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二章 约战(中)(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会事?都围在这里做什么?下午的大比即将开始了,你们怎么还不去准备啊……”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闯入了人群中,这才将众人从巨大的震惊中唤醒过来。

    随着声音的炸起,众人回头一望,恰好见到一行十来人,为首走在前面的是五名老者,而走在中央的正是名剑山庄的老庄人端木鸿,原本端木鸿正在与各大世家家主商议武林大会的事,却听到外面吵吵嚷嚷好不热闹,一时好奇才忍不住出来看一看,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局面。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做为山庄的主人,端木鸿有理由也有资格询问,尽管这话说得很平淡,但是从其眼中闪现着的寒光看来,端木鸿此刻的心情绝对好不到那里去,尤其是那犀利的目光一扫过众人,几乎没人能与其对视,反而是或多或少地有些躲闪,甚至是畏惧地低下头。

    当然了,凡事都会有例外,人群中央的刘凡根本就不鸟端木鸿,别看他平时很和气很随意的一个人,但是内心却是无比的骄傲,不过他的傲然却是来自于自身绝对的实力,俗话说得好,有实力不装B,必遭天打雷劈。

    端木鸿的话一落,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回答,而是都将目光集中在了刘凡身上,这时端木鸿一行人也都向刘凡瞩目,但是刘凡却挑一挑眉头,旋即懒懒地用小指掏了掏耳朵,其轻慢的意味是再明显不过了。

    这下子端木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而站在他身后的端木鹰更是忿忿不平地怒视着刘凡,不过这对父子又考虑到欧阳胜男的因素,所以这才没有当场发飙,倒是同行的其他世家家主饶有兴致地看着,完全就是一副看好戏的心态,显然这些个武林世家都不是省油的灯。

    “哎呀!大少爷……老爷,二少爷,你们快来看看大少爷吧,他……他快不行了……”正当场面沉寂之时,一声凄厉的哭声传入众人的耳边,却是之前一直跟在唐爵身边的仆役唐年,当时唐爵被刘凡打出去的时侯,这唐年倒是忠心有佳,第一时间就跑到唐爵的身边照顾,而恰在刚才,他抬眼看到自家老爷,二公子在人群中,又见唐爵奄奄一息的模样,顿时就急了,连忙大喊大叫起来。

    “唐……唐年,你说什么?大哥怎么啦?”唐家二公子唐延,猛然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由自住地回头一看,这一看之下差点没吓一跳,因为此时唐爵正躺在唐年的怀里,嘴角溢出几丝鲜血,而胸口处更是一片刺眼的血红色,不由得大惊失色,惊呼道:“大哥……爸,是大哥……”话还没说完,唐延仓皇地直奔大树下。

    “爵儿……”经唐延这么一提醒,做为唐门现任家主的唐鹤龄这才猛然吓醒,刚才他还抱着看端木家的好戏,可谁知道天意弄人,看这情形,自己儿子恐怕是这出好戏的主角,而且还是悲剧的主角,看这半死不活的样就可想而知了。

    唐鹤龄几乎是奔跑来形容,几步就跑到唐爵身边,急急忙忙地为儿子检查,检查之下,眉头皱得更紧,脸色更是低沉得几乎可以拧出水来,此时唐爵一只手骨折,隆起的骨头都快撑出皮肤来,面白如纸,出气多进气少,半死不活的样子,看得唐鹤龄一阵揪心。

    “谁……是谁将我儿子伤成这样的,给老子站出来……”唐鹤龄猛地从地面站了起来,一回身便冲着人群大吼一声,赤红的双眼,犹如噬血的猛兽一般,就差没有张开血盆大口了。

    “呃……”在场众人眼见唐鹤龄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心里都不由自住地抽动了几下,场面却是一片愕然,这场戏他们是从头看到尾,谁是谁非自然心里跟明镜似的,可现在唐鹤龄显然是想护短了,从他的话中可以听出,他根本就不管对错,儿子现在半死不活,那他就找谁拼命。

    “老爷,是他,就是他把大少爷打成重伤的……”这时唐年正用仇恨的目光怒视着刘凡,一听到唐鹤龄的吼叫声,立马就站出来指认刘凡。

    “是你?”唐鹤龄的目光刷的一下子锁定在刘凡身上,怒火喷发的双眼,紧盯着刘凡,好似恨不得将刘凡生撕了不可,“冤有头,债有主,既然你把我儿子打成重伤,还废了他一只手,那你就要有死的觉悟,拿命来吧……”唐鹤龄话语刚落,身形便台同恶狼一般,急速地向刘凡掠去。

    “唐门主,且慢动手!”

    恰在这时,一道身影拦住了唐鹤龄的去路,去路受阻之下,唐鹤龄身形不由得一顿,旋即又是一阵愤怒,但他看清来人时,却忍不住停下了动作,却见来人正是山庄庄主端木鹰,于是面露不悦的责问道:“端木庄主,你这是为何,难道你想阻止我为子报仇嘛?”

