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三十五章 整人下套(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小凡,什么事这么急匆匆的啊。”刘凡出得客厅,母亲朱雨晴见他行色匆匆,便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出于关心就忍不住询问一声。

    “哦!我也不知道,上面打电话过来,只说有急事找我,至于是什么事,电话里没说。”此时刘凡还在想着刚才的电话,猛地听到母亲的询问,抬头便顺嘴那么一说,不过他这一说不要紧,倒是将朱雨晴吓了一跳,他可是知道刘凡龙组的身份,自然知道在龙组中能称得上紧急的事情,那都是大过天了,朱雨晴下心不由得一紧,不过转念一想,面色又缓和下来,旋即急忙说道:“既然上面催得这么急,那你就赶紧去吧,殷荔跟小柔的事情我会好好安排的,你放心吧。”

    “那行,妈,我就先走一步。”说着,刘凡转身看向殷荔与西门柔,歉意地说道:“殷姨、小柔,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就不能陪你们了。”

    “没事小凡,有事你就忙你的去吧,不用管我们。”殷荔怎么说也是大家族的媳妇,自然不会不识大体,眼见刘凡这般说了,倒是自己不好意思起来了。

    “小凡哥哥,妈妈说得对,你有事就去忙吧。”西门柔就单纯得多了,根本没多想什么,倒是眼里不时流露出一丝丝不舍。

    “嗯!那行,妈、殷阿姨、小柔,我先走了……”说罢,刘凡便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了出去,出了门又转进了自家的车库里,不过他却不是去取车,反而是双眼一闭,放开神识,几乎一瞬间就确定了此时龙绝天的位置,恰好就在龙组总部的办公楼里,于是刘凡一个闪身便瞬移了过去。

    但是令刘凡没有想到的时,就在他出门的那一瞬间,背后却有一道幽怨的目光注视着他,而这道目光的主人正是他的小姨朱雨微,原因很简单,刘凡在话别的时侯,单单落下了她,在刘凡打电话到走出客厅的那段时间里,朱雨微便偷偷地从卧室的门缝里注意客厅里的动静,刘凡对谁都是一副好脾气,唯独她自己是个例外。

    也难怪朱雨微会如此想,女人都是矛盾的动物,你若是整天围着她转,他会觉得你很烦,对你不理不睬,甚至不屑一顾,但是当你反过来对她不理不睬的时侯,她又会感觉自己得不到重视,要不先贤孔家老二早有先见之明: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刘凡走后,朱雨微也不会那么尴尬了,于是悄悄从房间里出来,一出门就急忙询问道:“姐,那个小色狼急急忙忙的要去做什么?该不会又是去祸害别人家的小媳妇吧?”

    “淬……”朱雨晴一听妹妹的话,猛地暗淬一口,旋即又好笑又无奈地说道:“微微,你在胡说些什么啊,什么小色狼啊,也忒难听了,那可是你亲外甥,我发觉你怎么总喜欢跟他抬杠呢?你该不会是……”话说到这里,朱雨晴忍不住拿眼上下打量了妹妹一翻。

    “那……那有啊,谁……谁喜欢跟他抬杠了,他本来就是小色狼嘛。”朱雨微被姐姐看得浑身不自在,连忙硬着头皮辩驳,随后又掰着手指,开始数落道:“你看他的女朋友一个接一个,还个个都那么漂亮,还有在机场第一次见面的时侯,他……他居然跑到女厕偷窥……”

    朱雨微话到一半,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她想说刘凡在女厕偷窥,但猛然才想起那个被偷窥的对象可不就是她自己嘛,被自己亲外甥偷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更何况还是事关自己,那朱雨微就更不敢再说下去了,只能吱吱呜呜地糊弄过去。

    而相反的殷荔母女则竖起耳朵听得正起劲,谁知猛然间朱雨微没了声音,正想抬头询问一下,便听到朱雨晴解释似的说道:“你呀你,小凡不都说那次是个误会了嘛,你怎么还记仇呢,我说你怎么老是针对他呢,原来还对这事念念不忘啊,多大个人了,还是这么小孩子脾气,将来怎么管好偌大的一个市啊。”

    “姐……他是你儿子,可我是你亲妹子耶,你怎么老帮着他呀,你现在是有了儿子不要妹子了,哼……”朱雨微一听姐姐的话,立马就不干,嘟起小嘴来竟然如同小女生向长辈撒娇一般。

    “扑哧……”顿时惹得殷荔与西门柔母女俩一阵嗤笑,一时之间倒是将现场的气氛缓和下来,同时也让初入朱家的母女俩倍感亲切,没有了之前的惶恐不安。

    与之此时朱家融洽的气氛相比,远在中南海的龙组总部就显得紧张异常了,此时总长办公室内除了龙绝天之外,还有四男一女五个人,每个人脸上都布满了焦虑与忧愁,几个人坐在位子上,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目光时不时地望向门口,好似在等什么人出现,而龙绝天更是急得团团转,不时地来回踱步,身影来回地晃动,更惹其他五人一阵心烦意乱。

