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三十六章 华夏王牌(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眼前这一老一少犹如菜市场买菜一样的讨价还价,让整个办公室内的气氛陷入一种诡异寂静,除了镇东山习以为常之外,其他几个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目光眼着两人的表演,龙绝天的身份他们自然清楚,稳坐龙组头把交椅,绝对是跺跺脚就能让华夏震三震的大人物。

    至于刘凡这位小年青他们是完全不认识,相对于他们而言,刘凡可以说是名不见经传,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却与他们眼中的“大人物”勾肩搭背,整一对好基友的模子,想不让人注意都难,犹其是现场唯一的一名女士,目光灼灼地盯着刘凡上下打量,好似不知道“害羞”为何物一般,直盯得刘凡全身直发毛。

    “啊哈……”刘凡一见气氛不对,于是打了个哈哈,顺手抹了抹眉角的刘海,很是搔包地说道:“这位姐姐不用这么看着我嘛,虽然我很帅,不过你这样子看着我,我会误以为你被我的魅力所倾倒了呢,尽管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但是做人得低调,再低调,嗯哼……”末了刘凡甚至还冲那美女挑了挑眉头,咋看之下就是整一个调戏良家妇女的登徒浪子。

    “呃……”这回轮到龙绝天跟镇东山师徒俩傻眼了,两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刘凡会突然转了姓子,而且还言语轻浮地调戏人家,若是放在之前没有亲眼见到的话,打死两人都不信,盖因之前两人费尽心思想将龙烟雨搭给刘凡,就是龙烟雨本人也是千肯万肯的,谁知刘凡这榆木疙瘩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答应,而眼前这一幕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哼!流氓,登徒子,下流……”原本有些愣神的美女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是狠狠地剜了刘凡两眼,顺带着在刘凡的脑门上贴上了“流氓”的标签,最后更是一声冷哼便转过头看也不看刘凡一眼。

    “哎呀!这位美女怎么知道我叫刘凡的呢?难道你已经注意我很久了?甚至早就对我心生爱慕?”刘凡眼见那美女对自己不理不睬,心下生出整蛊一翻的想法,于是假意误解那美女的话,旋即又意味深长地说道:“其实爱除了做……出来之外呢,还要大胆的说出来,你不说出来我又怎么会知道你对我的爱慕呢,其实我这个人除了博爱一点之外呢,基本上也是很腼腆的。”

    我了个去的,现场包括龙绝天在内的五位男士瞬间被刘凡一翻话雷得不起,说话如此厚颜无耻,还好意思说自己“腼腆”?五人不由自主地在内心为刘凡竖起中指,但又不得不佩服刘凡的无耻,果然是人至贱则无敌。

    “你……你无耻。”那美女那里会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一时之间竟然被刘凡一翻话说得俏脸红霞飞流直下,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伤心,总之是五味杂陈就是了。

    “我有啊,不信你看,多整齐,多洁白的牙齿啊。”那美女这边气还没消,这边刘凡又咧着嘴露出一排皓齿,冲那美女面前一扬。

    “玩够了没有,你个臭小子,还有正经事要办呢。”这下子龙绝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几步,一把扯住刘凡的胳膊,装成恶狠狠地训斥一声,但是暗地里却不住地给刘凡使眼色,至于是什么意思,那就只有他自己清楚,反正刘凡是毫不在意。

    “你还知道办正经事?”此时刘凡瞪大着双眼,好似发现新大陆一般地瞪着龙绝天,接着很是不忿地说道:“我好端端地在家里陪我老妈吃饭聊天看电视来着,结果你一个电话我就以最快赶过来,谁知道你却什么也没说,而且还跟我在这里东拉西扯地整些有啊没的,合着你的事就是正经事,我的就不是啦,不行,一会儿我得找首长评理去。”

    “哎呀!我的个祖宗耶,算我错了还不行嘛!”此时龙绝天死了的心都有了,敢情是自己打扰了人家母子享受天伦之乐啦,这是打击报复来了,龙绝天顿时无语,自己处理的可是国家大事,可在刘凡眼里却还没他母亲重要,这倒是能够理解,知道了原因,龙绝天心里也好受了不少,不过若是让他知道刘凡刚才只是在瞎掰,不知道那时龙绝天会不会有撞墙的心思呢。

    “臭小子,快过来,我为你引荐一下。”龙绝天一把拉过不情不愿的刘凡,接着从镇东山的男子介绍起来,通过龙绝天的介绍,刘凡知道眼前这三男一女可是大有来头,出自同一个家族,京城十大世家之一的宋家,国字脸中年男子叫宋乔山,在宋家排行老二,高瘦男子是宋家老三宋乔明,剩下的男子是宋家老子宋乔智,最后这位美女则是宋家七妹宋乔英,不过在介绍宋乔英的时侯,人家可是对刘凡一点都不感冒,就连握一下手都欠奉,可见刘凡给她的印象有多恶劣。

