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九章 田国强的震惊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一想到这,他心里不由得打颤啊,还没等孙筠瑶的话说完,就急忙上前用手一把堵住她的嘴,小声的说道:“我的姑奶奶,你想让你小叔诚仁家笑柄啊,算小叔求你,只要你不说,你想怎么办都行。”

    孙筠瑶要的就是这句话,计谋得逞,小有得色地说道:“耶!这可是你说的哦,那你将那几个什么斧头帮的人暴打一顿,再送他们去吃‘国粮’。”

    “呼,这个没问题,敢欺负我家瑶瑶,那是不可原谅的。”还好不是什么难题,不禁让孙建国松了口气了,斧头帮本就是警方准备打击的目标之一,既能让自己侄女满意,又能替兄弟出气,弄好了说不定还有功劳可拿,这种一举三得的好事上那找啊!于是他当下毫不犹豫地就拍胸脯满口应承下来。

    “小凡,天色已经很晚了,都晨两点多了,你们明天还要上课,就先回学校去吧,我让人安排车送你们回去,这里的事就让我来处理吧,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的,还有别忘了星期天带好酒上门来啊。”孙建国心中想着一箭三雕的美事,当然也不忘叮嘱刘凡几人回去休息,最后还对刘凡的好酒念念不忘,真是得陇望蜀啊。

    “嗯!这事忘不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啊。”刘凡此时也知道孙建国定是有要事跟田国强商量,所以说完话,就转身带着三女离开了警局大楼。

    看着四人离去后,孙建国竖眉怒声道:“老田啊,看来你们这的治安不是很好啊,应该整顿整顿了,你看看,这么大的一个国际大都市,居然有人公然强抢良家女子,肆意诬陷大学生,这是国家所不能容忍的,要艰绝打击,如果你们管不了,那就由我们军队来扫平…”

    这回他可是准备下死手了,说话间军人的庞大的气势展露无疑,语气更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家人与朋友就是他的逆鳞,既然有胆触碰,那就要有承受猛烈打击的准备。

    “老孙,你就放心吧,在我的地盘上居然还有人强取豪夺,胡乱构陷他人的事发生,这简直无法无天,若是办不了这些人,那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你,还有老首长呢,这个局长干脆不当回年种红薯算了。”田国强心里那个“鸡冻”啊,自他当上市局局长以来,就收到了许多举报斧头帮违法犯罪的匿名信,件件都让人触目惊心:开设赌场,贩卖毒品,拐卖人口,陷良为娼…等等事件多不胜数,不知有多少人被其整得家破人亡。

    是以当他上任入主警局后,一心想整治全市治安,也多次组织扫黑行动,奈何收效甚微,每次都只是抓到小虾三两只,大鱼是一个没捞着,其实也不能说他毫无作为,上头“婆婆”太多,市里各方势力纵横交错,互相倾扎,所以备受多方肘制,让他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他背靠市委书记柳严正,但老板也是新上位,根基不稳,也就顾不上他,现在有了孙建国的加入,一切顾虑都能迎刃而解,他太了解这位老战友了,家中老爷子可是如今华夏国九常之一,中*央*政*法*委*书*记,是他最顶端的上司,若是再加上柳家,那么小小的斧头帮还能翻得起什么浪来呢。

    田建国越想越兴奋,只要自己能将此事办妥当,政绩就有了,到时再加上孙老和老板的赏识,那么进步还不是十拿九稳。

    “嗯!你老田办事我当然放心,不过这些混黑的都不是易予之辈,其中不乏亡命之徒,打击行动开始后,务必小心,如果需要援助,给我打电话,我手上的兄弟可不是吃素的。”孙建国虽然刚刚说的话很狂,但他不盲目自大,草莽中也有能人,这也是他从老爷子那得来的一些不为人知的机密中得知的,所以他有必要提醒一下老战友。

    “嗯!这个你放心,从我上任以来,跟斧头帮打过不少交道,我就知道这些人很难缠,所以很是下了一翻功夫调查,据线报消息说,这个斧头帮除了四大金刚之外,还有二大护法,个个都是武林高手,尤其是他们帮主更是深不可测,据传闻早在十年前就突破到地阶了,现在那就更恐怖了,就算是普通枪械对他的威胁都不大,若是与之对战,警方恐怕难以匹敌,若是以前,或许…”一说及此处,田国强狂热的心就像烧红的烙铁被浇上冷水一般,慢慢地收缩冷却下来了,继而又垂头叹起气来了。

    两人都是互相信赖的战友,是以田国强也将自己所知的说给孙建国听。看着老战友叹气的样子,孙建国想起了以前两人并肩做战的曰子,继而又想到了他的遭遇,心中也是酸涩不已。想当年田国强也是一名古武高手,实力不下于之前的孙建国,也是地阶中期实力,不过在一次任务中遇见了敌方三名同阶高手,一场大战下来,虽然杀了对方,但自身武功也废了,现在的实力也就比普通特种兵强一点罢了,就因为如此才从军队转业回到地方工作。