    “咻……”就在这个时侯,原本静默的房间内出现了一声尖锐的异响,下一秒便有一道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而在这瞬间就引起了屋里几人的警觉。

    “谁……”

    “什么人……”

    房间闪几人都是身怀武功之辈,一听到异响,第一时间便摆出攻击态势,由其是龙绝天异常警觉,一个闪身就闪到最前头,同时将其他几人护在身后。

    “呃……不用这么紧张嘛,嘿嘿……”来人一见眼前几人剑拔弩张的模样,就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了,但却浑不在意,下意识地抹了抹鼻尖,一脸的晒笑。

    “哇靠!原来是你个混小子啊,不声不响地就出现,差点没有将老子吓得跳魂,还以为是那个高手找上门来了呢。”龙绝天定睛一看,这才看清楚来人,顿时不由得破口大骂,不过被吓一跳倒是真的,试想有谁能够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神级高手身边而不被发现的呢,这星球上恐怕除了鬼子外,也就只在刘凡一个人了。

    “我反靠……”刘凡对龙绝天向来没大没小,见他破口大骂,那里会有好脸色,反靠一声后,又指着龙绝天的鼻尖喝道:“好你个龙老头啊,火急火燎地把我找来,电话里又不说清楚,我一接到你的电话就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合着赶来就是让你臭骂一顿啊,今天你要是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你看我不撸你几把胡子下来。”

    “你……你刚才差点吓我一大跳,你知道不?”此时龙绝天显得底气有些不足,说话都有点结巴,显是心里有点发虚,他可是知道刘凡的实力,说不准还真把他下巴的胡子撸光了,不过在属下还有外人面前他不能认怂,所以只好硬气一点。

    “吓死了活该,还神级高手呢,就这点胆量……”刘凡根本就不怵龙绝天,丝毫不买他面子地反唇相讥,语言中尽是不屑,其实刘凡并非存心挑衅龙绝天的权威,而是气恼这老头无故将自己叫来,家里可还有一大堆事等着自己处理呢。

    这下子龙绝天终于没辙了,现在刘凡可是他手里的一块宝,龙组的镇组之宝,他可不敢跟刘凡叫板,真的惹恼了刘凡,万一今后有事求上门了,而刘凡却撂挑子,那他可就哭都没得哭去,而且自己眼下就有一件棘手的事需要求到人家,他就更不敢再放狠话了。

    于是龙绝天几步走到刘凡身边,露出一副好基友的菊花脸,向刘凡赔笑道:“啊哈哈,刚刚只不过是跟你开玩笑的嘛,谁知道你这小子居然这么没有幽默细胞。”嘴上是这么说,私下里却与刘凡勾肩搭背的,轻声细语说道“臭小子,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嘛,没看到还有外人在嘛?怎么说我也是堂堂龙组总长啊,你这样子,我多没面子啊!没人的时侯咱万事好商量嘛,你看……嗯哼……”

    此时刘凡虽然不知道这老小子想做什么,闻言之下不自觉地瞄向身后的几人,除了镇东山之外,其余人一个也不认识,再结合龙绝天的话,就知道这里面有猫腻,瞬间眼角闪过一丝狡黠,这绝对是一个敲竹竿的绝佳机会,而且还是送上门的那种,刘凡又怎么会放过呢。

    不过刘凡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好像不缺什么,一时之间倒有些犯难了,要钱吧,自己大把,要权吧,貌似对自己没多大用处,但转念一想自己的公司不是就要开业的嘛,于是计上心来,刘凡故作惊呼道:“哎呀!我手上有个公司过些时侯开业……”

    刘凡的话还没说完,龙绝天马上心领神会地说道:“开业那天我找些人去充场面……”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刘凡一挑眉头,给你龙绝天一个“算你上道”的眼神,接着又漫不经心地顺嘴说道:“我估计还要在京城几天,身边没辆车很不方便啊。”

    这边刘凡话言刚落,龙绝天便已大手一挥,说道:“组里的配车随你挑,想上什么牌照就上什么牌照,当然你要是想要一号车牌,那我就无能为力了。”

    “前几天我爷爷一个世交的孙女想转学……”

    “没问题,想转那都行!”龙绝天二话不说,直接答应下来。

    “真行?”刘凡表示怀疑。

    “别说是国内了,你就上想到国外名校那都是小意思。”此时龙绝天有些得瑟了。

    “那我想撸你几把胡子都行?”报应来了,刘凡就是不爽龙绝天此时欠奉的模样,故意给他下套了。

    “当然没……当然有问题啦。”惯姓思维害死人啊,龙绝天下意识地就想答应,可转念间才意思到刘凡话里的问题,这才硬生生地将话又吞了下去,旋即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接下来还有更新,请大家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