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五章 欧阳家的难处(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哇……胜男姐姐,这里人真多耶!”

    “是啊!这次世家武林大会是历届人最多的一最,参赛的年轻高手足有两百多人,随行的人那么更多了,要是到了九九重阳节的武林大会,那人就更多了。”

    “真的吗?那岂不是人山人海,跟庙会似的?”

    “那可不!”

    名剑山庄后山入口出进来一男两女三人,男的俊朗不凡,举手投足间尽显脱俗气质;一大一小两女更是倾城绝艳,一颦一笑无不牵动着男人的心,而身在其间的男士便成为了众矢之的,在场的每个男人的目光几乎都是赤果果的,恨不得一脚将这男的踢开,自己取而代之,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挑衅,盖因那男子之前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武力太彪悍了,都没怎么看他出招,就将一名地阶高手打成重伤,面对这样武力值超高的人物,这些男士们就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啊,而这左拥右抱的男子可不就是刘凡嘛,至于身边一大一小两名美女就更不用说了,自然是欧阳胜男与西门柔了。

    三人这一路走来不像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倒像是组团旅游观光的,这边武林大会都开始了好半天了,三人这才姗姗来迟,而一进门西门柔就显得有些小女生心姓了,逮着欧阳胜男就问这问那,完全就是一个好奇宝宝,这与原本胆小懦弱的她完全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小凡,爷爷他们都在那边的看台上,我们过去吧。”这时欧阳胜男远远地看到前方看台处欧阳哲正朝她招手,欣喜之余,便转身向身边的刘凡说了一句。

    “嗯!”刘凡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仅仅只是微微一笑,随后点了下头,而后三人在刘凡的开道下,堪堪挤过人潮,不几时便来到了看如上,而与此同时欧阳哲看到刘凡三人到来,亦是带着三个儿子两个孙子迎了上来,看几人的脸上洋溢的笑容,便可见欧阳一家人对刘凡的到来有多欢喜。

    话说刘凡上次出手救治身中血狂咒蛊毒的欧阳拓后,京城欧阳家在面对刘凡时莫名地多了一种敬畏之意,缘由自然是出自于刘凡一身玄奥诡异的本领了,世上无奇不有,谁知道还有多少离奇古怪的事情发生,交好刘凡就等于多了一道护身符,因此京城欧阳家全家上下对于刘凡那是竭力相交,而不是之前仅仅看在刘凡爷爷的面子上,有种反过来巴结的意思,而欧阳胜男就是这第一步棋,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嘛。

    “爷爷……”刚一走上看台,欧阳胜男便大声地向欧阳哲喊道。

    “嗯!委屈你了,你大爷爷没有为难你吧?”欧阳哲上来就拉着欧阳胜男的秀手,满是歉疚地安慰道,而他口中的大爷爷正是漠西欧阳世家的族长欧阳意,同时也是欧阳哲的大哥,欧阳世家是武林五大超级世家之一,世代居于漠西一带,可以说是这一带武林霸主,因此武林中又有“西欧阳”之称。

    “没什么,他骂他的,我只管做我的,反正他们一向不怎么待见我们京城欧阳家。”欧阳胜男心中有气,但他知道这与自己爷爷没有多大关系,想与川省唐门联姻的是欧阳世家主家的意思,根本就没有考虑欧阳胜男的感受,而京城的欧阳家只是旁支,在家族内没有多大的影响力,尤其是欧阳哲双腿残废之后,更是声望曰下,不过由于刘凡的到来,却给京城欧阳家带来了无限的生机,不仅欧阳哲修为大有突破,就连一直脸和心不和的三兄弟如今也是屏弃前嫌,决心戮力发展。

    不过这一次欧阳诚做得有些不地道,为了自己能往上爬,居然同意让女儿欧阳胜男嫁入唐家,还美其名曰:为女儿找了个好归宿,当真是混账之极啊,他是政斧官员,这种场合自然不可能来的,如果让他知道女儿将联姻的事情整黄不说,甚至还当面羞辱唐鹤龄的话,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呢。

    “没事那就好,都是爷爷无能啊!”欧阳哲连连拍着孙女的手,心里不甚唏嘘,别看欧阳家在京城很风光,但若是背后没有主家支持的话,恐怕就有难了,欧阳哲一面安慰孙女,另一面却看向刘凡,自从上次之后,他对刘凡可是满意得不行,言语间多有欧阳胜男下嫁于刘凡的意思,刘凡又不是傻子,一听就明白,只不过女人太多了也不是好事,所以只是含糊地糊弄过去,一切随缘分。

    “小凡呐,这次的事情把你也牵连进来,真是过意不去,不过你放心,他唐家还奈何不了我欧阳家,所以你也不用将这事放在心上,来到这里就随胜男玩一玩吧!”欧阳哲歉意地向刘凡说道。

    刘凡对欧阳哲的话根本就没在意,微微一笑,淡然地说道:“老爷子,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我跟胜男是好朋友,她有事我自然会帮忙,不就是唐家嘛,他家就再来十个唐家,我照样灭了他。”话到这里,刘凡浑身上下霸气侧漏,不过旋即刘凡目光一凝,却是遗憾地说道:“不过这次欧阳家用胜男做为联姻的牺牲品,确实有些过了,我还听说这其中胜男的父亲也是极力促成此事,老爷子……难道以现在欧阳世家在武林界和世俗界的影响力,还需要拿一个女孩子的终身幸福来做筹码不成?”

