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七章 被耍了(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幸福要靠自己啊?”

    “啊……”刘凡突然间一句平淡的疑问,顿时让欧阳胜男方寸大乱,一声惊呼过后,眼神更是躲躲闪闪的,俏脸绯红如霞,一双手臂更是不知道往那放,整个人有点惊慌失措的感觉,更是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谁知道身后站着西门柔,脚跟一下子踩到了西门柔的脚上,由于惯姓,身子瞬间向左方倾倒了下去。

    “小心……”眼看着欧阳胜男即将倒地,刘凡想也没想便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伸手一探,几乎是同时揽住了欧阳胜男的小蛮腰,而刘凡的手也不可避免地于欧阳胜男的小腹亲密地接触,感受着肌肤中带来的弹姓,刘凡倒是没有过多的想法。

    其实本来以欧阳胜男的伸手不应该会跌倒,不过她首先是心神失守,意志就没那么坚强,再则担忧刘凡对她的看法,心里矛盾之下才会如此狼狈的,都说爱情可以使人的智商无限接近于零,这一点上从欧阳胜男刚刚的表现可以得到很好的佐证。

    “你没事吧?怎么那么不小心呢,还好我速度快,不然你想不出糗都难。”刘凡一手抱着欧阳胜男,嘴里却还说着风凉话,完全没有感受到此时欧阳胜男绯霞满布的俏脸上那一抹尴尬而惊喜的神色,也不能说刘凡没有眼力劲,只因欧阳胜男此时脸庞是背对着刘凡,也难怪他没有看到。

    “我……我……我没事!”欧阳胜男感受到刘凡身上散发出浓郁的阳刚气息,顿时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就连说话也带着颤音,目光都不敢正视刘凡。

    “哦!没事就好……”刘凡一听欧阳胜男的话也没放在心上,话音刚落就想将欧阳胜男的身子扶正起来,却不料一个突兀的身音让他身形为之一僵,差点没让稳。

    “小凡?你……你们……这是……”

    恰在这个时侯,身后一个熟悉而又惊惶的声音传入了刘凡的耳中,刘凡闻音而回头一看,刚好见到陈雅芝一脸惊疑地看着自己,刘凡虽然心底也同样疑惑,但见到陈雅芝时,他心里却是很高兴的,也不顾忌欧阳胜男的感受,一下子猛地便将她扶起身来,而后好似若无其事地小跑到了陈雅芝的身边。

    “雅芝,你怎么也在这里?好长时间没见了,你还好吗?”刘凡走到陈雅芝的面前,很是温柔地说道,然而令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向陈雅芝的一霎那间,欧阳胜男的神色变得有些黯然神伤了,而这一幕又恰好被心思细腻的西门柔看在眼里,别看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女生,但怎么说也是世家出身,那里还不懂欧阳胜男对刘凡早已情根深种呢。

    不过男女间的情爱她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也没法说,偷偷地瞄了瞄欧阳胜男,又看了看刘凡身前的陈雅芝,心底不觉一阵感叹啊,若说谁比谁更好的话,陈雅芝比欧阳胜男多了一分飘逸的英气,但欧阳胜男又比陈雅芝多了一分成熟的风韵,这两女的美貌可以说是旗鼓相当,各胜擅场。

    两个同样绝艳的美女,若让西门柔选的话,还真是难以取舍,身为女子的她都如此为难,想来做为当事人的刘凡就更难取舍了,不过这也是西门柔想当然的想法,在社会固有的一夫一妻制的观念想,西门柔这样想其实并没有错,须不知刘凡是个不拘泥于小节的人,若的是两情相悦,刘凡才不管什么道德什么传统呢,统统收入后宫再说。

    “嗯!我很好呢!”另一边的陈雅芝听到刘凡关切的话,心里倍感温暖,微微点了点头后又给了刘凡一个甜甜的微笑,紧接着又说道:“你忘了我们陈家也是武林中的一份子,现在开武林大会,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倒是你……”陈雅芝突然话语一顿,在刘凡身上怪异地瞄了瞄,又撅着小嘴向不远处的欧阳胜男、西门柔两女的方向努了努嘴,随即说道:“倒是你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到处拈花惹草,小心我们三姐妹不依你?”

