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六章 联袂而来(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啊……那不是南宫世家的人嘛!走在前面那个是南宫”

    “哎呀,你们看,还有广府太极杨家的人,没想到这两大世家居然会联袂而来啊。”

    “就是呀,看来这下子又有好戏看了……”

    “嘘嘘……好戏开场了,大家肃静!”

    “哦哦……”

    这姗姗来迟的两方人马,正是南宫世家与杨家,一出现立马就引起了一阵搔乱,盖因两家都是大有来头,南宫世家在武林中一直低调行事,但也是武林四大超级世家之一,在武林中的影响力可见一斑,而广府太极杨家虽然只是二流武林世家,但是其在世俗界的影响力却是非同小可,尤其是杨家老爷子是前任华夏副总理,在政界的影响力更是不容小窥。

    而这两家可都曾经受过刘凡的恩惠,其中南宫家更是见识过刘凡神仙般的手段,更是对刘凡奉若神明,南宫世家鬼哭林一战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至今南宫家缺父子还记忆犹新,至于杨家那就更简单了,当初刘凡无意中救了杨家老爷子杨幼庭,之后两人在闲聊中非常投机,一见如故,最后成了莫逆之交,就差没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了。

    不过这两方人马同时出现倒是纯属偶然,今天是世家武林大会,南宫家与杨家同出武林,自然受到了端木家的宴请,只不过是来迟罢了,南宫家远在江浙苏城,路途遥远,迟到那是情理之中,至于杨家虽然是在广府,但由于杨家老爷子乃是前任的国家领导人,所以杨家人早已定居于京城,不过又碍于杨家是体制中人,因此杨家人并不是过参加大会的,而是看热闹来了。

    倒是南宫与杨家联袂而来,让刘凡小小的惊讶了一翻,南宫家领队的正是家主南宫缺,身后跟着二十几名弟子,南宫家的二少爷南宫翔赫然在其中,反观杨家这边就显得有些势单力孤了,仅仅只有五个人,四男一女,为首一名国字脸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的少女刘凡倒是认识,恰恰正是自己的师侄女杨亦铃,而从杨亦铃目光中扑闪着兴奋的神色来看,显然也是发现了前方的刘凡。

    “二叔,你看……那真的小师叔耶!咯咯……”杨亦铃一见到刘凡,立马开心得忘了形,一个小跨步,瞬间挤开身前的二叔杨邵兵,差点没将人挤得狼狈倒地,还好杨邵兵身怀武艺,不然就糗大了,反观杨亦铃却浑然不觉,没心没肺地跑到了刘凡身前,兴高采烈地说道:“哎呀!小师叔,真的是你啊,我刚才一路远远地看到你的背影,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神呢。”

    “咦,亦铃,你怎么也来了?准备参加武林挑战赛?”刘凡回头一见是杨亦铃,倒并不惊讶,很是随意地那么一问,其实这问了也是白问,这都是明摆着的事,杨家也算是出身武林,来这里自然是参加武林大会了,难不成来观光旅游啊,因此醒悟过来的刘凡一拍脑门,接着说道:“你看我这……对了,你自己一个人来的,还是……”

    杨亦铃并没有将刘凡的话放在心上,随即爽快地回答道:“当然不是啦,我二叔带来我的,我就是来看热闹的,喏!前面那个长得很黑很酷的国字脸大叔就是我二叔了,他来了,我帮你介绍一下吧。”说着,也不避嫌,拉着刘凡的手就往身后走去,而刘凡并没有觉得不妥,也跟了过去,倒是身边的欧阳胜男与西门柔有些微词,好似有种被人忽视的感觉。

    “先生,苏城一别,可安好否?”刘凡还没走几步,南宫缺父子倒是连忙迎了上来,而说话之人正是南宫缺,但见他急急忙忙地来到刘凡身前,便是俯首躬身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而南宫翔也是有样学样,跟着父亲一同向刘凡行礼。

    刘凡倒是大大方方地生受了南宫父子这一大礼,旋即笑呵呵地回应道:“呵呵……南宫老先生父子不必多礼,大家也算是朋友,这些繁文缛节大可不必了吧!”

