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三十九章 疑云重重(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小柔啊,刚才那个年轻人是不是在跟你打招呼?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这年轻人是什么人呀?多大了?有没有成家呢?”

    这都那跟那呀,怎么弄得跟丈母娘选女婿似的,一时间倒是将宋紫柔给问住了,犹豫不决,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而就在这时其他还没有进别苑的宋家子弟也凑了过来,一个个竖起耳朵作出一副倾听的模样,却依然掩饰不了他们眼中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

    “妈……你说什么呢!”此时宋紫柔羞赧得直低下了头,不过见边上的人都很在意的样子,于是又解释道:“我只知道他叫刘凡,是我们学校今年大一的学生,我也就是在新生晚会上见过他一面而已,当时我是晚会的主持人,他有上台表演,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当真如此?”众人很明显是不相信,一个个瞪大着双眼冲宋紫柔猛瞧,好似想看出一点端倪,但是让他们失望的是,宋紫柔除了起初有些羞涩之外,眼神倒是很清澈,一时间众人的八卦之火熄灭,也都纷纷无趣地走开了,倒是宋紫柔的母亲还待在身边。

    “唉!真是太可惜了,你们怎么就只认识而已呢,要是……那该多好啊,你瞧这小年轻多俊呐。”待得众人走后,宋紫柔的母亲一脸的感慨,随即又是语重心长的对女儿说道:“小柔啊,咱们身在世家中的女人都是身不由己,指不定那天就被家族当然换取利益的筹码,所以有时侯该争取的还是要尽量争取,千万别错过了……”

    说罢,宋紫柔的母亲也不等女儿反应,便径直离开,只留下了宋紫柔一个人愣愣地站在原地,目光恰好移到别苑大门口,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脑海里尽是母亲刚才的那翻话,渐渐地一个高大的身影浮现在她的脑海里,恍惚间,宋紫柔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是他呢?”

    而就在宋紫柔心烦意乱之际,刘凡已在宋伯年的带领下来到了宋家老祖宗休养的房间内,一进门竟然又再次遇见了熟人,却是华夏四大神医之一的神针流宗师——范为先,当初刘凡还是在为自己外公朱鸿鸣医病时见过一面,之后倒是再没见过。

    “哎哟!竟是刘大师来了,这下就好了,有你在我也就放下心了。”这时范为先一听到门口的动静,就下意识抬头一看,一见进来的是刘凡,马上就迎了上来,很是熟络地打起招呼起来,言语中显得特别恭敬,这就是实力的体现,武林中以强者为尊,杏林中又何尝不是如此,以刘凡的医术比之范为先那是高出不知道几筹。

    “原来范神医也在啊,怎么样?宋老太爷的伤势如何?”刘凡一翻客气之后,便开始问起了宋家老祖宗的病情,其实之所以有此一问倒是不是想为难范为先,反而是对医者的尊重,杏林中人也是大有讲究,一般医者都不会贸然插手别人的病患,除非是这名医者没办法医治而撒手不管,否则你若是擅作自张的话,就是犯了大忌,很容易得罪人,不过刘凡倒是没有这方面的顾虑,范为先在他面前都是执弟子之礼,老师插手那是对弟子的教导。

    果不其然,范为先被刘凡这么一问给问住了,先是一脸的苦涩,随后又是摇头不语,既而唉声叹气道:“唉!在下无能啊,还是请刘大师接诊吧。”说罢范为先走到宋伯年身边,羞愧地说道:“宋家主,在下医术不精,无能为力呀,不过家主大可放心,刘大师医术通玄,必定能再施以妙手回春。”

    房间内的其他医护人员咋见范为先的话,内心都是一阵惊骇,还真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平常的少年有着超越范神医的医术,起先是不大相信,但是见范为先说得那么郑重其事,由不得他们不信。

    而宋伯年一听连范为先这样的神医都对刘凡的医术如此推崇备至,心里更有底了,但还是安慰道:“范神医,不必如此,你已经尽力了,这不能怪你。”说着他又面向刘凡,恳切地说道:“一切就拜托刘大师了。”

    “嗯!看看再说……”刘凡生受了宋伯年一礼,也不谦虚,说罢便转身走到病床前,但见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躺在其上,面露苦相,五官几乎都快纠结成一团了,好似很痛苦的样子,但人却没有清醒的迹象。

    光从肉眼看来,刘凡就知道宋老太爷的伤不简单,于是上前搭了搭手,双指探向宋老太爷左手脉搏,发现脉搏时强时弱,强如奔流滔滔,弱似轻风扶柳,这脉息甚是诡异,但却难逃刘凡法眼,凝神一望,问题就出现了,只见宋老太爷体内有两股真气对抗,其中一股显然就是宋老太爷本身的元气,而另外一股属于外来能量,属姓偏向于阴柔一面,而且还具备吞噬功能,虽然宋老太爷本源元气极力抵抗,但还是免不了被蚕食的命运,这才有了时强时弱的脉息,不过这并不是导致宋老太爷昏迷不醒的病因。

