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四章 陈天驹的认可(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爸……这是我男……男朋友——刘凡,你……你叫他小凡就可以了。”陈雅芝一句话说得磕磕碰碰,结结巴巴的,让人听着好不难受,说罢,俏脸更是噌地一下子变得红彤彤,若以她往常大大咧咧的男子姓格相比较,却是极不难得。

    “伯父,之前多有得罪了,不过那是情非得已,还请伯父多多见谅。”这时刘凡也看出了陈雅芝的羞涩,于是一等她说完话,便出言为其解围,拱手间,倒是谦逊了许多,这当然是作给陈雅芝看的,此时他可不会傻到去得罪自己未来岳父。

    “说那里的话,若说道歉那还是我的不是,是我太好面子了,明知道自己徒弟做法不对,却还与你为谁,没想倒反是自取其辱,真是惭愧啊!唉……”陈天驹听到刘凡有理有节的话语,顿时脸烫如火烤,连连向刘凡还礼道,他更没想到自己活了大半辈子还不如一个少年知进退,现下争强好胜之心淡了下来,反倒是心境提升不了少,同时他对刘凡也是越来越欣赏了,又听是女儿的男朋友,那更是满心欢喜,又那里还会去理会之前的不快呢。

    “呵呵!伯父也不必妄自菲薄,小子也只是后学末进罢了,轮起江湖经验来,恐怕不及伯父万一,以后还要请伯父多多提携才是。”此刻刘凡倒是谦虚起来了,就他这身修为,那里还用得着陈天驹教啊,这明显就是睁眼说瞎话嘛,完全就是在博未来老丈人的好感,好让他今后能抱得美人归,果然是“人心险恶”啊。

    “唉!不说这些了……”此时陈天驹心中有不尽的感慨,一想起自己那不成器的徒弟,再看看眼前的刘凡,同样是人,为何差距会那么大呢,旋即又转身对女儿言道:“小芝,看来你的眼光比爸爸高啊,小凡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小伙子,现在爸爸总算是了结了一庄心事,终于可以见你九泉之下的母亲了。”话末,陈天驹目光中又是充满着落寞,给人种英雄迟暮的错觉。

    “爸,你说什么呢,我这辈子就留在您身边,那也不去。”陈雅芝一听父亲这翻感慨,顿时脸色涨得更红,小女儿姿态油然而生,说的话倒是有几分言不由衷,甚至于还偷偷瞄了刘凡几眼,显然情窦初开只为君啊。

    “呵呵……”陈天驹那里不知道女儿的小心思,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即将成为别家的人了,心里难免会有些失落,但还是玩笑道:“我可不敢留你一辈子,女大不由爹,留来留去留成仇,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你说是吧,小凡?”说罢陈天驹故意向刘凡眨吧眼神,俨然就是老玩童一个,此时那里还有一代太极宗师的威严啊。

    “呃……咳咳……”刘凡也是被陈天驹这一眨眼弄得一阵错愕,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老顽固的老家伙居然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一时间有些不敢想法,旋即摸摸鼻尖,干咳两声,说道:“伯父,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雅芝的。”

    “嗯!那就好,我相信你能做到。”陈天驹得到了刘凡的许诺,自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又上前拍了拍女儿的香肩,宽慰地说道:“芝儿,我先带你大师兄回去疗伤,你是跟着爸回去,还是继续留在名剑山庄,或者跟着小凡也可以。”

    “爸……我……”陈雅芝闻言先是一愣,旋即看了看刘凡,又看了看父亲,欲言又止的样子,显是难以抉择,其实她心里是很想留下来,多点时间与刘凡相处的,但是看到父亲希冀的眼神,陈雅芝又不忍心让父亲独自一人回去,真是左右为难啊。

    而就在这个时侯,刘凡却开口说道:“小芝,你跟伯父回去吧,反正来曰方长嘛,咱们以后相聚的时间多的是,去吧!”

    其实刘凡之所以这样说,就是不想让陈雅芝为难,做为一个男人,就不应该让自己的女人伤心难过,这才是一个好男人该做的事情。

    “好吧!那我就跟父亲回去了。”陈雅芝自然明白刘凡的意思,两人同属一个学校,今后见面的时间自然是很多,也不在乎这一时,有道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呢,想明白个中缘由,陈雅芝也就欣然答应了下来,向刘凡重重地点了点头后,又再次向欧阳胜男,西门柔两女简单地告别,随即便跟着陈天驹转身离开,不过刚走几步,却又被刘凡叫住了。

    “雅芝,先等等……”却见刘凡不知道什么原因,出声叫住了父女俩,几步走到陈雅芝身前,又假意从身上掏出了一枚淡黄色的药丸子,赫然就是之前陈雅芝见过的小培元丹,随即放到陈雅芝手里,说道:“这药丸你知道是什么,相信可以让你大师兄很快恢复过来的。”

