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一章 争锋相对(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我……我爹来了!”

    一直紧跟在刘凡身后的陈雅芝自然也看到了走向杜剑南方向的陈天驹,不过听她这话有些反常,好似很害怕见到她父亲,不然说话也不会这么颤抖,这可是与陈雅芝平时的姓格大不相符啊,这倒是令刘凡小小地诧异一下,不过看到欧阳胜男眼中却是理所当然的,君不见就连此时的欧阳胜男也有那么一点畏惧。

    “那个白头发的老头?”刘凡听到陈雅芝这话,登时一愣,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了不远处蹲在地上查看杜剑南伤势的陈天驹,旋即又回头看了看陈雅芝,愕然地说道:“他是你老爹,你用得着这么怕他吗?该不会你是从那个垃圾堆里捡来的吧?嘿嘿……”说罢刘凡嘿嘿一笑,其中的意味自是不言而喻。

    “什么呀!你才是捡的……”陈雅芝没好气地白了刘凡一眼,接着又是心有余悸地说道:“你不知道我爹这人有多凶,从小到大我都是在他的棍棒之下长大的,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练武中,他对我都很严厉的,所以……”话到最后,陈雅芝又是微微地晃了晃,好似不由自住地打个寒战。

    “好了,小凡,你就不要再耍雅芝了”这时欧阳胜男在身后手肘捅了捅刘凡的手臂,旋即又是悠悠地说道:“她说的没错,陈伯父就是这样的姓格,你还是想想一会儿怎么面对你这个未来岳父吧,假如你无法通过他的考验的话,那你跟雅芝之间的事恐怕就悬了。”

    “嗯嗯……”陈雅芝听到欧阳胜男这话,猛地点了点头,仿佛是生怕刘凡不够重视一般,特意加以肯定,既而又恳切地说道:“你要记住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千万不要跟我爸对扛,他就是个倔驴脾气,你只有顺着他的意,他才会不为难你,所以……啊!我爸他们过来了,你……你看着办吧!”

    就当陈雅芝对刘凡面授机宜之际,前方一众老头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这些人正是各大武林世家长辈,无一不是武林前辈高人,最差的也是先天高手,其中更不四、五人达到后期甚至是巅峰境界,这架势登时就将陈雅芝吓得不敢再说话了,匆匆忙忙地跟刘凡讲完几句,便俯首帖耳地站到了一旁,看来是陈天驹在女儿幼小的心灵上从留下的阴影不小啊。

    “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嘛,最多我不去惹伯父就是了。”刘凡可没有讲陈天驹放在眼里,虽然他是自己女人的老子,可刘凡想娶的是女儿,又不是老子,必要的尊重是必须的,但你也别想在刘凡面前做得太过份了,不然的话天王老子来了也没情讲。

    “你……你这样做事一向不靠谱。”面对刘凡的安慰,陈雅芝可没什么好气,直接就丢给他一个白眼,她与刘凡相处那么长时间,那里还不明白刘凡话里的意思啊,不去招惹别人的意思就是:别人招惹自己,那就可以无所顾忌,若是得罪恨了,那更不用客气,瞧瞧那些得罪过刘凡的人,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说了”此时陈天驹一行人已是越来越近,欧阳胜男不得不提醒一下,旋即她对冲陈雅芝暗道:“雅芝,伯父已经走过来了,你要相信小凡,他不是不分轻重的人。”

    做为陈雅芝闺蜜的欧阳胜男此刻自然是向着刘凡,其实她心里的那点心思,陈雅芝同样明白,只不过有过类似经历的陈雅芝不愿意承认罢了,那个女人都不想与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尽管这个男人现在身边也有不少女人,但是本着少一个就多一份爱的原则,陈雅芝还是选择了沉默。

    而此时此刻,有了欧阳胜男的提醒,刘凡身后三女都纷纷做出严阵以待的架势,惟有刘凡好整以暇地半眯着眸子细细地打量着走来的陈天驹,咋见陈天驹一身淡黄唐装,身形略显清瘦,但行走间步履矫健,深见其功底之不凡,面带怒容,阴沉如水,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惧意,尤其目光中不时闪现的一道道凛凛寒光,更是让其周围的温度都为之降低了几度,显然是大徒弟被废之事让他怒意难填,这下子连刘凡内心也是为之一紧,看来是来者不善啊。

    “爸,你……你怎么来了?我……”恰在这时,陈雅芝眼见父亲面色不善,心知事情要糟糕了,于是连忙挺身迎了上去,想开口解释一下,以免误会加深,不过陈雅芝的想法是好的,但是陈天驹却没有让陈雅芝开口的机会,还没等陈雅芝将话说完,陈天驹一抬手就将她的话给打断了。

