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六章 太极陈氏(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不管刘凡的话给欧阳家带来多大的震撼,武林大会依然照常进行着,但此时欧阳家人的心态却是大有不同,欧阳家是知道刘凡身上有丹药的事情,而且也是亲身经历过的,看看欧阳胜男从一个不能练武的废材,到如今的地阶巅峰,再看欧阳哲一个双脚残废的老人,仅仅只是一枚丹药便成就了天阶高手,在他们的想法中,这就不是普通的丹药,而是堪比仙丹的存在,如今欧阳家即将拥有一名神级高手,在这点上一家人都深信不疑,盖因刘凡的神奇与神秘给他们带来巨大的震撼,因此对于得不得罪唐家,京城欧阳家反而不看在眼里。

    接下来欧阳胜男还要参加比武,自然不可能待在看台上,所以欧阳胜男便带着刘凡和西门柔三人一行来到第五擂台,这时抽签的结果,欧阳胜男出场顺序排得比较靠后,所以三人行走并不是很匆忙,反而挺悠闲的,而经过了之前与唐家的冲突之后,刘凡算是出名了,在武林年轻一代中也是小有名气。

    可不是嘛,人家没出一招就将一个地阶高手打得半死不活,这样的实力恐怕先天高手也很难做到如此举重若轻吧,而且面对唐鹤龄这样的先天高手更是凛然不惧,没有实力的人敢这样嘛,众人甚至纷纷猜测起刘凡的身份来,但是众说纷纭,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个结论,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如此年轻的“先天高手”指不定又是那个不世出的隐世家族出来历练的,因此有了这样的共识之后,不少人见到刘凡三人来到,都是有意无意地退避,亦或者投去善意地眼光。

    不过对于这些人刘凡根本就是想理会,凡人就是凡人,那里能入得了刘大仙人的法眼呢,所以这一路走过来,刘凡只是偶尔回答一下身边两个女孩子的问话,其余时间都是很无聊地四处瞄来瞄去,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可这一看不得了,一个熟悉的倩影映入眼帘。

    “呃……”刘凡猛然间停下了脚步,目光却是看向第六擂台上,咋见一身紧身白衣,身后马尾鞭扎起,额前一小束鬓发随风灵动飘摇,凤眼秀眉,琼鼻下一点朱唇更是惹人恋爱,看得刘凡怔怔出神,这女子可不就是刘凡魂牵梦萦的陈雅芝嘛!刘凡还真是没有想到她也会来参加,一直以来她与刘凡都没有太多的时间接触,出了确定恋爱关系之外,再也没有进一步的发展,却没有想到这一次来参加武林大会还有这样的惊喜。

    多曰不见,刘凡还真是怪想念的,心思百转下,刘凡的脚步不由自住地加快了许多,渐渐地越过了欧阳胜男与西门柔,朝着第六方擂台而去,这让欧阳胜男有些不解,还以为他走错地方了呢,急忙上前拉住他。

    “小凡,我比赛的擂台在这里,你怎么往那边走啊。”欧阳胜男拉着刘凡的臂膀,另一只手则是指着第五擂台,而西门柔也是歪着小脑袋,满是疑惑是看着刘凡,一双灵动的俏眼扑闪扑闪地瞅着,仿佛是在询问着刘凡。

    刘凡扭过头来,一脸晒笑地说道:“哦!这我知道,我就是刚刚看到一个朋友,喏!就是第六擂台上使太极拳的那女生。”说着,一指擂台上打得正欢的陈芝。

    “陈氏太极?”欧阳胜男顺着刘凡所指的方向看出,刚好见到陈雅芝一招“如封似闭”挡住了对手凶猛的攻击,随后趁着对手旧力刚去,新力难续之际,一招“赖扎衣”迅速地缠上对方的左臂,太极沾劲一旦被缠上了,除非有高出对方一个大境界的实力以力破巧,才能撇开,不然的话,你就是金刚钻也成绕指揉。

    “不错,正是陈氏太极,看这情形雅芝是要胜了啊。”刘凡看着擂台上丰姿卓越的陈雅芝,两眼顿时光芒大放,以刘凡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擂台上双方的实力,如今陈雅芝服用过刘凡给的小培元丹,内力已至地阶巅峰,与欧阳胜男功力相当,而她的对手明显比陈雅芝低了个小境界,只有地阶中期的实力,再加上武功套路走的又是刚猛子道,先天上就逊色于攻防兼备的太极拳,就是想不输都难。

    果不其然,刘凡的话音刚落,场面上对决好似在印证刘凡的话一般,但见陈雅芝几经缠手之后,顺势将对方牵引至不利的站位,而后冲着对方胸口处杀招一出,正是陈氏太极拳中最具攻击力的“炮锤”,拳影如炮,身形如锤,一击重拳凶猛地打击下去,对方被陈雅芝缠手绕得云山雾罩,那里会想到陈雅芝突然出重击,一下子被锤得向后倒退几步。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陈雅芝得势不饶人,趁对方被迫后退之际,脚下一发力,猛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配合着迅猛的冲力,双拳同时发力,发出一击“双龙出水”,几乎是在瞬间“嘭……”的一声,便见一道人影横飞了出去。

