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一念魔、一念佛(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又是你啊……”

    却在这个时侯,人群外围又闯进来了一群人,而为首者正是名剑山庄的主人端木鹰,以及他的儿子端木阳,另外一些则是山庄里的子弟,而这说话之人正是端木阳,做为这次世家武林大会的主办者,端木家有维护场上秩序的责任,因此在刘凡与杜剑南起冲突的时侯,就有山庄弟子报告到家主了,因所以端木鹰这才急急忙忙地带着人过来查看。

    可谁知道一看之下才发现当事人之一竟然就是之前闹事的刘凡,这才有了端木阳这句极度不满的话,当然了,端木阳这话中也不无欧阳胜男的因素,甚至于看出心上人属意于刘凡,也因此对刘凡产生了浓浓的敌意,世事总是如此,落花有情、流水无意,独自伤神也是于事无补啊。

    同样风愤怒的人还有端木鹰,本届世家武林大会是为了再次重现名剑山威名的第一步,也是重要的一步,可谁知这大会才开始没多久,就接二连三的出现状况,而且到现在已经有两名世家弟子重伤昏迷,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还都是同一个人,这对于名剑山庄而言那是赤果果的打脸。

    第一次的时侯,由于看在世交欧阳家的面子上,端木鹰在父亲的示意下并没有为难刘凡,可这一次却大为不同,一次是偶然,那么第二次呢,这就是在挑衅,若果这事端木家处理不好的话,恐怕这次世家武林大会也将失去了它应有的意义了,所以这次端木鹰无论如何也要强硬一次,否则他端木家的颜面如存。

    “是我又如何?”场上正与陈天驹对持的刘凡抬眼扫过走来的一行人,见来人是端木家的人,也不见他脸上表情有什么变化,轻飘飘地就反问了一句,旋即又回望向陈天驹,接着幽幽再次说道:“世上总有一些自命不凡之人,将自己标榜成正人君子,可这样的人往往即无品又无德,就算拥有再高的武学天赋,那也是枉然,与其让他今后为非作歹,倒不如现在废了,省得害人害己,我这也算是为社会做出一丝贡献,你说呢?”刘凡最后更是反问起对面的陈天驹来。

    而此时的陈天驹再也不似之前一般心如止水,内心反而是翻起了滔天巨浪,刘凡这话无疑是直指人心,更是意指杜剑南是个看似谦谦君子,实则是个暗下杀手的伪君子,语言中更是讽刺陈天驹误人子弟,教出这样的下作的弟子,这是在为陈氏太极拳赫赫威名蒙羞,“文有太极安天下”,这是多么响亮的名号啊,一时之间陈天驹气得浑身发抖,面色更青一阵、紫一阵的,那么样完全与他太极大宗师的身分相驳,倒像是一个输急眼的赌徒,赤红着双眼,狠狠地盯着刘凡。

    然而陈天驹的这一翻作为,却刘凡大失所望,原本他对于这位未见过面的未来岳父多少有点期待,毕竟陈天驹太极大宗师的名头是名声在外,武林中人无不景仰推崇,如今却是百闻不如一见。

    “爸……你……”

    恰在这时,刘凡身边的陈雅芝也看到了父亲脸色不对,担心刘凡会与父亲打起来,心里焦急万分,也顾不得对严父的畏惧,匆匆地就想上前关切一翻,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话还没说出来,就遭遇了父亲冷遇。

    “滚……这里没你的事……”

    此时的陈在驹浑然不觉女儿的心意,冲着女儿就是一声惊天大吼,随即伸手很是粗鲁地就将陈雅芝甩到了一边去,幸好刘凡眼疾手快,顺手一捞就将陈雅芝揽入怀中,而此时的陈雅芝双眼却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这还是自己的父亲嘛?虽然陈天驹为人古板固执,教武严谨,平时教导弟子也都很严厉,但却从未出手打骂过,更别说像现在这样打自己的女儿了。

    就在陈天驹出手的那一刻,陈雅芝内心仿佛有一种天要塌陷一般的感觉,此时的她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双眼渐渐变得空洞无神,就那么任由刘凡抱着,而她的这一变化却让刘凡吓了一大跳,连忙一掌抵住陈雅芝的背后,缓缓将龙神力输入到陈雅芝体内,几息间就走完了几个周天,这才让陈雅芝缓过神来,见此刘凡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其实刚才陈雅芝正处于走火入魔的边缘,正所谓一念成魔啊,幸好刘凡及时救治,不然的话光这一下陈雅芝就是不疯也够呛。

    “我……我刚才……怎么啦?”陈雅芝缓缓睁开双眼,第一眼就看到了刘凡关切的目光,这才茫然地询问了一声,之前她是陷入了无意识状态,自然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毫无感觉,不过此时的陈雅芝显得有些虚弱,说话的声音中气都不是很足,这对于一个武者而言是极不正常的事情。

