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三十四章 紧急电话(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那也要看什么样的长辈呀!你看看你自己,有长辈的样吗?人都三十岁了,还跟小女孩长不大一样,斤斤计较,你还好意思说呢。”

    “你你你,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谁小女孩啦……”朱雨微咋听到刘凡的话,登时拍案而起,秀手遥指着刘凡面前,气得浑身颤抖不已,她是副厅级高官,家世又好,从小到大都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几时受过这样的气啊,但一时之间又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刘凡,只能瞪大着美目,气愤地瞅着刘凡。

    “够了……小微,你瞧瞧你现在这样子,成何体统啊,你都老大不小了,还是一市的副市长,遇事怎么还这么冲动啊,客里还有客人呢,也不怕人家笑话。”这时朱雨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虽然不知道今天妹妹为何如此反常,但依然出言喝斥她,旋即也不看朱雨微的反应,便又转而向殷荔母女歉意地说道:“让殷妹妹看笑话了,其实我这个妹妹平时很好说话的,今后相处久了你就会明白的,还请不要介意。”

    朱雨晴一句话干净利落,而又大方得体,尽显大家风范,真不愧为世家出身,几句话就让原本紧张不已的母女俩神情放松了下来。

    殷荔闻言微微一笑,旋即向朱雨晴欠了欠身,毫不介意地回答道:“那里啊,亲人间相处难免有拌嘴的时侯,有吵有闹才能增进感情嘛!”

    “那就好,那就好……”朱雨晴见殷荔面上的表情很真诚,并非作假,这才放心也来,之前听了儿子刘凡的讲述,知道人家公公为了自己儿子的病而搭上了姓命,从而间接地造成了殷荔整个家庭的困境,心下就已是过意不去,如果再因为自己妹妹的话而再惹得殷荔母女心生芥蒂,那就罪过了,这也是她之所以喝斥妹妹的主要原因。

    “姐……我……”此时朱雨微整个人显得有些害怕,心里又感到委屈,嘟嘟小嘴欲言又止的,别看朱雨微是副厅级官员,但自小是由姐姐朱雨晴带大的,所谓长姐如母,朱雨微对一手带大自己的姐姐可是非常敬重的,而且大小就以朱雨晴为榜样,誓作女强人,所以面对姐姐的严厉的喝斥,她不敢反驳,不过她却将满腔怒意都倾注到了刘凡的身上,时不时地瞪几眼,当然这是背着朱雨晴做的。

    “行了,坐下说话吧,都是副市长的人了,做事还这么毛躁。”看着妹妹委屈的样子,朱雨晴也是心疼不已,招招手安慰两句话,又回过头热情地拉着殷荔的手,温言说道:“妹子,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凡事都乐观一点,我想问问妹妹今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殷荔闻言不由得一愣,既而眼神一阵迷茫,显是之前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如今被提及,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转而看看身边的女儿,说道:“其实直到现在我还很迷茫,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看到小柔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能够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至于其他的……”

    “妈妈……我们一定可以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的,一定可以,呜呜……”殷荔的一翻话倒是将西门柔感动得一塌糊涂,一句话没说完,就一把扑进母亲的怀里,不多时竟已泣不成声。

    “殷阿姨,小柔,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替西门爷爷好好照顾你们的,你们也一定会很幸福的,过几天我就回沪海了,到时我会帮小柔转校到复大,如果阿姨想找份事情打发时间的话,我手底下有个公司,职位随你挑,怎么轻松怎么来,若是阿姨想休息的话,可以在家里帮小柔做做饭,做做家务什么的,你看怎么样?”

    “这……这样行吗?”听到刘凡的安排,殷荔禁不住眼前一亮,不过随即又垂头丧气地说道:“我……我从来没有公司从业经历,更没有经验,我怕做不好?”

    “没事,谁都不是天生就会的,没经验可以就嘛!”刘凡摆摆手,毫无压力地说道:“阿姨若是不信可以问我妈,她现在管理着整个集团公司,不也是从新手走过来的嘛!”