    面对唐鹤龄的责问,端木鹰却怡然不惧,淡然地说道:“唐家主,请你自重,这里是端木家的名剑山庄,凡事总有个缘由,来这里的都是我名剑山庄的客人,我不希望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当然对于令公子的事,我也感到很遗憾,但是你放心,若谁违反了我庄内的规矩的话,就是唐家主不说,我们名剑山庄也不是置之不理的,所以请唐家主冷静一下,你看可好?”末了,端木鹰还是用商量的口吻,毕竟唐鹤龄再怎么说也是一大世家之主,必要地尊重还是要的,不过端木鹰的话里却并没有对刘凡怎么样,反而是要调查之后才有答复,也就是说端木鹰并不会偏袒任何人。

    “你让我冷静?”唐鹤龄闻言顿时有些不敢相信,但旋即他却又暴怒地喝道:“你让我怎么冷静,重伤的不是你的儿子,你当然可以冷漠了,可我不行,那是我的儿子,所以这仇我非报不可,端木家主,还请你不要阻拦。”

    此时的唐鹤龄已经被仇恨所蒙蔽,别人的话他根本就听不入耳,话说这唐鹤龄也不是个没有城府的人,但是事关至亲,又有几个人能够免俗呢,尤其是刚才检查到儿子唐爵气息紊乱,丹田之内空空如也,很明显是被人废去了一身功力,虽然丹田尤在,但是能不能完全恢复原来的境界还是两说,失去内力对于一个武者来无异于死亡,可想而知此时唐鹤龄为何暴怒了。

    “唐家主,你这是信不过我端木家喽?你确定非这么做不可?”端木鹰连续两个急问,说话的语气也是一个比一个重,很显然此时端木鹰的内心也是不悦,但从他面上却看不出来,不过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听出端木鹰话里的火气,就是唐鹤龄也是愣了一下,这一愣倒是让他清醒了不少,面色也缓和了不少,但却依然沉着脸。

    此时唐鹤龄才猛然想起这里是端木家,他自然端木家在武林世家中超然的地位,几百年前的武林第一世家,底蕴可不是一般世家可比,即使是同样传承了几百年的唐家也比不上,沉默下来的唐鹤龄脑中心思百转,不断地权衡利弊,仇是一定要报的,但在这个时侯得罪一个武林世家却是得不偿失。

    “好,既然端木兄这么说了,那我也就等待你们调查的结果,若是结果不能让我满意,那么就请素我唐家无礼了。”心有定计,唐鹤龄倒也恢复了大家主的风范,拱手间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但话里的强硬态度却表露无异,什么是满意的结果,无非就是严惩刘凡,说到底他还是想报仇。

    “请唐兄放心,我端木家自然会秉公处理。”端木鹰见唐鹤龄服软,心里不无得色,但却还是不动声色地拱手说道,大家都是聪明人,端木鹰那里会不知道唐鹤龄话中的意思,不过端木鹰却没有将之放在心上,他只要唐家不在山庄里闹事就行,去了名剑山庄那他就管不着,也没法管。

    说罢,端木鹰转身回到端木鸿身边,随意地在附耳嘀咕几句后,像是在向他父亲说明情况,而端木鸿只是点了几下头,随后端木鹰便径直走到刘凡身边,凝神皱眉,旋即面无表情地询问道:“唐爵的伤是你打的?有什么仇怨需要下这么重地手吗?”

    刘凡根本就不鸟端木鹰,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随后一咧嘴冷笑道:“他自个手贱,怨不得别人,此事与我无关。”

    “什么?我儿子都被打成这样了,一身修为几乎全废,你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边上的唐鹤龄一直对刘凡虎视眈眈,乍一听到刘凡的话,霎时间勃然大怒,冲上前就想将刘凡暴打,但却被身前的端木鹰死死地拦住了,这下唐鹤龄可不会有好脾气了,火气一上来就大吼道:“端木家主,这回可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这小子明明打伤了人,却还在抵赖,就是佛听了都有火,何况我是受害人的父亲。”

    端木鹰一见这架势,顿感大失面子,但又不得不维护名剑山庄的威严,所以再次出手拦住唐鹤龄,不过他恼怒刘凡刚才说话的语气,要知道他可是堂堂端木家家主,可刘凡却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说话的口气一点敬意都没有,甚至比陌生人还冷淡,亏得自己刚才还维护他来着,若不是看在欧阳家的面子上,他早就不想管这事了。

    端木鹰是心生退意,但有人却有不同意见了,那就是欧阳胜男了,本来她躲在刘凡身后不想出来了,因为她发现在刘凡的身后,能感觉到被保护的温暖,让她久久不愿意离开,但是现在唐鹤龄出言不逊,所以欧阳胜男便站了出来。

    (这几天更新有点晚,请大家谅解,古月在努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