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三章 冰释前嫌(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人声落、风沙停,一切沉寂如死水,谁也没有想到一个看似普通的少年,居然拥有如此无可比拟的威势,除了震惊还是震惊,武林中几百年不出的妖孽级人物,这一刻赫然就在他的眼前,人们看刘凡的眼神再不是之前轻视、蔑视甚至无视,有的只是敬畏,一种对强者的敬畏,此时人们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了“神级”这样两个字眼,这是每个武者必生追求的至高境界,而在这个末法时代,神级武者已成为传说。

    在场的人中不乏先天高手,甚至还有巅峰强者,可这些人依然抵挡不了刘凡一个简简单单的气势威压,在武者有限的认知里也只有神级境界的高手才能办得到,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刘凡却是个实实在在的仙人,而且还是站在巅峰的仙人。

    “先天?不过蝼蚁尔!”

    就在这时一个淡然而不失霸气的声音轻飘飘地进入了众人的耳朵里,霎时间将众人惊醒,先天境界在刘凡看来也只不过是蝼蚁而已,然而这话听在这些武者耳中却又是大为不同,他们可不就是这蝼蚁嘛,甚至有的连蝼蚁都不如,但同时也印证了人们对刘凡修为的猜测,超越先天的存在,一个堪比妖孽的存在,这一刻震慑全场,而且是那么的耀眼。

    “我们走吧,这武林大会也不过尔尔……”这话却是刘凡对身边的三女说的,话音刚落,便抬脚转身欲想离去,三女中欧阳胜男与西门柔闻言倒没说什么,很直接地转身就走,而陈雅芝却驻足不前,犹犹豫豫地看着刘凡,而她的异样刘凡自然是看在眼里,同样知道陈雅芝是在担心父亲陈天驹,于是刘凡又是停住脚步,温和地说道:“过去吧,他是你父亲,我说过不会将他怎么样的,你就放心吧,只不过这次是让他难堪一下而已。”

    “嗯!”陈雅芝重重地点了下头,却没能说出话来,因为此时陈雅芝的眼中充满着湿热的泪水,一只秀手掩着小嘴,生怕自己哭出声音来,今生能拥有一个处处为自己找想的男朋友亦是无憾,也同时证明了她当初义无反顾地跟着刘凡,是选对了人,眼前这个不满二十的少年,就是她托付终身的那个人。

    得到刘凡许可的陈雅芝并没有停留,转身就往父亲陈天驹身边跑了过去,随即连忙伸手将半跪在地上的父亲小心地扶了起来,嘴里却还不忘关切地询问道:“爸,你要不要紧啊?”

    而对于女儿关切的话语,陈天驹恍若未觉,目光呆滞好似毫无焦距,然却又遥遥地望着前方的刘凡,这一次的对抗,对他而言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陈天驹一直醉心于武学,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几十年如一曰地疯狂修炼,原本以为自己已是站在了巅峰,却没想到被一个少年轻轻松松地就打败了,而且人家仅仅只是开放气势威压,就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这如何能让他接受得了。

    “爸,爸,你醒醒啊!小凡……我爸他怎么会……”此时的陈雅芝着急得都快哭了,虽然之前听刘凡说自己父亲没事,让她放心了不少,可现在陈天驹傻傻呆呆的样子,让她不由得对刘凡的话产生怀疑,尽管陈雅对于这个父亲只有敬畏,但始终是血浓于水,所以此时陈雅芝心里有些慌了,连忙呼喊着刘凡,在她的心里,刘凡可以说是她现在最值得信任的人,而刘凡也是值得别人信赖。

    以刘凡的眼力自然知道此时陈天驹的境况,自己的气势威压对于人的心灵冲击有多大,他更是了解,那里会看不出陈在驹处于浑浑噩噩当中,同时他也知道这同样是陈天驹的一次机遇,同时也是一道槛儿,跨过去了武学修为自然突飞猛进,若是跨不过去那就是终身难有寸进。

    本来对于陈天驹的为人,刘凡是很不感冒的,可架不住陈天驹有个好女儿啊,被陈雅芝那殷殷恳切的眼神望着,刘凡心里颇不好受,甚至有些隐隐作痛,所以刘凡决定帮陈天驹一把。

    “唉!”刘凡缓缓地叹了一口气,旋即面带庄严地说道:“武学之道在乎于心,顺其自然即可百脉通达,你可明白。”话到里,刘凡却是话锋陡转,暴喝道:“呔……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轰……”

    刘凡一身暴喝在别人看来是莫名其妙,然而对于陈天驹而言却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的轰鸣炸响,而话中之意更是给了陈天驹一种醍醐灌顶的畅快感,一下子陈天驹混沌的双眼,精光暴涨,噌地一下子就从半跪状态中猛地站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全身迸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几乎是瞬间冲破了武学壁垒,气势更是一路高涨,颇有一种势如破竹之势。

    “嘶……”

    在场中人都是武林中人,那里还会不知道陈天驹的修为在这一刻居然突破了,而且还是这种戏剧姓的突破,一时间羡幕、嫉妒、恨等等不一而足的情绪出现在众人的脸上,同时对刘凡这一个始作俑者抱以狂热的瞩目,没见人家一句点拨的话就让陈天驹获得突破的契机嘛,若是能结交上这样的“高人”,那么指不定那天从刘凡只字片语中就突破了。

    “嗯!我……我这是怎么啦……怎么会这样?”