    宋家在华夏有着无可估量的影响力,特别是在政界,宋家子弟基本上都是从政,其中宋家老大宋乔盛更是位列华夏九常之一,可以说是政治世家,典型的庞然大物,实力在十大世家中名列前三,实力可见一斑。

    但是宋家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那就是宋家与当今武林泰山北斗之一的武当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盖因宋家现今仅存的一位老祖宗就是武当派掌门人张尘仙的师弟,正因为有了宋家有了这位老祖宗的存在,宋家才能够今时今曰的强盛,而今天龙绝天找来刘凡正是与宋家这位老祖宗有关。

    不过令刘凡感到不解的是,既然宋家有这么一位神级的老祖宗存在,又与武当派有莫大的渊源,可奇怪的是眼前这几位宋家子弟的内力却稀松平常得很,四人中就只有两人身怀内力,且只有宋家老五宋乔智达到地阶初期的境界,另一个宋家老二宋乔山才练出气感,也就是刚刚步入人阶境界,剩下的宋乔明只会一点拳脚功夫,至于宋乔英干脆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弱女子,这还真是奇了怪了。

    刘凡心有疑问,便忍不住开口问道:“龙老头,你不是忽悠我吧?宋家那老家伙都是神级强者了,可这后辈子孙也……太不争气了吧!”说话间,刘凡还不时地将目光在宋家四兄妹的身上打量一翻,那眼神再明显不过了。

    刘凡此话一出,立马惹来了宋家人四人的怒视,犹其是宋乔英更是恨不得将刘凡生吞了,就连镇东山也是朝刘凡白了白眼,但并没有说什么。

    反而是龙绝天给了刘凡一个鄙视的目光,随即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妖孽啊,这习武也要讲求天赋的。”说着,龙绝天略微沉思一小会儿后,不无疑惑地接着说道:“不过说来也奇怪,宋家在清末时也是武林中响当当的世家大族,可不知怎么回事,近四代人以来竟然没一个能练出个样来,如今乔智地阶初期的修为已经算是有所突破了,这事都快成为宋家那个老头子的心病了。”

    “有趣!看来这事并不简单啊。”刘凡听完龙绝天的解释,不自觉的抹了抹鼻尖,自言自语的呢喃一声,在潜意识里,刘凡发觉在宋家人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什么有趣啊?”龙绝天似呼也从刘凡的呢喃声中察觉到了一丝异常,于是连忙询问道:“小凡,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或者是看出了点什么?”

    “哦!哦!没什么,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发愣中的刘凡听到龙绝天的询问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了,于是连连摆手否认,不过听在宋家人耳中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之前他们对刘凡的印象就不是很好,自己家中之事又是十万火急,可龙绝天与刘凡两人却像是在拉家常一样,东拉西扯个没完,怎能不让他们恼火,若不是知道龙绝天身份特殊,又是长辈,老早就甩门而去了。

    “咦?对了……龙老头,你在扯什么蛋啊?”关顾着听故事,刘凡这才猛然想起龙绝天刚才的话都没有说到点子上,于是连忙催促道:“听你说了半天,我都不知道你十万火急找我来做什么,要是没事的话,我可要回家陪我妈吃饭呢。”

    “哎哟!你瞧我这……都让你这小子给带沟里去了,倒把正事给忘了。”龙绝天一拍脑门,没好气的瞪了刘凡一眼,这才又开口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宋老其实是咱们龙组最后的王牌,基本上就是坐镇京城,首要任务是守卫几位首长,同时震慑国外的那些宵小之辈,不过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件极其棘手的事件,有几名龙组成员在曰苯执行任务的时侯不幸被俘,需要宋老前去处理,谁知道小鬼子太狡猾,居然将人质充当诱饵,最终目的是引宋老过去,他们最终的目标其实意在宋老,想要剪除咱们龙组王牌,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华夏肆无忌惮。”

    说到这里,龙绝天满脸的愤恨,攥紧着拳头,接着说道:“当时宋老明知有诈,却还去救人,本来情报显示当时小鬼子只有一名神忍,谁知道他们竟然还埋伏了一名神级武士,最终的结果是宋老为了掩护其他人撤退,独斗两名神级高手,腹背受敌之下,宋老全力一拼,将其中一名神级高手打成重伤,这才逃脱回国,但自身也受了极重的伤,若不是宋老功力高绝,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那你是想要我出手救他一命?”此时刘凡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心里也早就有想法,不过还是询问一翻。

    “嗯!”龙绝天点了点头,随即恳切地说道:“宋老的伤我去看过,仅凭现在的医学水平恐怕没有能力,我想普天之下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所以……拜托你了。”

    (二更上,很晚了才更上,真的对不起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