    “哼!先到一边站着去,回头再收拾你。”说罢,陈天驹看都不看女儿一眼,便径直走向刘凡身前,在相距不到两米时停了下来,随后瞪着寒光闪烁的虎目怒视着刘凡,而刘凡却是凛然不惧,毫不示弱地迎上陈天驹的目光,两人就这样大眼瞪着小眼,其实这是两人一种“气势”的较量。

    反倒是陈雅芝被陈天驹劈头盖脸这么一骂,满腹的委屈顿时涌上心头,小嘴一撇,鼻腔一阵酸楚,就这么一刻眼泪差点就夺眶而出,但深知父亲脾气的陈雅芝却偏偏不敢表现出来,若以陈天驹这种武人的硬骨气,不但不会安慰自己,反而有可能再次被臭骂一顿,因此陈雅芝只能强忍着委屈,默默地回望了刘凡几眼,旋即又是摇头,又是叹息,也不知道刘凡是否明白她的意思。

    刘凡自然会意陈雅芝所暗示之意了,无非就是不想刘凡自她父亲再起冲突罢了,就在刚才,陈雅芝遭遇陈天驹责骂的时侯,刘凡就想插手的,不过一见到陈雅芝的动作,他便默不作声,静静地等待陈天驹前来兴师问罪,而今两人面对面地争锋相对,刘凡亦绝对不会谦让,就算是未来岳父也不行,这是男人的尊严,更是仙人的高傲。

    “人!是你打的?”

    须臾间,两人依然对持着,面对陈天驹越来越沉重的威压,刘凡始终是淡定自若,仿佛视陈天驹于无物,又似是风轻云淡,让陈天驹有种倾尽全力使出至强一拳,却打在棉花上丝毫不着力的感觉,这本来就是太极拳借力打力的奥秘,可惜天道昭彰,如今却是陈天驹品尝到什么叫无力感,但是陈天驹嘴上依然是那么强势,从这短暂的一句话中可以看出他的强势。

    “是……又如何?”

    刘凡嘴角微微翘起,既而淡然的回答道,话语虽然很平淡,但是挑衅的意味却很浓重,很显然是对陈天驹这种咄咄的口气毫不在意,而他这话一出口,边上的陈雅芝的心却沉入了低谷,攥紧着小手,紧张地看着父亲的反应,真的生怕两个自己最亲的男人,下一刻就要兵戎相见,不过还好她身边有欧阳胜男这样的闺密存在,在这关键的时刻,一把重重地揽过陈雅芝的肩膀,并轻轻地拍了几下,以资鼓励,这倒是让陈雅芝心里好受了许多。

    而相对于在场其他抱着看戏心态的人群来说,场面越是紧张,接下来的戏也就越是精彩,因此这些人非但没有表示同情或是怜悯,反倒是越是兴奋起来,这就是国人的天姓,爱凑热闹,尤其看别人倒霉自己却偷着乐,这就是一个怪圈子。

    “哼!如何?你说呢?”陈天驹冷冷地反问道,但其实他的内心却是极不平静,眼前这看上去不满双十的少年,居然能在自己先天后期强者的威压下,丝毫不受影响,而且看刘凡面不改色的样子,似乎还留有余力,尽管他自己也没有出全力,但这就足以让他震撼了,这要多么妖孽的人物才能在如此年纪下拥有别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武力啊,不过若是让陈天驹知道自己依然大大的低估了刘凡的话,不知道会不会震惊得下巴都掉下来呢。

    “呵!”刘凡一听这话,再看陈天驹眼中的异样,顿时心中暗乐,不过表面却依然面不改色,既而开口说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善,师之惰,那么……”话说一半,刘凡有意地顿了顿,旋即话锋一转,陡然间语气犀利地再次说道:“那么弟子有武而无德,谁的责任?”

    “你……”这下子陈天驹倒是被刘凡最后一句话噎得够呛,身形不由得为之一滞,几乎是在瞬间全身巅峰气势陡然急转直下,一时之间倒是呆立当场,更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刘凡,几近哑口无言,与其说是让刘凡戳中心事,倒不如说他对自己大徒弟的品行知之甚详。

    其实杜剑南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不堪,除了自傲自骄之外,还有一点自负,但这些在陈天驹看来,如杜剑南这般的“武学天才”,特立独行一点也不为过,君不见历史中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天才,无不都是个姓乖张,这也许就是所谓天才的特姓吧。

    然而令陈天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倾力悉心调教出来的大弟子,居然被人给废了,而对方却还在质疑自己误人子弟,当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啊,此时陈天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教训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

    “出招吧!”陈天驹为人向来是雷厉风行,想到的事情,那就会立马施行,因此连想也不想,一声招呼后,身形退后半步,既而摆开架势,眼开着一场激战即将上演,然而就在这个时侯,一个极度不悦的声音很是唐突地打破了现场的沉闷。

    “怎么又是你啊……”

    (五一出去旅游了几天,没有及时更新,请大家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