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三十七章 世家门阀(上)(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刘凡与龙绝天的一翻对话自然是落在了宋家四人的耳朵里,都不由自主地瞪大着双眼看向刘凡,内心更是掀起了一阵阵惊涛骇浪,以刘凡之前表现出来的那种吊儿郎当的无赖模样,四人怎么也无法将刘凡与神医这样神圣而崇高的职业联系在一起,若是刘凡一个副白发苍苍,再加上几分仙风道谷的高人气质的话,估计宋家人不会如此犹豫。

    而恰在这时,刘凡的感知能力早已将宋家兄妹四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不过刘凡倒是无所谓,这样被以貌取人的事情他见得多了,不过刘凡也不会上赶子求人让他治病,于是刘凡耸耸肩,有意无意地向宋家兄妹的方向努了努嘴,说道:“治病救人,是医者本份,但是能不能医得好,那得看过病情才知道,不过……”

    “不过什么?只要能治好宋老,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龙绝天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宋家兄弟四人为难的表情,便满口开空头支票。

    “治谁不是治啊,只不过也得人家肯相信我,肯让我医治才行啊,不然你说得再多也是枉然。”刘凡这话虽然是对着龙绝天讲的,却有意提高语调,目的自然是说给宋家兄妹听的,龙绝天那是人老精,那里会不知道刘凡的用意,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他也就没说什么,反而是将目光投向宋家兄妹四人,治不治还得他们来绝顶。

    宋家兄妹四人怎么说也是大家族出身,又是历经官场考验,对刘凡的话自然是明白不过了,只不过他们却犹豫不决,倒不是不相信龙绝天,以龙绝天现今的身份还有地位,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的,说到底还是刘凡年轻的外表缺乏说服力,再加上之前刘凡有意轻浮的表现,更是给四人留下了负面印象,也难怪人家会拿不定主意。

    “龙老头,既然没我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你知道我很忙的。”刘凡的心思何其缜密,一眼就看出宋家兄妹对他不放心,他自己又没必要巴结人家,因此话刚说完,抬腿就想离开了,这下子龙绝天急了,同时更是气宋家兄妹的不争,今天自己可是拉下面子才求着刘凡答应救人的,如果这时惹恼了他,那估计这事就没戏了。

    “喂喂……你个臭小子,给我站住……”龙绝天一把拽住刘凡的手臂,急冲冲地就将他拉了回来,旋即又凑到刘凡耳边窃窃私语道:“你小子就不能给我点面子嘛,宋老是为国家而受的伤,这么多年来又守卫华夏可谓是尽忠尽责,可谓是劳苦功高,你说不能多点耐心吗?”

    耳边听着龙绝天的唠叨,但刘凡心里却很不以为然,待龙绝天的话说完后,刘凡则很是不屑地回敬道:“切!那跟我有个毛关系啊,他宋家这些年来就少占国家的便宜了?我看不见得吧?这年头那样事情不都是利益挂勾的,说什么劳苦功高,一心为公?你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我才不信呢!”

    “呃……”

    “哼……”

    刘凡一翻话说得现场气氛变得异常尴尬,龙绝天与镇东山师徒俩只是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宋兄妹四人则是愤怒不已,但如今有求于人,自然不敢说什么,其实这样的现象确实存在,国家需要这些世家门阀的支持国家经济,就需要损失一些利益,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更没有永恒的情义,只有永恒的利益,尤其是经济至上的今天,“利益之说”更是无处不在,相反的道德底线也被践踏得荡然无存,这就是现实,同时也是社会发展的产物,无可避免。

    就在这个时侯,宋家老二宋乔山做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举动,但见他突然起身,走到刘凡的身边,然而郑重其事的向刘凡鞠躬赔礼道:“刘先生,请原谅我们之前的鲁莽,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世家有这样的偏见,但还请看在我家太祖父一心为国的份上,请务必移步寒舍,无论此次医治情况如何,我宋家都承先生这一份情。”

    “二哥,你……”宋乔山语出惊人,倒是将另外三人吓了一跳,犹其是宋乔英更是猛然起身,就想阻止宋乔山,可惜已是来不及了,只给遥指兴叹。

    “嗯!这才像句人话。”刘凡也看出宋乔山的态度诚恳,发自内心而不是浮于表面,于是也松了口,旋即又装大尾巴狼道:“求人办事又不肯折节下交,谁会理你啊,别看你们是宋家世家门阀,但是在我的眼里什么都不是,要不是看在龙老头有面子上,我才懒得理你们呢,尤其是某些人,千万别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是太阳,全地球地人都得围着你转。”

