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三十一章 少妇殷荔(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刘凡离开名剑山庄后,便带着西门柔回了家中,不过却没有见到老妈朱雨晴,因此只好自己安顿西门柔,这倒是好办,自家别墅房间多的是,配套也很齐全,根本就不用刘凡费太多功夫,人一进门就可以入住了。

    西门柔经历了名剑山庄的一系列遭遇后,对于刘凡那是无比信任,早已将他视若亲人,对刘凡完全不设防,对于住进刘凡家也没有太多的抵触,相反还有几分依赖感,这又不得不说刘凡仙人气质的强大,无意中流露出来的仙灵之气对于越单纯的人就越有“杀伤力”,而柔软的西门柔单纯得就像张白纸一样,这或许与她长期生活的环境有关吧。

    安顿好西门柔后,刘凡并没有急于休息,而是在大厅等待母亲的归来,可惜等了一夜也不见朱雨晴回来,不过刘凡倒也不担心,朱雨晴身上佩戴有刘凡制作的护身玉符,若有危险的话,刘凡自会感应到,这一夜相安无事,就说明朱雨晴身边不存在危险,显是有事耽搁了,因此刘凡也就放心地在大厅里睡着了。

    时间总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着,很快天光大亮,刘凡早早便醒来了,不过他却没有如往常一般出门打拳锻炼,一刷洗完,反而走进了厨房,这厨房是什么地方,地球人都知道,家中有客人,母亲又一夜未归,因此刘凡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尽管早餐对他可有可无,可楼上的西门柔可不行。

    须臾间,厨房里传来了很有节奏的丁丁当当声响,显然是刘凡已在大显身手,不多时一份香喷喷的早餐粥就做好了,加上双份的火腿荷包蛋,再配上一碟杂酱菜,这就是一份美味的中西合璧早点,就这样在刘凡的手中诞生了,至于好不好吃那就只有吃过才知道了。

    此时厨房里飘出了丝丝让人垂涎欲滴的香味,不多时便弥漫着整个大厅,许是被这股香气勾起了馋虫,二楼某个客房房门被人推了开来,下一刻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赫然就是新入住进来的西门柔,此时西门柔身穿一件套粉红睡衣,衣服上印着“史努比”的卡通形象,别怀疑为什么这里会有这套睡衣,正是刘凡的小表妹朱云雁留下来的。

    “啊……”西门柔一出门就美美地伸了个懒腰,美目稀松,走起路来三步一哈欠,显是还没有睡醒,不过看她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幸福感,昨晚这一觉必定是美梦连连。

    “小凡哥哥,你在吗?”这时西门柔自上而上,一见楼下大厅空无一人,心里没由来一慌,于是连忙寻找起刘凡的身影来,如今她已脱离西门家的掌控,而刘凡就是她唯一的依靠,一刻见不到人,她又那里不心慌呢。

    “我在这呢……”恰在这时,刘凡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一个小沙锅,锅面正是刘凡熬的粥,面上不时地升腾起袅袅的白气,随着白气的蒸腾,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味,一看就让人食欲大振。

    刘凡一见楼上的西门柔,便冲她微微一笑,随即和颜悦色地说道:“你醒啦!那就快去刷洗一下,洗手间里早有准备毛巾和牙刷,完事后就下来吃早餐,今天的早餐可是我亲手做的哦,呵呵……”说罢,刘凡端着小沙锅,迈步走向餐厅。

    “嗯!我很快就刷洗完,小凡哥哥稍等几分钟哦!”西门柔一见到刘凡,不安的心也平静了下来,又听刘凡一大早起来为自己做早餐,心下登时感动不已,一说完话,便急急忙忙地冲进洗手间,不过由于跑得太急,一个趔趄差一点就摔倒在地,好在她也有武功底子,单手往地板一撑,这才避免了狼狈出糗。

    “小柔……小心呐,你慢点走,不在太着急,早餐有的是,没人跟你抢的。”刘凡咋见西门柔差点摔倒,连忙出言提醒,当西门柔化险为夷时,这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倒是末了还不忘小小地开个玩笑,却不料西门柔一听他这话,顿时大囧,连连羞得俏脸绯红乱飞,随后才匆匆地走进洗手间,而刘凡则是笑而不语。

    几分钟过后,刘凡早已将早餐准备完毕,此刻正坐在餐桌旁等待西门柔,没过多久,楼梯处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刘凡不用看都知道是西门柔下楼来了,因为整个别墅里就他们两人,哪还用看啊。

    “小凡哥哥,我……我刷洗完了。”西门柔下了楼,慢慢地向刘凡走来,一到跟前便怯生生地说道。

    “哦!那就坐下来吃早餐吧,一夜未进食,肯定饿坏了吧,来……坐下吧,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刘凡微微点头,随即拍了拍身侧的一个座位,示意西门柔坐下。

    “嗯!”西门柔向刘凡微微一笑,旋即也不客气,三两步走上前,随后施施然地坐了上去,接着端起面前的一小碗粥,一尝之下,顿时眉开眼笑道:“哇……好好吃哦,比妈妈做得还好吃呢!”

