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三章 约战(下)(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做人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啊?”这时欧阳胜男从刘凡的身后走了出来,裂开樱唇就冲唐鹤龄喷道:“谁规定受重伤的就一定是受害者啦?难道被人攻不能还手?或者是这天低下的道理都是你们唐家编出来的?这里这么多人,百多只眼睛都看着呢,谁是谁非早就一目了然,事情本就是唐家大少惹出来的,更是他先出的手,打人不成,被内力反噬,这能怪谁啊,只怪他学艺不精。”

    “哦……”

    经欧阳胜男这么一解释,其中有一些不明状况的人都是恍然大悟,而那些看到事件整个过程的人却是不住地点着头,这下子整件事情就一目了然了,在场的人又不都是傻子,一看躲在刘凡身后的欧阳胜男丰姿卓越,貌美不可方物,再联想起唐爵这草包的为人,那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无非就是见色起义,这样的事情以往唐大少可没少做过,而且是屡屡得手,即使是碰到有背景的人,人家也会因为畏惧唐爵背后的唐门而不敢下死手。

    但很显然,这一次有所不同,众人在感叹刘凡的实力之余,又开始猜测起他的家世背景了,他们可不想信一个没有强大背景的人,会去得罪唐门这样的武林名宿,这场戏是越来越有看头了,这些人就更不愿意走了。

    “你……你……简直是一派胡言。”唐鹤龄一时情急之下,竟然一甩手就想冲上前去,但是端木鹰却横在他面前,让他无法接近欧阳胜男,无奈之下,唐鹤龄语气一转,却是温声慢语地说道:“欧阳侄女,我知道你对爵儿有偏见,也知道你对这门亲事很抵触,但是你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诋毁我儿子吧。”

    唐鹤龄这话说得声情并茂,就仿佛是因为欧阳胜男不满意两家联姻结盟而陷害唐爵一样,唐鹤龄这招祸水东移不可谓不毒啊,果不其然,众人一听到唐鹤龄这话,顿时心中的想法也动摇了,比起欧阳胜男一个黄毛丫头的话来,唐鹤龄这样的武林名宿的话更可信几分,但是话又说回来,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谁也不知道唐鹤龄的话有几分真,但之前唐爵先动的手这些可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因此大多数围观的人都保持观望的态度,而这恰恰就是唐鹤龄老道一面,几句话就掌握着民众的舆论导向,这种人不去当官还真是有点可惜了。

    “哼……既然话都这样说了,那我今天就索姓说开了吧。”欧阳胜男面对唐鹤龄的恶意诋毁,反而是看淡了,娇哼一声后,又接着说道:“你儿子的人品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是个什么德行,说白了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外加好色之徒的草包,你认为这样的人我需要去诋毁他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都分得清是非黑白,绝对不是某个人的一两句话就可以轻易颠倒得了的。”

    欧阳胜男这话说得很有水平,三言两语就将唐鹤龄刚才的话反驳了回来,同时话中更是指出了唐鹤龄是在颠倒是非,又巧妙地利用人群的舆论,按她话里的意思就是,如果人群中有人相信唐鹤龄的话,那就是个是非不明之人,但谁又会承认自己是非不分呢,这也正是欧阳胜男聪明的地方,利用了人们自以为是的心理。

    “你……哼!我不跟你做口舌之争,我这边有证人,一会儿就知道谁是谁非了。”唐鹤龄闻言顿时语塞,居然冲着欧阳胜男一甩手,既而又回过头来,向大树下抱着唐爵的唐年招了招手,接着大喊道:“唐年,你过来,把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地复述一次,记得要讲重点。”说话间,唐鹤龄特意将“重点”两字的语气咬得很重,显然是意有所指。

    “哦?”而唐年初一听这话,却是愣了一下,但旋即看到唐鹤龄对他使眼色,这才明白过来,连忙放下唐爵,小跑几步来到人群中间,急忙说道:“老爷,事情是这样的,小人刚好在路上碰见欧阳小姐,我想欧阳小姐即将成家大少爷的未婚妻了,大少爷见着一定很高兴的,于是就跑去告诉大少爷,而大少爷也是高高兴兴地来找欧阳小姐,可谁知欧阳小姐身边的这位……居然出言挑衅,之后还动起手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大少爷打成这样,事情就是这样,老爷,你一定要为大少爷讨个说法啊。”

    这个唐年还真是个人才,一席话连哭带说,编个谎话面部表情还很丰富,悲剧式的人物,这算是在博同情?而且这故事编得不可谓不精彩,就差没将刘凡说成是横刀夺爱的歼佞小人了。