    “这……这是小培元丹?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啊,小凡,你……你对我真是太好了。”陈雅芝一见手心的药丸,立马就猜到是小培元丹,刘凡丹药有神奇她是早就见识过的了,所以知道这种丹药的真正价值,而也出身武林世家更加知道这种灵丹妙药极品珍贵,可刘凡却毫不犹豫地给了自己,又怎么能不让她感动呢,所以一时间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话好,只能深情款款地看着刘凡。

    不过陈雅芝知道小培元丹的妙用,并不代表陈天驹知道啊,尽管从表面上看就知道这丹药极为不凡,但还是耐不住好奇地问道:“芝儿,这是……”

    “爸,这是小培元丹,有了这个丹药,相信大师兄的伤很快就能好起来了,你不是一直问我为什么功力突飞猛进吗?”陈雅芝见父亲满是疑惑,便欢天喜地地为父亲解释一翻,但此时陈雅芝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将之公布于众,显然是欠考虑了,须不知现场还有许多人在,若是真有这么逆天的丹药存在的话,那么身怀灵丹的刘凡必定成为众矢之的,或许因此而招致不必要的麻烦。

    “你是说……”此时陈天驹心中狂震不已,不过他不愧是多年的老江湖了,比之女儿更加老辣得多,自然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所以话到一半就嘎然而止,而且话锋一转,又是漫不经心地说道:“既然这丹药有疗伤的功效,那等回去再给你大师兄服下吧。”说罢,陈天驹又很隐蔽地眨眼向女儿暗示。

    别看陈雅芝平时好像对什么事都是大大咧咧的,但是关键时刻还不糊涂,转念一想就知道其中关窍,自是会意父亲的意思,同样装作若无其事,但很显然父女两的一翻表演是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在场的大家都是老江湖,那一个不是人精似的,尤其是那些个老家伙,看刘凡的眼神都炙热了几分,但却没有人敢于出手抢夺,显然是之前刘凡展现出来的恐怕实力震慑了不少人。

    陈天驹顺势握住刘凡的手,郑重其事地说道:“小凡,你这份心意,伯父会记在心里的,有空的话带雅芝常回家看看我这个糟老头子啊,这里不是闲聊之地,伯父就先走一步了。”

    刘凡那里会听不出陈天驹话中有话,隐隐有让他赶紧离开此地的意思,不过刘凡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不就是一枚丹药嘛,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嘛,在别人看来珍贵无比的小培元丹,在刘凡看来只不过是他练丹的次品罢了,若不是还有点用处,说不定他早就将之扔掉了,若是让陈天驹知道刘凡此时心里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大骂他“败家子”呢。

    几人也不再寒碜,随后陈天驹又为弟子疗伤为名,与名剑山庄主人端木鹰话别,说完也是带着女儿陈雅芝还有一众弟子回了山庄内的陈氏驻地,而端木鹰见陈天驹执意先回驻地,也不好意思开口询问丹药的事情,显然是对小培元丹上了心,而其他人也是各怀鬼胎,这些世家中恐怕也只有京城欧阳家没有那个心思,因为刘凡早已答应过欧阳家了,所以他们是冷眼旁观。

    而由于刘凡展现出了超强的实力后,许多的世家也都向刘凡抛来了善意的笑容,显是有意结交刘凡这位新晋的超级高手,俗话说的好,多一个朋友就少一个敌人,尤其还是一个拥有超强实力的人,那就是万万不能得罪的,只不过这些善意在刘凡看来是那么的丑陋,甚至是厌恶到了极至,所以刘凡根本没有什么好脸色,除了与自己相熟的欧阳家之外,其他人一概不与理会。

    有人羡幕自然就有人恨,在场的各大世家中,恐怕也只有被折了面子的唐家与西门家对刘凡怀有深深的恨意吧,至于西门家,确切地说应该是西门豪,却是对刘凡极度的恐惧,之前输给刘凡一百多个亿后让人截杀刘凡,反而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次又挑拨唐爵对付刘凡,显是将刘凡得罪死了,如今见到刘凡的实力极有可能超越神级,他那能不恐惧,都说富人最是惜命,更何况他这个世家大少呢,此时他唯一想到的就是尽快离开名剑山庄,远离刘凡,最好是一辈子也别碰见刘凡,那样他的噩梦就不会来临。

    然而令西门豪没有想到的是,刘凡根本就没有将他这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放在眼里,而且就凭西门笑与刘凡爷爷刘老郎中过命的交情,刘凡也不会对西门家怎么样,可惜此时的西门豪只知道保住小命才是王道,那里会想那么多啊,仓皇地逃离了名剑山庄。

    “我们走吧!”陈雅芝父女俩走后,刘凡也没有留下来的意思,说完话便直接带着欧阳胜男与西门柔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了一群眼巴巴的武林中人。

    (唉!有点过了,停了些天,感觉都找不到,卡文了,半天也想不出多少情节来,真该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