    “没事了,你刚才差点走火入魔了,以后别在这么傻呼呼的了,尽瞎想些没用的东西,万事有我呢!”刘凡拍拍陈雅芝的后背,温声细语地回应道,接着又看了看身边上欧阳胜男,嘱托道:“胜男,你先帮我照顾一下雅芝。”

    说话间,刘凡又将怀中的陈雅芝交到欧阳胜男的手中,而欧阳胜男此时内心并没有嫉妒陈雅芝,反而是顺手搂过陈雅芝,默默地用眼神安慰她,不过就在刘凡抽身时,陈雅芝一只手却紧紧地抓住刘凡的手臂,眼神满是恳切之色,正想开口之际,刘凡却读懂了她眼神中的意过。

    于是刘凡摆摆手,会意地安慰道:“你大可放心,我自有分寸,他是你父亲,我不会为难他的。”

    “嗯!”此时的陈雅芝身子虚弱,只能轻轻地点头回应,她知道刘凡的武功,更知道刘凡的为人,说一不二,因此也是安心地让欧阳胜男抱着。

    刘凡见此,也是放开陈雅芝的手,转身直面陈天驹,此时的陈天驹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满脸的复杂之色,似怜惜,又似懊悔,总之是纠结得不行,天下间那有不疼爱子女的父亲,虎毒尚且不食子,何况是人呢,因自己一声言语、一个举动而致使女儿差点走火入魔,这是他所悔恨不已的,但他是宗师级的人物,再加上周围都是武林中人,他又不得不保持着家主的威严,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受苦受难。

    同时一种无名的怒火又在陈天驹内心烧起,而他愤怒的目标正是刘凡,此时他那里还能看不出眼前的小子刘凡是自己女儿的心上人呢,然而自己最得意地弟子却废在女儿男朋友的手里,这让他一时之间难以取舍,不过刘凡对他而言仅仅只是个外人而已,而徒弟的仇他又那里会放弃呢。

    “看来我之前还是看错了你,教出来的弟子下作无德,简直误人子弟,现在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下手这么狠,六亲不认,当真是‘名师出高徒’啊,有道是有其师必有其徒,而反过来也亦然,上梁不正,下梁又岂能不歪呢!”

    刘凡并没有因为陈天驹对女儿的怜惜而对其客气,反而是直接出言讽刺,几句话间将陈天驹说得一文不值,言辞更是犀利,字字诛心,听得在场的人都是心惊不已,陈天驹在武林中赫赫威名几乎无人不知,更是知道他爱惜名声如护羽翼,看着刘凡说得那么畅快淋漓,不少人都不由得为他捏了一把汗啊,可让众人诧异的是陈天驹从始至终都没有为自己辩驳一句。

    “你走吧,你应该庆幸自己有一个好女儿,你若不是雅芝的父亲,那么……你现在必定已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不用怀疑我所说的话。”看着眼神复杂的陈天驹,刘凡并没有什么好心情,冷冷的一句话就可以预见此时他心中的愤怒,家人是刘凡心中唯一不可触碰的逆鳞,谁若犯禁,说不得刘凡必是遇神杀神,遇佛屠佛,更重要的是他有这个实力。

    “狂妄!”

    身为一代宗师的陈天驹几时让人这样辱骂过,而且还是让一个后生晚辈辱骂,如果之前的愤怒是为了自己的大徒弟,那么现在却是为了他自己,再怎么说他陈天驹也是先天后期的高手,站在人类巅峰的强者,身为强者那里能够忍受这样的羞辱,因此刘凡的话音刚落,陈天驹便暴起而愤然出手了,只是还没等他出招,一股超绝的滔天气势便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向他侵袭而来。

    “哼!不自量力……”

    眼看陈天驹不顾武者尊严,招呼都不打一声就骇然出招,刘凡说不恼怒那是不可能的,这师徒两真不愧是师徒,就连出招也是如出一辙,而刘凡又那里会束手就擒呢,他心里都有点想给陈天驹一个教训了,不过一想到陈雅芝殷切的神眼,他就狠不起心下手了,一声冷哼后,身上气势瞬间释放出来,顷刻间向陈天驹压了过去,一时之间风沙飞扬,尘土翻滚,将现场笼罩成灰蒙蒙一片。

    “哇!”

    而此刻场上的众人也感受到了来自刘凡身上的那股滔天气势,一股无形而有质的气场以刘凡为中心,瞬间扩散至全场,众人骤然间承受如此威压,一下子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身形更是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此时众人才意识到刘凡的恐怖,纷纷运起真气抵抗,却依然止不住倒退的身子,终于在几息间,人群圈从原来的几米半径,扩展成如今的几十米半径。

    而人圈的中心只有刘凡与陈雅芝三女,另外地面上还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裂缝,而顺着这道裂缝尽头,正有一道身影单膝半跪着,这人正是身在刘凡威压中心的陈天驹,此时他虽然没有受到实质姓的伤,但却极其狼狈,满脸的污垢,精神萎靡,身上的衣服裂开了不少裂口,差点就原乞丐装,这还是刘凡手下留情的结果。

    (更新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