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三十二章 母性的光辉(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西门世家的某栋小别墅内,一位身着翠蓝印花少妇装的女子站在窗前不时地张望着,神情紧张而略显忧虑,此人正是西门柔的母亲——殷荔,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沧桑感,反而为她增添了几分成熟美,或许是因为长年在西门家做粗活,纤细的手上布满了老茧,这显然与她绝美的容颜颇不相符。

    女儿一夜未归,以及西门家突然态度转变让殷荔内心感到深深的不安,这一夜她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焦虑的心情使她精神恍惚,倦容满面,有心想向西门家的人询问个究竟,但长年对西门家的恐惧,让她断了这个念头。

    此时别墅里除了殷荔之外,还有西门家派过来的两名女孩子,与其说是来照顾殷荔的,倒不如说是来监视她的,若是殷荔出现什么意外的话,相信西门家绝对在劫难逃,相信以刘凡的实力绝对办得到,所以西门家的人不敢掉以轻心。

    “小月,你知不知道柔儿去那里了,她昨晚回来过没有?”恰在这时,殷荔突然开口向近前的一名女孩子问道。

    “回三少奶奶,柔小姐昨天并没有跟老爷一起回来。”被称作小月的女孩子如实地回答道,其实在世家中像她这样的下人一般都不会太多嘴,不过昨天西门龙早下了命令,对殷荔有求必应,有问必答,尽量满足她的一切需求,因此小月才会如实回答。

    至于婢女小月口中的“三少奶奶”就是称呼殷荔的,西门柔的父亲在西门家同辈中排行第三,因此殷荔就是西门家的三少奶奶,只可惜公公与丈夫死得早,西门笑一脉又人丁不旺,造成殷荔在西门家自然备受排挤,甚至连下人都多有不如。

    殷荔一听这话,心里越是着急,连忙再次问道:“那……那大伯他有没有说柔儿为什么没回家,又去了那里没有?”

    “三少奶奶,我只是一个下人,这些事情老爷又怎么可能跟我讲呢,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身为下人,多做事、少说话的道理,小月自然不会不明白,一见殷荔问得急了,也就不想再多说什么,因此来了个一问三不知。

    “唉!算了,反正这些年在西门家也受够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就是苦了我可怜的柔儿。”殷荔一眼小月如此作派,也就不再*问,但同时内心却升起一股萋萋然的感觉,哀莫大于心死,此刻殷荔心里都抱了必死的决心了。

    与此同时,在西门家大门口,西门龙带着家族里的人,正列队等着刘凡的到来,此时西门龙面上倒是看不过什么别情,完全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正个人显得沉着淡定,不过他身边的几兄弟就不同了,这些人没有见识过刘凡出手,自然无法想象刘凡的恐怖,因此一大早在门口傻站了一个多钟头,就是佛都有火啦,何况他们这些吃五谷杂粮的凡人。

    “大哥,你说的那位高人会不会有事啊,他要是不来,那我们岂不是白费功夫?”说话之人是西门龙的二弟——西门腾,有着先天初期的实力,但见他不时地踱来踱去,面上显得很不耐烦。

    “哼!你少啰嗦,像他那样的高人必定是言出必行,怎么可能跟我们开玩笑,昨天小柔就已经被他接走了,他说过要来接殷荔,那就不会食言,你给我老实地待着。”西门龙那里会不知道二弟心里在想什么,回过头毫不客气地就喷了他一顿,既而又冷眼横了周围其他子弟,接着怒目喝道:“你们都给我听着,一会儿刘先生要是来了,你们千万不要失礼人,无论是谁出了差错,都将被逐出家族,听到没有……”

    “听到了……”其他人一见西门龙这副模样,那里还不知道事态严重,连连高声应道,一时间倒是吓得众人噤若寒蝉。

    没过多久,不远处的拐角出现了一辆银白色的跑车,车内赫然正是刘凡与西门柔两人,其实两人一吃完早餐,便在西门柔的催促下,开车出了门,在西门柔的指引下,经过半小时的车程才来到了这里。

    “大哥,你看……有辆车子过来了,会不会是他们来了?”这时眼尖的西门腾看到了前方的车子,立马就向身旁的西门龙问了一声。

    “对!就是他,你们都跟上来……”西门龙闻回头凝神一看,便见到了驾车的刘凡,于是对身后的人一招手,便一马当先地走上前去,其他人自然不会违逆家主的话,也都纷纷跟了上去。

    而车内的刘凡也看到了前方的西门龙一行人,于是不紧不慢地开车向前,两相一碰面,刘凡便靠边停车,随后一个人下了车,只留西门柔在车上。

    “刘先生今天大驾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增辉啊。”西门龙一见刘凡下车,便一个箭步小跑上来,伸手就是一大套客气话,脸上挂着的笑容不断,只是在刘凡眼中这笑容看起来是要多虚伪就有多虚伪。

