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七章 杨家虎妞(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真的吗?喔耶!小师叔你真好。”得到满意答复的杨亦铃一下子高兴得找不着北了,刘凡的实力毋庸置疑,尽管她不知道有多高深,但绝对是她见过的人当中最厉害的一个,而这样的人所教的武功还能有差的,此时她甚至心里都在幻想着学武功后,行侠仗义,执剑除恶的场景了,浑然没有察觉到此时自己还抱着刘凡的胳膊,胸前一对含苞待放的"shu xiong"还在不停地摩擦着,令得刘凡都有几分心猿意马了。

    如果说再次见到刘凡,对于南宫家来说是惊喜的,那么对于杨亦铃而言就是愉悦的,有人欢喜就有人愁,而愁大者莫过于端木家与唐家。

    此时端木鹰可谓是郁闷到了极点,由于自家人对刘凡的不重视,而导致了如今尴尬的局面,本来是想借助承办武林大会重现名剑山庄昔曰的辉煌,可没想到大会刚开始就意外连连,刘凡先是与唐家大打出手,一脚踢得唐家大少爷重伤昏迷,接下来再与陈家起冲突,又废了陈天驹首徒杜剑南一身功力。

    出了这样重大的事故,端木家身为大会主办方自然要向刘凡兴师问罪了,可谁知道刘凡武力超群,力压群雄,一下子令得端木家没脾气了,你说打又打不过,那只好结交了,可谁知道又出状况,自己这话还没有说清,就被唐家曲解,一下子将端木家推到了刘凡的对立面,端木鹰顿时脸黑如锅底,可偏偏没法解释,这一天他是真憋屈,有苦难言呐,不过端木鹰倒是将唐家、西门家还有东方家给恨上了。

    而相较于端木鹰的郁闷,唐家却是恐惧到了极点,如果说面对武力彪悍的刘凡,他虽有些力不从心,但也并非毫无办法,京城欧阳家力挺刘凡,他也可以不放在眼里,可如今再加上南宫家与杨家,那么唐鹤龄就不得三思而后行了,光一个南宫家就够他受的了,杨家虽在武林中名声不显,可人家在世俗军、政两都是有大能量的,别看武林门派地位超然,但同样要受到政~府约束,别忘了还有一个龙家,号称五大世家之首,实力可见一斑,此时唐鹤龄都有些后悔答应了刘凡擂台挑战了。

    可还没等唐鹤龄悔青肠子,麻烦却已悄然降临了,而在他眼中最大的麻烦莫过于南宫家,恰在这时南宫缺冷眼环顾四周,终于意识到自己所处的位置正是人群的包围圈中,确实的说是刘凡三人被包围着,最后将目光对准了一直虎视眈眈的唐鹤龄及身边的东方霸、西门龙三人,以南宫缺这样的老江湖又怎么会看不出其中的关窍呢,于是故意提高语声,朗声向刘凡询问道:“先生,这是怎么一回来吧,是不是有人想找先生麻烦?”

    言语中,南宫缺冷眼中寒光迸射,顿时让周身的人打了个冷战,尤其是三大家主更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彼此的忌惮,如今南宫缺已是半步神级境界,比三人还要高出半截,一个月前南宫缺的实力也就与东方霸、西门龙旗鼓相当罢了,谁知一个月不见,人家已经先一步突破了,这让两人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因此对南宫缺那能不忌惮。

    刘凡闻言微微一笑,接着毫不忌讳地回答道:“也没什么,就是一些拦路的跳梁小丑而已,我若想走的话,谁能耐我何?”

    刘凡这话说得再明显不过了,言下之意就是他现在要离开这里,但有人不想让他走,不过他这话里也充满了强大的自信,还有对别有用心之人的警告,或者说是在点醒东方、西门两家的人,好让两家知难而退,虽然刘凡不怕他们,但总是欺负凡人,久了他也厌烦,再则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

    “什么?居然还有这种事?”刘凡的话音刚落,其他人还没怎么气愤,没想到紧抱着刘凡的杨亦铃立马就跳了出来,双手插腰,虎着俏脸,怒目惊呼一声,紧接着又是咋咋呼呼地吼道:“小师叔,你放心,谁要敢拦着你,我让我爸拉一个团的大头兵来,再配上大炮坦克,灭不死他丫的,看谁敢放肆,哼……”

    “呃……”

    “大炮?”

    “坦克?”

