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八章 波澜再起(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哇!刚才看到了什么,凌空飞行啊,难道是……”

    “没错,正是凌空飞行,看老庄主刚才飘然而下的身影,简直就是神仙中人啊。”

    “真是没想到老庄主已经突破到那一步了,看来端木家崛起的时刻到了。”

    “哎呀!从此武林又是多事之秋了,继续百十年前五极神尊之后,又一位突破神级尊者诞生了。”

    “真没想到啊,这端木家隐藏得可真够深的,所图非大啊。”

    “……”

    端木鸿这一华丽登场,瞬间引爆全场,人群议论之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端木家的崛起势不可挡,在这个先天横行的末法时代,拥有一个先天高手坐镇就可跻身于二流世家,如唐家,而拥有先天巅峰强者的世家便可称得上是顶级世家,如四大武林世家,神级就代表着无敌的存在,那么现在的端木家无疑已经超越了四大武林世家,成为与五台山灵光寺、龙虎山天师门、茅山上清派等三大隐门一样超然的存在,从此还有谁人敢惹,当然刘凡除外。

    “吁……”端木鹰一见父亲出手,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同时身上来自于南宫缺的压力也是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终于获得了喘息的机会,那里还不大口大口地深呼吸一翻。

    “哼!没想到你这老家伙居然先我一步突破了,当真是可喜可贺啊。”这时南宫缺紧皱着眉头,脸色阴阴地说道,虽然表面上看似面不改色,然而南宫缺心底却是卷起了惊涛骇浪,他与端木鸿算是同辈中人,年轻时又同属武林中的佼佼者,私下里互相较劲再所难免,虽没有太多交情,但也不算仇敌,自然关系也不会太好,勉强算是君子之交。

    端木鸿对南宫缺的态度浑然不放在心上,不无得意地晒笑道:“哈哈……同喜同喜,没想到十年不见,你的脾气还是这么臭,不过这十年来你的进步也不小啊,半步神级,眼看就要突破到最后一步了哦?”

    端木鸿一语点破南宫缺的武学境界,言下之意似乎是在说:你不如我,哥都突破神级了,可你丫的还差最后一步,这是赤果果的挤兑啊,不过这两个老头还真有意思,一大把年纪了,还是这么喜欢攀比、较劲,无怪乎人们总说老小孩、老小孩,越老越小孩,眼前这两位可不就是了嘛。

    “哼!先一步又能怎么样啊,你当初泡马子还不是我的手下败将,想当年,某个闷搔男……嗯哼!”此时南宫缺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但表面却依然面不改色,甚至故意摆出一副“看不起你”的表情,耸耸肩膀,很是得瑟地掂掂脚,直气得端木鸿吹胡子瞪眼。

    “你……我……”端木鸿咋听这话,顿时气得浑身发抖,伸手遥指着南宫缺,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倒是将自己的老脸憋得通红,话像只跳脚的猴子。

    看着老冤家气急败坏的模样,南宫缺心里特别的畅快,就连之前被打击到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也不等端木鸿将话说出,便抢话道:“什么你你你、我我我的,难道不是吗?就你这不可一世的嘴脸,难怪当年阿鸳选我不选你,这就是命啊,嘿嘿……”

    此刻南宫缺浑然没有一代宗师应有的风范,倒像是一个打胜架的街头小混混,一看那得瑟得的模样就是五行欠揍,如果不是顾忌现场人多,说不定端木鸿早就提腿飞揣过去了。

    “呃……”

    两老头子忘我的表现,一下子将周围众人震得不轻啊,谁也没有想到两人加起来到快两百岁的老头,斗起嘴来居然也似街头小混混一般无二,那里能不震惊得无以复加呢。

    “扑哧……”

    就在这时,人群里突然响起了几声银铃窃笑声,却是刘凡身边的西门柔与杨亦铃被这两老头给逗乐了,其中杨亦铃更是乐不可支,秀手遥指向天,咯咯娇笑道:“咯咯……这俩老爷子实在是太逗了,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知羞,还泡马子呢,难道他们那会儿思想这么开放嘛?哈哈……笑死我了,哎哟!我快不行……嘿嘿……”

    “亦铃妹妹千万别乱说,扑哧……呜……”旁边的欧阳胜男本来想阻止杨亦铃的话,谁知道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在醒悟之后,双手立马捂住嘴巴,眼前两位老人家可不好惹,这点她自然明白。

    对于三女的嘲笑声,南宫缺倒并不在意,他敢当众说出来就不怕别人笑,不过端木鸿的脸色就有点挂不住了,所谓强者自有强者的尊严,何况他是站在人类巅峰的神级强者,威严自然不容别人挑衅,更不容玷污,就是小女孩也不行。

    “无知小儿,竟敢如此放肆,哼!”端木鸿厉声暴喝,顺手一翻掌,瞬间化掌成指,遥指前方的杨亦铃,霎时间从他指尖迸射出一道凌厉的赤色剑气,端木家自命“名剑山庄”,剑术造诣自然非比寻常,而这道剑气赫然就是神级高手所具备的凝气成剑,端的是犀利无比,杀人于无形。

    “啊……小心!”

