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四章 淘汰赛开始(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距离事发之后已是一个小时,名剑山庄原本热闹的休息区也变得门可罗雀,只有偶尔一两个端木家的下人经过,但这里却留下了一段让人津津乐道的好戏,同时也让这些武林中人记住了一个人,那就是刘凡了,一个敢于跟豪门世家叫板的人物,至于倒霉的唐爵除了背负多一点骂名之外,就是满身的伤外加一只废手。

    与此同时,在名剑山庄的后山中却是热闹非凡,但见此处地势平坦,空间开阔,足有几十亩山地,容纳上万人都不成问题,本次武林大比共设置了九个擂台,其中八方小擂台是淘汰赛用,正中央最大的擂台则是八分之一决赛时启用。

    本次武林大会共有三天的时间,第一阶段是以淘汰赛的形式出现,一对一公平决斗,连胜三场即可进入下一轮,依次轮换,最后每个擂台决出前四名进入三十二强。

    第二阶段是排位赛,一对一单挑,各擂台前四名抓对单挑,胜者进入十六强,争夺前十名。

    第三阶段是八强战,抓对单挑,胜者进入八强,而其余八名落败者都就只能进入到复活赛混战环节,八个人争夺两个十强名额,决出两名最强者凑成十强,当然,也不是说前十名就可以高枕无忧,因为之后还有一个挑战赛,这才是真正考验的时侯,可以说是为一些有实力却在淘汰赛中暴冷被淘汰的人准备的,当然十强选手也不是无休至止地接受挑战,每个人只接受一次挑战,战胜了即可成为十强,同时也就拿到的参加九月九重阳节华夏武林大会的入门票,因此才说这是真正考验意志力的时侯。

    接下来自然就是四分之一决赛,八人抓对厮杀,胜者进入到半决赛,依此类推直至最后的决赛,不过在决赛之前还有一场三、四名的决战,别看只不过是一个名次争夺,但两者却截然不同,本次武林大会的主办方端木家可是为前三名准备了奖品,冠军是名剑一柄,亚军是能够增加半甲子功力的小还丹一枚,季军则是高级武功秘籍一本,武林中人都知道,名剑山庄的剑绝对非比寻常,加功力的丹药更是让人趋之若鹜,至于高级武功秘籍对于一些小世家而言,那就相当于传家宝一样的存在,所以季军争夺战同样激烈。

    而此时场上时不时地有许多人在呐喊,不住地喊“加油!”这倒是咄咄怪事,却是这一次的世家武林大会已经开始了。

    现在正在进行第一阶段的淘汰赛,本次参加的人数大概有两百来人,大大小小的武林世家三十几之多,可见华夏武林底蕴悠长啊,加上其他人员,此时大比一共聚集了近千人,不过相对于十几亿华夏人而言,这点人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闲话少说,淘汰赛已是在主裁判的宣言下悄然开始,但是人群中却并没有刘凡的身影,这但不奇怪,他是来看热闹而不是来参赛的,不过欧阳胜男同样不见踪影,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其实不然,经过之前刘凡打唐爵事件后,唐家与欧阳家的联盟出现了裂痕,而做为破坏这一关系导火索的欧阳胜男免不了被族中长辈责问,挨顿骂是免不了的了。

    不过欧阳胜男也是硬气,居然强忍着委屈,在欧阳家休息区里被族长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还是大会时间到了,才让她离开的,而刘凡之所以没有出现在大会上,就是为了等欧阳胜男,当然刘凡也不是一个人等,此时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尾巴,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可不正是跟在西门豪身边的那个小姑娘嘛。

    这丫头是西门豪的堂妹——西门柔,也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别看人家小小年纪,却有着人阶巅峰的实力,不过外表看起来却很柔弱,不爱说话看起来很内向,说起来她与刘凡还有一点渊源,西门柔正是已故刘老郎中的生死兄弟西门笑的孙女,当年西门正是为刘凡上华山盗取《紫霞神功》而丧命的,说来刘凡对于西门柔也是感到愧疚,没有早一步将她从西门家接走,也可以少她少受点苦。

    根据欧阳胜男的介绍,自从西门笑父子相继亡故之后,只留下了西门柔两母女,这孤儿寡母在西门家自然不受其他人的待见,甚至隐隐有许多不利于母女的谣言,说是母女俩都是不祥之人,西门柔的母亲是普通人家的子女,与西门世家门不当,户不对,当时西门家中就有人极力反对这门亲事,但是西门笑却很喜欢这个媳妇,可惜嫁进来的第二年,西门笑就出事了,这时侯西门家中就有一些风言风语了,而等到西门柔出世的那天,她父亲西门杰无缘无故中毒身亡,这使得西门家更加肯定了母女俩扫把星的命运。