    “额……”刘凡被陈雅芝这么一反问却是额头黑线狂冒,在他是印象当中陈雅芝就是那种酷酷的侠女形象,却没想到几天没见,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小女人,就这么一会儿就吃起醋来了,从说话的语气中可以听出那么一点幽怨,这让刘凡小小地头痛了下。

    “还不赶紧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新、女、朋、友。”陈雅芝那是敢爱敢恨,她才不管刘凡现在心里是怎么样的呢,顺手挽起刘凡的胳膊,便拉着他往欧阳胜男、西门柔两女的方向走去,她的这一举动可是在向两女宣誓对刘凡的“主权”了。

    “唉!这算不算是传说中的撞车呢?”刘凡无奈地被陈雅芝拽着走,但心里却还是忍不住哀叹一声,不过刘大仙人是什么人啊,又怎么会让女人的事弄得心烦意乱呢,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所以也是硬着头皮亦步亦趋地跟着陈雅芝。

    “嘿嘿!”刘凡细细品味着陈雅芝话中的重音,无奈之余却又只能抹抹鼻尖,闷声嘿笑两声,而恰在这时,陈雅芝与欧阳胜男两人已经对上眼了,两女互相打量着彼此,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说话,场面一下子变得沉闷了下来,边上的刘凡都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心底好一阵担忧,还真怕两女一言不合打起来,到那时他可就为难了。

    “咳咳……”几分钟过去了,刘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故意将拳头掩在嘴前,随即轻咳两声,以便引起两女的注意力,然而让刘凡失望的是,两女依旧目不交睫地注视着对方,完全就把刘凡的提醒当成了空气,面上的表情更是纹丝不动,丝毫没有受到刘凡的影响,这下子刘凡脸色有些挂不住了,怎么说我也是主角吧,居然被自己的女人无视了,这脸丢大发了。

    于是刘凡也不管两女有没有注意到,嘴一裂便是一脸的晒笑,随即用手指着对面的欧阳胜男向陈雅芝介绍道:“雅芝,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这刘凡还没介绍完,身边的陈雅芝却是面无表情地抢话道:“欧阳胜男嘛!武林世家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武学废材一个……”

    谁也没有想到陈雅芝一开口就是这么冲,俗话说得好,骂人不骂脏,揭人不揭短,可她这话却将欧阳胜男彻底给揭了个底朝天,要知道在没有遇见刘凡之前,欧阳胜男可是背负了废材之名二十几年,如今这一伤疤再一次被揭开,换作一般人也会怒不可遏,就连刘凡听了这话也忍不住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可令人不解的是,此时的欧阳胜男却是异常的冷静,就连眼神也没有一丝波动,好似古井无波一般,就仿佛陈雅芝说的不是她一样。

    在刘凡看来,欧阳胜男如此反常的举动,无非就是两个极端,其一是完全不在乎,其二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以刘凡对欧阳胜男的了解,后者的几率居多一些。

    果不其然,几秒钟后,欧阳胜男眉头冷冷一挑,很是不屑地向陈雅芝挑衅道:“陈氏太极传人——陈雅芝,被誉为近百年来不世出的武学奇才,巾帼中的男、人、婆,对吗?”

    “呃……”刘凡这下子更无语了,两个女人原来认识,而且看这情形两人积怨还不浅啊,瞧这互相挑衅的架势是准备一言不合就要开打了啊,这还得了,若是真这样的话,那么夹在中间的刘凡可就难受了,于是刘凡忍不住故作惊叹地说道:“哦!原来你两个认识啊,那这个最好了,女孩子嘛,打打杀杀总是不好的是吧!所以有什么事情大家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你们看这不是很好嘛。”

    事情已经按着刘凡心里所想的方向进行着,原本他以为这翻话一出,两女多少会给点面子,再则大庭广众之下,她们也会考虑到影响,可谁知道两女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刘凡傻眼了。

    “闭嘴……”

    “闭嘴……”

    刘凡这边话语刚落,谁知道陈雅芝与欧阳胜男两女居然不按常理出牌,侧脸齐齐转向刘凡,异口同声就冲着刘凡喷道,这下子刘凡脸色就是想好看也好不起来了,呆若木鸡般直愣愣地站在原地,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场面再次的变化差点没让刘凡崩溃。

    “扑哧……”恰在这时,陈雅芝突然间扑哧一笑,旋即一改面无表情的脸色,居然笑吟吟地走到欧阳胜男身边,亲昵地挽起了欧阳胜男的手臂,展颜笑道:“欧阳姐姐,好久不见了哦!”

    “咯咯……”欧阳胜男闻言更是嫣然一笑,随即翘指指向刘凡,释然地说道:“雅芝,你瞧他那傻样,刚才不知道多紧张呢,他还以为我们两个会掐起来呢,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他也就那傻样,不过是傻得很可爱,我就喜欢他这一点,咯咯……”看着一脸刘凡尴尬与茫然的刘凡,陈雅芝笑得更欢。

    而此时的刘凡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被两女给耍了,两人不仅认识,而且还是很亲昵的那种,不过这样刘凡反而松了一口气,说真的,若是两女打起来,他还真不知道该帮谁,你说帮了这个,另一个肯定不乐意,要是翘腿看戏,那会更惨,恐怕到最后刘凡就会成了里外不是人了,现在这么和谐的场面是都完美的结果了。

    “哦!原来你们两个合起伙来耍我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罢,刘凡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邪笑,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在两女的"qiao tun"上各打了一把掌。

    (最近几天都在加班中,工作忙不过来,只好停更几天,对不起大家了,其实说这话,古月都有点脸热啊,不敢奢望什么,努力码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