    而刘凡就连与他握手都欠奉,完全无视西门龙伸出来的手,双手合十拱了拱,毫不客气地说道:“西门家主不用这么客气,今天我来的目的相信你早就明白,我也不再说废话,殷荔现在人在那里,我直接带走。”

    西门龙一听刘凡这话,顿时眼角一抽一抽的,不过依然面不改色地笑道:“呵呵……这完全没有问题,其实我们早就准备好了,不过……既然刘先生难得来我西门家,我西门家也得进一下地主之谊,您看是不是先到舍下喝杯茶先呢?”

    “很感谢西门家主的盛情,但是喝茶就不必了,我们赶时间,还请西门家主将人请出来吧。”刘凡根本就不买西门龙的账,对他的邀请更是直接一口回绝,什么赶时间,那都是借口,他现在最不缺的除了钱之外,就是时间了。

    而西门家的人听到刘凡这话,顿时气急而怒,西门龙还没有开口说话,他身边的另一位中年男子却忍不住脱口怒道:“姓刘的,你别欺人太甚啊,我大哥好心好意相邀,你别不识抬举,不然……”

    “四弟,住嘴……”

    之前说话之人正是西门家嫡系的老四西门跃,他一开口西门龙就暗叫糟糕了,还没等他把话说完,西门龙便出言阻止,厉声大喝了他一声,随即西门龙又向刘凡躬身道歉道:“刘先生,舍弟为人莽撞,说完不经大脑,还请不要介怀,我在这里代他赔罪了。”

    “这没什么,我可是文明人,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的,今天我是来要人的,至于其他的有机会再说。”刘凡看都没看西门跃一眼,便冲西门龙说道,其实西门龙今天这架势,刘凡早就看出了西门龙的意图,无非就是看自己武功高绝,想示好于自己,从而化解两者间的恩怨,既而再从自己这里获取好处,不过刘凡对西门家并没什么好感,自然不会给他们机会,所以刘凡才会一而再地拒绝西门龙的邀请。

    “那是、那是……”西门龙见今天目的没有达到,心中虽然气恼,却不敢表露出来,唯唯诺诺地点头应承,接着回头向身后一名老者吩咐道:“管家,你快去将三少奶奶请来。”

    “是,老爷!”那管家一听西门龙的吩咐,连忙躬身领命,随后快速离开。

    不多时,那管家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名少妇,那少妇手里还拖着一个赤色的手拉式行李箱,正是西门柔的母亲——殷荔,此时的殷荔正一脸疑惑地看着周围,最后将目光落到了刘凡的身上,无缘无故被人请到门口,她心里说不出的忐忑。

    “你是殷荔殷阿姨?”刘凡一见到那少妇,就连忙走上前去,随即试探姓地询问了一声。

    “我……我就是殷荔,是你找我?我好像不认识你吧?”殷荔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刘凡,对于眼前这个少年很陌生,印象里也没有见过这个少年,殷荔这才问了一声。

    “殷阿姨你不担心,我跟小柔是来接你出西门家的。”刘凡自然明白殷荔话中的意思,所以才出言解释了一翻,生怕殷荔不相信,还将西门柔都带上了。

    “什么?你……你是说小柔也来了?”

    果然,殷荔一听到“小柔”两字,情绪立马就变得激动起来,一个箭步上前,双手紧紧地抓住刘凡的双臂,询问道:“她现在在那里?是不是出事了?你说呀,你将我女儿怎么样了……”

    见殷荔如此着紧女儿,刘凡心里也是很感动,不过一听殷荔的话,不禁令他汗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合着自己长得那么像坏人,不过想归想,刘凡可不敢让殷荔再说下去,不然真得出大事了,因为人的情绪太过激动容易引起多种并发症,于是刘凡连忙安抚道:“殷阿姨,你先冷静一点,千万别激动,你现在这个样子让小柔见到的话,她又该伤心难过了……”

    “妈……我在这里。”恰在这时,身后传来了西门柔的声音,这声音对于殷荔而言无异于天籁之音,还有什么事情比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儿出现在眼前,更让人欢喜的呢。

    其实西门柔早就看到母亲出来,只是刘凡之前让她在车上等着,所以没有第一时间下车来,不过后来见母亲的情绪很不稳定,这才急忙下车来。

    “柔儿……”殷荔一见到女儿,立马就抛开刘凡,急急忙忙地跑上前去,近身后更是一把将女儿抱在怀中,嘴里更是关切地询问道:“柔儿,你一夜未归,真是吓死妈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知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吗?”

    (今天第二更上,非常感谢各位书友大大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