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九章 “贱男”够贱(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走吧!胜男,一会儿你还要上如打擂呢,与其在这里浪费口水,还不如省点力气到擂台上呢!”经过了与陈雅芝的交流,刘凡不想让她太过难做,这才选择了退让,不过刘凡可不是好相与的人,临了那眼神完全就将杜剑南华丽丽地无视了,这对于一个自视甚高的人来说,同样是一种打击。

    “嗯!”对于刘凡的话,欧阳胜男是无条件服从,尽管对于刘凡没有为自己出头心里有些怨言,同时也有小小的失落,但她还是很乖巧地跟着刘凡走,至于西门柔就更不用说了,两人都要离开,她更不会留下来了,话也不知就紧随两人之后。

    “呼……”而此时的陈雅芝小手轻轻地拍胸口,心里却是大大地暗自松了一口气,对于刘凡的姓格她太了解了,如果真是惹恼了他,估计自己大师兄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然而天总不随人愿,陈雅芝极力地避免杜剑南与刘凡起冲突,可杜剑南却没往这方面想。

    刘凡的退避在他看来就是因为畏惧而退缩,所以心气更加的高傲,同样更令杜剑南气愤的还是陈雅芝刚才与刘凡眼神交流,在外人看来两人这就是在“眉来眼去”,而且还是肆无忌惮的那种,因此杜剑南说什么也不会让刘凡这么轻易的离开。

    “等等……”正当刘凡转身欲离开的时侯,杜剑南伸手一挥,趾高气扬地大喝一声,而刘凡闻言亦是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同时眉头皱成了“川”字,显然对于杜剑南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颇为反感,内心早已将杜剑南列入打击对象。

    然而杜剑南眼见刘凡停下脚步,依然自我感觉良好,还以为是自己这一大吼之威将刘凡镇住了呢,洋洋自得之下,大步向刘凡身边走去,边走着更是不忘记打击道:“小子,这么就想走了?是不是太不够道义了?刚才是谁在这里大放厥词,说什么先天高手不过尔尔的?我倒是想领教领教一下。”说着,杜剑南轻轻歪斜着脑袋,眼神不羁地盯着刘凡看。

    杜剑南此话一出,欧阳胜男与陈雅芝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了,尤其是陈雅芝更是气得全身颤动,原本她是有意让两人避免无畏的争斗,先前刘凡看在她的面子上,不与杜剑南计较,可谁知道这人竟然不知好歹,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在向着陈雅芝所不希望看到的方向进行着,如果说现场还有谁能做到处变不惊的话,那这人必定是刘凡无疑。

    面对杜剑南的挑衅,刘凡连看他的心思都没有,仅仅只是一脸淡然地瞥了陈雅芝一眼,泰然地问道:“我想教训他一顿,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

    “不……不会,啊……你说什么?”此时的陈雅芝正陷入气愤当中,猛一听到刘凡的话,下意识地回答,可下一秒才猛然发现自己的答话有些不对,惊慌失措之下,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我也赞成,小凡,你好好地教训一下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贱男’,哼……”

    恰在这时,欧阳胜男一见陈雅芝也点头同意,那里还管她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立马凑到刘凡的身边煽风点火,就差没在一旁摇旗呐喊助威了,心里更是想象着等一会儿杜剑南凄惨的模样,想想她都觉得挺兴奋的。

    “哈哈……好,很好,非常好,今天我就让你们看看谁不知天高地厚。”

    每个男人都无法忍受被人无视的感觉,而今天刘凡与欧阳胜男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与他,顿时让他内心的怒火一下子喷发了出来,一阵狂笑之后,更是一用戏谑地目光从刘凡身上扫过,仿佛已经可以预见到刘凡倒在自己脚下的情形。

    而原本还想劝阻两人的陈雅芝听到杜剑南这话,心情不由得沉入底谷,此时她更知道两人之间一战在所难免,也便不再理会杜剑南,既而走到刘凡面前,歉意地说道:“小凡,还请你手下留情,他……他毕竟是我大师兄,若是有什么的话,我爸那里不好交代,可以吗?”

