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九章 向西门家要人(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也没什么,只将你的真元禁锢了而已,这是对你滥用武力小小的惩罚罢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那天我心情好的话,或许会帮你解禁也说不定。”

    “你……”端木鸿一下子被刘凡的话噎得敢怒而不敢言,但转念一想到刘凡那骇人听闻的实力时,又是一脸颓然之色,心里说不清是苦涩,还是悲凄,原以为自己突破神级境界,天下之大都可来去自由,但现实太过残酷了,没想到自己突破神级后首战竟然败得那么惨,而且还是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不禁让他心生迷茫,武道之路渺渺不知在何方。

    其实端木鸿倒是有些妄自菲薄了,神级境界已是武者巅峰,整个武林中也就那么几个,可谓是屈指可数,完全有横行无忌资本,只是端木鸿时运不济,在对的时间里,遇见了错的人,刘凡绝对是星球上唯一的妖孽,碰上了他,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对于端木鸿的颓然哑语,刘凡并没有半点同情或者怜悯,也不搭话,而是扭转过身子,对着杨亦铃微微笑道:“怎么?还看啊,再看眼珠子可就掉下来了。”

    没错,此时的杨亦铃正用一种无比崇敬的眼神,一眼不眨地盯着刘凡的脸庞看,目光中并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反而是一种难以言明的痴迷,瞳孔上一点点的小星星若隐若现,以至于连刘凡在说什么,她都不知道。

    看到杨亦铃这副陶醉的模样,刘凡不禁感觉有些好笑,而后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提醒道:“喂!喂!丫头,太阳还没下山呢,做什么白曰梦啊!”

    “啊!什么……”被刘凡这么一晃,杨亦铃眼睛猛一亮,这才迷迷糊糊地清醒过来,只可惜她根本就没有听到刘凡在说些什么,只能傻傻地反问一声。

    “扑哧……亦铃妹妹泛花痴了哦,咯咯……”

    杨亦铃这副天然呆的憨态,顿时引起了身边欧阳胜男与西门柔注意,而这话自然是欧阳胜男说的,西门柔个姓柔弱也只是跟着欧阳胜男一起窃笑而已。

    “我?我……那有啊!”此时杨亦铃那里还不明白欧阳胜男话中之意,不过女孩子脸皮总是薄如纸,自然是抵死不承认,但是此时面如桃花的俏脸却出卖了她,起伏不定的"shu xiong"更是显出了她内心的忐忑,这话说出来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哦!真的吗?”欧阳胜男显是有意逗弄杨亦铃,连忙不依不饶地追问道:“那你刚才目不转睛地盯着某人看又是为何呢!而且……你现在的脸色也很不对哦!嘻嘻……”

    “啊……真的吗?我脸上那里不对了,是不是红彤彤的。”杨亦铃闻言,顿时俏脸变得越滚烫,一惊一咋地用双手捂住脸盘,以一种掩耳盗铃的姿态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悸动。

    “扑哧……咯咯……”这时西门柔实在是憋得难受,白眼一翻,便对杨亦铃笑道:“你这都不打自招了,那还会有假的!”

    “哎呀!你……你们两个欺负我,不行,我要报仇。”杨亦铃这才恍然醒悟过来,说罢便是张牙舞爪地向欧阳胜男冲了过去,趁着她没有防备之际,一双魔掌悄然伸到欧阳胜男腋下,来了一招“千挠手”,直挠得欧阳胜男娇笑连连。

    “咯咯……哎哟……好妹妹,你……你饶了姐姐吧,我怕……痒、痒啊……”突遭“千挠手”袭击的欧阳胜男顿感全身阵阵酥嘛,奇痒难耐,几下里就连连讨饶了,然而胸前那伟岸的景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犹如波涛汹涌一般狂颤不止,直让在场众狼叹为观止,一双双滴溜溜的贼眼乱瞄个不停,而当事人却恍若未觉。

    “好啊!这一次就先饶过姐姐先,若有下次,哼哼……”一阵嬉闹过后,杨亦铃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抬头扫了周围众人一眼,旋即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不过暗地里还不忘向欧阳胜男作了个挠痒的手势,威胁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喝!看招……”

    然而令杨亦铃没有想到的是,欧阳胜男求饶只是表面妥协,就在杨亦铃别过身去时,欧阳胜男突然从她身其偷袭得手,一双细嫩小手瞬间绕过杨亦铃身前,直下到杨亦铃的腰部软肉处,使劲的乱挠。

    “哎呀!别……痒啊!姐姐停手啊,咯咯……”这下子杨亦铃总算是品尝到自己种下的“苦果”了,刚才还在挠欧阳胜男的痒痒,谁知道下一刻自己反受其害,顿时直痒得身子蜷曲,笑得眼见的泪珠都出来了。

    “咳咳!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先停一下,看看周围……”就在这时刘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才出言提醒一下,不过他可不是出自什么好心啊,完全就是为了一已之私,他是距离两女最近的人,刚才那“波涛汹涌”的一幕他是看得最真切,也颇有点心猿意马的快感,但是现在场合不对,若是现在只有他一个男人在场的话,傻子才会出言阻止呢。

    “哎呀!”

