自从与朱雨晴母子相认之后,更是珍惜眼前的这份得来不易的亲情,可想而知此时刘凡内心有多愤怒。

    欧阳胜男好似感觉到身边温度正在急剧下降,回头一看刘凡的脸色,顿时心里暗叫糟糕,她可是知道刘凡的实力,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刘凡已到了愤怒的边缘,可怜唐爵还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一个多么可怕的煞星,死到临头了都依然还在叫嚣着,说实在的,此时欧阳胜男都为唐爵感到悲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种人却不值得同情,所以欧阳胜男摇摇头,并为刘凡让开了道路。

    “嗯!”刘凡自然明白欧阳胜男的用意,也说不说客气话,冲她点头示意后,而后上前一步轻轻越过欧阳胜男身边,旋即面表情地冲着唐爵说道:“唐爵?你很好!你现在激怒了我,所以你就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给你三份钟准备时间……”

    “什么?给我三分钟?我是不是听错了啊,这是我今天听过最大的笑话,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唐爵初听刘凡的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旋即却又对刘凡冷嘲热讽的,显然是在看笑话。

    打从唐爵见到刘凡的第一眼起,他就没从刘凡身上看到一丝内力波动,这样的人无非两种,一是普通人,二就是修为已至返璞归真之境,但刘凡年轻的外表欺骗姓太大了,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一个绝顶高手,因为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半步神级以上的巅峰强者,一个二十出头的黄毛小子怎么可能是绝顶高手,你就是打娘胎里修炼也不过二十年功力,所以在唐爵看来,刘凡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因此他根本就不将他放在眼里,此时却是还在笑话他,却不知死神早已降临。

    “哈哈……”

    被唐爵这么一喊,围观人群中不少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最欢的莫过于唐爵身后同行的那些世家子弟,而且笑身中多是充满着嘲讽,而这嘲讽的目光却是投向了人群中央的刘凡,然而刘凡却不为所动,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仿佛当这些嘲笑声不存在一般。

    同时人群中也一小撮人暗自为刘凡感到惋惜,唐爵这群世家子弟他们是再熟悉不过了,仗着有个家族的势力,在武林中作威作福,欺男霸女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当然了在嘲笑的人群中还有一人是例外,那就是西门豪,他只不过是向唐爵说了一句话,便挑拨唐爵与刘凡势成水火,此刻他正躲在人群里偷偷看戏,他可是见识过刘凡的实力,自然知道唐爵必不是对手,但万一刘凡将唐爵打出个好歹了,那川省唐门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最后是两者斗起来,那样的话,西门豪便即可以报一箭之仇,又可以让唐家与欧阳两家结盟不成,可谓是一箭双雕啊,够毒,够狠的。

    “三分钟已过,你笑完了吗?笑完了就上来送死吧!”刘凡根本就不理会唐爵,甚至连头都没抬,冷冷的一句话便让人寒到脚后跟,此时众人才意识到刘凡似呼并不是在开玩笑,就连唐爵心里也是砰砰直打鼓,暗想:难道这小子还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不成,不,不可能,看他站的步法很明显完全没有章法,哼哼!这小子必定是虚张声势,那我就别不得我了,怨只怨你命不好,敢跟老子抢女人,哼!死吧……

    此时刘凡很随意地站在原地,脚下是不八不丁的步伐,看似稀松平常,完全就不像是个练武之人,众人一看就明白过来,原本还对刘凡刚才冰冷的话语心有余悸的人群,此时都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刘凡,相较之唐爵就不同了,对战起手势一摆出来,俨然一股气势从体内爆发出来,腰身一沉,马步看似四平八稳,令得人群连声叫好,有道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叫得响的通常都是看热闹的外行人,在高手的眼中,唐爵这个起手势简直就是华而不实,中看不中用,难得此时唐爵还在沾沾自喜,浑然不将刘凡放在眼里,须不知,刘凡那根本就看不起他,打个草包还需要刘凡摆架势,那是简直就是对刘凡的侮辱。

    而就在这时,欧阳胜男却是出乎意料地回到刘凡的身后,附耳小声说道:“小凡,别下死手,好吗?唐门现在与家族结盟,如果恶了唐门,我怕……”

    “嗯!”刘凡并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点头回应一下,而得到答复的欧阳胜男却是满心欢喜地退了开来,但是两人耳语的这一幕,看在唐爵眼中,却又是别一回来,尤其欧阳胜男最后展颜欢悦的模样,更是让唐爵心里怒气冲天,也不再去估计什么江湖道义,居然趁刘凡扭头的一瞬间出手。

    “唐门劈空掌……”伴随着唐爵一声大喝,储力推掌,声如霹雳,夹带着凛凛劲风向刘凡狂袭而去,而刚扭头过来的刘凡却恍若未觉,好似被这气势如虹的一掌惊呆了一般,至少在外人看来,刘凡此时的表情是如此,就连唐爵自己也隐隐感觉一掌便能建功,心下不由暗自欢喜,眼看这一掌即将临身,不少围观的人都不忍地闭上了双眼,脑海中甚至已经开始想象出刘凡血溅当场的情形,更有一些胆小的女孩子都开始尖叫了。

    而人群中的西门豪却隐隐感觉到不对劲,他是见识过刘凡的杀伐手段,自然不会如其他人一般肤浅,但同样的他也希望刘凡能够重伤于掌下,甚至是当场毙命,但是这可能吗?西门豪禁不住疑惑了。

    “轰……”

    “咔嚓……”

    “啊……”

    就在电光石火之间,众人听能隐隐的听到一声轰鸣声,紧接着是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随后又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当人群掠微清醒时,恰好见一道黑影急速地横飞出去,最后撞上了前方的一棵大树上,直振得树叶纷纷偏落,等众人看定之后,却见到树底一个半死不活的身影,这不是唐爵还有谁,而人群圈中央的刘凡却是傲然环顾四周,此时刘凡的目光冰冷无比,好似来自九幽地狱的魔眼一般,让人顿感不寒而栗。

    “咕噜……”现场出乎意料的寂静,犹如落针可闻一样的沉寂,隐隐还可听到一些细微的吞咽声,谁也没有想到,原本一场毫无悬念的比斗,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一个事先不被人看好的,此刻傲然而立,而一个看似强大的人,此刻却进气少出气多,眼看着就剩下半条命了。

    “怎么会事?都围在这里做什么?下午的大比即将开始了,你们怎么还不去准备啊……”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闯入了人群中,这才将众人从巨大的震惊中唤醒过来。

    (求救,古月在求救,求回归啊,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