    “是啊,妹妹,你若是不喜欢小凡的公司,也可以到我们朱氏集团来上班,只要你相信自己,就没有什么做不成的事,相当初我接受家族产业的时侯,不也只是一个小公司,你看现在不也好好的嘛!”朱雨晴适时地帮腔道,不过说话间却有一种不言而喻的自豪感。

    殷荔一听朱雨晴邀请她进朱氏集团,心下不由一慌,随即连连摆手婉拒道:“不不不,姐姐的好意我心领了,朱氏集团我也听说过,那可是大集团公司,可是我什么也不会,生怕做不来,所以……”说着,殷荔话音顿了一下,又看了刘凡一眼,接着说道:“我还是到小凡的公司上班吧,这样也可以就近照顾到小柔。”

    此时殷荔首先想到的是女儿,这不得不让人感慨一声“母爱的伟大”,再则殷荔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在她看来,刘凡的公司必定不比大集团,相对来说会好处理一些,而且殷荔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刘凡救自己母女俩脱离苦海,她就有报恩的想法,朱氏集团属于朱家,而刘凡的公司则属于他自己,那么她自然而然地也会选择帮刘凡。

    “那真是太好了,这下子我公司又多了一员大将了。”这时刘凡一听殷荔应承下来,不由得一阵欢喜,说实在的他自己的公司到现在还没影子呢,不过现在刘凡貌似高兴过头了,他并不知道殷荔擅长那方面,于是顺嘴问道:“对了,殷阿姨,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特长,或者说喜欢那类工作,这样我也好安排。”

    “切!连人家殷姐姐擅长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里跳脚。”就在这个时侯,朱雨微的声音很不适时宜地闯了进来,一下子将原本和谐的气氛给弄疆了。

    刘凡一听这话,不由自主地看了殷荔母女一眼,咋见殷荔一脸的尴尬与颓然,于是想也不想便大声喝斥道:“闭嘴吧你,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朱雨微显然也看到殷荔面色不怎么好看,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就想解释一翻,谁知情急之下,嘴巴说话都不利索,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姐姐朱雨晴一个眼神给瞪没了。

    朱雨晴对于妹妹今天的表现很无奈,瞪了一眼后,索姓向殷荔泰然解释道:“妹妹别介意,刚才微微并不是有意的,她就是这样,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其实我们母子俩也是刚相认不久,而当时微微跟小凡两人第一次见面就是从误会开始,也不知道姨、侄两人是不是八字不合,一见面就吵架,呵呵,我也无可奈何啊。”

    “哦……原来他们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倒是我多心了,还请雨微妹妹见谅。”知道了个中原委后,殷荔这才明白是自己想多了,于是很大方地向朱雨微道歉。

    “没……没什么,是我不好意思才是真,呵……呵呵……”这回倒是朱雨微不好意思了,下意识地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尴尬得有些脸红,随后又干笑了几声。

    刘凡难得地看到朱雨微脸红尴尬的样子,又岂会放过打击报复的绝好时机呢,一转身上下不住地打量了朱雨微一翻,随即拿腔捏调地说道:“哎呀!我没看错吧,今天的太阳是打东边落下的?咱们心高气傲的朱大市长也会有害羞的时侯?真是难得啊!”

    “要你管,哼!”

    朱雨微那里受得了刘凡这翻揶揄,一下子俏脸被闹了个满堂红彩,最后恼羞成怒,一撇嘴便哼了一声,不过她不哼还好,一哼之下整个人的形象就完全变了样,此时的她根本就不像一市之长,倒像极了斗输了嘴的小媳妇,惹得另外三女一阵娇笑。

    “扑哧……”

    “咯咯……”

    “姐……你也不管管你儿子,你看他把我欺负成什么样子了。”被人笑话了的朱雨微这下子脸挂不住了,于是又向朱雨晴告状,与其说是在告状,倒不如说是小媳妇撒娇还差不多。

    “呵呵……”

    不告状还好,一翻话说下来,顿时惹得全场一阵哄笑,其中刘凡笑得最夸张,肆无忌惮地狂笑,而且是笑得前仰后合,就差没在地上打滚了,当然前提是刘凡肯滚。

    “你们……你们都欺负我,我……我不来了!”最后朱雨微无可奈何之下,竟然羞恼得一头钻进了房间里,再也不愿意出来了,但须不知,她这样做更惹得其他四人欢笑不止。

    “哈哈……”

    “嗡嗡……嗡嗡……”

    就在一阵温馨的欢声笑语中,刘凡身上的手机却开始不停地响动起来,刘凡下意识地掏出手机一看,屏幕显示的并不是一般的号码,而是一个简短的特殊符号“龙”,不由得一愣,转念一想才明白这是龙组的特别标记,示意有重大情况,于是刘凡连忙向母亲示意一翻,接着转身找了个无人的角落,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小凡吗?”话筒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我,龙老头,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怎么连特殊代号都用上了?”刘凡知道事态严重,自然不会废话,直截了当地回答,不过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电话里说话不方便,你现在以最快的速度,立马来总部一趟,记住要快。”另一头的龙绝天火急火燎地说道。

    “行,我马上就到。”说罢,刘凡顺手挂了电话,接着又转身回到了客厅。

    (晚上错过了时间,更新晚了,真对不起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