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章 长大了!(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刘凡与杜剑南双方发生冲突之际,远在擂台边上的贵宾席中,位于左上角的正是陈氏太极一门所处的休息区,而陈雅芝的父亲陈天驹赫然坐于其中,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大弟子与台下的刘凡有什么过节,更听不到双方争论什么,可他知道自己的大徒弟被人一招打败了,这是赤果果的打脸,他那里还能按捺得住啊,匆匆地带着身边的几名弟子就跑了下来。

    其实早在刘凡暴打唐爵之后,不少前来参加世家武林大会的武林前辈们都在关注刘凡,甚至不少人对他都很感兴趣,如刘凡这样突然出现的年轻高手,来到这里就是想低调都难,因此不少人都在期待接下来的好戏,所以一见陈家人都下去了,也都纷纷跟了上去,不过其中却有人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了,那就是端木家的人,好不容易承办了一届武林大会,却没想到接二连三的出状况,而且还出在同一个人的身上,会有好脸色才怪呢。

    “大……大师兄,你怎么样了,你千万别吓我们呐?”

    而正当贵宾席上搔动之际,擂台下一声惨厉的惊呼却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却是陈家的几名弟子,看着躺在地上不停抽搐的杜剑南,都纷纷跑了过去,此时谁也不知道杜剑南是死是活,或是一如之前的唐爵那样半死不活。

    “大师兄……”同样的,陈雅芝看着远处躺在地上的杜建南,心里虽然也是一阵揪心,但她却并没有跟着其他师兄弟们跑过去,因为她知道这是杜剑南咎由自取,怨不得刘凡,刚才杜剑南出招时的狠辣她可是看在眼里,若换作别人的话,一击炮锤下去铁定重伤,甚至是死亡,因此陈雅芝并没有什么心里负担,然而此时她心里反而有些担心自己父亲看到杜剑南这般模样,会不会找刘凡麻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就更为难了,于是转过头来,希冀地看向刘凡。

    刘凡自是明白陈雅芝目光中的含义,于是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很随意地说道:“你放心吧,虽然这家伙有点臭屁,但也罪不致死,我出手很有分寸,他还死不了,不过……”说到这里,刘凡显得有些忧郁了。

    “不过什么?”正在恍惚间的陈雅芝闻听刘凡的话,顿时惊诧一声,其实也难怪陈雅芝会有这样的表现,换了谁听到这样的半截话,心里都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不好的预感,而通常女人的第六感都是超强,以至于陈雅芝如此失态。

    “也没什么,就是他以后再也不能动武了而已。”刘凡耸了耸肩,若无其事地说道,那种语气就好似收抬一个先天高手就跟喝水一样简单,须不知他这话听在陈雅芝的耳中却犹如晴天霹雳,咣当一声在耳边炸起。

    “什么……你……你居然将大师兄的武功给废……废了。”陈雅芝瞪大着双眼,一脸不敢想信地看着刘凡,身子却不时地颤抖几下,也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害怕,总之这一刻,陈雅芝内心卷起了巨大的波澜,现在事态远比她想像的还要严重得多,可她能怪刘凡嘛?不能,那是肯定的,这一切的事情都是杜剑南挑起的,原本刘凡还看在她的面子上有意退让来着,可谁知杜剑南自视甚高,居然不知进退,以至酿成今天之祸,也算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嗯!”刘凡无所谓地点头应了一声,随即瞄了下不远出簇拥在一起的陈家弟子们,旋即又转过头对陈雅芝说道:“练武之人首重武德,一个没有武德而又拥有极高修为的人,对普通百姓而言,无疑是一个潜在威胁,所以我让他做回普通人,这样或许他能活得更长一些,说不定以后他还得感谢我呢,呵呵……”

    “啊哈……活该!看这死贱南以后还敢不敢咋呼。”

    就在陈雅芝不知所措的时侯,猛地从一旁传来欧阳胜男幸灾乐祸的声音,从杜剑南挑衅刘凡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杜剑南不地好过,尽管她也很讨厌这个“贱男”,不过还是要给闺蜜陈雅芝几分薄面,所以从一开始她便低调下来,只是在杜剑男对刘凡出言不逊时反驳两句罢了,可现在大为不同了,之前杜剑南可是鄙视她是个废材,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如今杜剑南也尝到了废材的滋味,相信经紧一事,杜剑南就算不会一蹶不振,也会备受折磨,对于武人来说,失去内力,无疑比死更难受。

    “胜男姐,大师兄都已经这样了,你就不要再落井下石了,好吗?”此时此刻的陈雅芝心里也不好受,毕竟受伤之人是从小照顾自己的师兄,尽管陈雅芝对杜剑南只有兄妹之谊,而非男女之情,可也不愿意在这个时侯让杜剑南的尊严再遭践踏,因此她说这话时,对于欧阳胜男倒是微微有些薄怒。

    “好、好、好,我不说总可以吧。”欧阳胜男一时得意忘形,被陈雅芝那恳求的目光一瞪,心气立马就软下来了,微微吐了吐小香舌头,双手一摊,做出了让陈雅芝宽心的动作,不过旋即她又开口说道:“小芝啊,你这人就是太善良了,你不看看刚才那个‘贱男’是怎么对小凡的……”