    “哦!真的是这样吗?”唐鹤龄闻言顿时心中窃喜,还是自己人上道,不过唐鹤却依然不动声色地反问一句,那模样仿佛是在确认唐年的话,但其实是做给人群看的。

    “老爷,这种事情那里做得了假,若您不信的话,可以询问一下西门少爷,他们当时都在场的。”唐年想也不想便急忙回应唐鹤龄,之外又将西门豪等人拉出来做证,但是唐年没有想到的是,西门豪此时心里却是在不断地诅咒他,本来西门豪是想置身事外,想坐山观虎斗,最好是唐家与刘凡两者斗得两败俱伤,如此他即可以报仇,对可以打击到唐家,别看他与唐爵关系挺铁的,可这武林中表面亲如兄弟,背后捅刀子的事情也不是没有,金钱时代,利益至上。

    “西门贤侄,唐年说的话果真如此?”唐鹤龄偏过头向西门豪询问道。

    “呃……咳咳……”此时的西门豪心里还在咒骂着拉他下水的唐年,猛然一听唐鹤龄的问话,不由得一愣,旋即脸上一阵烦躁,既而轻咳两声调整一下心态,接着故作姿态地说道:“这个……嗯!唐年前面的话基本上没错,之于后面唐少是怎么被打飞出去了?因为当时实在是太快了,所以没看清楚。”话说到这里,西门豪有些心虚地将目光躲闪开来。

    “你……你放……西门豪,你这是睁眼说瞎说,什么叫基本没错?这根本就是大错特错,难道你以为现场这么多人都跟你一样眼瞎了吗?”这时欧阳胜男有些焦急了,情急之下竟然差点脏话脱口而出,还好及时收住,但还是激动不已,小手一指西门豪,恨不得上前将他暴打一顿,不过女孩子总要顾忌一下形象,尤其边上的刘凡也在,这才没有做出什么彪悍的事情来。

    “恬躁!”欧阳胜男的着急,刘凡是看在眼里,他知道若是自己再开口的话,恐怕今天这事很难事了,当然刘凡根本就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眼看着欧阳胜男就要冲上去,连忙一把将她拉住,顺势将她拦在身后,旋即淡淡地说道:“男人做事,女人在一边看着就行,跳梁小丑罢了,不必理会。”

    “嗯!”欧阳胜男被刘凡这么一弄,心里非但没有因此而不高兴,反而是甜丝丝的,又有几个女人不希望做被人呵护的小女人呢,何况这段时间接触下来,欧阳胜男对刘凡已是芳心暗许,如今自然不会反驳刘凡的话,相反很是乖巧地站在刘凡身后,目光却不住地盯着刘凡高大的背影。

    “你……你说什么?”唐鹤龄一听刘凡这话,顿时勃然大怒,好歹他也是世家家主,现在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藐视,不生气那才是怪事了,无独有偶,端木家的人脸色也不好看了,刘凡这话无疑是得罪了现在不少人,此时唯一兴奋的恐怕就只有西门豪了,事情的走形正在按他心意所走。

    “没什么?只不过是说明一下事实罢了,小人就是小人,永远都上不了大场面,你说是不是啊,西门大少?”刘凡淡淡地顶了唐鹤龄一句,旋即又将目光投向西门豪,闪闪的寒过,顿时让西门豪心中一凛,好似有什么东西噎着喉咙一样,让他难受至极,他知道刘凡绝对有秒杀他的实力,因此僵硬地站在原来,动也不敢动一下,心里却是狂震不已,那眼神太可怕了,西门豪犹如置身于炼狱一般,好似死亡正在向他靠近。

    “怎么?西门贤侄,你们……认识?”刘凡最后的话,却是让唐鹤龄疑惑了,忍不住询问道。

    “呃……那个,我们……我们只是见过一面,不是很熟,呵……呵……”西门豪言有些闪烁其词地回答道。

    “哦!”唐鹤龄一听这话,顿时心中大定,旋即转身面对着刘凡,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打伤我儿子这事,你说怎么解决吧?”

    “怎么解决?没法解决!你儿子打人再先,自己实力不济,被内力反噬,这怪得了谁?只能怪他学艺不精,况且这样的货色死了也是活该,省得浪费粮食。”刘凡两手一摊,耸耸肩膀,一脸的无辜,旋即面色一转,却又严肃无比地说道:“我不觉得打一头畜牲有什么错,若是有错的话,恐怕就是没有将这畜牲给秒了,你若是想为子报仇的话,就划下道道来,我刘凡接着就是了。”

    “好,很好,非常好……”唐鹤龄听到刘凡后面的话,顿时怒极而笑,连称三声好,但每一声的语气却都冷上三分,既而又说道:“正好今天的武林大会,那我们就挑战赛上见吧,希望到时你还有这样的自信,哼……”说罢,唐鹤龄一甩手,便向着端木家人走去,几步便靠上前了,紧接着对端木鸿言道:“端木老家主,相信这事你们也看到了,我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希望挑战赛的时侯,端木家不插手,您老看可行?”

    (接下来还有更新,昨天的事对不起大家,兄弟过生曰,晚上就没更新,希望大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