    此时孙建国也不想让老战友提及往事,所以才嬉笑地说道:“嘿嘿,如果斧头帮就这点实力,那他就等着灭亡吧,你看看我的那些兵现在什么实力。”

    被孙建国这么一提醒,田国强这才注意到在四周警戒的野狼团,虽然他现在实力大减,但地阶的境界还在,当他凝神认真向这些兵痞看去,但见每个兵笔直挺立,精气咋现,如同出鞘的利刃一般锋芒毕露,眼中更是不时散发着坚毅而自信的神彩,这分明就是已达到古武的人阶巅峰之境,而且还有几名更是气息内敛,这说明几人已进入地阶高手行列,此时他的心中简直就是惊涛骇浪:一千多名人阶巅峰以上高手,难怪老孙说话这么有底气。

    “咕噜,这这这…”突如其来的惊奇让田国强地时难以自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瞪大着眼睛,看着孙建国。

    “嘿嘿!傻眼了吧,更惊讶得还在后头呢,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实力吗?知道他们修炼了多久吗?”孙建国得意地笑道。

    听了这话,还没从震惊中清醒的田国强只能下意识茫然不解地摇了摇头,随后又想起刘凡刚出来时,这些兵痞对他敬礼齐声的称呼,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顿时瞳孔收缩,一脸的难以致信,随后失神地望着刘凡渐渐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难道是他?”

    看着眼前脸色不停变幻的田国强,再听到他的喃喃猜测,心中也是感叹:若是没有几年前的遭遇,那么也许老田在军中的地位比他还要高。

    “没错!就是因为他,用不倒半个月的时间就将我手下的兵训练成现在的超级兵王。”孙建国说出这话时,心中无比的自豪,想想那天带着一群兵王上了战场,那肯定是所向披靡。可惜现在是和平年代,那来那么多仗让他们打呢?

    “真真真…的?那他的实力岂不是已达到先天境界?我的亲娘嘞,他…他才多大啊?”田国强也算是有见识的人,见过的天才也有不少,可也没有那个能在不瞒双十之年就能达到先天这样的高度,直接就被震惊得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不过显然老天像是对他有所不满似的,接下来孙建国又给他透露了一个惊雷般的信息,只见孙建国满不在乎地鄙视道:“先天?切…,那根本不算什么?我说老田,你小子未免太小家子气了吧。给你提个醒,‘拟物化形’,懂不?”

    “嘶…”这话一出口就让田建国倒吸了一大口凉气,作为一名曾经的古武者,他太明白“拟物化形”所代表的真正意义了,此时两眼就如同金鱼眼一般,死死地盯着孙建国,却是想从他脸上看出所说的话的真伪,而后者却是面色如常,一副敬仰之色跃于脸上,不由得他不相信。

    “传说中的神…神级高手!”今天一个个爆炸式的消息接踵而来,让曾经接受过战火洗礼的田国强也陷入了当机中,脑中不断地盘旋着“神级高手”几个字样。

    其实也不能怪田国强没有定力,在这个热武器盛行的时代,古武已经逐渐没落了,俗话说得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更何况是比菜刀攻击力强百倍,千倍的热武器呢,,而且华夏古武中人都将自家武功秘籍视若珍宝,轻易不肯相传,从来传嫡不传外,如此扫帚自珍,一味闭门造车,更加速了古武的没落,也间接地导致大量秘籍失传,自清朝至今四百多年间未出现过神级高手,是以田国强会如此事态也是情有可原的。

    “喂!老田,醒醒,回魂了。”孙建国看着傻呆地愣在那里的田国强,收了半天也没见人醒过来,于是用力地掐了掐他的胳膊。

    “啊…”一掐之下,田国强手一吃疼便大叫了一声,声音之凄惨可见力道之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杀猪呢。

    “老孙,你丫的掐我做什么?”回来神来的田国强第一时间就找孙建国发飙了,怒气冲冲地就想上前掐回来,此时两人就像两小孩一样互掐。

    “我说老田,你这人不厚道啊,我叫了你半天你都没反应,所以我才掐你的,你以为我稀罕掐你啊!要不是有事跟你商议,我才懒得理你呢。”孙建国没好气地解释道。

    听这么一说,田国强也知道对方说得没错,而他也不是小气之人,也就不再纠缠这事,随后两人找了间办公室,关上门在里面密谋了半个小子后,孙建国便带着部队回了军区。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周榜又回到了起点,上周成绩不错,本书得以冲进周点击榜第六的位置,在此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连更两章,以示答谢,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