    “嗯!”刘凡凝神回了一眼,很是随意地点了点头,其实刘凡只是对杜剑南这人的印象不太好,也仅仅只是想教训一下而已,并没有想要将他怎么样,所以也是爽快地答应下来,不过这其中陈雅芝的话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俗话说:打了小的,来了老的,看在自己这位没见过面的岳父的面子上,刘凡也不好欺负杜剑南太甚,不然将来后患无穷啊。

    “啊……小师妹,你让开……”此时的杜剑南几近抓狂,自打他拜入陈家门下以来,便是师傅眼中的好徒弟,武学奇才,更是被师傅用来教育师弟们学习的榜样,因此也养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的自大姓格,所以向来不将任务不如已的人放在眼里,可听刘凡与陈雅芝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却让他从来没有过的憋屈,仿佛在陈雅芝的眼中,他杜剑南武功不如刘凡,现在还需要一个女人来为自己求情,让别人手下留情,这让他情何以堪呐,又如何能不让他愤怒呢。

    “大……大师兄,你别冲动好吗?”面对状若疯魔的杜剑南,陈雅芝都有些懵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直对自己很好的大师兄会是这般模样,因此想都没想便上前去拦住他,不过却被眼疾手快的刘凡给拽了回来。

    而此时的刘凡看到杜剑南冲上来,也是一个箭步迎了上去,反手顺势将陈雅芝护在了身后,随即横眉冷眼看着攻击而来的杜剑南。

    与此同时,杜剑南已是踏步而时,架势铺开便是一招太极炮锤,招式似缓实急,急驰如电,别看这招看似平平无奇,但却内涵杀招,如若刘凡第一击无法接住,那么等待他的将是连绵不绝的打击,这正是陈氏太极拳中三大至强奥义之一的绝招,意在先发而后制,但是……凡间的武学招数又怎么可能伤得到刘大仙人呢,不,应该是连给他制造一点麻烦都构不成,咋见刘凡脚下很随意地分岔成不丁不八的步伐,面对杜剑南奇袭而来的一拳浑然不惧,而他这样的站姿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漏洞百出,就连杜剑南心里也是这样认为,不由得心中大喜过望,更是将之前有关于刘凡如何击败唐爵的传言抛到九霄云外,甚至在心里大大地鄙视了一下唐爵。

    “金刚捣锥,太极炮锤……”

    随着杜剑南的这声大喝声起,一击急如闪电的头锤迅猛地向着刘凡右太阳穴击打过来,而刘凡却始终站立不动,仿佛呆若木鸡,这不禁让周围众人狠狠地为刘凡捏了一把汗,太阳穴是什么穴位,武学上称为“经外奇穴”,又是人体死穴,被击中者轻则昏厥,重则殒命,由此可见杜剑南这一招并没有按什么好心,这也让刘凡微微有些愤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杜剑南居然会是如此阴狠,一出手就是杀招,若是换成普通的武者,就这么一下估计是非死即伤,但在刘凡这里显然是不好使,不过刘凡现在却改主意了,非要给杜剑南一个沉痛的教训不可。

    “哼!身为武者却不修武德,即使称之为武学奇才也是枉然,今天就让我代你家中长辈教训教训你。”此时刘凡双眸半眯,皎洁的目光中却迸射出了一丝丝的寒光,话音刚落,亦不见刘凡身形有动作,咋见一道腿影携带着犀利的劲风,呼啸一声气暴炸响,瞬间正中攻击而来的杜剑南的小腹处,一丝龙神力透过脚尖向杜剑南丹田渗透而入,先天武者的那点真气又那里会是神龙力的对手,几乎是瞬间杜剑南丹田内的储存真气的气海便被破坏个干净,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对于杜剑南而言仅仅只是瞬间而已。

    “嘭……”

    “啊……”

    还没等周围围观人群看清发生何事时,猛然听到一前一向两声极不和谐的声响响起,一声沉闷的打击声,而另一声则是杜剑南发出来的惨叫声,恰在众人懵懂之际,又见到原本向刘凡攻击的杜剑南正以极快的速度倒飞而出,直到十几米开外撞击到擂台边上才停了下来,可却扑了一个狗啃泥,那模样极其狼狈,嘴里鲜血狂喷,整个人蜷曲成了虾米状,还不时地在地上抽搐着。

    “呃……”寂静,全场都让这一幕惊变震惊得无法言表,尽管之前刘凡一招打败地阶后期的唐爵,那时人们对于刘凡的评价已经极高了,但眼前的一切却让不得不让人重新审视一下他,杜剑南可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三十岁的先天高手,武林百年能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依然在刘凡手底下走不过一招,可想而知刘凡境界已经到了极高的境界,甚至有可能直追老一辈的强者,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想到刘凡竟然会是仙人,而且还是仙人中和至强者。

    “沙沙……”

    就在众人陷入当机之时,几声轻微的声响打破了现场的寂静,同时也吸引了场上所有人的目光,而这声响正是来自于人群中央的刘凡,却见此时的刘凡正掂起一只脚,若无其事地用右手拍打着光洁如新有鞋面,而且擦抹得很认真,好似上面真的有灰尘似的,顿时绝倒了大部分围观人群,看看人家,一招击败一个先天高手,而且还这般泰然处之,浑然就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

    (五、一长假来临,在此古月先祝大家假期愉快,也感谢兄弟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