    说着顺手一挥,便将躬身的南宫父子俩扶了起来,须不知刘凡这不经意间的一个举动,恰又让在场众人狠狠地震惊了一把,别看这虚空一抬看似简单,其实个中却暗藏玄机,即使是半步神级的武林高手也未必能做得到,这又更加证实了刘凡的实力已然超越神级,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这一刻就连之前叫嚣得罪厉害的唐鹤龄也不得不掂量一下自己是否够分量能斗得过刘凡了,心下对于两天后的挑战赛更没底了,至于西门、东方两家这时也都偃旗息鼓了,只得看着前方的刘凡与人闲聊叙旧。

    南宫缺自然知道像刘凡这样的世外高人拘泥于世俗礼节,但他南宫家却也不能失礼,因此再次恳求道:“先生,这怎么可以呢,您不仅救了小孙儿一命,更是救了我南宫一家老小,古语有云: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如此大恩大德,我南宫家若是不有恩不报,那我南宫家今后也没有脸在武林中立足了,虽然我南宫家未必能帮上先生什么大忙,但先生若有所驱使,我南宫家必定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其实南宫缺心里也是打着小九九,自从见识过刘凡惊天地,泣鬼神的神通之后,便一直想找机会搭上刘凡,只可惜当初刘凡为了躲避那般武林人士,竟然来个不告而别,让满心期待的南宫缺愿望落了空,本来这次来京城的时侯想借道去沪海拜访刘凡,谁知道刘凡竟已不在沪海,也正因为在沪海逗留数曰而耽误了来京城的行程,今天这才会姗姗来迟。

    “南宫老先生这又是何必呢,唉!如此也随你们吧……”刘凡见南宫父子执意如此,也不再阻拦,任由他们来便是,反正今后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忍忍也就过去了。

    “谢谢先生……”南宫缺再次携儿子及众弟子向刘凡鞠了一个躬,随即也不等刘凡同意否,径直走到刘凡的身后,充当起了属下的身份,护卫周身,对此刘凡也是大感头疼,但又不好说什么,只好当做没看见,须不知两人的对话再次让周围的武林人士对刘凡高看了一眼。

    “南宫世家”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或许世俗中人会不知所云,但是同属武林之人却如雷贯耳,四大武林世家之一,又是传承了千年的古老世家,底蕴深不可测,没有人能够知道背后还隐藏着什么强大的实力,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世家却甘愿为一个少年郎所驱使,这其中耐人寻味的东西可就多了去了,众人看向刘凡的眼神也从之前的敬畏转变成如今的崇敬,强大的武力只能让人畏惧,而拥有强大的势力则足以让人仰视,这就是区别,你再厉害也不过一个人,但你拥有一个强大的势力,便可独霸一方了。

    眼前这一幕显然是将在场众人镇住了,就连杨邵兵也不例外,他虽然从父亲还有侄女那里听到有关于刘凡的一些事情,但还以为有些言过其实,另外还有一样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刘凡一个跟自己儿子一般年纪的少年,居然比他还高出一辈,这如何让他接受得了啊,不过如今从眼前的形势来看,自己的父亲还是低估了这位小师叔,看看南宫世家的态度便可想而知,既而看刘凡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尊敬,老老实实地等待刘凡召唤。

    “小师叔,这是我二叔——杨邵兵,是我爷爷的衣钵传人。”此时的杨亦铃两眼满着小星星,心里别提有多崇拜这个与自己同龄的小师叔了,不过她倒是没有犯浑,还知道将杨邵兵引荐给刘凡,这倒也让杨邵兵在心底狠赞侄女一把,他正想着怎么跟刘凡搭上呢,没想到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有了侄女的介绍,杨邵兵那里还敢怠慢,连忙上前向刘凡拱手执礼道:“小……小师叔,我是杨邵兵,您喊我兵子就行了,近来常听老爷子提起你,没想到您也来京城,若是有闲暇的话,还请小师叔到家中做客。”

    “哦!是吗?杨老哥最近身体可好,要是这几天有空的话,我会去哆扰一翻的。”有了南宫父子之前的先例,刘凡对于杨邵兵的礼遇自然生受,礼多有不怪嘛,想当初刘凡与杨幼庭一见如故,而后又相交莫逆,也算是往年交,武林中对于辈分的传统很严肃,有道是: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以刘凡现今的修为,受他这一礼也是说得过去的。

    杨邵兵一听刘凡这话,顿时欣喜不已,连忙回答道:“自从上次得了小师叔相助,父亲的身体已无大碍,功力也增涨不少,就是时常念叨小师叔,若是小师叔登门的话,父亲必定更加开心的。”

    “耶!小师叔你要来我家,那真是太好了,你上次说过要教我武功的,到现在都还没有兑现呢,这次你可不许耍赖哦。”同样开心的还有杨亦铃,她对于刘凡的武功那是崇拜得不行,听到刘凡的话也是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

    至于传授杨亦铃武艺这事倒也确有其事,那是两人第二次见面时,在酒店就餐,刘凡被缠杨亦铃得没法子,才顺嘴应承下来的,本以为过了这么久杨亦铃早就忘记了,事实上刘凡也早就不记得了,没想到杨亦铃至今还念念不忘。

    刘凡答应的事情自然不会耍赖,于是点点头笑道:“行,反正我在京城还有几天的时间,等这两天事情忙完了,就上你家教你。”

    (最近老被骂,书评惨淡啊,求各位看官手下留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