    此时陈天驹突破的势头已经缓了下来,最终在天阶巅峰停了下来,仅仅只是几分钟就突破了一个境界,而且还是巅峰境界,这是何等的大机缘、大造化啊,要知道现今武林达到天阶巅峰境界之人两只手都数得过来,甚至有的人终其一也突破不到这个境界,可见其中的艰难,可谁又知道陈天驹突破只不过是发呆了几分钟而已,这又不得不让其他人嫉妒了,这只能说人家人品好,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生了个好女儿。

    “爸,你醒啦!你不知道刚才我有多担心你啊!”眼见陈天驹转危为安,陈雅芝自是欣喜不已,也顾不得擦拭脸上的泪水,凑上来就是一连关心的话语,而此时的陈天驹好似才察觉到身边的女儿一般,回头一望却没有了之前的严厉,看向女儿的眼神更是多了几分慈祥,俨然就是一个慈父,显然是这一次遭遇让他感受到了别样的亲情。

    “芝儿,这些年来难为你了,我……爸爸不仅没有好好的照顾你,反而时常对你很凶,我……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死去的妈妈,我……”

    此时的陈天驹是似在懊悔自己以前对女儿的疏忽,又好似在对亡妻的忏悔,伸出一只手来,颤巍巍地抚摸着女儿的脸蛋,说话间也是老泪横流,看得在场的人都是心酸不已,尤其是刘凡更是诧异,这还是那个强硬固执的老头嘛,这变化也太快了点吧。

    “不!爸爸,你不要这么说,你凶我,那是恨铁不成钢,小时侯不懂事,也许会怨恨你,可现在我长大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想妈妈在天有灵的话,她也希望自己女儿能够成材的,所以你不用太过自责的。”陈雅芝很是善解人意地回答道,不过她的这些话却是无比的真切。

    “你能这么想,爸爸很高兴,证明你已经长大诚仁了,是个大姑娘了。”能够得得女儿的谅解,陈天驹自然是欣喜不已,说着又回头看了看前方的刘凡,又小声地对女儿说道:“这小伙子很不错,是你男朋友吧,你现在也长大了,以后也不需要爸爸来保护你,他会是一个绝佳的女婿。”

    “爸……你说什么呢!”听到父亲认可的话,陈雅芝心里那是即欢喜又忐忑,偷偷地瞄了瞄刘凡,又撒娇似的对父亲说道:“就算我有男朋友了,可你还是我爸呀,是我唯一的亲人,就算将来我嫁出去了,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看看……这还没怎么的呢,就想着嫁人了,看来还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呵呵!”父女冰释前嫌,陈天驹顿时老怀快慰,居然还能调侃女儿,看来是心情不错,呵笑几声后,又站起身来,说道:“芝儿,难道你不给我介绍一下我这未来女婿?”

    “呀!爸……你又乱说,我……我什么时侯答应嫁给他了。”陈雅芝嘴上是这么说,可心里早就千肯万肯了,若不是因为这一次学校放假,刘凡又有事在身,说不定她早在孙筠瑶这小魔女的怂恿之下,上了刘凡的床了,而现在又被父亲这么一说,一时之间更是不好意思起来,涨红着脸,扭扭捏捏地跟着父亲走到了刘凡的身前。

    而此时刘凡的心情也是大不相同啊,这父女两人的对话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刘大仙人的耳目呢,虽然也为陈雅芝父女冰释前嫌而感到高兴,然而看着一步步走来的陈天驹,眼中那种岳父看女婿的眼神,心里直发毛啊,自己可是废了人家徒弟,又让未来岳父如此难堪,谁也说不准陈天驹会不会假公济私来刁难他,人心难测啊,即使是神仙也乏术啊。

    不过刘凡是什么人啊,又怎么可能因为这点事而退缩呢,再说他现在可谓是经验丰富,从沪孩的宁家,到京城的赵家、温家,也算是“身经数战”了,因此也是硬着头皮等待陈雅芝父女的到来,可这一段几十米的路给他的感觉却是度秒如年,尤其是他身边还有另外两名不逊色于陈雅芝的美女,要是让人家老爹误会了,那这事可能就黄了,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只是令刘凡没有想到的是,陈天驹虽然看似食古不化,其实也不难相处。

    (更新……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