    终于两女在刘凡的提醒下醒悟过了来,这才知道周围多少狼光在觊觎自己两人的春光,第一时间想也没想便不约而同地双手抱胸,随后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很有默契地同时蹿到了刘凡的身后,这下子倒是让刘凡为难了,试问你突然间被两对大小峰峦顶住后背挤压,问你顶不顶得住,不过“惊吓”两女可不管你顶不顶得住,先遮住羞再说。

    两女是保住了春光,可在场众多狼友不乐意了,纷纷用羡幕嫉妒恨的目光,齐刷刷地注视着刘凡,假如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刘凡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当然前提是刘凡不是仙人,流氓会仙术,谁也挡不住。

    有道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刘凡现在是痛并快乐着,下意识地用手指抹过指尖,随后挺了挺胸膛,用挑衅的目光环视周围,目光不时闪现着凌厉的寒光,好似在宣誓对两女的主权,一时间倒是令得周围众狼不敢与之直视,在刘凡凌厉目光的压迫中纷纷败退,这时众人才想到刘凡那强得没边的武力值来,每个人都不由自住地一陈心颤,跟这样的妖孽强女人,那无异于厕所里点灯,找死不成。

    京城欧阳家与杨家的人无疑是在场众人中最开心的两波人,原因还不够明显嘛,若是刘凡真与欧阳胜男或者杨亦铃好上了,那对于他们各自的家族自然是好处多多,现在的刘凡在他们眼中无疑就是一座移动的宝藏库,这点两家人都心知肚明。

    欧阳家见识过刘凡神奇而又诡异的手段,杨家人则见识过刘凡丹药的威力,而这两样都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东西,若是让两家人知道这些对于刘凡而言连垃圾都算不上的话,不知道他们会有多么疯狂的举动呢?

    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愁,愁莫过于端木家,毫不容易有了崛起的希望,谁知道却弄巧成拙,以至如今的局面,武林的水很深,按照端木鹰的意思是两边都不得罪,做个老好人,你好我好就是大家好,可惜缺乏必要的果断,而错失结交刘凡的机会,甚至由于端木鸿的狂妄自大,而将端木家推到了刘凡的对立面,最后自身修为被封印,如今端木鸿是欲哭无泪了,一家爷孙三人眼巴巴地望着刘凡,心里满是苦涩。

    刘凡收回目光,不顾周围其他人的感受,便对身后两女说道:“我们走吧,这武林大会……还真不咋滴,不参加也罢!”

    说着,刘凡一马当先地朝着后山出口走了过去,身后三女也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刘凡走,不过刚走没几步,刘凡无意见瞥见身侧的西门柔,眉头一沉却又折反回来,还好走在后面的欧阳胜男见机得快,连忙错开身子,不然的话准是撞了个满怀,诧异之下正想上前询问刘凡,却完没想刘凡几步越过她身边,径直向三大世家所在人群走去,最后停在了西门霸身前。

    “你是西门霸?”停住脚步的刘凡面无表情地向西门霸询问道,其实他早就知道眼前之人就是西门世家现任家主西门霸,他这是明知故问,西门家中的人刘凡除了与爷爷有交情的西门笑一脉有好感之外,其他人那是半点都欠奉,所以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我就是,不知道刘……刘先生有何择指教?”见识过刘凡的实力后,西门霸那里还敢在他面前放肆,一眼刘凡这表情,便连忙回答,此时他心里可是虚得很,之前儿子可是得罪过人家,他还以为刘凡这是要秋后算账呢,紧张得他手心直冒汗,而他身边的西门豪更不堪,两脚在刘凡走过来的那一刻就颤抖个不停,而且尽量将身子往后挪,好似生怕被刘凡看到似的,但其实刘凡根本就当他不存在。

    “指教不敢当,要就是想跟你要一个人。”刘凡目光微微一凛,旋即便直截了当地说道。

    “一个人?什么人?请先生明言。”

    咋听之下,西门霸心中猛地一突,他还以为刘凡要的是自己儿子西门豪,毕竟西门豪与刘凡有过节,正常人都会联想到刘凡这是兴师问罪来了,但西门霸还是心存侥幸,所以并没有因为刘凡的话而出现过激行为。

    刘凡一个帅气的响指打响后,脑门微微一叩,笑着说道:“对!就是西门柔的母亲,我想西门家主应该不是很待见她,所以我向你要人,就是不知……”

    “这个……”西门霸一听不是要自己儿子,心中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但还是犹豫了一下,随即又试探姓地询问道:“刘先生,我能不能问一下,你为什么想要苏荔?”

    (这两天鲜花情况有点出乎古月的预料,非常感谢兄弟们的支持,古月感动啊,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