    “噗……咳咳……”那人胸口陡然遭到重击,倒地之后,血气上涌,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来,之后干脆仰面倒地,躺在了地上,久久没能挣扎起来,这一局陈雅芝胜了。

    “好……啪啪……”擂台边上围观的人很多,其中不乏年轻人,看着陈雅芝轻松战胜对手,都不由自住地为她叫好,其中尤以擂台角落的几人叫得最响亮,从他们身上的练功服来看,恰恰与陈雅芝如出一辙,看来是同门师兄弟。

    “承让了……谢谢各位。”陈雅芝双手一抱拳,冲着倒在地上的人严肃地说道,不过从她眼中还是可以看出一丝获胜后的喜悦,随后陈雅芝又冲周围的人群拱手还礼。

    这时,从擂台阶梯上走来一名身穿青色唐装的中年男子,几步来到擂台中央,又分别看了擂台上比武的双方,接着郑重地宣布道:“这一局陈氏太极拳陈雅芝获胜,同时累积连胜三场,陈雅芝进入下一回合的循环淘汰赛。”

    “耶!”听完裁判宣布获胜,陈雅芝都难以抑制内心的欣喜,粉拳一握,朝着天空挥舞几下,以宣泄她内的激动,而陈雅芝的对手则是面如死灰,一脸颓然的躺在地上,目无焦距地看着天空,失败者的心情,是没有人去理解的,而且还是一个大男人输给一介女子,那就更丢人了。

    “做得不错,师妹……”

    “呕耶!师姐,你真是太棒了……”

    “……”

    此时陈雅芝的师兄弟们都跑上了擂台,紧紧地围在陈雅芝的身边,不时地询问着,从他们脸上真挚的笑容中可以看出,陈雅芝这班师兄弟的关系都很不错,同时也看出陈雅芝人缘也很好,看来美女去到那里都很受欢迎。

    而此时站在擂台不远处的刘凡却是一脸柔情地看着擂台上绽放笑颜的陈雅芝,心底也是没来由地一阵冲动,话说两人的关系总是差那么一点,虽然刘凡知道陈雅芝心里有自己,但是那层膜还没有捅破,彼此之间也就无法做到亲密无间,在这一点上,与赵婉仪和孙筠瑶比起来,陈雅芝在刘凡的心里就要逊色了不少。

    “哎呀!嘶……胜男,你干什么呢!”就在刘凡看得入神之际,却不料腰间猛地被人一拧,稍微吃疼之下,刘凡这才发现欧阳胜男眼中的幽怨,不过被打扰的刘凡还是一脸怒容地责问一声。

    “在这里看有什么用啊,要是真想人家了,你不会过去跟人家打招呼啊!再不去的话,可就要被别人抢走了。”欧阳胜男嘟嘟着小嘴,有些乏酸地说道,这女人就是这样,明明看到刘凡眼中只有陈雅芝,心里不是滋味,却还故作大方。

    “哦!”此时刘凡的眼中只有陈雅芝,那里会听明白欧阳胜男的反话呢,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便快步想上台找陈雅芝,而欧阳胜男看到这一幕,心中一阵黯然,失落之余却又懊恼自己太懦弱了。

    倒是身边的西门柔看得真切,待刘凡走出几步后,这才挽起欧阳胜男的手臂,随即拍拍她的肩膀,温声细语地安慰道:“胜男姐,你是喜欢小凡哥哥的,对吗?既然喜欢又为什么不说出来呢?我虽然才刚认识小凡哥哥,但我也可以看出他是一个优秀的男子,爱,就要大声说出来,不是吗?”

    “爱!就要大声说出来?”欧阳胜男猛然听到西门柔话,心灵好似被什么撞击到一般,如果以前她对刘凡只是朦胧的好感的话,那么在刚才的一霎那间,这种好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在刘凡跨出步伐的时间,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阵揪心的痛楚。

    “嗯!就是这样……”西门柔听到了欧阳胜男嘴里的呢喃,重重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人这一生其实很短暂,匆匆百年而过,但只要我们能够在活着的时侯不留下半点遗憾,那就不枉此生了。”

    “是啊,我们的爱情还没有开始,又怎么能够让他溜走呢?不!绝不!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想明白了一切后,欧阳胜男的目光更加坚定,一双粉拳捏得紧紧地,甚有力量,然而就在欧阳胜男以为刘凡已经走开的时侯,谁知道他又折反回来,而且恰好听到了她这翻话。

    “什么幸福要靠自己啊?”重新回来的刘凡站在欧阳胜男面前,怪异地看着她,其实以刘凡的能力想要完整地听到欧阳胜男刚才的那翻话很容易,但那时刘凡心里只想着陈雅芝,注意力不在欧阳胜男身上,难免有听漏的地方,至于为什么折反回来,看看现在陈雅芝身边的人就知道了,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这架势跟明星都有得一拼,刘凡根本就插不进去,所以只好又回来了。

    (最近低调了许久,沉寂了下来,被骂也只能默默地承受,谢谢兄弟们的关心,古月在努力摆脱困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