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八章 红颜事非多(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啪……啪……”

    “哎呀……”

    “啊……”

    随着两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紧随而来的又是两声异样的惊呼声,却不是陈雅芝与欧阳胜男两女的声音还会有谁,不过同样的惊呼,两人的表现却是截然不同,陈雅芝早已与刘凡确定关系,然而却很少有这样亲昵的小动作,如今被打了一击秀臀,心里非但没有因此而羞恼,相反却是一种说不出的甜蜜,这代表着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

    而欧阳胜男的感受却又大不相同,虽然同样的喜欢刘凡,但是被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拍打着敏感部位,她首先想到的羞赧,俏脸更是一下子变得红彤彤,宛如成熟的苹果,令人痴迷,恐怕唯一相同的只有喜悦吧,说不出而又莫名的感觉,堕入情网中的女人就是这样,完全无法用理姓来判断,正如此时一脸惊讶得捂着小嘴而惊慌失措的西门柔一样,她一个小女孩又怎么知道情爱的奇妙呢。

    “喔……”就在这时,周围参加大会的人群也看到了刚才香艳的一幕,都禁不住地发出一声惊叹,同时也见到了刘凡身边三女的美色,也不由得愤慨地暗骂一声:好白菜又被猪拱了。

    场上的人表情不一而足,羡幕者有,嫉妒者亦有之,同样的只样是美女,走到那里都不缺乏追求者,那么恨刘凡的人也是大有人在,就比如此时在陈雅芝的师兄弟当中就有一个人正用阴戾的目光注视地前方的刘凡,攥紧着拳头因太过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就好似他与刘凡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

    “死刘凡,你干什么呢,你看看你在做……做什么呢。”陈雅芝终于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下意识地瞄了周围人群一眼,看着这群人的眼睛都绿得发蓝,心底没由来的一慌,旋即羞涩得一下子躲到了刘凡的身后,并且还不忘在他的腰间来一招“追魂夺命掐”,算是对刘凡刚才的惩罚。

    “这个……那个……我不……不是故意的,是……手误,对……就是手误!”此时刘凡那里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蠢事,你说私下里占点小便宜也没什么,可问题是现在那么多双狼眼盯着看,就是他脸皮厚过城墙也顶不住啊,以之于他连说话辩解的底气都不足,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的,而且还找了一个超级烂的借口,差点没在场众人背过气去。

    “别说了,你……你这不是越描越黑嘛!”原本还有点害羞的欧阳胜男这下实在看不过去了,刘凡这算什么话嘛,一出口欧阳胜男差点气得跺脚,让人占便宜了,心里还得向着他,这算什么事啊!

    “哦!嘿嘿……”刘凡闻言这才反应过来,很是木讷地点头应着,别看他现在看似木讷,其实心里鬼着呢,想装傻充愣蒙混过关来着,然而他心里不知道有多爽,有意无意地捏了捏手指,好似还在回味刚才两女秀臀上那惊艳的弹姓,好在两女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不然以这两位“侠女”火爆的姓格,不发飙才怪呢。

    刘凡现在心里是爽了,可眼下被人当耍猴看就让他很不爽了,因此面色一沉,眼中寒光一凛,冲着周围大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qing ren"间亲热啊,要看回家看你妈去。”

    “呃……”被刘凡这么一吼,场上几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勃然大怒,然后再想将刘凡大卸八块,可一看到刘凡那副凶神恶煞的冷冰样,这才猛然想起刘凡还是一号猛人,一个敢于跟唐鹤龄这样的老牌先天高手叫板的的彪悍人物,霎时间都选择了忍气吞声,看来经历了之前与唐家的冲突之后,刘凡在武林界中算是“凶名”在外了啊,可凡事都有不信邪的,这不!挑事的人来了。

    “哟!这是谁啊!这么没教养,乱吼乱叫的,什么素质啊!”恰在这时,一个令人生厌的声音闯了进来,随后便见一群穿着与陈雅芝如出一辙的青年人走了过来,而说话之人正是走在中间的高个子,满脸阴沉地盯着刘凡看,目光中隐隐闪过一抹恨戾之色,一看就是一肚子坏水的那种。

    刘凡听到这话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但从他眼中的寒光却可以看出他内心的不平静,在刘凡的内心中,亲情有着绝对不可动摇的地位,而这人的话无疑是触动了他的逆鳞,不过刘凡也看出来者必是与陈雅芝有关系,顾忌到陈雅芝的感受,所以没有当场发作,不过他不说话,并不代表他身边的人也能保持沉默啊,就比如此时怒目横眉的欧阳胜男。

    “哟……我当是谁在这里乱吠呢,原来是‘贱男’大师兄啊……”但见欧阳胜男横眉一挑,阴阳怪气地揶揄着为首的青年,而且说话间更是将“贱男”二字的语音咬得特别重,旋即又说道:“貌似这里是名剑山庄吧,怎么听你这话的口气倒像是你们陈家沟似的呢?”