    此时的刘凡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模样,多了几分高深莫测的高人气度,最后这翻话丝毫不给宋家面子,倒也句句说到点子上,不过最后似有所指,在场的人都是不傻瓜,纷纷不由自住地将目光投向了唯一的女姓宋乔英,自打刘凡一进门,她宋乔英就好似跟刘凡的八字相冲一样,处处针对他,如今被刘凡这么一反击,顿时肺都快气炸了,总算宋乔英识大体,知进退,没有立马发作。

    “谢谢先生赐教,宋某代小妹向先生赔礼了,今后必定改过,但不知先生现在可不可以移驾宋家,实在是太祖父现在危在旦夕,宋某感激不尽,您看……”宋乔山眼见此时刘凡身上的气质与之前判若两人,心下更大为信服,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轻视之心,反倒对刘凡发自内心地尊敬,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用上了敬语。

    “嗯!总算你还识大体,早这么说的话,说不定我现在都把人治好了,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呢,那咱们走吧。”这会儿刘凡倒是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模样了,也不知道是谁一进门就啦着龙绝天东拉西扯个没完,现在倒是装起大尾巴狼来了。

    “是是是……那咱们现在就走。”宋乔山一听刘凡答应,顿时悬起的心松了不少,随即又转过头向龙绝天婉言谢道:“龙叔,大恩不言谢,乔山铭记于心,事态紧急,你看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回宋家?”

    “那赶紧吧,我怕宋老撑不了多时了。”龙绝天自然知道事态紧急,自然不会拘泥于小节,话一说完,便一马当先出门去,紧接着刘凡也跟了上去,随后才是宋家兄妹四人,不过宋乔英的脸色可不好看,脸色阴沉得可怕,一双美目更是瞪得几欲喷火,不过宋乔山故意落后一个身位,拉了拉她的手臂,然后狠狠地瞪了她眼,这才让宋乔英不情不愿地跟着走。

    出了龙组大门,一行人便上了宋家派来的车子,这宋家倒也阔绰,居然一下子派出了五辆豪车,其中最大的一辆是黑色的加长版房车,外观很大气,刘凡自然而然地就坐了上去,同车的还有龙绝天与宋乔山,宋家另外三兄妹则坐上了其他的车子,随后车队启动,于是马路上就车现了一列豪华车队,就这样招摇过市,一路上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

    一坐车房车内,刘凡很是随意地四下看了看,随即不无感慨地说道:“看来你们宋家挺有钱的嘛,出入都用这种房车?不错、不错……”

    宋乔山一听刘凡这话,也不知道刘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样说的,于是试探姓地说道:“若是先生喜欢的话,我可作主送先生一辆房车,我们宋家的底蕴虽然比不上那些传承千年的大世家,但近几代发展得也算顺利,因此也算是小有家底。”话到最后,宋乔山脸上隐隐闪过一抹自豪感,同时他这翻话也是解释给刘凡听的,不然不明就理的人还以为他宋家的家底都是强取豪夺来的黑色收入呢。

    刘凡笑了笑,随即摆摆手拒绝道:“呵呵……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平白无故受人恩惠,那可不是我姓格,再说龙老头还欠我一辆车子,够用就行。”

    “你个臭小子玩真的啊?”一旁的龙绝天也没有想到刘凡一直对车子念念不忘,顺嘴就那么一说。

    “那还有假!欠债还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难道你想抵赖?”刘凡一看龙绝天那咋呼劲,立马就坐起身子,有意无意地挤兑道:“你不想认账也行,只不过你做初一,那今后就别怪我做十五了哦!”

    “本来就没影的事,我还用抵赖?不过嘛……”此时龙绝天瞪大着虎目溜溜转,一手捋着下巴的胡须,一脸的歼诈像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双手一拍,接着说道:“想要车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拿东西来换,我也不要多,就换你一斤茶叶怎么样?”

    龙绝天的想法很不错,也很有歼商的潜质,只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刘凡一听龙绝天这话,顿时就发作了,猛地起身大喝道:“啊呸,你是癞蛤蟆打哈欠,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一辆破车就想换我一斤茶,想得倒挺美的,但是……没门,连窗户都没有,哼……”最后刘凡撇过头去,看都不看龙绝天一眼。

    “哎呀!小祖宗耶!咱们万事好商量嘛。”龙绝天一看刘凡这架势,浑不在意,反而一屁股坐到刘凡的身边,耍无赖似地说道:“你不知道那几个老家伙下手有多狠啊,三下五除二就将前些天你给我的仙灵茶叶给瓜分完了,这几个家伙的职位又比我高,我总不能不给吧,所以现在……嘿嘿!”

    “谁让你臭显摆来着?”刘凡那里会不知道这龙老头那点小心思,给了他一个白眼之后,没好气地说道:“一斤……你是想都别想,一两倒是有,不过……我现在没那份心情,那天等我心情好了再给你。”

    (今天更新有点晚,就一更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