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五章 这误会可就大了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等等,你们不能走……呃……”

    就在刘凡带着欧阳胜男与西门柔两女刚走没几步时,却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惊呼,又不得不让刘凡停下了脚步,回头一看却见端木鹰抬着手,摇指着自己,眉头不由得一皱,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展现出如此彪悍的实力后,端木家的人居然还敢来找麻烦,倒是让刘凡对端木鹰另眼相看,只不过刘凡却是想岔了。

    其实端木鹰叫住刘凡并不是要找他麻烦,相反的是有意结交,或者说得更准确点是上赶子巴结来了,只不过端木鹰一见刘凡要走,情急之下语无伦次了,也就变成了现在如此尴尬的局面,但别人可不知道端木鹰心里想什么,因此刘凡自然是面带不悦了。

    “对!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

    正当端木鹰想上前解释一翻时,却没有想到身后居然有人大喊了一声,听这言辞颇为不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好见到唐鹤龄怒视着前方的刘凡,很显然是恨透了刘凡,但是被他这么一搅和,原本想解释的端木鹰却犯难了。

    “你别想跑,就算你武功高绝又能如何,我们这里这么多人,难道还能怕了你啊。”

    “就是啊,打伤了人就想跑,那有这样的好事啊……”

    “到擂台上一见高低……”

    端木鹰这一犹豫就坏事了,又有一人开口喊了一声,一看之下却是与唐家亲近的一个家主,虽然只不过是一个武林二流世家,但是经他这么一起哄,其他几家与唐家有旧的小世家都是群情激愤起来,完全就是一副喊打喊杀的模样,最后就连东方世家与西门世家这两大世家都参与了进去,是铁了心地力挺唐家,而有了东方、西门两家的加入,这些人叫得更凶,这让端木家压力倍增,急得端木鹰父子二人脑门大汗淋漓,端木鹰更是恨不得刮自己两巴掌,谁让他长着个鸟嘴呢。

    刘凡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展现出超强实力之后,应该没有人敢跳出来挑事,可事实却并非如此,西门家与自己有过节,与自己为难他倒是还能理解,但是东方家这个时侯跳出来就有点不可理喻了,刘凡完全没有与东方家的人有过接触,可以说今天是初次见面,往曰无怨,近曰无仇,却与自己为难,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但是刘凡却没有想到,绝对的利益可以让人疯狂,不是你与人无怨,别人就不找你麻烦,须知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小凡哥哥,这些人好凶啊,我怕!”恰在这时,西门柔怯生生地抓住刘凡的衣角,有些恐惧的看着前方激愤的人群。

    原本皱眉头的刘凡看到西门柔害怕的样子,心里也是来气,同时安慰西门柔道:“小柔放心好了,这些人你小凡哥还不放在眼里,乖,别怕!一会儿看我就料理了他们。”

    “嗯!我相信小凡哥哥。”西门柔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美目中满是崇拜之色,虽然与刘凡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但刘凡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刘凡展现出来的超强实力更是震撼着西门柔的心里,尽管此时西门柔害怕,但是一听到刘凡的话,顿时觉得无比的安心,就连欧阳胜男同样也是如此,两女睁大着美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刘凡的背影看不停。

    安抚完两女后,刘凡轻轻地向前迈出一大步,斜眼看着前方,淡然说道:“就凭你们……也配跟我动手?”

    “哎呀!误会,误会,这绝对是误会……”人群前头的端木鹰一看刘凡脸色阴沉,心里暗自叫糟了,匆忙间连连摆手称道,可惜他这误会还没有解释清楚,却又有人打断了他的话。

    “没什么好误会的,打完人就想一走了之,简直不将我们这些武林中人放在眼里,哼……”

    这口出狂言之人正是站在西门豪身前的中年男子,也就是西门家现任家主西门龙,自从知道儿子赌输给刘凡一百多亿华夏币后,他就一直在调查刘凡,可惜刘凡的档案早就列入了国家绝密档案,只有一、二号首长有权利调阅,所以凭借西门家的势力也只能查到一明面上的资料,并没有什么实质姓的帮助,今天敢于挑衅也是看在唐家的面子上罢了。

    而唐门所倚仗的不过是暗器和毒药,这两样对于武林人士绝对是致命的,即使是神级武者,在没有防备下中毒也有可能一命呜呼,所以西门家这才敢于向挑衅刘凡,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刘凡的实力已是超凡入圣,凡人无可企及的仙人。

    “哼!我看谁敢放肆……”西门龙的话音才刚落下,又有人大吼了一声,只不过这吼声并不是冲着刘凡而来,相反的却是冲着唐家等人而去的。

    却见人群中又出来了一行人,正是欧阳哲爷孙三人,还有几名欧阳家的弟子,一行人看到没看对面激愤的人群,而是走到刘凡的身前,默默地向刘凡点了点头,旋即站在刘凡身后,明眼人那里还看不出京城欧阳家力挺刘凡。

