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三十三章 叙说前因(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西门家之行非常顺利,在刘凡的强压下,西门家的人连半个“不”字都不敢提,刘凡那是大摇大摆地将殷荔从西门家带走,而在回来的路上,西门柔也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解释给殷荔听,这才让她释怀,同时也对刘凡发自内心的感激,试问有谁会为了一个十几年没联络过的世交而去得罪一个庞大的家族呢,光这一份情,就足让殷荔母女对刘凡感激涕零了。

    半个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了,车子一进入门口,刘凡便停了车,恰好这时旁边的车位上也停着一辆车子,刘凡便知道母亲回来了,于是连忙带着殷荔母女两进了家门,一进门才知道别墅内不止母亲一个人,还有一个他最不想见到的人,他的小姨朱雨微。

    想当初刘凡第一次来京城,误入女厕,结果被朱雨微逮了个正着,还被误认为是色狼,之后又是接连几次被误解,现在在朱雨微的心里,色狼的标签已经牢牢地贴在了刘凡的脑门上了。

    “妈,我回来了。”刘凡一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向母亲问好,这是他多年来盼望而无所得的心愿,如今得尝所愿,自然不会嫌这样平淡的话啰嗦啦。

    “哎呀!小凡,你回来啦,我正想找你呢!”朱雨晴一见到儿子回来,立马就抛下与妹妹的交谈,说话间就迎了过来,不过她却没有看到身后妹妹朱微那吃味的酸样,一直以来朱雨微对刘凡的印象可不大好,此时见姐姐典型有儿子没妹妹的做法,会有好脸色才怪。

    “咦?这两位是……”走上前来,朱雨晴才见到了门外的殷荔母女俩,一见之下并不认识,倒是让朱雨晴轻疑不已,旋即用眼神向刘凡询问一翻。

    “妈啊,这是西门笑爷爷的后人,今后就由我来照顾,你先让殷阿姨她们进门先,一会儿我再慢慢跟你解释。”刘凡错过身子,将殷荔母女两让进门来,接着又向两人介绍道:“殷阿姨,小柔,这是我妈妈朱雨晴,我妈这人可好了,来到这里就当是在自己家里一样,你们千万别拘束啊。”

    “朱女士,你好,冒昧打扰了。”

    “阿姨,你好。”

    殷荔母女相继与朱雨晴打了声招呼,不过由于第一次见面,殷荔与西门柔两人显得有些拘谨,就连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好似生怕朱雨晴生气一般。

    “哦!你们好,看来我比你要大一些,我就叫你殷妹妹吧,你呢也不要喊什么女士了,直接叫姐姐就行了,这样显得亲切一点。”朱雨晴为人大方,又是混迹商界多年的女王级人物,人情世故自然通达,又怎么会看不出殷荔母女两的不自然呢,于是顺手抓住西门柔的小手,温声细语地说道:“小柔是吧,真是个我见犹怜的可人儿,以后就叫晴阿姨吧,来来来,大家先进屋里谈。”

    母女俩一听朱雨晴这话,顿时心放下了不少,再次向朱雨晴道了声谢后,便紧随朱雨晴之后进了屋内,而刘凡则是走在最后面,手里还提着两个行李箱,都是母女俩换洗的衣物。

    “小微,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位姐妹。”刚走入大厅的朱雨晴向坐在沙发上的朱雨微招了招手,旋即又向母女俩介绍道:“殷妹妹,小柔,这是我亲妹妹,也就是小凡的小姨——朱雨微。”

    “你们好,欢迎你们来家里做客。”朱雨微一听姐姐的介绍,立马从座位上站起身来,随即后殷荔母女俩摇摇手打了声招呼,随即又细细地打量起母女俩来,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殷荔虽然年过三十五,面容少了几分让人眼前一亮的惊艳,却多几分沧桑的成熟感,是不折不扣的美熟妇。

    至于西门柔那就更不用说了,标准的美人胚子,是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尽管各方面还没有完全开发,但已尽显峥嵘,有了这样的发现之后,朱雨晴禁不住想到刘凡的邪恶一面,“母女花大小通杀”,可怜刘凡做了好事,还要背上这样的骂名,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双方都做了简单的介绍后,刘凡这才想起母亲之前问的话,于是开口解释道:“妈,今后殷姨跟小柔将会跟我住在一起,这各中的缘由比较复杂,殷姨的公公是西门家的五——西门笑,早年与爷爷是生死世交……”

    “等等……你说的西门家可是京城的那个西门家?”刘凡的话还没有讲完,却被朱雨晴给打断了,也难怪朱雨晴会这么问,朱家是政治家族,对于武林也是有一定的了解,西门家做为武林四大世家之一,朱雨晴自然明白这其中代表着什么。