    却南宫缺看到端木鸿手上的动作,一声惊呼想提醒身后的人,手下也不慢,一拍掌就想将那道剑气拦下来,可惜他的修为虽然只差端木鸿一线,但其中的差距却是天差地别,神级武者于他而言就好似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根本就不是现在他所能够抗衡的,第一时间出手依然晚了一步。

    眼看那道剑气直射杨亦铃门面,速度太快,以致于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眼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

    “铃儿……”杨邵兵也算是高手,但是端木鸿剑气有速度何其迅猛,他只看到一道模糊的光影,同样感受到从光影中散发出的煞气,然而以他的修为也只能是望洋兴叹,最终化做一声凄厉的惊叫,久久回荡于四周,让人闻之心酸不已。

    “嘶……”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端木鸿堂堂神级高手,居然会对一个小女孩下死手,而且仅仅只是因为一句笑话,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人认为杨亦铃能在如此犀利的攻击下生还,就连杨亦铃自己也感受到了死亡的降临,不免心生悲哀之心,而这个时侯她脑海中却闪现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那身影越来越清晰,好似浮现于眼前一般。

    “咻……”

    就在众人以为一场悲剧即尘埃落定之际,突然一道黑影闪过,顺带着卷起阵阵黄沙,迷住众人的双眼,许久没有任何声响,期待中的惨叫更没有出现,不禁让众人疑惑不已,待众人定睛一看,却见刘凡不知道什么时侯出现在了杨亦铃的身前,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单手前摊竖起两指,两指间夹着一道赤色的光芒,可不正是端木鸿之前发出的剑气嘛。

    “哇噢!”眼前这一幕惊讶得人群哇然一片,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刘凡居然如此轻松地接下了神级高手的一击,就连出招的端木鸿也是大惊失色。

    虽然端木鸿已尽量高估刘凡的实力,从刘凡之前的表现来看,就算是达到神级境界,他自己也不会差太远,这也是端木鸿敢于出手的原因之一,可如今看来,端木鸿还是低估了刘凡的实力,而且还错得非常离谱,此刻他都有些后悔自然的冒失了。

    “哼……”刘凡一声冷哼,寒着脸冲端木鸿冷眼怒视道:“恃强凌弱,心胸狭隘,你……妄为神级强者,肆意杀戮,拥武而没有慈悲之心,即使修为再高也是终入魔道,与其让你为非作歹,并不如现在就废了你……”

    “禁……”刘凡话刚说完,根本没有给端木鸿辩解的机会,单手掐着诡异莫测的印法,随意一声低喝,剑指顺势指向正满脸气愤的端木鸿,瞬间又是一道金光从刘凡间急射而出。

    “咻……”

    “你……啊……”

    金光携带着劲风的音暴声,瞬间没入了端木鸿的丹田之中,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端木鸿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地看着金光入体,随后众人只听到了端木鸿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就见端木鸿“嘭……”地一下倒在了地上,扬起了阵阵淡淡的尘埃。

    几秒钟过后,端木鸿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除了衣服有些尘土之外,并没有半点伤痕,脸色红润也没有出现内伤,仿佛没有那一声凄厉的惨叫只是一个错觉,让众人甚是不解,然而谁又能知道端木鸿心中的苦闷与恐惧呢。

    其实表面看上去端木鸿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别说内伤了,就边蹭破一点皮都没有,但实际情况却是端木鸿一身修为被禁锢了,丹田中好似空空如也,但却能够感受到真元的存在,这也是端木鸿震惊与恐惧的地方,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禁锢神级强者修为的人,那是多么恐怖啊,这在端木鸿有限的认知里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你说他能不恐惧吗!

    端木鸿起身后,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既而感受到自己丹田内空空如也,顿时惊诧莫名,既而又想到刚才那道金光,瞬间明白过来,猛然伸手遥指前方的刘凡,气急败坏地责问道:“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怎么我……我完全提不起真元了。”

    刘凡一听这话,不由得眉头一皱,心下暗思,这老家伙看来还没有分清楚状况,落到这副田地了,依然这么拽,于是刘凡耸耸肩,冷言说道:“也没什么,只将你的真元禁锢了而已,这是对你滥用武力小小的惩罚罢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那天我心情好的话,或许会帮你解禁也说不定。”

    (古月知道一更太少,大家看不过瘾,但很无奈,进度不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