    “胜男姐……”还没等欧阳胜男的话说完,陈雅芝恳切的话语又再一次出现了,这下子欧阳胜男也只好撇嘴不语了,而陈雅芝接着又嘟嘟着小嘴,颇受委屈地向刘凡说道:“小凡,一会儿我父亲肯定会追究你打大师兄的事的,我知道父亲的脾气比较火爆,所以等一下他要是说出什么过火的话来,请你……”说到这里,陈雅芝用贝齿微微咬着下唇,犹豫地说道:“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千万不要跟他扛上,不然……不然我们的事他绝对不会同意的,算我求你了,行吗?”话到最后,陈雅芝的语气甚至是在恳求刘凡。

    “行!你说怎么样都行,我想伯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吧,一会儿他若是找上来了,我尽量克制一下就是了。”面对陈雅芝那哀求的眼神,刘凡的心也硬不起来,再则说陈父怎么说都是长辈,想要人家的女儿,那这应有的尊重是必须的,不然你凭什么要人家女儿呢。

    “谢谢你,小凡,我……”陈雅芝心里知道,想要让刘凡这样心气傲的人低头,那简直难比登天,同时心里还有点小甜蜜,她同样知道自己在刘凡的心里有个位置,这比什么都能让她高兴。

    “傻瓜,我们之间还用说‘谢谢’这两个字嘛?”这时刘凡缓缓走到陈雅芝身前,手轻轻地抚过那皎洁如雪的脸庞,温和地安慰道:“他是你父亲,说不定将来就是我岳父了,你说我能给他脸色看吗?”

    “谇!谁……谁要嫁给你个坏蛋啊!”陈雅芝听到刘凡话中“岳父”两字时,俏脸顿时红得发烫,一时间倒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尽管两人早已确定关系,但实质姓的进展却没有半分逾越,依然是“相敬如宾”,就这一点上陈雅芝有时无人之时都会黯然神伤,此时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我可没有说一定要娶你哦!”刘凡看着有些扭捏的陈雅芝,心里不禁升起了一种恶作剧的感觉,说话间,目光中更是闪现出一抹诡异的狡黠,但表面上却依然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直让陈雅芝恨得直咬牙切齿。

    “你说什么?你敢不娶我,我……我就……”刘凡的话顿时让陈雅芝心底一紧,唰地一下子蹿到刘凡的身边,一把紧紧地搂住刘凡的一边手臂,横眉竖目狠狠地瞪着刘凡,可这到嘴边的话,却不知道怎么说出来,原来是才想起此时与刘凡两人间的姿势极其是暧昧,想说的话说不出来,模样有些怪异。

    “咳咳……我说你们两个注意一下影响好不好,小两口卿卿我我也得找个合适的地啊,边上还有人在呢,尤其是小柔也在,你们就不怕教坏未成年少女?”

    恰在这时,欧阳胜男的声音很不适时宜地再一次响起了,而且话中或多或少地透着丝丝酸味,不过就是话再酸,她也不能明着说,谁让人家是正牌女朋友呢,而她自己只不过是刘凡的朋友兼世交而已,只不过欧阳胜男不知道的是,陈雅芝算来也只不过是刘凡的小五小六罢了,若是让她知道这个情况后,也不知道她是该悲哀呢,还是欢喜呢,但总而言之那表情肯定很精彩。

    “胜男姐……我……我不来了啦。”陈雅芝那里受得了欧阳胜男这话,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躲躲闪闪地藏进了刘凡的身后,然而她说话的声音却雷倒刘凡与欧阳胜男,谁也没有想到一向大大咧咧,一副男人婆样的陈雅芝也有这样的小女儿姿态,说出的话也是超萌,若是孙筠瑶说这话,刘凡倒不感觉到意外。

    “胜男姐……人家不小了呢,那里未成年啦,不信你看?”

    陈雅芝超萌的模样却是雷倒是两人,但却还有人例外,那就一直乖巧的西门柔,恰在这时发出了抗议的声音了,显然是对欧阳胜男话中所指的“未成年少女”很是不满,说话的时侯更是挺了挺那含苞待放的小"shu xiong",以此来显示自己已经“长大”。

    “呃……确实长大了!”刘凡闻言下意识地瞄了西门柔"shu xiong"一眼,确实非同小可,大有向孙筠瑶看齐的味道,然而刘凡这话一出,却遭到了身边两女的白眼,外带陈雅芝无师自通的“夺命掐”,此时刘凡就是再笨也看出两女的不满,只好悻悻地收回目光。

    “哒哒……哒哒……”

    这边刘凡四人俨然就是一个和谐的小圈子,而在人群的外围却走进来了一群人,一声声急促而有韵律的脚步声传来,稳健的步伐显示出脚步的主人是位身手矫健的高手,听其音而知其人,而一行人走在最前面的正是陈雅芝的父亲,太极宗师级人物——陈天驹,一来就直奔杜剑南的方向而去。

    (书评区必定又被骂得很惨,古月都不敢去看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