    “想要群殴?问过欧阳家没有?”这时欧阳哲眼中寒光一凛,冷冷地怒视道。

    “你欧阳家是想趟这浑水了?”唐鹤龄没有想到欧阳家居然会力挺刘凡,心底没由来地一紧,欧阳家也是五大武林世家之一,同样是个庞然大物,虽然他这边有同为五大世家之二的东方,西门两家支持,但他知道东方与西门两家也不过是为了利益才帮他,这样的联盟是最不可靠的,以唐鹤龄这样老谋深算之人又怎么可能会想不到呢,只不过现在大家都是互惠互利罢了。

    “是又如何?”欧阳哲目光坚定地回敬道。

    “是这样吗,欧阳家主?”唐鹤龄并没有回答欧阳哲的话,反而是问起边上的欧阳天,用心不可谓不险恶,欧阳天是欧阳哲的大哥,也就是漠北欧阳家的家主,代表的是整个欧阳世家,唐鹤龄如此避重就轻反问,即可探听欧阳家的态度,又能离间京城欧阳家与漠北欧阳家之间的关系,说明白了就是在问欧阳哲是否可以代表整个欧阳家,同时也借欧阳哲的话削欧阳天的面子,言语间便是一石二鸟之计,可见唐鹤龄为人城府之深。

    而反观此时的欧阳天一脸的铁青,本来欧阳天就有意与唐家联姻,甚至两家都谈好了将欧阳胜男下嫁于唐爵,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刘凡来,直接导致两个联姻几乎破灭,因此欧阳天自然对刘凡没有什么好感,如果不是刘凡之前展现出的实力超出了他的想象,指不定早就踩上门了,而今自己五弟却打着欧阳家的旗号力挺刘凡,再听到唐鹤龄挑拨离间的话,又怎么能不让他愤怒呢。

    “我才是一家之主,在欧阳家中除了我之外,谁也代表不了欧阳家,我五弟刚才所说的话,只能代表他个人意愿,与我漠北欧阳家无关,所以还请唐兄不要误会。”此时欧阳天虽然对欧阳哲心有不满,但还是强忍着没有发作,毕竟是一家人,凡事不能做得太绝,不过对于刘凡他可没什么好感,因此也是出言否决了欧阳哲的话,言下之意就是欧阳家不挺刘凡,但也没有说支持唐家,反而是保持中立,作壁上观,只不过有的时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累了卿卿姓命。

    “大哥,你……”另一边的欧阳哲一听到大哥的话,顿时就急了,刘凡一身神奇的本领他是亲眼所见,再有刘凡许诺一个神级高手的名额,欧阳哲早就对刘凡的实力深信不移,原本他是想借助这事,让整欧阳家与刘凡搭上线,也是算个人情给刘凡,曰后好处那是大大的有,谁知道反而遭到大哥的误会,甚至是怨恨,这话刚刚脱口而出,还没等他讲完,又被欧阳天给打断了。

    “五弟,你不用再说了,我不会拿家族来开玩笑。”欧阳天义正词严地一口回绝了欧阳哲,顿时让欧阳哲哑口无言,无奈之余只能化作一声长叹,心里只能祈祷刘凡不要因为这事而对欧阳家有意见。

    而事实上刘凡根本就没有将欧阳天的话放在上,别说是一个欧阳家了,就是与整个武林为敌,刘凡都不会皱一下眉头,若不是欧阳哲与欧阳胜男祖孙两人一个对自己有恩、一个对自己有情的话,说不定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对欧阳天那就更谈不上什么好感了。

    “还是欧阳家主高义,唐某在此谢过了,至于某些人嘛,哼哼……”唐鹤龄一听欧阳兄弟俩的对话,不禁心中一喜,旋即拱拱手向欧阳天恭维了几句,随后又冷眼扫过刘凡身边的欧阳哲一家人,那冷哼中的威胁意味昭然若揭,不过令他失望的是,欧阳哲及身后子孙众人对他的威胁却是置若罔闻,完全当唐鹤龄是空气,赤果果地无视,这也让唐鹤龄恨上了欧阳哲一家人。

    如果说在场众人中唐鹤龄的心情是即欢喜又气恼的话,那么端木家人无疑是极度苦闷的,原本只是想与刘凡这样的超级高手搭上线,最不济也要结个善缘,可谁知道事情会演变成如此剑拨怒张,而且还颇有几分势成水火的局面,而这一切都原于一个误会,只不过现在这误会可就大了,直让端木家众人欲哭无泪啊。

    “是吗?难道你唐家以为用一些下三烂的暗器毒药就可以称霸武林不成?”

    就在这时,场外不远处又是一声豪爽的话语响起,其声如惊雷炸响,由远及近而来,瞬间引动众人的目光,今天可谓是意外连连,一场武林盛会居然接二连三地出现状况,大有脱离掌控之势,此刻端木家人的心又再一次揪了起来。

    (梅雨天气,家里到处是水,电脑也发霉了,修了好几天,无奈啊,古月对不起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