    “这个……”欧阳哲被刘凡这么一说,倒是老脸为之一红,旋即又是满脸的失落,接着感慨地说道:“不瞒小凡你说,这事我本来就反对的,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你不是武林中人,不知道这其中的凶险,重阳节的武林大会你应该知道吧,这其实就是武林各大门派瓜分利益的大会,武人嘛自然是拳头上说话,谁的拳头硬,谁就能够占据优势,说到底武林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半点不由人啊。”

    “老爷子说得也不无道理,这些我也明白,可是……”刘凡沉思了一会,知道欧阳哲说的话是事实,这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因此刘凡也不过多地说什么,但旋即刘凡却又疑惑地问道:“可是这又跟胜男的婚事有什么关系?”

    “唉!先生,这事还得怪我啊。”恰在这时欧阳拓艰难地开了口,面上尽是无奈之色,接着又是唉声叹气地说道:“先生,这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咱们武林以实力为尊,别看欧阳家现在是武林四大世家之一,可其实内里空虚得很,最主要是没有超级高手坐镇,整个欧阳家连一个天阶巅峰高手都没有,京城一脉也就我武功最高,可实力也不过是天阶中期,说出来好听,但在真正的高手眼里什么都不是,所以主家才想与唐家联姻,而今欧阳家第三代中也就只有胜男一人符合出嫁条件,所以主家才动了这心思的,不过现在……唉!”

    如今的欧阳拓对于刘凡那是毕恭毕敬,完全就没有了第一次上门时的那种盛气凌人态度,从这话中不难听出欧阳拓的难处,做为京城欧阳一脉的家主,他要考虑到方方面面,有的时侯必要的牺牲也在所难免,因此对于如今欧阳家的现状,刘凡感到有些悲哀,偌大的一个大家族,居然要靠一个弱女子来维持,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刘凡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旋即却是问道:“那又为什么选择唐家呢,据我了解,唐家除了毒药、机关、暗器之外,武学方面并不擅长,就算是与之联姻也不可能给欧阳家带来实质的好处吧?”

    “确实是这样!”这时欧阳拓环顾四周,见左右都是自己人,这才小心翼翼地向刘凡解释道:“但也正因为唐门的百花毒奇毒无比,而且大范围杀伤力太强,所以才没有人敢于去招惹唐门,出于这样的想法,主家才想让两空结盟的。”

    “嗯!我明白了,你们主家想借助唐家的奇毒来缓解家族内高手的空缺。”刘凡打了个响指,接着微微一笑,接着再次询问道:“但是你们不觉得与其受制于人,不如加强自身实力,武林是靠实力说话,用毒终归是旁门左道,这些你们想过没有?”

    “小凡呐,这些我们自然是考虑过,但目前欧阳家并没有什么惊才绝艳的人物,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了。”这时欧阳哲一脸担忧地说道。

    “那就行了,跟唐家的事也可以断了,胜男的婚姻由她自己决定,至于超级高手嘛……我帮你们解决,要多高就有多高,即使神级也不在话下。”了解到欧阳家如今的危机,刘凡便决定帮忙了,不管是从欧阳胜男的朋友关系,还是自己爷爷与欧阳哲生死至交方面,刘凡都没有袖手旁观的理由,因此刘凡大手一挥,便决定欧阳家的命运。

    “什么?”刘凡的话一出口,欧阳家几人集体石化了,在刘凡的口中仿佛高手很不值钱,一句话的事就可以决定了,这一家人那里受到了这样的冲击啊,人家一个先天高手没个几十年那是决计不可能练成的,更恍若“神级”这种传说中的存在,听刘凡这话看似玩笑,但他眼中却透露出来的随意,却又让欧阳家几人心神恍惚不定,若不是见识过刘凡的神奇之处,恐怕这一家子都有可能当他是神经病了,当然这些人中并不包括欧阳胜男。

    欧阳胜男从一个不能练武的废材,到如今的地阶巅峰强者,也只不过是用了一枚培元丹而已,而且当时送的时侯很是随意,并且一下子就送了两枚,这说明这样的丹药在刘凡这里根本就不算什么,所以欧阳胜男有理由相信刘凡还有更好的丹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想制造出神级高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默默地更新,静静地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