    “你……”欧阳胜男的话音一落,杜剑南的脸色顿时急剧变幻,忽青忽紫的那叫一个精彩,只能徒劳地怒目而视,指向欧阳胜男的手更是气得颤抖不已,诚然欧阳胜男的话一点也没有错,这里是名剑山庄,就算是有什么事也应该由端木家的人来说,而杜剑南之前的话就显得有些越俎代庖的嫌疑了,不过现在倒好,被欧阳胜男一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反观边上的刘凡却是半眯着眸子,很是随意地从杜剑南的身上扫过,但见那杜剑南同样也在观察他,眼中却满是倨傲与对刘凡的不屑,说来这杜剑南也有其傲人之处,年不过三十,却有着先天初期的实力,这在武林中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对怪如此目中无人,而且一出口就得罪人,这也难怪,世家子弟的身份或多或少的会让他有高人一等的感觉。

    “哼……我不跟你个男人婆一般见识。”杜剑南自然认识欧阳胜男,眼见嘴上功夫斗不过,憋屈之下自然是心有不甘,恨恨的甩了甩手,同时嘴角露出一抹阴狠之色,旋即对身边的师兄弟说道:“哎呀!今天这武林大会还真是奇怪啊,什么废材都可以参加,你们说说,是不是下一届连扫地的大妈也可以来了呢,哈哈……”

    杜剑南这话可真够损的,这是拐着弯地贬低欧阳胜男,在武林圈子中谁人不知京城欧阳家是个不能练武的废材啊,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是知道归知道,谁也不敢冒着得罪武林五大顶级世家之一的欧阳世家,如此直言不讳地抖落出来,那是在找死,可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偏偏这杜剑南就是其中之一,陈氏太极最年轻的先天高手,这样的名号早已让杜剑南的内心无限地膨胀起来。

    “哈哈……”果不其然,杜剑南的话一出口,身边跟随的师兄弟们也都迎合着哈哈大笑起来,惟有陈雅芝眉头紧琐,面带不悦地瞪了这些师兄弟们一眼,这才让他们有所收敛,但从众人的眼神可以看出那一道道赤果果鄙视之意,这让欧阳胜男恨得直咬牙。

    想当初欧阳胜男离开京城,远走沪海就是为了躲避这些鄙夷的目光,她是做梦都想拥有一身好武功,不然的话当初遇见刘凡的时侯也不会低声下气地去哀求他,甚至还想拜刘凡为师呢,由此可见,杜剑南的话就如同针刺心头一般令她隐隐作痛,但此时的欧阳胜男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气不过罢了,如今的她可不是那个任人辱骂的废材,反而是半步先天高手,轮实力在武林年轻一代中也是其中的佼佼者了,所以她来参加武林大会也是急于要为自己的过去正名。

    “哼!”就在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刘凡却没由来的一声冷哼,原本看在陈雅芝的面子上,刘凡是不想与杜剑南这样的凡人一般见识的,不过刘凡可是出了名的护短,亲人、朋友都是他最看重的,也可说是他的逆鳞所在,若谁敢于挑衅,那就要有承担他的怒火的准备,更何况他与欧阳胜男之间还有那么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那就更加不能忍了。

    一声冷哼过后,刘凡拉开身前的欧阳胜男,将之护在身后,直面杜贱南,随即很是不屑、地说道:“小小的先天境界也敢大言不惭,或者说是这就是所谓的世家子弟的嘴脸?还是一个只会欺负女人的软蛋?你不觉得丢人,我都因与你这样的人同处一片天空下而感到羞耻呢。”

    “哟嗬……”杜剑南一听到刘凡的话,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暴怒而起,反而是阴阳怪气地反唇相讥道:“终于不做缩头乌龟了?我还以为你又会像之前那样躲在女人的身后呢?”说着,杜剑南一指戳在刘凡的眼前,接着一脸阴戾地说道:“小子,别以为你打败了唐爵那个废物就自以为很了不得,告诉你,武林这滩水深着呢,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上来挑衅,而是乖乖地夹着尾巴老实做人,如若不然,哼哼……”

    杜剑南这最后的两声冷哼中,威胁的意味很明显,但这样就能吓得到刘凡?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了,从始至终刘凡就没有正眼地看杜剑南一眼,反而是用眼神与陈雅芝做着交流,而陈雅芝自然不希望两人起冲突,毕竟两人一个是自己男朋友,一个是自己的大师兄,若真打起来,伤了谁都不好,她更知道刘凡的实力,所以看刘凡的眼神中满是恳求。

    (我有罪啊,对不起大家了,五一临近,公司天天加班,所以停更了,希望大家谅解,啥也不说了,码字更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