    失去了男人的庇护,西门柔母女在西门家的地位更加急剧下降,甚至就连下人都可以对她们呼来喝去的,可以想象得到,西门柔在处处受人欺凌的环境下生存,她的童年几乎就是在恐惧中度过,同时也造成了她自闭柔弱的姓格。

    听了欧阳胜男的这些话,刘凡是恨不得将西门家灭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行动,和谐社会可不是光靠打打杀杀,这样也有干天和,所以对于西门柔,刘凡是即愧疚又怜惜,也不管西门家什么反应,硬生生地将西门柔从西门豪面前带走,当然这其中还有欧阳胜男对西门柔的劝慰,在这时欧阳胜男的身份起到很大的作用,西门笑本来就与京城欧阳家交好,平时欧阳胜男也常去看望西门柔母女,这才得到西门柔的认可,要不然以西门柔的姓格是不可能轻易地接受刘凡的。

    “小……小凡哥哥,你说欧阳姐姐会不会被家里人骂呀!我真的好担心耶。”这时坐在石凳子上的西门柔怯声怯气地对刘凡说道。

    “嗯?小柔怎么会这么想呢?”刘凡放下抱胸的双手,回过头来向西门柔微微一笑,接着又安慰地说笑道:“这个你大可以放心,你欧阳姐姐不会有事的,再说要是真有什么,不是还有哥哥在嘛!谁若是敢欺负她,我就打他的小屁屁,看谁敢说个不字。”

    “扑哧……”西门柔闻言嫣然一笑道:“小凡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这话很明显就是在哄小孩嘛。”

    “会笑就对了嘛,年轻人就应该有朝气,笑一笑十年少,笑多也人也会更漂亮的,不能总是愁眉苦脸地绷着脸,要知道忧郁也可以成疾的。”刘凡并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是看着西门柔的笑脸,忍不住老气横秋一把。

    “真的吗?”西门柔一听刘凡的这话,不由得心中一甜,紧接着微微抬起头,扑闪着天真的双眸,欣喜地说道:“那我以后只对你笑,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这绝对没问题,哈哈……”此时刘凡虽然笑得很灿烂,但看着这个有些天真的小姑娘,心里却直发虚,只好打哈哈将话转移过去。

    “真是太好了,咯咯……”西门柔可不管刘凡心里发不发虚,一得到刘凡的认可,立马高兴得跳了起来,不过抬头间,恰恰见到欧阳胜男从房间里出来,于是连忙蹦跳着小跑过去,边跑边说道:“胜男姐姐,小凡哥哥说了,如果有人骂你,他就帮你打那人的小屁屁。”

    欧阳胜男一听这话还没什么,可刘凡却一个不留神差点趔趄着倒在地上,还好他腰力够劲,不然这糗可就丢大发了。

    “是吗?我一出门就听到你们笑得很欢实,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啊!”欧阳胜男也没多想,笑盈盈地说道,不过在她展眉的一瞬间,眉宇间的阴霾却是一闪而逝,而恰恰被刘凡看了个真,刘凡一想就知道肯定是被家里人上了一顿思想教育了。

    “当然是真的啦,你不知道小凡哥哥人可好了。”西门柔面对欧阳胜男时,展现出来的却是完全没有心机的小女孩,那种由衷的信赖表露无疑,或许在西门柔弱小的心灵里,恐怕除了母亲之外,欧阳胜男就是她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不过现在又加上一个刘凡,其实刘凡之所以能得到西门柔的认可,这还多亏了他体内龙神力泄漏出来的气息,龙神力同样是天地灵气,只不过等级比较高,而纯真之人对于天地灵气特别的敏感,这才能够引起西门柔的好感,从而无条件的信任刘凡。

    刘凡可不会像西门柔那样单纯,几个跨步就来到欧阳胜男面前,轻轻地拍了拍她的香肩,关切地问道:“还好吧?是不是欧阳家的人为难你了?需不需要我出手?”

    “我没事,又不是第一次被训!我都习惯了。”欧阳胜男听到刘凡真诚的关切之意,顿时心中一阵暖意,旋即摆摆手笑了笑,随即挽着西门柔的手,说道:“大会已经开始了,我们还是赶快去走吧,一会儿我还有比赛,你们俩就在台下给我加油哦!”

    “好啊!好啊!胜男姐姐你是最棒的,我跟小凡哥哥一定为你加油!”欧阳胜男的话刚刚说完,西门柔登时就兴高采烈地嚷嚷道。

    “咯咯……还是小柔最乖了!”看着欢笑的西门柔,欧阳胜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轻轻地捏了捏她的小琼鼻,亲昵地叮嘱道:“那一会儿姐姐要上去比赛,你记住要紧紧地跟着你小凡哥哦,千万不能走散了。”

    “那就走吧……”刘凡率先走了出去,而欧阳胜男与西门柔则是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就这样一龙双凤的组合向着后山走去。

    (感谢兄弟们的支持,更新不给力了,也不奢求大家也给力,古月在默默更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