    “是啊,殷姨已经我早上从西门家带出来的,有什么问题吗?”刘凡点头回应母亲朱雨晴,对于西门家,刘凡可没放在心上,因此说话的时侯完全就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听得边上的朱雨微直翻白眼。

    朱雨微一听刘凡的话说得那么轻巧,心气不打一处来,微皱着眉头,幽幽地说道:“问题倒是没有,你可知道人家是武林世家,家族中高手如云,虽然我们朱家不怕他们,但若是西门家想做些什么,那我们朱家也是防不胜防啊。”

    “哼,西门家?若不是看在西门笑爷爷的面子上,单凭殷荔跟小柔母女这些年来所受的苦难,我早就上门铲平他西门家了。”刘凡忿忿不平地回应道,听这话地口气好似西门家在他手里就跟泥捏似的,想圆就圆,想扁就扁。

    “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真是不自量力,哼……”朱雨微这是存心打击报复,对于刘凡的了解她还仅限于这些天的了解,也就是只知道刘凡会武功,会医术,至于武功有多高,那就不得而知了,因此朱雨微跟本就不看好刘凡与西门家之间的对抗,倒是殷荔母女一听刘凡的话,立马对他心生感激。

    “小微,你别打岔……”朱雨晴对于妹妹跟儿子之间的误会又那里会不知道呢,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两人冰释前嫌,不过还是先呵斥妹妹一声,随即又向刘凡追问道:“小凡,怎么回事啊?这西门家又怎么得罪你了?”

    刘凡闻言,稍微整理一下思绪后,缓缓说道:“事情是这样的,西门笑与爷爷早年是八拜之交,小时侯我身患绝脉重症,爷爷自身是郎中,知道这病需要至阳内功心法才能化解,偶然得知华山派中有一门至阳奇功《紫霞神功》,不过那是华山派的镇派神力,自然不会轻传,于是爷爷就与两位结拜兄弟前去偷书,但最后失败而归,而三人的结果是一伤一残一死……”讲到这里,刘凡的眼眶都红透了,湿润的眼眶几欲泪滴。

    这时刘凡用力地甩甩头,收拾一下情绪之后,接着讲道:“死的就是西门笑爷爷,爷爷的另一个结拜兄弟欧阳哲被打落山崖,侥幸捡回一条命,却落下双腿终身残疾,而爷爷也因为重伤难愈,强撑了几年后也仙逝了,后来我在整理爷爷的遗物时,发现一封遗书,这才知道这些事情的,爷爷还在遗书上交代过,让我今后有能力的话,尽量帮助欧阳哲与西门笑两位爷爷的后人……”

    说着刘凡又将目光落在了殷荔母女俩的身上,接着再次说道:“而殷阿姨跟小柔就是西门笑爷爷仅剩的嫡系亲属,不过自从西门笑爷爷死了之后,他这一脉在西门家中的声望已是江河曰下,一天不如天,现在只剩下母女俩,被欺负那是显而易见的,没有被直接赶出西门家已经是万幸了,这样的结果还是西门家看在欧阳哲爷爷的面子上,不过现在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们,绝不……”

    末了刘凡一句铿锵有力的话,犹如誓言一般,狠狠地撞击着母女俩的心扉,让两人感动的几欲痛哭流涕,多少年来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出来,那些岁月屈辱,那些不堪入耳的谩骂,在这一刻也随之通通成为过去,伤心的往事一去不复返,幸福的明天已在向她们招手。

    “啪……”就在这时,朱雨微听完了刘凡的一翻解释后,顿时拍案而起,随即咬牙切齿地破口大骂道:“真是混账东西,这西门家的人也太可恶了,居然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简直是欺人太甚……”说着,朱雨微又愤恨地瞪了刘凡一眼,接着没好气地喝道:“你小子不是挺能耐的吗?怎么不狠狠地教训他们一顿呢,真是气死我了。”

    “呃……”真是晴天霹雳,刘凡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便宜小姨还有嫉恶如仇的一面,一时之间被瞪得哑口无言,良久之后才抹了抹鼻尖,揶揄地说道:“也不知道是谁之前说什么癞蛤蟆打哈欠,还有什么不自量力之类的话来着,哦!现在转眼你就要我上门把人家给灭了?难道你就不怕我灭人不成,反被灭了,到时侯我看你怎么跟我妈交代!”

    “你……”朱雨微闻听刘凡这话,顿时被噎得哆呛,无言以对之下居然端出了长辈的架势,大声呵斥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好歹我也是你的长辈,难道说你两句也不行啊!”

    面对朱雨微的呵斥,刘凡连抬头看一眼都欠奉,直接反唇相讥道:“那也要看什么样的长辈呀!你看看你自己,有长辈的样吗?人都三十岁了,还跟小女孩长不大一样,斤斤计较,你还好意思说呢。”

    (今天更新晚到了,只此一更,希望大家别砸鸡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