    刘凡一听这话,还以为西门柔不好意思才这么说的,于是笑道:“没这么夸张吧?不就是普通的白粥吗?”

    “当然不是啦,小凡哥哥,我是说真的,这白粥真的很好吃呢!”西门柔嘴里含着粥,一见刘凡不以为意的模样就知道他误会自己,急忙解释一翻,不过刚吃两口,西门柔手上的动作却停了下来,既而感慨地接着说道:“要是妈妈能吃到这样的白粥,那就好了!”

    刘凡一见西门柔情绪有些低落,连忙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一切都过去了,以后有小凡哥哥保护你和阿姨,再也不会让你们母女俩受半点委屈,小凡哥在此发誓!”

    “小……小凡哥哥,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从我懂事以来,除了妈妈之外,你是真心对我好的人,我……我不知道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呜呜……”许是被刘凡真挚的言语感染到,西门柔的话说到一半,竟已泣不成声,一双美目泪痕垂落,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那凄美的哭声,直听得刘凡一阵心酸。

    上天赐予这个纯洁得如同天使一般的女孩一个令人羡幕的家世,偏偏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这样的家世并没有给她带来快乐与幸福,相反的只有无尽的伤痛与苦难,要不怎么说上天是公平的,不可能什么好事都让你一个人占尽了,不然连老天爷都会嫉妒的。

    刘凡伸手一把将西门柔揽在怀中,半开玩笑地说道:“傻丫头,你都叫我小凡哥了,哪有哥哥不对妹妹好的道理呢?”

    “扑哧……”西门柔一听到刘凡的话,霎时间嫣然一笑,旋即白了刘凡一眼,说道:“我才不傻呢!人家可是京华大学的高材生哦!”

    “是吗?”刘凡一见西门柔笑了,提起的心顿时放下了不少,随即很是夸张地向她拱拱手,笑道道:“哎呀……当真是失敬失敬啊,没想到咱们小柔还是高材生呀!真看不出来呢!”

    “小凡哥哥……你取笑我,我……我不来了啦!”西门柔让刘凡这么一调笑,俏脸立马绯红一片,随后下意识地摇摇手,将刘凡推开,不过一双美目却始终不离刘凡周身,生怕自己这么一闹惹刘凡生气一样。

    刘凡又岂是那么小气的人,只见他若无其事拿起桌面上的筷子,另一手端着小碗,漫不经心地说道:“赶紧吃早餐,粥要是凉了就不好吃了,一会儿我陪你去西门家接你妈妈出来,以后你们母女俩的生活就由哥哥来负责,好不好?”

    “嗯!”西门柔重重地点着头,虽然没有说什么感激的话语,但从她眼中激动的神色可预见她内心的不平静。

    随后两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闲聊,一时间别墅内欢声笑语不断。

    而与此同时,京城西门家大门口却人满为患,可以说是一家老小全家总动员,至于原因恰恰就是刘凡昨天在端木家说的那句话,当时刘凡的意思是今天会来接走西门柔的母亲——殷荔,所以昨天一回到家中,西门龙就将在武林大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家中老爷子,经过一夜的商讨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此子只能结交,不能得罪。

    开玩笑,整个武林中近百年来没有出现过神级高手,一个小小的世家武林大会就出现了两位,端木鸿成就神级境界还容易接受,毕竟他是武林名宿,资历、辈分摆在那里,没什么可质疑的,可另外的刘凡却如同彗星一般横空出世,单凭气势就能压倒神级高手,这是什么样的存在啊,仅此地件就够整个武林震三震了。

    现在刘凡向西门家要人,他西门家那里敢说个“不”字,第一时间就将殷荔从下人住的棚屋里搬了出来,直接住进家族嫡系成员才能拥有的小别墅里,另外还派了两个小丫头从旁服侍,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享受,这可是自从她嫁进西门家后,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而且以前那些欺负过母女俩的人也纷纷上门来向殷荔赔礼道歉,甚至隐隐还有讨好之意,或者说是讨好背后的刘凡更为贴切一些。

    幸福来得太突然,直接将殷荔弄得云山雾罩,不知所云,但是一向逆来顺受的她也只好任由西门家的人摆布,反正只要不伤害到自己跟女儿的事,她都赖得理睬,倒是对西门家人的讨好敬而远之,她相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母女俩这些年在西门家的遭遇,让她对这个家族充满了戒心,所以无论西门家的人说什么,她都只是应付了事。

    (昨天又停了一天,真对不起大家,晚点还有一更,请大家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