    “嘶啦……”刘凡一把将宋老太爷的上衣扯了开来,一个赤红色的掌印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怎么会是这样?这个掌印之前还没有的啊。”这时范为先一声惊呼脱口而出,引得病房内其他人诧异不已。

    “大师,这……这是怎么会事?”惊惧的宋伯年连忙向刘凡求解道,不过刘凡却没有立马回答,反倒是一同进来的龙绝天率先开了口。

    但见龙绝天若有所思地解释道:“这应该是一种阴毒的掌法,诸如铁沙掌、五毒掌……”

    “嗯!龙老头说得没错,这种掌法不但有剧毒,而且还是一种阴柔的掌法,不过这并不是主要的病因。”刘凡听到龙绝天的话后,也是出言附和,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其实这对于刘凡而言,轻轻松松就可以治好,不过还有别的难题。

    “不是主要病因?”显然是最后一句话引起了众人一阵讶然,龙绝天也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那是什么?”

    “这里!”刘凡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众人一见之下很是不解,于是刘凡接着解释道:“在宋老太爷的脑部我发现了一股阴柔的邪气,对,就是邪气,之前按照龙老头所讲,宋老太爷是碰上了两名神级高手,其实不然,应该是三个神级才对……”

    话到这里,刘凡就见龙绝天向自己使眼色,刘凡就意识到自己差点泄露一机密,这才收住嘴,而正想听听刘凡下文的其他人见刘凡不再说话,心下很是疑惑,却不敢追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在场的医护人员自然知道,有些机密是不能让他们知道的。

    于是宋伯年向其他宋家人使了个眼色,众人也都会意地退出房内,但还是有医护人员在场,宋伯年摆手便吩咐道:“这里不需要你们了,你们都先下去吧。”说着,宋伯年又转而向范为先歉意地说道:“范神医,真是对不住了,因为事关国家机密,所以请你回避一下。”

    “嗯嗯!我明白。”范为先自然不是不知好歹之人,点点头应了一声后,就带着两名弟子匆匆地出了门,场面一下子清静了下来。

    “小凡,你刚才说曰苯那边有三名神级高手,这事你有何依据吗?”此时龙绝天的脸色阴沉的厉害,其实也难怪他会如此,之前传回来的情报只显示出曰苯方面只有两名神级高手,假如刘凡说的是真的,那么就是国家情报系统出现漏洞,又或者是真的不知情,这样的情况更严重,有道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你连敌方的情况都没有摸清楚,将来万一对上了,那可是要吃大亏的。

    “嗯!这个可能姓很大,按照你之前说的两名神级高手,其中一人是神忍者,另一人是神武士,忍者一般擅长隐匿暗杀,武士大多擅长刀法掌法,想信宋老太爷胸口处的一掌就是拜那个神武士所赐,但你不要忘了,曰苯修行界中还有一种擅长控制妖鬼的阴阳师……”

    “嗯?你……你是说宋老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中了邪术?”听完刘凡的讲述,龙绝似呼也悟到了一点头绪,惊讶之余,竟也忍不住询问一句。

    “哒……没错!”刘凡打了一个响指后,接着说道:“武者突破神级之后,其实修炼的就是天地如气,这一点相信你也有所领悟,以普通阴阳师能力决然不可能对宋老构成威胁,所以只有同为神级的阴阳师才具备杀伤宋老的能力。”

    “嗯!经你这么一分析,完全有可能”龙绝天点了点头,同意了刘凡的说法,旋即又感慨道:“看来情报部门的能力还是不够啊!”

    刘凡拍了拍龙绝天的肩膀,安慰道:“其实这也不能够怪情报部门不给力,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隐秘,就是华夏的隐世高手也是大有人在,之前我在苏城就遇见过五名神级高手,他们若是有心隐藏,就是国家查不到也属正常。”

    “什么?五名神级高手?这……这怎么可能?”刘凡不经意地的一句,却将龙绝天吓得不清啊,要知道神级高手就想当于一个小型的移动核武器,现在一下子出现了五个,而国家却浑然没有察觉,这可就是龙组的失职了,也难怪龙绝天会如此震惊。

    “怎么啦?”看着惊惧失态的龙绝天,刘凡很是不屑地说道:“不就是几个神级高手嘛,要是谁敢在华夏闹事,我保证揍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这倒也是啊,我都忘了还有你这个妖孽存在。”听刘凡这么一说,龙绝天这才想刘凡恐怖的武力值,这才放心了不少,可一旁的宋伯年却被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总算他还是一家之主,到底是见过世面,才不至于当场出丑,但颤抖的双腿依然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惊惧。

    (第二更到,今天总算是给力了一把,接下来还有第三更……)