    杨亦铃的一翻话登时让周围的人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娇滴滴的杨家大小姐居然虎得这般彪悍,一言不合就是拉军队群殴,甚至连大炮、坦克都出来了,就差没动用战斗机了,不过话有说回来,震惊也没用,谁让人家有个好老子呢,手握一个大军区的兵力,说不定还真敢将部队拉出来,不过还好杨亦铃的父亲不是海军,要不是连航空母舰都开来了。

    “唉!这丫头还真是什么事都敢做得出来。”旁边的杨邵兵心里直乏嘀咕,天气爽朗的初秋,居然让他感受到了夏曰的炙热,就这么一会儿,额头已是大汗淋漓,准确的说是在冒冷汗,这军队又不是他们杨家的,就算他大哥权利再大,也不敢擅自调兵啊,此时他是心虚得很呐。

    此时刘凡脑门上布满黑线,实在是被这虎妞的话噎得无语,伸手一拍脑门,顺势将杨亦铃拉到身后,接着恶狠狠地训斥道:“丫头!你胡说什么呀,军队是国家的军队,可不能公器私用,再说了这是武林,江湖事江湖了,你一边呆着去,别给我添乱。”

    “干嘛对我那么凶啊,人家还是有为了帮你嘛……”杨亦铃心里无尽的委屈,想到自己一片好心,换来的是刘凡的责骂,那滚烫的泪珠就禁不住地往外淌,一时间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令得身边几个大老爷们一阵心酸,可谁也没有发现在她抹泪的瞬间,她的眼中却闪出了一丝狡黠。

    “小凡呐,亦铃妹妹也是关系你嘛,你就别为难她了,好吗?”恰在这时,欧阳胜男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同为女人,她自然比刘凡更加心细,一眼就看出杨亦铃对刘凡绝对不会是那种纯洁的师侄关系,由己度人,顿时对杨亦铃生出一种同病相怜之感,谁让她们都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呢。

    “还是这位姐姐好,那像某些人那么忘恩负义,人家想帮他,还要挨他的骂,哼哼……”杨亦铃一把甩开刘凡,上前抱住了欧阳胜男,仿佛找到了组织一般,竟然就这样腻了上去,随后又是恨恨地瞪了刘凡一眼,接着再次说道:“你以为我虎啊,人家只不过是想吓吓他们嘛,哼……没良心的!”

    “呃……我……”此时刘凡眼角一抽一抽的,竟然一句话也憋不出来,心下无语,我了个圈圈叉叉的,拉一大票大头兵出来吓唬人?有木有搞错啊,还坦克大炮呢,郁闷之余,刘凡只好转身不再看杨亦铃,来个眼不见为净,这妞实在是太彪悍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扑哧……咯咯……”刘凡是郁闷的,可杨亦铃的心情却刚好想反,心情愉悦之下,忍俊不禁地扑哧一笑,同样开心的就属欧阳胜男了,认识刘凡这么久了,从来只见到他牛轰轰地样子,几时见到这样尴尬又郁闷的表情呢,那能不让她心中暗乐呀!

    两女肆无忌惮的窃笑,无疑让紧张的场面下缓和了不少,就连一直板着脸的刘凡心情也是大好,之前的不愉快也消散了大半,倒是旁边的南宫缺表情相当的严肃,有人想为难刘凡,那就等于在为难南宫世家,这绝对是不容许的,所以南宫缺先向刘凡请示了一翻后,二话不说就找上了端木家。

    “端木家主,这事你打算怎么解决!”南宫缺一上来就单刀直入,身上半步神级的气势猛涨,言语虽然平淡,却不失大家气度,一问之下登时让端木鹰压力倍增,额头更是冷汗淋漓,做为武林大会的主办法,出了事自然要找到端木家的头上。

    “南宫前辈,请听我说,这是个误会,一切都是唐家与刘……刘先生之间的事,与我端木家无关啊。”此时已是汗流浃背的端木鹰,面对南宫缺的威压,不得不臣服,随后又解释道:“之前刘先生欲想离开时,我是一时口误,才让唐家有机可趁,误导众人,所以才演变成现在这样,其实我是想邀请先生加入裁判组,指点一下这些后进的晚辈,并无他意啊。”

    “真的吗?”南宫缺看端木鹰这老实模样,心底已信了三分,所以身上的气势也降了几分,说话间更是横了唐鹤龄一眼,后者立马心中一突,咚咚直打鼓。

    唐鹤龄虽然是一家之主,但是面对于南宫老爷子而言,无论是辈分还是资历都要矮上一截,所以对南宫缺咄咄*人的话,不敢有所反驳,只好老老实实地躲在人群里,连头都不敢抬,生怕被惦记上似的。

    “是是是,晚辈句句属实,不敢有所欺瞒。”端木鹰急急忙忙地回答道,其实暗底里却偷偷地捏了一把汗,但心底却也并不害怕,因为端木家还有倚仗,那就是端木家的老爷子,刚刚突破神级的端木鸿。

    事实上这里发生的事情,早就有门下弟子报告给端木鸿了,之所以没有出面只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底牌,同时也是想坐山观虎斗,其他世家斗得越厉害,对端木家东山再起就越有利,俗话说得好,浑水才能摸鱼嘛,然而令端木鸿不知道的事,他的实力早就被刘凡看穿了,只是凭他这点实力刘凡还真看不上,也就没有揭穿他。

    “哈哈……南宫老鬼,你又在欺负小辈了,当真不地道啊!”就在这时,一阵爽朗的笑身充斥着整个后山,但见一道人影凌空掠过众人头顶,下一秒南宫缺的身前便出现了一名身着藏青色唐装的老者,正是刘凡之前见过的名剑山庄的老庄主——端木鸿。

    (感谢大家一直支持古月,兄弟们没有放弃,古月感动啊,惟有加快更新以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